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十章 对峙吵架杨任翻脸 暗算心机露出本色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6097 2013-10-29 09:33:16

  “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怀疑我,你疑心太重了!难道这么久的相处你都不相信我吗?”白玥抹着泪。

  “别给我假惺惺的哭,我不相信眼泪。”杨任说。

  “我——再也不会哭!!再也不会在你眼前流一滴泪!你记住!咱们俩直接,什么朋友,什么知己,既然从一开始我就没住进你心里,一开始你就没从打心底里相信我,我和你之间,到此结束!”白玥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说的啊,你记住,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一个会说谎不带脸红的女人!”杨任扔掉烟头转身拉着萧红走了。

  当我三心二意逢场作戏时,我总和爱情开玩笑。当我一心一意视爱如命时,爱情总和我开玩笑,白玥回头傻傻的看着杨任离去的背影,白玥“哐当”背靠着墙滑下坐到地上。

  泪止不住的流,白玥一遍遍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本原的商量被自己弄成一锤子定音!自己开始,自己结束,以前的一切像是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但是却在心里烙下了一个空洞,在脑海里留下了一串抹不去的印记。

  曾经,我想和你分享我的所有秘密。

  但现在,你成了我心底的秘密。

  不仅望着远处,一片灰蒙蒙的,不想抬头,思想停留在起点,我们认识的地方,一路走过来,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你竟然都不留痕迹的忘却还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可所谓:

  春眠春暖春花开,抚琴弄萧莫认真。

  夏处夏雨夏意凉,帘起碧波惊骇任。

  秋霜秋恨秋满天,舞袖挥媚世间愁。

  冬寒冬逼冬锁骨,酒灌愁肠对月吟。

  燕征走进来,“我说是谁呢,泣不成声的,一看就知道是你,怎么又被人耍啦!”

  白玥抹抹泪,“没有,是我自己要结束这一切的!怪不得别人!”

  “你在说什么啊?”燕征半蹲着。

  “我和杨任的之前,你也知道,多少了解些,但是现在,闹僵了,我们翻脸了!”白玥说。

  “你们一起不是经常吵吗!没事呢这不是有我了嘛。其实有时候我感觉杨任管你管的太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有种目的。”燕征说。

  “目的?”白玥说着,扑到了燕征胸膛,泪再一次“哗”的落下。

  “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愿这种目的是出于保护你的吧。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是你身边的保护神,在你需要的时候他就来了。那时候挺嫉妒的。现在好了,你身边有我保护你就够了。”燕征拍着白玥的肩,“都会过去的。”

  “可是,过去的就回不来了!你懂吗?”白玥说。

  “我怎么不懂?”燕征脱开白玥,说:“你以为我和萧红之间,就像表面上那样风风光光吗?我们没有吵过架吗?但是现在,因为有了杨任,她比以前更强烈了,她不在需要我了。说我不配,我心里不凉吗?我哪一点比不上杨任,再加上几年的感情了,说分开住就分开住啊!”燕征叹了口气。

  白玥只是抽泣着,一个劲的流泪,心里面就像被别人砍了无数刀一样,闷着不说话,燕征叹了口气,拍拍白玥的肩,“看来杨任在你心里的位置比庄珣更重要啊!”

  “这话什么意思?”白玥抹抹泪。

  “当初庄珣费劲各种力气的来找你我也没看出来你多高兴,而在你失去庄珣时你并没有现在这么难过,但是只有失去杨任,你会这么难受,会有这种痛!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面是什么地位?会比杨任还高吗?”

  白玥看着燕征不说话...

  “算了,我不说了,你的身体好点没?”

  “就那样吧,被她整的已经一蹶不振了!我现在好累,真想一直在这里趴着。干什么都没有精神。”白玥使劲儿抓着燕征,可还是一点也感受不到燕征的存在,只能用耳朵听到燕征的声音,意志来维持眼前。

  忽然潇楚楚“呼哧呼哧”跑进来喊道:“白玥,你在吗?”

  “在呢,在呢!”白玥捂着胸口,感觉胸闷,憋得慌,很难受,特别恶心,特别想脱衣服。

  潇楚楚径直走,“原来你们在这啊。燕征,白玥这是怎么了?脸上好像有泪。”

  “不是好像,是真有,刚跟杨任吵过架。”燕征说。

  “吵架?为什么?”楚楚问。

  “我也不知道,我进来时他们已经走了。”燕征说。

  “他们?你是说萧红和杨任?我还正要和白玥说怎么杨任来找你,我却见萧红和杨任一块走向杨任的家了。”楚楚说。

  “别提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白玥站起来,“燕征,谢谢你,每次在我伤心时都有你的陪伴,你的照顾,真的很感谢你!”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希望下次你有事或者没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多去陪陪你,尽量快点走进你的生活,希望下次不要把我关在门外了。”燕征说。

  “没事,我给你开门。”楚楚笑着说。

  “我说的是心门。”燕征严肃的说,“楚楚你回去吧,白玥交给我就好,没事的,相信我。”

  “哦。”楚楚看了一眼白玥,白玥点点头,楚楚回去了。

  “哎呀,这个楚楚,看来对男女之情一点不懂,就喜欢吃。”

  “家庭不一样嘛,我从小父母不管不问的,她从小,父母爷奶宠爱有加,怕她受到一点伤害。可以这么说,她从小就没有离开过爷奶的视线。”白玥一下子忍不住吐了,口桨白沫,身体抽搐着,头晕的已经什么看不清了。

  燕征马上背起白玥,去了医务室,输液,医生断定是氨基酸,青霉素等抗生素使用过多。

  燕征慌了一下,医生说:“还好送来的早,发现的晚可能造成造血干细胞缺氧,脑细胞缺氧造成可能造成脑昏迷甚至晕厥,失忆。因个体差异以及长期大剂量地使用等问题,抗生素引起的不良反应有:毒性反应、过敏反应、二重感染等不良反应。毒性反应是抗菌药物应用过程中最为常见的反应,主要表现在神经系统、造血系统、肾脏、肝脏、胃肠道和局部等方面。神经系统抗菌药物对神经系统的影响可表现为多方面,可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的损害,有神经症状、亦有精神病样发作。

  这个女孩子口吐白沫可能是短时间药物发展到胃里面,导致恶心呕吐全身肌无力发展到大脑中枢神经,加上神经过得紧张又没有吃饭,不经常运动,身体没有调和药物的东西,这么短时间就发作了。她现在没事了,输液一天两瓶,她这么年轻,几天就好了,记住以后不要让她受刺激,经常清淡饮食,做好每天做运动心情放轻松。”

  “好。”燕征走过去握着白玥的手,看着静静躺着的白玥。

  屋里,杨任和萧红坐着聊天吃柚子,杨任又喂萧红一个,萧红说,“不吃了,不吃了,一来你家我的胃就给我闹矛盾,怪我碰着帅哥就止不住的吃,露出本色。”

  “没事,我不介意的。吃水果好啊,助消化。”杨任说。

  “切!我去洗手啦!你吃吧。”萧红去厨房洗手。

  “哎,美女都不吃了我还吃个什么劲啊。”杨任放下柚子,用纸巾擦了擦手,转眼萧红的手机响了,杨任一看,没名字,萧红立即跑过来,杨任说:“你还真忙啊,手机一离开人就响了。”萧红笑笑,走到厨房去接。

  挂了后,萧红走过来,坐到沙发上,拿纸巾擦着手机,“手还湿着就接了,弄得手机也有水了。”

  擦完后,杨任拿着萧红手机看着说,“解密码。”

  萧红拿着手机向着自己这边,解密码,边说道:“看来你对我的手机感兴趣,而不是我。”

  “不,对手机是感兴趣,但是对人那是有意思,不仅仅是兴趣了!”杨任余光瞟了一眼萧红解锁,脑子里联想到是:12455杨任想着,怎么这么熟啊,一下子想起那个教室,124,到底她跟124之间发生过什么呢?“密码是你的生日吧,能告诉我你生日是几号吗?”杨任说。

  “我生日啊,五月五,好日子吧,别人过节我过生日。”萧红把手机给杨任。

  “看来也只能明年再给你过了。今年是赶不上了。哎...”杨任翻着信息,看着通讯录,“你认识的人不少啊!”

  “那可不,都是我和朋友在沙滩照的。”萧红说。

  “恩,蛮好看的。”杨任说着翻到一张相片说:“这张性感,我喜欢!哪天咱们也去次沙滩玩,你就穿这身。”杨任递给萧红看。

  “行啊,奉陪!”萧红说。

  “你还真有一手啊,又是沙滩又是海鲜的,属你玩的猛,后面这张,这菜做的不错,你做的?”杨任拿给萧红看。

  “恩。小试牛刀。”萧红说。

  “小看你了,这时代难得有会做菜的女的啊!让我看看你这手,真巧啊。”杨任抓住萧红的手。

  “少用这招来抓我的手,你们男人一个比一个犯贱。”萧红松了手。

  “这话说的,我和他们可不一样,我是属于出淤泥而不染。”杨任说。

  “倒还挺会为自己辩解。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男人,和所有人一样又和所有人不一样。”萧红说。

  “这话我就听不懂了?”

  “就是表面上风风光光和所有人都一样其实内心和所有人不一样。”萧红说。

  “都让你看透了。”杨任两手揪在胸前。

  “行啦,我看不惯这样的男人,装娘腔。”萧红笑着说。

  “放心,我只是做给你看的。”杨任站起来,“时间不早了,该去上课了。”

  “走,拿好钥匙,出发。”萧红站起来准备走。

  杨任低头一瞟,蹲下来给萧红系鞋带,萧红心里一暖:能弯腰为你系鞋带的男人永远比只会帮你脱衣服的男人好。

  萧红来了点了名,白玥又趴下了,心就这样烦着累着迷迷糊糊趴了一个下午,听不到呼吸声,听不到心跳声,人的感情就像牙齿,掉了就没了,再装也是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