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十三章 景郊外杨任搞特训 面天地纵情心神怡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837 2013-11-03 18:57:42

  眼看着天还没亮,白玥侧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迷糊着了,听到外面有说话声,又醒了,一睁眼,六点了,白玥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洗漱,外面杨任和他婆婆站着说话,他婆问:“起这么早啊。”

  “呵,睡不着了。”白玥苦笑着去拿脸盆,又返回来问杨任,“那个,从哪接水呀?”

  杨任摸了摸白玥头发,“跟我来。”

  “你们都洗漱完了?”白玥问。

  “那可不,以为都和你一样这么晚起啊?”杨任接好了洗脸水放椅子上,“洗吧。”。白玥蔑视的眼神看了杨任一眼。

  洗漱完,白玥正看见庄珣从屋里出来往厕所走,赶紧走过去,拍了下庄珣肩,庄珣回头,“怎么,一晚上不见想我啦?”

  白玥绕道庄珣前面,“美得你!”白玥试着这片地有无坑险。

  “呆会在和你聊,我要去厕所。”庄珣说着往前走,白玥拦住,“我也要去,别抢我道。”

  白玥又往前走,庄珣说,“我比你速度快,先让我上啊,亲!”

  白玥没拦住,庄珣就进去了,白玥只好在外面守着,厕所周围走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秘密,奇怪自己昨天是怎么掉下去的,难道是场梦?不可能,太悬了。庄珣走出了,“请!”

  见白玥没说话,庄珣问,“大早上的,愣什么神呢?”

  “没有,你走哎,不然我怎么上!”白玥说。

  “嘿,你——你还有理了.”庄珣笑笑走了.

  白玥进去后,摸着四周的土墙,看着如此的弱不禁风又很结实,而坐在角落里织毛衣的一个女人,瞟着这一切,看懂了杨任和白玥和庄珣之间的暧昧关系,而这个女人,正是杨任的婆婆,此时杨任在厨房里,切着胡萝卜,发出声音,他婆婆放下手中的毛衣,去了厨房。

  “我来吧,瞧你这个胡萝卜丁切得块这么大。”他婆指责道。

  “我要做皮蛋瘦肉粥,况且这也不大呀。”杨任说。

  “这还不大,什么算大,我来吧,再做点点心和小菜,你去叫他们起床。”他婆说着拿过菜刀。杨任跑出去,“别我饭做完了他们还睡着呢。”他婆说,一扭头杨任不在了。

  “起床了,起床了,”杨任拍着手进屋喊着。

  “才几点啊?就起。”徐佳揉揉眼睛。

  “行啊,不想吃饭就睡着吧,早饭已经做出来了。”杨任说完走出屋。

  “啊?这么快!”徐佳说完,所有人都起来穿。

  杨任又走向女生睡得地方,进了陶冶那间房,连门也没敲直接“咣当”推门走进去,大家都醒了,陶冶叫了一声,“啊——”

  “叫什么叫,都几点了还不起?!”杨任说。

  “这,我们还没起呢,你进来不觉得不合适吗?我们还没有穿衣服哎。”陶冶说。

  “就是因为知道你们在被窝里,才敢来叫你们的,一个个的睡得和懒猪一样,还有脸说。再不起,我掀被窝了!”杨任说。

  “少吓唬我们。”萧红揉揉眼睛。

  “你看我敢不敢!”杨任走过去,萧红把被子抓紧,“别,别,我错了,你回吧,我们这就起。”萧红说。

  “我闻到了一股饭味,好像是皮蛋瘦肉粥。好香噢。。”焦娇说。

  “说对了,今天的早饭还就是这个,但不敢保证你们都能吃上,晚起的鸟儿没虫吃!!”杨任关了门走了。

  来到羲卿这间房,推门进去,羲卿正在梳妆打扮,一扭头是杨任,“嘘!——!小点声!”

  “小点声?现在都几点了?还睡!都给我起来!”杨任吼道,没人醒来。

  “昨天你们都几点才睡的?”杨任问。

  “2点。”羲卿说。

  “怎么这么晚?”杨任问。

  “太兴奋了,兴奋的睡不着。”羲卿笑着说。

  “我看你们还睡得着不,”杨任拉出床底下的两个铁盆相互撞击,“再不起,我就掀被窝了!”

  “老师,你这是干什么?我快困死了。”高雪琪说。

  袁桦,焦娇等许多人进来。“原来我们不是最晚的,等着,我来掀你们被窝。”袁桦说着,跑过去躺在被子上,“老师,这交给我吧,保证把她们弄起来!”

  杨任走后,袁桦和高雪琪闹翻了天,高雪琪拿着枕头满园的追袁桦跑,追了两圈,萧红从屋里站出来,拦住高雪琪,“还跑!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身为班长,一点分寸都没有!”

  “我没有,你有!行了吧。”高雪琪说。

  “我没跟你在这僵,看看杨任他婆婆,还的一碗一碗给你们盛出来,这么多人,但凡有点眼色的都去帮忙了。”萧红说,高雪琪往那看,陶冶在那帮忙,和婆婆聊得很开心,立马放下手中的枕头,回房里收拾着。

  每人端着自己的碗出来坐在凳子上,像茶几一样的方桌,桌子上放着盘石点心,和几道小菜,婆婆说道,“早上凑合吃点,没准备什么菜,中午给你们做顿好的。”

  “婆婆,这个就挺好吃的,我们都喜欢你做的菜。”袁桦夹着小菜吃着。

  白玥喝着粥,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杨任,杨任在低头喝着粥,余光瞟到看到白玥在看他,抬头看着白玥,“怎么了?”

  “你这个家乡有什么历史吗?这么山清水秀的一个地,背后一定有不少故事吧。”白玥问。

  杨任正准备说,婆婆打断,“吃饭呢,少说话!”白玥只好低头喝着粥。

  大家都吃完后,帮忙洗了碗,婆婆一再推辞,萧红还是洗了。杨任站到院子里说,“来这集合!”大家都跑过来。

  “现在,咱们去山地,你们不是最想爬山吗?带你们爬一回,回去换上宽松的衣服,休闲服什么的,不许穿牛仔裤,高跟鞋,因为咱们要跑步的,要不天黑之前回不来。快!3分钟!”杨任说着,大家赶紧回去换,3分钟后都出来,“什么手机通讯工具都不许带,拿了的都给我放回去!”

  “啊——?”大家惊讶。

  “快!带你们去训练不是让你们去旅游的!”杨任吼道。

  大家放了手机又纷纷出来,杨任带队,走后,婆婆扫着地。

  往后走了约半个小时,看到一座座山峰耸立,杨任前面走着沿山坡直上,颜瑾和常檀玺一个劲的说话聊天,似乎整座山峰也只能听到她俩的说话音,常檀玺说,“杨任,怎么还没到啊?还有多久就走到头了。”

  “快了!”杨任说。

  “你总说快了快了,从一上山你就说快了,到现在还没走到头。”焦静若说。

  “这就走不了路了,这才走了多大点路,你回头看看。”杨任说。

  一圈一圈的绕着终于看到了苗头,大家往上看,不用再走了,该往上爬了,全是陡壁岩石,缝隙里长着长长的刺手的草,还有小树苗。

  “这怎么走啊?”颜瑾说。

  “爬呀,等你们爬到山顶了,这才只是个开始,所以,我们今天的进度太慢了。”杨任说。

  “这,连个线都没有,怎么爬啊?”高雪琪说。

  “用手爬啊?!”杨任说。

  “这要是掉下来呢?”高雪琪说。

  “那就摔个残废呗,”杨任说。

  “要不要我给你们演示一遍。”大家点点头。“我要是给你们演示一遍,我爬上去了,你们再爬,我可是要计时的,念你们今天是第一天,就给你们9分钟时间,下次就该逐渐缩短了。”杨任轻松爬上去,踩着树苗,手紧抓着岩石,一点点爬,岩石突出的地方就相当于台阶,踩着岩石,手往上在抓另一块,脚下在踩另一块,终于到了山顶。杨任在上面喊话,“上来吧,就像我那样,如果你们连这个都不敢爬,那后面的训练你们也不用做了,都背着行李滚蛋吧!就当是我看错人了!”

  “不!我要爬!”陶冶喊道,自己往上爬。

  “姐妹们,到了这一步,我们怕也得爬,你们往下看看,你们走了多远,如果半途而废,你们还能回去吗?你们有脸回去吗?”萧红说着,大家点点头。于是大家一人一个点,往上爬。

  “就你们这速度,蜗牛都比你们快,趁早就不应该让你们来,回去吧,今才第一天,回家多好啊,不用受这罪,还能呆八天呢!回家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多好啊!”杨任在上面喊话。

  “杨任,你太小看我们了,我们是不会回去的!既然来了就要玩个够!”陶冶说。

  “就是,我们是不会回去的!”后面有人呼应。

  终于,大家到了山顶,喘着气,“你们的速度太慢了,现在看,太阳都升到正午了,还有好几座山没爬呢!明天的现在,应该是爬过三座山的时候了!”杨任前面走着说。

  大家跟着杨任的步子走,没有人说话,似乎都在保留着体力,大家似乎很快适应了这种氛围。

  “下面,跑步走!”杨任喊道。

  “啊——?”焦静若惊讶。

  “就你们这速度天黑了也爬不完,全体都有,跑步走!看前面,跑到第二座山峰。”杨任喊道。

  大家跑着跑着一段时间,跑到前面,都停下来了,“怎么不跑了?”杨任问。

  “这个!看着好危险呀!”袁桦说,指着前面通往第二座山峰的天桥,在风中一直晃晃悠悠的发出咯吱声。

  “如果你们后面就是敌人我问你,你们跑还是不跑?不跑,你们就要被当俘虏!”杨任说。

  “跑!”陶冶往前冲。“冲啊!——!”白玥喊道,大家往前跑,揣着心度过天桥。

  “下面,往下跑,跑到山脚,你们迎来的就会是第三座山!”杨任说。

  “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啊?”白玥说。

  “爱玩爱刺激的拼命往下跑,不用顾忌队形,只有胆小的才会藏在队伍中不前不后!”杨任说。

  “冲啊——”陶冶又是第一个跑下去的,白玥想追上陶冶,可就是追不上,走惯了城里路,来了还就是不适应,总是崴脚。

  杨任跑到前面看到一步一个脚印的袁桦、焦娇、焦静若说,“这就跑不动了!路还长着呢!快点!”

  “我们跑不动了!在学校比赛冲刺跑也没跑过这么多路啊!”焦静若说。

  “哪那么多废话!不想跑走人!”杨任说。

  “好家伙!都跑到这里,走也得下山才能撤啊!”袁桦说。

  “都跑快点!早上没吃饭啊!”杨任往前跑着吼道!

  “可是我们中午没吃饭啊!”常檀玺说。

  “你可以去吃饭,我不拦住!往回返吧!”杨任说。

  “别呀!都跑到这了,再回去也同样得天黑!”常檀玺说。

  “知道就好!”杨任又往前跑着。

  跑到山脚了,大家大喘气,看着眼前一个个山洞,“老师,不会是让我们进山洞吧!”焦静若说。

  “不想进去啊!那就撤吧,你们没有选择!”杨任说。

  “这山洞里会不会有蜈蚣、蝎子、蛇啊?!我听老一辈说,这里面还害死过人呢!”袁桦说,“萧姐,咱别进去了!”

  “我就是在这长大的,不敢进啊!那回吧,在这耗着什么时间啊,我早就说,不敢来的别来,没人逼你来!”杨任说。

  萧红蹲下使劲撇了一块树皮,迎着风晃动着,燃着了,杨任说,“有一手啊!”

  “你太小看我们了!走,进去!”萧红走前面。

  走了一段时间,树皮也燃灭了,大家慌了起来,萧红从裤兜里拿出烟,点着,“可以呀,给我一根!”陶冶说。

  “那是!这东西,随身必备!”萧红正说着,白玥喊道,“萧红,小心!”一条蛇窜了过来,燕征跑过去抓住蛇头,用烟拧灭。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别抽了,山头抽烟有火光,蛇爱往有火光的地方跑。”燕征说,“大家都小心点!”

  大家捏着步子一点点挪着走,“都快点!就你们这速度,还想早点下山!别忘了,这地四面环山,一个出口,你们就算是出了洞口还有两座山没爬呢!”杨任在后面跟随。

  “啊!——!”潇楚楚叫了一声,徐佳赶过来,“怎么了”

  “不是,我刚才踩到一个滑溜溜的东西正在爬,我怕!”潇楚楚说。

  “我拉着你。”徐佳说。

  “啊——蛇!”羲卿大叫,腿一抬,被蛇咬了一口。池彰弈跑到羲卿前面,挑走了蛇。羲卿仅仅抓着池彰弈的手。

  “我最怕蛇了,我退出行不行!”焦静若说。

  “我也退出!太诡异了这个地方!”常檀玺说。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不敢走了,有的甚至哭了起来。“我早就说嘛,有胆的来,来这么多人干什么,你们真是太高估你们自己了,以为长个人样就是人了!差远了!还参加什么比赛!路还没走完呢!回吧,回吧,都回吧。”杨任说。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就能走出去了吗!哭你们也只能困在这!”一个人从后面走过来说。

  “抬回去吧,受伤的,想退出的,跟他回去吧。”杨任说。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代号天狼,以后就叫我天狼。老杨,我就说嘛,组建什么队啊,女生这么多,既不能吃苦又胆小,来这就是浪费!”

  “别说了,全体都有,向后转,带回!”杨任说。

  “等等。”白玥喊道,“我不退出!谁说我们要退出了,哭只是发泄一下情绪!”

  “别逞强了,姑娘,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们还有两座山没爬呢,到时候天黑了更不好回去,现在跟我出山洞,我特意开着车来接你们的,一会你们就能回去了。”天狼说。

  “我——我要回去!我最怕蛇了!”潇楚楚说。

  “我就说嘛,还是有聪明人的!”天狼说。

  “潇楚楚!”白玥小声喊着。

  “不退出的跟我继续往前走!”白玥狠下劲来喊一声。

  “走!退出的人就是窝囊!”陶冶说。

  于是又有一部分人跟着往前走,在原地剩下了潇楚楚、袁桦、常檀玺、焦静若、焦娇,池彰弈说,“羲卿,你回吧。你都受伤了,回去好好看看,别固执了。”

  天狼走过来,“回去涂点药酒,就没事了,回去就能吃上饭了,多好啊,在这受着罪干什么!又没奖也没饭的!”

  “我不退出!你听不懂人话吗!!”羲卿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老杨,你带剩下的人回吧,车就在外面,我怕你狠不下心来,都是自己班里的学生,我看着他们吧,放心,不会有事的。”天狼说。

  “那就拜托你了。”杨任拍这天狼肩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