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六章 爽袁桦登台做介绍 尖萧红毒设相思局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742 2013-10-22 09:21:54

  周二了,这天早上,袁桦下了楼,给萧红打电话,“萧姐,是龙翔路那个格林豪泰酒店吗?”

  “是的,我让小周过去接你吧,这会路上不好打车,你在学校门口等着就好。”

  过了一会儿,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走过,身材瘦瘦高高的,“你是袁桦吗?”

  “对,我是。”

  “跟我来吧,听说今天又有新人来。没想到今天来的新人比较多,你应该能看出来。”

  袁桦随着他走了进来,上了电梯,到了四楼一个包间,坐着三百左右的人男男女女的,台上站着十几个人说着自我介绍,他们找到了中排的位置坐了下来,后面还有五排空着,陆陆续续的人也都到了。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周星,92年的。我教你吧,不要紧张,上台先做自我介绍,这也是一个让别人认识你的好机会,不上去就只有我认识你,何来人脉呢?说完了你可以唱一首歌,或者跳舞。”

  袁桦摇摇头,“你说的这两个我都不会。”

  “没事,有我呢,先教你自我介绍,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老朋友们带来一声我最真诚的问候!大家早上好!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来自哪你就说哪。然后会有人起哄你看台上”

  袁桦看着台上十个男的三个女的,基本上都是很黝黑的肌肤长相一般,但是玩的很激烈,还有抢话的,有跳舞的,只见有个人抢话,大声吼道把其他人的声音都盖住了,“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老朋友带来一声我最真诚的问候大家早上好——!!!”

  底下人有人回应,“好!”

  “我来自湖南长沙我叫王鑫。下面有请我家美女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只见他身边的女孩扭扭捏捏的说,“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大家早上好!”

  “这个人吞吞吐吐的,一看就是个新人。”袁桦瞟了一眼。

  底下人呼应,“好!”

  接着美女说,“我来自河北邢台我叫王小慧。”

  底下人大喊,“美女,来一个!美女,来一个!”

  美女被喊得不好意思了,“我不会唱歌!”

  正当她想着唱什么歌时台上其他的男人接过话,“让你家美女先想着,让我们家帅哥先来个自我介绍。”

  只见他旁边的帅哥说,“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老朋友带来一声我最真诚的问候大家早上好!我叫周青,来自湖北。”

  底下人大喊,“来一首!”

  “那我就来个我最喜欢的歌,汪苏泷的小星星。

  承认不勇敢

  你能不能别离开

  很多爱不能重来”

  他声音很小的唱着,袁桦看着,觉得好真实,被台上的人逗笑了...

  不一会,袁桦被周星拉上去,袁桦在台下看着觉得很自然,可是轮到自己上台了才发现也是有些紧张的。

  “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老朋友带来一声我最真诚的问候大家早上好!我叫周星。下面请我身边的美女给大家来一首!”周星一气呵成不给旁人喘息的机会。

  底下人哄哄鼓掌。

  “首先向来自五湖四海的新老朋友带来一声我最真诚的问候大家早上好!我叫袁桦来自河南商丘。”袁桦虽然紧张但也不示弱。

  “来一首来一首!”底下的人吼着说。

  袁桦抿嘴,咳了一声唱到“

  翻开了我

  已经褪了色的相册

  再也看不到彩虹的颜色

  虽然模糊了你

  但我看清了自己

  守在诺言里骗着自己

  HO 为什么

  说不出口

  难道分手就不能做朋友

  为什么

  你要远走

  难道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

  ..........

  台下纷纷鼓掌,一部分人小声跟着她唱

  ..........

  下了课,白玥最关心的就是小米。来到小米的住处,看到房里大开着门,就去找老汤,正好老汤从外面刚走回来,白玥着急的问道:“见小米了吗?”

  老汤说:“别提了,从昨晚到现在一直不在屋里,我刚去找了,也没找见。”

  “这算个什么事啊!”

  “小米对这周围的一切很熟悉,我看他丢不了,就是出去放放心情,过几天她回来了我告诉你的。”老汤拍着白玥肩膀说。

  “也只好这样了。”

  白玥叹气,走回教室。

  回了教室,抬头第一眼就是看到庄珣在那坐着耍酷的抽烟,周围女生围了一圈,也有池彰弈、许超、徐佳等。白玥当做没看见,走过去扔垃圾,庄珣立马把烟扔在脚底下,碾磨。

  “呦,到底有媳妇不一样了,,我们家庄珣终于长大了。”萧红对着庄珣和走过来的白玥说。

  “谁是他媳妇啊?!萧红你别胡说。”白玥怒气冲冲。

  “呦,我只是说他媳妇来了,又没说你,你紧张什么?”

  萧红见白玥赌气脸涨得通红,庄珣又是个被动的,但明眼人一眼便看出来,庄珣喜欢白玥。

  萧红搂过庄珣肩膀,抓着庄珣的手,又抓着白玥的手说:“我们庄珣哪点配不上你?你看看,要长相有长相,要个子有个子,我们庄珣也不是不肯为你花钱,是你不要!”

  白玥松开萧红的手,生气的走开,“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一句话冷场了,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

  徐佳给萧红使眼色:“什么态度呀!给脸不要脸!”

  阮天坐回座位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讲台上老师讲着课,他从笔袋里拿出笔,在书上画着,看着换了的笔芯,往斜后方看看吴馨,吴馨坐的直直的听课,阮天绕到吴馨那坐着搭讪:“呦,听课呢。”

  “可不!我是好学生!不像某人!”吴馨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谁信呀!来我面前显摆!”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在你面前显摆!”

  “呦!原以为我错了,笔不能用了,被某人换了新的,我正想请她吃饭呢,没想到不是!哎!也不知道是谁对我这么好!”

  “既然不知道是谁,那你准备怎么办?”。

  “呆会下了课在全班吼一声,不就知道了。”

  “啊——?”吴馨惊讶。

  “怎么了?”

  “没什么。”阮天偷笑,吴馨焦急着,一个劲转笔,心乱笔也转不好,总是掉,阮天说:“看看你最近笔也转不好了,哥教你。”阮天演示着一遍又一遍。

  “别转了!”吴馨生气了。

  “你不学还不允许我教啊?!”

  “不用你教!”吴馨着急了大声吼了一句,脸红扑扑的看着他。

  铃响了,下课了,阮天站起来说:“谁看见我的笔芯被换了?”

  阮天本想逗逗吴馨,没想到吴馨当了真,吴馨吼了一句:“别喊了,我弄得!”之后伤心的跑出教室。

  阮天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眼神有些空洞。

  白玥走过去:“看你干的好事!把吴馨弄哭了吧。”

  “我没干什么呀?!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她不承认。”

  “没办法来找我,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她是要脸的,你这么一喊全班人都知道了,她不嫌丢人就怪了!要不她平时干嘛不当着你的面换笔。”白玥有些心疼吴馨。

  “那我现在怎么办?”

  “出去找找她啊?!下节课你让她自己回来啊!不管你喜不喜欢她,出去后她说什么你都要答应;你心里的话慢慢说,她会想明白的,去好好安慰她,把她哄回来,我相信你。”。

  “可以吗?看来我真的做错了。”阮天噘着嘴说着跑了出去。

  阮天楼道里找了半天不见吴馨,去篮球场绕了一圈,见吴馨在阶梯上坐着,就坐在她身边,吞吞吐吐:“吴馨,吴馨,别生我气了,我知道是你,我只是想逗逗你,我——”

  吴馨站起来:“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是我不对,就不应该给你换。”

  “吴馨,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是我的不对,我是来和你好好谈谈的;在这之前,我看到你的一举一动了,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给我换笔,今天才想清,都是为了我。”阮天拍拍吴馨肩膀。

  “你是说,你在问之前已经知道是我弄得了?”吴馨转头。

  “恩。回班吧,慢慢聊。”阮天说。

  “你回吧,我现在不想回。”

  “别跟我怄气了,我知道你怕丢人,我跟你一起进去,这里我怕你冷,瞧你的外衣也没穿。”阮天拉着吴馨的手进了班里,吴馨低着头涨红的脸被白玥瞟到了。

  坐到座位上阮天主动松了手,吴馨才反应过来,把手放到胸前,阮天拿着吴馨的白色风衣给吴馨搭上,全班雷翻了,仅仅出去一会,阮天居然对吴馨这么好,班里议论纷纷。

  “冷吗?”阮天问。

  “不冷。”

  “不冷摸你的手都是凉的。”阮天说。

  吴馨低下了头,阮天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未经我同意你换我的笔,不管它能不能用,你这样做是不太过了。”

  “不啊,我不觉得啊,只要是为了你好,我什么都愿意。况且现在我也只能帮到你这个。”吴馨说。

  “你这话让我怎么说呢?!”阮天往后一靠椅子,两手背于肩,“那这样吧,这几天和我在一块呆着,我这人有很多恶习的,在一起久了你就知道了。”

  “我不怕,我可以帮着你慢慢改正的。你看,你热了我给你擦汗,你冷了我给你加衣,你累了我给你拿凳子,你渴了我给你买水,你饿了我给你买饭,你——”

  “打住打住,你这哪是帮我,成了我的私人助理了。”阮天说。

  “私人助理?那岂不是更好?”吴馨说。

  “你可真是无话不说。”阮天正拧着矿泉水准备喝。

  “我来!”吴馨抢过阮天的水拧开给阮天。

  “不用了,我不想喝了。”阮天说着,无奈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下午快放学时,白玥收到一条短信:由于明天贸易公司急需车展模特,现从兼职网随机挑选出十个,只选六个,明天去面试,面试成功直接去工作,无需押金。

  要求:形象气质好,净身高1.65以上,体重50kg,工作时间:10:00~14:00,16:00~18:00,200/天,收到请及时回复,谢谢合作!

  白玥欣喜若狂,可是明天是周三,要去吗?去也只好请假了。

  “白玥,看什么呢?该去吃饭啦。”楚楚说。

  “你看!明天我想去。”白玥把手机递给楚楚看。

  “可是你身高够不够1.65啊?”楚楚问。

  “我可以穿高跟鞋的,再说了,那种场面见的人很多的,多认识一些人对自己还是有好处的。”

  “你想好啦?那个很苦的。站一天呢。”楚楚说。

  “想好啦,一天六个小时我也不怕,能认识人还能挣钱。我先回复一个,咱们现在先回宿舍,晚点在下来吃饭。”

  “好吧,看看你穿上会不会走路还两说呢,还去车展,别崴脚的,你平时只穿运动鞋。”楚楚担心着。

  回宿舍白玥穿上走了两步,楚楚说:“还是古人研究的黄金比好,女人穿上高跟鞋那气质就出来了。”

  “我什么时候能长这么高就好了,1.70的个子,哎,基因不好...”

  “行了吧,啊,你要是长这么高,我看你还不得仰着头看,我饿了,走走走,吃饭去。”楚楚拉着白玥。

  “等我换了的,我可不想穿这个去。”

  “让某人看看你穿这个出去,一定会把你抱回来的。”楚楚说。

  “去!哪壶不开你提那壶!吃饭去,他们也该回来了。”

  “谁啊?”楚楚问。

  “还能有谁?咱们宿舍的其他人呗。”白玥说。

  晚自习,萧红坐在后面看着白玥,叫来袁桦,杨任还没来,袁桦窜到萧红桌旁蹲着,“萧姐,什么事?”

  “看!娱乐城门票两张,好不容易到手的!说是明天下午四点到六点半有场电影,这两张还是黄金座的哦。”

  “这么好!萧姐,你明天和我去?”袁桦说。

  “什么我和你去?是撮合你和庄珣,你俩去。”

  “他会去吗?”袁桦问。

  “你们明天请假,明天下午去,庄珣爱玩,娱乐城他最爱去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等我去问问他。”袁桦找来庄珣。

  “庄珣,娱乐城门票两张,明天去那玩玩吧,下午有电影看。”袁桦说。

  “就咱俩?”庄珣问。

  “恩,就你俩怎么了?你不是最爱玩嘛?!”萧红向庄珣使眼色。

  “那好吧,袁桦,就咱俩,不许告诉别人。”庄珣说。

  “嗯嗯嗯。我先回去了,呆会杨任该来了。”袁桦溜回座位上。

  “萧姐,萧姐?”庄珣凑到萧红身边。

  “你就陪她去一次吧,人家对你可是真心好,这两张门票你知道袁桦排了多久的队才买到吗?!”萧红心里知道庄珣脸皮薄。庄珣没支声。

  “你放心,只要我不说,没人知道你俩明天去玩了,连杨任我也不说,就说病了。”萧红说。

  “萧姐,属你最好了。”庄珣这才笑了,“萧姐,指甲油又换颜色了!”

  “早上去处理点事,指甲油又快掉了。”

  “来,我给你擦。”庄珣说着打开卸甲油,抓着萧红的手擦着,正好擦完,杨任来了,庄珣溜回座位,燕征也坐了过来,“今天杨任来的挺早啊!”

  “他哪次来的晚过?!”萧红说。

  “怎么?刚卸了指甲油?”燕征看着。萧红点点头。

  “我给你涂上。”燕征说。

  “很烦哎,我不想涂了,明天再说吧。”萧红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怎么了今天?是不是早上处理那事没拿下!”燕征问。

  “你见我什么事没拿下过?!没有事能难倒我!只是累了,想睡会。”

  “好!你睡吧,放学我叫你!”燕征说着给萧红搭上一件外衣。

  周三了,白玥早早起来梳洗,趁着大家还没醒就出去了,这样更利于掩人耳目,上了公交车,给楚楚发信息:就给我请一天的病假,如果杨任真去宿舍,再给他说实情,记住,只能当着他一人说,我现在上公交了,记住早上吃早饭,不许偷懒。发完给楚楚手机响了一声,楚楚这才醒来:“白玥,什么事?”

  “就知道你还没醒,快起吧,看我给你发的信息。”白玥挂了。

  楚楚回复:路上小心点,但是今天不想吃早饭,没胃口,就这样,我去洗漱了。

  坐了将近一个小时车,终于到了,才八点,不管了,就这样进去吧,白玥小心翼翼的走着,上了18楼,裙子一晃一晃,裙子下的腿显得细长细长,肌肤细腻又有光泽,白玥想快点走也走不快,走出了淑女路线,惹得里面的所有人都扭头看,一个男人走过来:“是来面试的吗?”白玥点点头。

  “快进去吧,在里屋办公室。”

  白玥顺着手指的方向去了。

  白玥悄然无声的打开门,因为以前都穿运动鞋大手大脚走路习惯了,突然步子很小又走不快,白玥实在不适应。

  坐在办公桌上的男人抬头,大家这才望过来,白玥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那男人说:“叫什么?先登记一下吧。”白玥登记后。

  “怎么还有人没来啊?”那人说。

  白玥看看四周,六个人,“那就先从我们中选吧。”其中一人说。

  那人看了看手表,“我来时那辆车也拉不了你们六个人,你们坐公交去吧,做22路车终点站下,到了联系我,去了还得给你们培训,就不早了。”那人提着包站起来,“你是说,我们被选上了?”白玥问。

  “恩,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们站起来,我看一下整体效果。”他说完,六个人站起来,就白玥显出来有点低,他说:“那个叫白玥?”白玥点点头。

  “怎么没化妆啊?”他问。

  “我——”

  “先去吧,在叫人给你弄弄。”于是他提着包走了。

  六个人一起坐上了公交车,到终点站,下了车,对面就是万豪酒店,进去后,那男的说:“怎么才来啊?”

  “坐公交,哪有那么快?”白玥说。

  “都九点半了,人都快来齐了,看那,进那个工作室,经理会跟你们介绍一下,你们就该工作了。”他说道。大家匆忙挤着人群跑到办公室,上面写着:闲人免进。

  进去后,经理问:“来了?”

  大家齐刷刷站一排,有个礼仪小姐走过来:“方总,找我什么事?”

  “再找来五个人,给她们化妆,走型一下,别上场连路也走不直。”说完出去了。

  给白玥上装的礼仪小姐问道:“你还小了吧,皮肤弹性这么好。”白玥笑笑,给楚楚发信息:我面试通过了,但还是紧张。楚楚回复:我相信你,今天我说了你病假,杨任也没问也没说话。

  十点上场后,正门四辆车,四个礼仪小姐,东西两个侧门,两辆车两个礼仪小姐,店里还出来两个模特身材,白玥站在侧门,依靠在车旁,店里一个礼仪小姐在旁边那辆车旁说:“别靠在车上,手搭在车上,像我这样。”白玥站在车旁,已经站的累了。

  过了两个小时,正午12点,礼仪小姐让大家换了一个姿势,就是全部坐在车上,以为终于可以坐下来了,谁想坐着姿势更难受,一条腿半蜷着,一条腿耷拉着,背可以稍稍靠在车窗上,看着人来人往都用那种眼神看着白玥时,白玥也只能选择不看他们的眼光,坚持了两个小时,终于可以休息了。

  下来的时候都很费劲,白玥差点滑倒,身体都没知觉了,一个动作僵持了半天,去服装室换下工作服后,就去吃饭了。休息的两个小时白玥一句话也没说,就在沙发上用手靠着睡觉,稍稍迷糊着了,就被别人叫醒了:“醒醒啦,到点了,该走了。”

  下午又换成最原先的姿势,一手搭着车一手叉着腰站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大家都看了看手机,因为现在无人进出,都在会场,经理出来巡视一圈,大家匆忙收了手机,经理走到白玥身边:“累吗?”

  白玥说:“还行。就是渴。”

  “办公室有饮水机,渴了就进去喝水。”

  “就这样进去?”白玥眨着眼睛。

  经理点点头,白玥从小道走进去,在沙发上歇了会,喝点水,才出来。接着不久,人们离席,纷纷出来,白玥看看表,还有十分钟就六点了。屋里,杨任正躺着手机响了,“喂,哪位?”

  “你女朋友被绑了现在在我这,不许报警,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把钱拿来,不然人命到我这可是不值钱的。”

  “我女朋友?你让她说句话我听听。”杨任说。

  “杨任,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可是他就给我一秒钟的时间让我说出一个手机号,我脑子里只有你的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杨任听出了是萧红,还有萧红流泪的声音。

  “够了,别让她再说了,堵住她的嘴,”

  “你说个价吧,我给你送过去。”杨任说。

  “够痛快!十万,景乡村那口井那,你到那把钱放那,老子告诉你不许耍花招。”

  “知道了。”杨任猛地一起来,背上的伤灸的疼。

  杨任开着车,到了景乡村,黑色的车黑色的墨镜,着一身黑色便衣从车里出来,袖子里和裤子里有两把枪,一棵树一棵树的移动身体,悄然走到工厂,环绕四周,身上一个线索往树上一吊,爬上了树,在树杈处,可以望到对面四楼的情况,正好杨任看到萧红被绑的位置,杨任把线索收了,再次拉到窗玻璃那,像飞一样踩着钢线索过去,用拳头凿开一个窟窿,萧红听到动静,扭头一看是杨任,杨任食指竖在旁,“嘘——”把刀片递给萧红。萧红的位置正好挡住那个窟窿,萧红两只手背着割绳子,忽然一个人踹开门,“怎么还没来?”

  “十万呢,他筹钱也得筹一段时间,各位大哥,行行好吧,再等等,我老公她很爱我的,一定会筹到十万的。”萧红说。

  另一个人往前走着,萧红躲躲闪闪,那人转身,又一回头,看出了破绽,一只手掐着萧红脖子说:“大哥,这妞想逃跑,刀片还在呢!”

  “既然你老公不来疼爱你那就让我们先来爽爽吧!”那个大哥说。

  那人一踹,把萧红领到大哥身边,那人笑着说:“还是个不错的妞!”

  杨任一脚踹开玻璃,砸窗进入,“谁敢动她!”

  “来了!有点能耐啊!”那个瘦的去跟杨任打,那个胖的把萧红绑到铁架上,脱了她的鞋,正准备拖她的裤子,杨任360度一转一个旋风踢把那人踢到地上,两人纷纷从身上拿出刀,一个前面一个后面,两人一起上,杨任纵身一跃,跳过其中一人头顶给了瘦的那男的一脚,接着两手掌变拳揍那个人,后面胖的那人用刀直刺杨任背,萧红喊道:“杨任,小心。”

  杨任一转身踢了他个底朝天,刀落地,那个瘦的说:“大哥,你扛会,我去叫兄弟们!”

  那个瘦的连滚带爬的跑下楼梯,“你兄弟都不要你了,你还准备跟我打吗?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打赢我吗?”杨任说。

  “我,我,我——”那胖的往窗户那跑一跃,跳过之前杨任冲进来的碎玻璃那,跑了。

  又站了一会,白玥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没人动,白玥问旁边那人:“是六点下班吗?怎么没人动啊?”

  “我不知道哎,应该是吧。”

  “咱们去看看正门那几个人吧,应该是下了。”白玥说着,拉着她走了。

  正门的那几个人也走向大厅,大家打了个招呼,进了办公室,一一签名,经理在结算钱,白玥最后一个,“怎么六个?我这份名单上五个呀。”

  白玥心惊,“经理,是不是弄错了,我今天确实站了一天的。”

  “没有的事,我这名单上就五人,谁叫你来的?”

  “经理,我是这的人,你记得那会你还让我喝水来着,我们一起来的,还在那个地面试来着。”白玥说。

  “有吗?就算有,我也是认为你是这的聘来的。我这没核实好不能给你钱,要不上头该怨我了,你去找给你安排工作的那个人,核实好了再来找我,这是我的号。”经理说完,又说:“剩下五人他们的名单和我这有的一份一样。你们没什么问题就先走吧,我这还有事呢。”大家都散了,白玥神魂颠倒的坐上公交车,去了面试的地方。

  杨任解开,把萧红抱下来,坐在地上,萧红哭着抱着杨任,杨任说;“没事没事,有我在!”

  萧红缓和了情绪,说:“此地不宜久留,先走吧,呆会他那帮弟兄该来了。”

  “来吧!就这两下我还对付的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现在真是怕了...”萧红垂丧着。

  “好吧,听你的,走。”杨任站起来,才看到萧红的鞋飞的老远,鞋跟也断了。

  “我——”萧红看着鞋。

  “来,我背你。”杨任说着,蹲下来。

  “可是,我——”

  “别可是了,在多呆一分钟就有一分钟的危险。”

  萧红两只手搂着杨任脖子,杨任两只手驾着萧红的腿,就这样下了楼,走出树林,进了车。

  进了车,萧红打开车窗,眼神狐疑的转了一下,学了一声鸟叫,“杨任,你说我学的像不像?”说完才把车窗关上。

  杨任进了车,“你学的还挺像!”

  “像什么?”

  “鸟叫!”杨任说。

  “是鹰,不是鸟,我喜欢老鹰,在这个树林里让我想起来以前自己养过的鹰,终于展翅飞翔。”萧红说。

  “养鹰!不简单啊!”杨任开着车。

  白玥到了大厦,进了里面去,一个女的穿着高跟鞋走过来,“有事吗?”

  “帮我查一下今天去万豪酒店面试的十个人。”白玥说。

  “万豪酒店面试?”她奇怪的看着白玥。

  “就是今早上在这八点左右面试,来了六个人,车展模特的。”

  “奥,你是说车展啊,我从机子上查一下。”那女的坐到电脑旁,白玥看着熟悉的字眼,招五人,已满。

  白玥惊讶的看着这一切,问:“不是招10人吗?但是今天只来了六人。”

  “是吗?今天人比较多,我也不记得,等等我给你问问小王。”那女的吼了一嗓子,“小王!”

  一个男的从里面出来,“干什么?”

  “哎,你查查今天那个车展模特的到底招了几个人?我查的是五个,她说是六个。”那女的说完无所事事的回了自己的电脑桌旁。

  小王瞟,了一眼白玥,说“你叫什么?”

  “白玥。早上八点左右来这面试的,说是选了我们六个人,现在下班了,他那登记的说没我得名字,我来这看看。”

  “查到了,车展模特,招五人,资历记录:冯雪辉,杨晨,柳嘉,夏惠,肖纯凌。没有你的记录。”小王看着伤心的白玥说;“你确定你来的工作是这?”

  白玥点点头,“怎么会这样?!”小王站起来。

  “你还面试通过了?”白玥再次点点头。

  “我想你真的是搞错了,我这没有你的记录,面试而且就算要面试,你这个也不够高,怎么可能通过呢?!你——肯定不行~”

  “可是我真的去了呀。站了一天。”

  大家各忙各的,马上下班了,没有人理会白玥,白玥已经累得不行了,扶着桌子坐在旁边的角落里,回想着一天的经过,实在是没有力气去争了,一个高个男的走了过来,带着墨镜,“你是白玥?”

  “我看了一下电脑,中午两点有个交替班,可能搞错了,我把这个事情跟他说一下,明天他上班给看看,现在人们都要下班了。要不你明天再来?”

  白玥不知道是敷衍还是真的,但是自己已经浑身没有力气了,只好先回学校好好睡一觉了。

  杨任把车开到停车位,自己下了车,又去开萧红那边车门,背着萧红。此时已经7点多了,袁桦和庄珣刚好从校门进来,庄珣问:“电影好看吗?”

  “还行我觉得。你今天玩够了没?玩那么刺激的游戏。”袁桦说。

  “没有,你不陪玩一起玩我玩一世也玩不够。”庄珣说。

  “去!你看前面那俩好像是萧红和——”袁桦指着。庄珣往前走,一个大回头:“萧姐,真是你啊!你俩这是——啊哦,鸳鸯配!”

  “去你的!少胡说!”萧红说。

  “庄珣,现在几点了,还不回去上课?”杨任说。

  “我下午请病假了的,现在还不到点呢,没上课。”庄珣说。

  “袁桦,你呢?怎么也在这?”杨任问。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袁桦还没说完,庄珣插嘴:“我下午病了,她去给我买药了,任哥,我病了,也不见你去关心我呀!倒是在这和萧姐,恩?”

  白玥到了校门,天色黑,可是已经7点多了,上自习了,白玥匆忙走着怕见到杨任,不远处听到袁桦得声音,袁桦说:“庄珣,咱俩走咱们的,就不在这碍他俩的好事了。我们还是回去上课吧。”

  白玥往前走着,灯光下袁桦和庄珣在前面走着,杨任背着萧红在他们的斜后方,白玥不时心酸。

  白玥想换调道走,可是就这条最近,越是着急越容易露出破绽,白玥正想着怎么走,杨任一个回头看到了白玥的东张西望,白玥也看到了她的目光。

  杨任问:“白玥,你怎么穿成这样?”白玥身拖连衣裙,灯光下白玥的皮肤更显细腻光滑,只是表情疲惫不堪。

  “我怎么不能穿成这样!你又是在干什么?”庄珣听到白玥的声音,一回头,果然是,走过来说:“白玥,你穿成这样我还真认不出你来了。”

  “你不是请的假在宿舍休息吗?别告诉我你是在说谎,我最恨骗我的人!”杨任说的话给了白玥深深的打击。

  “是,我是骗了你,我是有原因的,现在我需要休息,你还是把你的事情处理清楚再来管我吧。”白玥说着,前面头也不回的走着。

  “我告诉你,白玥,别再我眼皮子底下耍招,今天晚自习,谁都的去!!袁桦,庄珣,听见没,萧红我给她换上鞋一会也得去!”杨任大声说。

  白玥越想越生气,怎么会这样子,像是掉了一个无底洞,再也洗不清了,连杨任都误会他,突然觉得心都要死了,所谓:

  踏径悄悄月笼升,浅浅素尺轻曼舞。

  泪眸深邃难忍却,境危逐颜寒逼骨。

  层林尽染垂柳线,指系环扣系碎玉。

  娇花照水两靥愁,几度离别敛竹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