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二章 博庭欢周五开夜宴 争颜词白玥露才华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9740 2013-09-17 12:41:56

  周五一来,杨任这一句话,把白玥震住了,班里很多人都惊呆了。来了还没一个月的就被封为副班长了!

  全班鼓掌欢迎,萧红才来几天,已经和班里一大部分人处的很好了,楚楚撅嘴,“白玥,这事,你怎么看?萧红是有目地的,才来几天啊,就混个副班。可是能有什么目的呢?当副班又不能赚钱,最多多一点权利吧!“

  “唉....平常心吧,每个人都有悲欢离合,你哭的时候还不允许别人笑了?!”白玥苦笑。

  燕征问:“昨天晚上怎么没回宿舍,去哪了?”

  “能去哪?去找杨任聊聊。不付出能有回报啊,你们还想不想在这混了!”萧红边照镜子边涂口红。

  “那你也不至于去一晚上吧!到底聊什么呢?”燕征问。

  “真没什么!”萧红说。

  “没走光吧?”燕征问。

  “你瞎想什么呢?”

  “那仅仅在了一晚上,他就让你当副班了?”燕征问。

  “那说明我工作能力强啊!你行吗?”萧红说。

  “我不管什么,你最好和他扯断关系,不然我说走就走!”燕征说。

  “放心吧,咱们来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庄珣嘛!”萧红说。

  “呦,萧姐,恭喜呀!”徐佳说,“说,当了副班请我们吃什么?”

  “我请你吃过的饭还少啊!”萧红说。

  “意义不一样,是吧燕征。”徐佳说。

  中午放学,白玥回宿舍躺着,上了QQ号,白玥看到自己的说说有人评论,却是空白,于是问:你是——

  那人回复:你加了我号我就告诉你。白玥加上,上面写着:请输入姓名。那人回复:杨任

  白玥惊了,加上后,白玥问:“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号?”

  杨任回复:跟潇楚楚要的。

  白玥没理他,玩别的去了。

  杨任每隔一分钟给她发一个信息,弄得白玥没法玩,就回复了:你累不累啊,一会发一个。

  杨任回复:你不生气了我就不发了。

  白玥说:我哪敢生你的气啊!你是谁啊!

  杨任回复:你还是在生我的气,你要知道,我是在乎你的。不然不会这么忙还抽空给你发信息。

  白玥回复:你忙你的,不必管我。之后白玥下线。

  下午上课,高雪琪说:“萧红,你点名吧,我嗓子疼。”

  萧红说:“都回座位上,不在座位记旷课!”大家都跑回自己座位上,萧红点名,第一次点名,居然把人名念得这么熟,高雪琪佩服得很。

  第一节课下,杨任走进来:“白玥,过来一下!”

  白玥走出去,“什么事啊?”

  “别生我气了,行吗?昨天的事,是我吼得声音大了,你不原谅我,我心里很难过的。”杨任说。

  白玥没说话,心里凉的和冰棍一样。

  杨任摸着白玥的脸蛋,白玥不屑的甩开他的手,杨任说:“看,小女孩子气!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杨任360度大翻转话题,白玥立马说:我没有!

  “没有就是有!我知道你最喜欢口是心非了!”接着杨任问:“那我问你,上司找助理的标准是什么?”

  白玥说:“找个能力强的,有责任心的。”

  “这就是了,我欣赏萧红的办事能力,说一不二,如果你能做到和她一样,我也会推选你的。”杨任说。

  “仅仅只有这么简单?”白玥问。

  “只有这样,放心了吗?”杨任拉着白玥的手,在楼梯拐角的角落里,铃响了,白玥准备走,杨任没松手一使劲,白玥退回脚步靠到杨任胸膛,“你别忘了,你是班主任!别靠我这么近!”

  杨任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杨任搂着白玥,白玥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杨任这才松手,“你这眼神好有杀伤力啊!我怕你了行吗?”

  “切!”白玥走回教室。

  下午放学,又是个周末,以贾政、晴雯、袁桦、焦静若为首的拍着桌子说:“老师,请客!老师,请客!”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拍着桌子说:“老师,请客!”

  “行了,别吵了。既然你们那么愿意去我家,”杨任瞟了一眼白玥,见白玥没待搭理他,又不能失了大局,“那就走吧,还是那句话,我不勉强,想去就去!别和上次一样,进去给我捣乱就行,还有,”杨任没说完,袁桦焦娇焦静若等后面一大帮人拥着就上来了,“别说了,老师,走啦!”一群人拥着杨任就走了,弄得杨任连叫白玥的机会都没有。

  田源、余灵见上次聚会也没啥意思,就不去了,也有一部分人想去网吧,也就没去,所以这次的人比较集中。

  后面庄珣走到白玥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连次聚会都不敢去,真丢人!也枉费了这番心思!”

  白玥心想:是枉费了杨任的一番心思吗?于是说,“谁说我不敢了?!潇楚楚,咱们走!”白玥拉手潇楚楚就走。

  楚楚说;“怎么这回不请就去了?”

  “好你个潇楚楚,你也捉弄我?”

  “不敢不敢,走吧,再不走连人都见不上了!”楚楚跑出楼道。

  白玥后面追着:“楚楚,你给我站住!”

  不想楚楚却跑到人堆里,一部分班里人跟着杨任走着的有说有笑却被打乱,看白玥马上追了上来,绕道庄珣身边,“庄珣。救命啊!”

  楚楚跑到庄珣后面,“好你个楚楚,庄珣,你让开!”白玥喝道。

  “我要是就不让呢!”庄珣护着楚楚。

  于是白玥准备绕道庄珣后面追楚楚,庄珣左胳膊拦住白玥,对楚楚使眼色,“还不快跑!”

  楚楚跑到别处,白玥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庄珣,“纵使你放走了她,我也不饶她,越发让她出去胡说了!”

  庄珣离白玥近了一步,“她胡说了什么?”

  白玥白了他一眼于是说:“庄珣,你给我等着!饭桌上我在收拾你!”说完,去追楚楚。

  庄珣说:“随时奉陪!”

  “庄珣,这就对了,对付这种女人就得这,有鱼饵才会上钩!”徐佳说。

  “那你觉得他是什么什么样的女人?”贾政问。

  “嗯——聪明的女人你要用心计;智慧的女人你要用心;多情的女人你要对他感情专一;至于她,我没和她接触多久,说不出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是智慧中带着些多情,多情之余又有三分聪明吧!”

  说着说着,便已经到了杨任家于是进门的有:萧红、燕征、庄珣、徐佳、贾政、槐惗、晴雯、吴馨、高雪琪、袁桦、焦娇、焦静若、羲卿、常檀玺、颜瑾、池彰奕、宋国斌、许超、阮天、潇楚楚、白玥,最后一个杨任,关了门,走上前来:“谁知你们今天一齐来了,瓜果点心还没准备齐,上回你们也知道,是叫的外卖送的,这回我自己做的,做的简便了些,咱们玩游戏!”

  “呦新颖呀,今不吃饭了!改玩游戏了!”许超说。

  “他是想别把咱们拘束了,连玩连吃!”萧红说,

  杨任去里面弄了弄,三两分钟便出来了,第一盘是瓜子花生,第二盘是橙子,第三盘是红富士苹果,第四盘是紫妗葡萄,第五盘是玲珑桂圆,前五盘但是盘沿圆口,第六盘是大荷叶式盘子放着梅花脆饼。

  估计还有很多,白玥也进厨房,“你怎么进来了?快去吃吧!”杨任说。

  “吃不着急,你一个人端这么多,怪累的,你做我端!”白玥说。

  “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心意!”杨任勾了一下白玥鼻子,白玥慧心一笑。

  白玥端了一个盘子似牡丹花瓣卷着的,放到茶几上,“藕粉莲花糕。”

  白玥说完又走回去从厨房里端了一个青花缠枝花卉菱口盘,折沿盘口浅腹圈足,内底绘花卉湖石纹,放到桌上,“松瓤鹅油卷。”

  全场人惊讶,特地来瞧瞧,“起这么好听的名,到底是什么呀?”贾政说。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白玥走回厨房,杨任说:“有一手啊!那我在里面摆,你挨个端出去。”

  “恩。”

  “估计还多着呢,咱们也去端吧,去里面看看他咱们做的!”池彰奕说。

  “怕你端出来的糕点只能看不能尝!”燕征说。

  “为什么?”

  “就你起那烂名,看着都饱了,谁还会吃啊!”燕征说。

  “第九盘:泰迪黛丝点心;第十盘:清荷竹露点心”

  “你起这么好听的名,你知道它是怎么做的吗?”萧红问。

  “清荷竹露点心就是说清晨荷叶上的露珠和竹叶烹煮,有清新淡雅养胃润肺之效。你想想,当你吃着这些糕点,想象着清荷竹露,难道不美吗?”

  白玥说完,走回厨房,杨任问:“你果真知道?”

  白玥说,“现编呗,反正他也不知道。”

  “脑子反应够快啊!”

  “哎,见的多了也就会了。”白玥说。

  “第十一盘:脂粉桂花糕;第十二盘:芽尖绿豆糕;第十三盘:莲蓉糯米糕;第十四盘:马蹄糕;第十五盘:玉液叉烧包;第十六盘:潋芋樱桃;第十七盘:雪桃;第十八盘:莲洱土豆泥;第十九盘:幽香梅子汤;第二十盘:蕉下客”众人一看:原来是切好的小块香蕉,旁边有叉子。“第21盘:豆鳍桂鱼;第22盘:青笋烧牛肉;第23盘:香煎野豆腐;第24盘:泡椒土鹅;第25盘:腰果鸡球;第26盘:秋菠送木耳;第27盘:肉丝拌茄子;第28盘:酸辣鱼花;第29盘:香芹柔骨;第30盘:麻汁茄条;第31盘:醉辣牛排;第31盘:香濡与沫;第32盘:奶香豆皮;第33盘:麻油山药。”

  “来我家也不是第一次了,吃什么自己拿,饮料我给放到桌子上。”杨任走出来说。

  “可乐、雪碧、美年达、燕京。青岛、纯生、钟楼自己拿啊,白玥,知道你不爱喝,我那有茶,喝吗?”杨任问。

  白玥点点头,心里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于是白玥跟着杨任到了厨房,庄珣失落,萧红心想:上次白玥明明没来,他怎么知道白玥喜欢什么!难道传闻是真的!那这两个人可真是太低调了!

  杨任走向白玥,在耳边说道,“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在乎你的!白玥脸微微泛红,说,“你喝什么呀?”

  “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杨任蹲下找茶。

  “那我要喝碧螺春。”

  “行,沏两杯碧螺春。”杨任边说边冲。

  杨任端了两杯茶出来,“什么意思?杨任,等着你喝酒你却倒上茶了。”燕征贾政说:“哎,喝茶提神,喝酒伤身,在说我最近嗓子不舒服,酒还是过些时日再喝吧。”杨任说。

  “扫兴啊!那咱们几个喝吧。”贾政说。于是贾政给燕征、萧红、庄珣、徐佳、槐惗、阮天、许超、宋国斌、池彰奕倒上啤酒。

  “我见你们现在都爱玩真心话大冒险,要不咱们玩这个?”杨任问。

  “玩这个多无趣,我提议,玩快乐大本营里有一个谁是卧底,好吗?”白玥说。

  “好啊。一直看电视,还没玩过呢。”贾政说。

  “我什么都行。”燕征说。

  “那就这么定了,我是判官,接下来我发卡片,只有一人收到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卡片上的字,那人便是卧底,如果卧底在最后一轮输,那么其他人受罚,如果卧底在前几轮就输了,那么卧底受罚,罚的人真心话大冒险自己选一个。”白玥说。

  “听着挺有意思啊!”徐佳说。

  “你没看过?”阮天问。

  “没有。”

  “下面给大家发卡片,杨任你也参加吧。”白玥说。

  “我为什么参加?你怎么不参加?”杨任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的吃着糕点。

  “因为我是判官啊。等过几轮谁觉得没意思了我在参加。”

  白玥故意写好的给庄珣手里的卡片是杨任,给其他人手里的是庄珣。

  “从左排头晴雯开始,到有排头庄珣结束。”白玥说完发了卡片。

  “晴雯。”“个子高。”

  “吴馨!”“短发。”

  “袁桦!”“牙白。”

  “焦娇。”“爽朗!”

  “高雪琪。”“有力气。”

  “颜瑾。”“常穿深色衣服。”

  “羲卿。”“爱运动。”

  “常檀玺。”“唇红。”

  “废话!”白玥说,接着念道,“楚楚。”

  “嗯——我想说的被别人说了怎么办?”

  “给你时间在想一个。”白玥说。

  “瘦!”楚楚说。

  “焦静若。”“是个男的!”全场笑喷。

  “萧红!”“长得帅!”

  “燕征。”“爱玩。”

  “阮天。”“额——不爱学习。”

  “杨任?”“额——贪玩。”

  “许超。”“爱玩游戏。”

  “槐惗。”“贪睡。”

  “宋国斌!”“帅!”

  “池彰奕!”“很俊!”

  “贾政。”“很帅!”

  “徐佳。”“太帅了!”

  白玥捂嘴一笑,“一个个词穷的。”又说,“庄珣。”

  “身体好。”

  “好,下面来指一下你认为的卧底。”

  大家纷纷指向了槐惗,“好,槐惗出局,游戏继续。”白玥说。

  槐惗去沙发上坐在吃樱桃了。“晴雯,继续。”白玥说。

  “有才。”

  “吴馨!”“有能力!”

  “袁桦。”“有实力。”

  “焦娇。”“现住男生宿舍。”

  ‘“高雪琪。”“有爱心。”

  “颜瑾。”“有本事。”

  “羲卿。”“相貌安然。”

  “常檀玺。”“现身穿半袖。”白玥环视了一下杨任和庄珣,都穿着半袖,松了口气。

  “楚楚。”“现身穿长裤。”

  “焦静若。”“有爱。”

  “萧红。”“指甲短。”

  “燕征。”“喜欢动物。”

  “阮天。”“额——人这么多,怎么可能不重呢?哎,喜欢女的。”全场又笑喷了,白玥想:每场都有个冷场王,每场都有个逗乐的。

  “杨任”“转学生。”白玥汗颜,这个杨任你说什么不好非说这个,这下子庄珣可知道了。

  “许超。”“能跑。”

  “宋国斌。”“有魅力。”

  “池彰奕。”“有个性。”

  “贾政。”“有——有鞋垫。”全场笑翻。

  “徐佳。”“有魄力。”

  “庄珣。”“有心。”

  白玥想:是自己敏感还是?——

  “指一下你认为的卧底吧。”白玥说。

  男生纷纷指贾政,女生纷纷指羲卿。“那我数一下吧,你们从做决定,羲卿说相貌安然,贾政说有鞋垫。”大家从指了一回。“贾政7票,阮天2票,(贾政指得阮天,阮天指的贾政)羲卿10票,(羲卿指的阮天)羲卿出局,游戏继续。”

  “晴雯。”“有头脑。”

  “吴馨。”“有心思。”

  “袁桦。”“有谋。”

  “焦娇。”“似乎不喜欢同性恋。”

  “高雪琪。”“喜欢喝酒。”(高雪琪用的还是疑问语气。)

  “颜瑾。”“有耐力。”

  现场一片混乱,都开始乱说了。

  “常檀玺。”“有爱心。”

  “楚楚。”“有德。”

  “焦静若。”“有思想。”

  “萧红。”“指甲上未涂指甲油。”

  “燕征。”燕征挠挠头,萧红跺跺脚,“哦——脚趾甲上未涂指甲油。”

  “阮天。”“机灵。”

  “杨任。”“活泼。”

  “许超。”“好动。”

  “宋国斌。”“好事。”

  “池彰奕。”“好逗。”

  “贾政。”“有潜力。”

  “徐佳。”“喜玩。”

  “庄珣。”“好善。”

  白玥数了数,“潇楚楚3票,常檀玺7票,庄珣7票。(庄珣每指别人。)那常檀玺和庄珣各再说一个。大家决定一下。”

  “常檀玺。”“有智慧。”

  “庄珣。”“我没词了,我退出。”

  白玥想:不用想也知道你肯定没词了。“我宣布:庄珣退出,游戏结束。”

  “庄珣,你呀!”萧红惊讶了“没看出来,藏的挺深的呀!”

  “终于退出了,再不退出没词了。”阮天等人说。

  白玥低头写卡片,其他人想着咱们怎么罚庄珣。

  “我选大冒险。”庄珣说。

  “我是判官,当然我说了算,这局,庄珣输了,燕京啤酒一瓶10秒喝完。”

  “白玥,你整我呢,是吧!”庄珣说。

  “没有,谁让你输了呢,愿赌服输,快点吧。”

  “行你白玥,等你输了的。”

  “可惜我没输。”

  庄珣走向茶几,用牙咬开瓶盖,10秒喝完了从白玥那绕过去,张嘴“呼”吹向白玥,“庄珣你,味儿真大。滚一边去,受不了!”白玥用手扇着,“别在我眼前。”庄珣走回原来那,“哎,不行,我又在最后一个,前面那么多人,都把词说完了到我这不公平。”

  “就你事多。那你们随意再换换位置。”白玥说。

  “白玥,你上去吧,我们替你。这词穷的,都快没词了。”袁桦说,身边焦娇也在。

  好多人见袁桦焦娇下去了,也没有很大兴趣,就也下去了。

  于是场上剩下的人有从左边起:晴雯、吴馨、阮天、杨任、白玥、潇楚楚、庄珣、徐佳、贾政、高雪琪、萧红、燕征。

  “转来转去。老娘转到最后了。”萧红说完,全场都笑了。

  袁桦给每人发卡片,白玥拿起卡片,被杨任飘着了,咳了一声,潇楚楚悄悄给白玥看自己的卡片:白玥,白玥一看自己的:你的爱人。

  对杨任和楚楚笑笑。

  “晴雯。”“上课听讲。”

  “吴馨。”“爱看书。”

  “阮天。”“成绩好。”

  “杨任。”“长的美。”

  贾政说:“来了个人就是不一样,气氛都变了。”

  “那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白玥问。

  “都别聊天了,下一个!”袁桦说。

  “爱运动。”白玥说。

  白玥抿了口茶,“正喝茶呢。”楚楚说。

  “我不说了,我退出。”庄珣走出去,袁桦拦回来,“不行!我还等着看你和啤酒呢!你可不能退出!”

  “好你个袁桦!就等着看我出丑呢是吧!”

  “嘿嘿,给我个面子,这里面没有你真进行不下去了!”袁桦又把庄珣推到座位上。

  “徐佳。”“爱学习。”

  “贾政。”“遵守重教。”

  “高雪琪。”“爱学习这个好像说过了从我换一个可以么?。”

  “不行!”袁桦站在萧红这边,自然底气都横了,越来越不待见高雪琪。

  “焦静若。”“笑起来挺好看的。”

  “萧红。”“....这个,我想一下先过下一个人下次我说两个。”

  “ok”袁桦做了个手势。

  “燕征。”“算是长头发。”

  大家只能选高雪琪了。高雪琪出局,游戏继续。

  “晴雯。”“有思想。”

  “吴馨。”“活泼。”

  这让大家想起来第一局的词,都开始套用。

  “阮天。”“聪明。”

  “杨任。”“瘦。”

  “白玥。”“有爱心。”

  白玥指了指眼睛又指了指鼻梁,潇楚楚说,“哦-——近视。”

  “庄珣。”“有耐性。”

  “徐佳。”“有才。”

  “贾政。”“有德。”

  “萧红。”“不爱穿高跟鞋。不喜欢抽烟。”

  “燕征。”“个子比我低。”

  大家都选了贾政,贾政退出,游戏继续。

  “晴雯。”“是个女的。”全班哈哈大笑。

  吴馨:“我喜欢她。”吴馨微微一笑,贾政立马接话,“姐们口味挺重的呀!”

  “滚!”吴馨白了他一眼。

  “阮天。”“爱胡思乱想。”

  “杨任。”“有个性。”

  “多愁善感。”白玥说。

  “瘦。”潇楚楚说。

  “爱喝酸奶。”庄珣说。

  “徐佳。”“脚踏两只船。”

  徐佳不屑的说边瞅着白玥,白玥知道在说自己,但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没有说话。

  “贾政。”“悟性好。”

  “萧红。”“皮肤没我白。”

  ‘燕征。”“喜欢...爱...不行,我真的和她不熟,快,萧红提示一下。”

  萧红指着自己的指甲,燕征说:“指甲木有指甲油。”

  其他没参与的人都奇怪,卡片上到底写的什么,到现在都后还没结束?!

  “楚楚出局用词重复,游戏继续。”袁桦说。

  “晴雯”“独生女”

  “阮天”“记性好”

  “杨任。”“我喜欢...”杨任刚说完立马换词,“有魅力”

  全场都听出来了,晴雯萧红等人心里很不舒服,觉得白玥配不上,庄珣也听见了,没说什么,把头低下来。

  “白玥。”“长相忆,莫相忘。”全场人蒙了,这个真是深藏不露啊!”

  “庄珣。”“有魄力。”

  “徐佳。”“曾经说谎。”把白玥吓了一跳,口里的茶喷了出来。

  “袁桦,你这出的什么题目啊?我越听越糊涂了。”池彰奕说。

  “无可奉告。”袁桦说。

  “贾政”“心机婊”

  白玥没搭理他,贾政以为他要跟自己撕扯一番。

  “萧红。‘”“个子有点低。”

  白玥听出来萧红说话有点针对人。

  “燕征。”“头发没染色,还是黑色。”

  “贾政出局,游戏继续。”

  “晴雯”“洒脱”

  “阮天。”“喜欢读书。”

  “杨任。”“不爱吃甜食。”杨任说完白玥朝杨任笑了笑。

  “白玥。”“长相思。”

  “庄珣。”庄珣叹了口气“跟我一起去过内蒙。”白玥惊了看向庄珣,庄珣依旧脸上没什么表情。

  “徐佳。”“扎着辫子。”

  “行了,我出局,我怎么感觉这是你们俩的专场呢!”萧红看着杨任和庄珣说。

  “燕征”“上次坐我车,还没跟你收费呢!”

  白玥说:“你不说我还忘了呢,你那样是违法,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燕征:“报案!你试试!你看警察管不管你这么点小事!”

  “萧红出局。游戏结束”袁桦说。

  “晴雯”晴雯咳嗽一声,“每周都要出去做兼职”

  “阮天。”“没我高!”

  “等我长高的!破阮天。”白玥跟阮天较劲。

  “杨任。”“跟我吵过四次架,被我说哭过一次!”

  白玥质疑到,“我什么时候被你说哭过!明明是自己在那里装...”

  袁桦喊着,“下一个”

  “白玥。”白玥紧接着说,“醉生往死。”

  “庄珣。”“爱听我吹箫。”

  白玥脸红了,不知道这个庄珣在搞什么名堂。

  “徐佳。”“我我我,我出局,真不知道有什么玩的!”

  “徐佳出局,游戏继续。”袁桦说。

  “晴雯”“我也出局,我喜欢看戏”晴雯眼睛瞟向白玥,白玥笑了笑。

  “阮天。”“重感情”

  “杨任。”“爱喝茶。”

  “白玥。”“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贾政下去告诉池彰奕谜底,一大片人都听见了,当白玥说完,“好”池彰奕说鼓掌,“真精彩!”老池说。

  袁桦脸色阴暗,指尖掐着指头。

  “庄珣。”“总是喜欢不辞而别。”

  说到这,白玥真想让自己退出,再说下去杨任得知道多少啊?!但自己又不能退出,不能认输,不知道袁桦在做什么幺蛾子等着她!

  “燕征。”“我想起一件事,这个人还曾经耍过我一次。”

  “燕征出局,游戏继续!”袁桦说。

  “啊??”全场惊讶,哗然。

  “阮天。”“看来我得出局了,这回真没词了。”

  “阮天出局,游戏继续。”袁桦说。

  “杨任。”“喜欢我送她的项链。”

  白玥惊讶的看着杨任也一直很低调的杨任,怎么主动的亮相了。

  庄珣马上说“以为就你送给项链啊,一个破项链而已,我还送过他萧呢!他还去过我家呢!”

  “他也去过我家!”

  “还跟我去过内蒙呢!他有单独陪你去过吗!”

  “请注意措辞,我什么时候跟你去过?我是跟我妈去的,在路上碰见你的。”白玥急了。

  “你别管,一边待着去,这是男人之间的较量!”庄珣把白玥推一边去。

  “庄珣,你横什么横!”

  “这是我家我的地盘,你想怎么样啊?还动我的女人!”杨任扶着白玥,问,“没事吧。”

  白玥点点头,“没事。”

  庄珣叹了口气,“算我白瞎了,认识你白玥,从一开始你就骗我,骗我到现在,我告诉你,我们俩一刀两段,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也没有让你过来!注意你的措辞好吗!还有最后一句,下次出什么事不要把责任都往别人身上推,多想想自己好吗!”白玥火上来了,没想到庄珣是这样子的人。

  徐佳这边开始说话了,“我们家庄珣为了你千里迢迢的过来,还交了学费,交了那么多钱,谁弥补他的损失,他等了你这么久,你就这样对他,我问你,他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看不到吗?你瞎吗!”

  白玥质疑徐佳,反问他,“这里边有你什么事儿啊?!真正的事情原因经过结果,你问庄珣,我昨天就给他说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你问他为什么要摊在摊在这么多人的面上说呢?那他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庄珣你怎么回事儿啊?我不跟你说过了吗?你现在又开始挑起事端,无事生非,我问你你什么意思?”

  “徐佳,走!”庄珣吼了一句,徐佳燕征萧红等人都走了。

  徐佳边走边说:“为这种女人不值得,我早就跟你说了,她脚踏两只船的你还不相信!”

  “那个,我们也走了啊,有点辣眼睛,你们慢慢玩。”老池说着拉着羲卿走了。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走了,楚楚还不忘走的时候对杨任说:“够爷们,好样的加油!”

  白玥正要拿着盘子去洗,杨任拦下,“玩了这么久,你也没吃,我去洗吧,你吃点吧。”

  “‘你不也没吃吗?”白玥问。

  “我和你不一样,我会做这些,你会吗?”杨任说。

  “少拿这个说事!”白玥坐下来吃了几块清荷竹露,见杨任去洗盘子了,自己又去找扫帚了。

  终于,客厅又恢复原来的感觉,干净明亮舒适温馨。杨任往床上一躺,“终于完事了。”

  “既然你那个完了,我也该走了。”白玥从沙发上起来。

  杨任立马拉住他,“别走,我会想你的。”

  “那你想怎么样?”

  “等等我。”说完杨任起来去厨房。

  不一会,拿来两个小碟子,两个杯子,一个蒸笼,白玥掀开蒸笼,原来是“满黄螃蟹”。

  “原来你早有准备。”白玥说。

  “就是为你准备的。”杨任拿来一个棕色瓶装的白酒,倒在两个杯里,“这是干什么?我不会喝白酒。”白玥摸着杯子,“好烫。”

  “这是提前烫过的!知道你不会喝,就当是陪我喝一杯,一口,剩下的由我喝。”杨任说。

  “你酒量很好呀。”白玥说。

  “不好,我会醉的。”杨任把脸贴近白玥,“如果我醉了,你怕吗?”

  “你不会醉的!”

  “为什么?”

  “因为你是杨任。”

  “哈哈哈---”杨任大笑,笑的很敞亮,似乎笑出了心中从未有过的开心!夹了两个蟹黄给白玥一个,自己一个。

  “你看,今天的月亮好圆,月为知己着容,我很庆幸遇到了你。”杨任说。

  “我也是。”

  杨任取了菊花熏制的绿豆糕,取了些姜醋倒在白玥盘里,“还是你懂我。”白玥一手一个蟹黄,“来吃口。”杨任喂白玥绿豆糕,“恩,你做的真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了。你怎么会做糕点?祖传的?”

  “我小时候经常去我外婆家,她经常给我做,后来我就学会了。”

  “那下回也带我去吧,我也要尝尝你外婆亲自做的糕点。”白玥嘴边全是糕点,自己边说边像小猫一样舔着。

  “没问题。我外婆家那得桂花树是她亲自种的,保证做出来纯天然无污染你爱吃。”杨任说,白玥笑笑。

  白玥小口喝一口烧酒,立马吐了出来“又烫有辣!”

  “酒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喝的。”杨任说。

  “有区别吗?!”

  “跟你说你也不懂。”

  白玥说,“那你品一个我看看。”杨任品了。

  “和喝有什么区别?!”白玥也学了一下,硬是把嘴里的酒咽了,眼又开始泛红,脸也发晕光。

  “瞧你脸红的!”杨任笑着说。

  “很红吗?”白玥摸摸自己的脸。

  杨任坐进了白玥一步,“瞧,比我手还红。”杨任用手摸白玥的脸。

  “你离我远点吧,一说话嘴里的酒味真大。”白玥使劲儿推开了杨任。

  “有吗?”杨任离得白玥更近了,白玥往后一倒,倒到床上,杨任趴了上去,白玥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杨任,杨任说:“放心,我不是那种人。”于是又起了。

  白玥直接站起来一个蟹黄塞到杨任嘴里,杨任显然噎住了,白玥跑开,杨任去找水喝,白玥一溜烟跑了。

  杨任喝了水,呛得咳嗽几下,说着,“我对你是认真的!其实今天不该把局面搞的那么僵。”

  “你也知道啊!”

  “我这不是一时情急嘛,谁让那个庄珣那样子说话...你放心,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谁稀罕!”杨任说着把手放在了白玥肩膀上。

  “今天晚上在我家好不好?”

  “干嘛啊?”白玥立马退后几步,有了抵触情绪。

  “不干嘛,就是陪陪我。”

  “原来你和那些臭男人都一样!”白玥说着嘴巴撅了起来。

  “瞧瞧你!开个玩笑还当真了!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我要真是那种人,要干早干了!何必与全班为敌呢!”

  “哦。”白玥这才把心放下来,喝了口水。

  “你和其他女孩真的不一样。”杨任抿嘴一笑。

  “要是其他女孩,早就生扑过来了!”

  “啊?”

  “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白玥掰着手指头想到之前的传闻,说很多女孩人都喜欢杨任,看到他都会直接抱上去亲他一口,现在知道是真的了。

  “那你...拒绝了吗?”白玥问。

  “我怎么能拒绝呢?一个个长得光鲜亮丽的如花似玉的,怎么说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呀!”

  “你....”白玥气的要拿沙发枕头打他。

  杨任笑了,直接抱住白玥,“你吃醋了,你是喜欢我的。”

  “我没有!不稀罕吃你这种人的醋,臭死了!”白玥撅着嘴。

  “还说没有,脸都红了。”杨任紧紧抱着白玥,说:“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我只是想每天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放心,那些女孩,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家里有个比他们漂亮一百倍的女朋友。”

  白玥听完笑布娃娃一样开心的笑了,笑的很纯粹,很开心,很舒服....

  之后两个人边吃边聊,聊了很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