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章 凤孤鸾只庄珣内疚 喜出望外白玥理伤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97 2013-09-16 09:30:03

  白玥回宿舍之后困得不行,倒头就睡了。第二天早起,迷迷糊糊的没洗脸跟楚楚一起到了班。

  刚进教室,白玥便不顾形象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庄珣偷偷溜过来:“你这周六日有时间吗?我带你去玩。”

  “我要去做兼职,就不去了。”

  “你很缺钱吗?”

  白玥心里有些堵得慌,“对,我很缺钱!”

  庄珣刚要说话,看到白玥脖子上带了一个项链,有些好奇的看过去,因为她之前从来不戴项链啊戒指啊什么的,在他眼里,她一直是个很低调的人。

  白玥看到庄珣颜色不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颈处,正好袁桦从门外走了进来,也看到了这一幕:“哟,白玥,你这项链挺好看呀!该不会是杨任送的吧。”

  白玥没说话,把项链摘下来放兜里准备走出班。

  “你去哪啊?”庄珣追上去。

  “出去转一转。”

  “呵。”庄珣冷笑一声。

  白玥看庄珣这样子,已然猜透,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她为人低调惯了,也承受不起全班120人羡慕又嫉妒的目光,再加上师生恋这种关系确实影响不好,她宁愿一直都没有人知道她和杨任的关系,等自己毕业了,就和他结婚。

  “我想听你轻口说,这个项链...是不是杨任他送给你的?”庄珣的面部表情由平静变为悲愤,似乎从小就没有人敢逆反他的话,甚至他的决定,庄珣语气突然声音变大,全班的目光突然一瞬间都朝白玥这里瞅了过来,原本哄闹的课堂一下子悄无声息,只等白玥说话。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白玥顿时眼部涨红,下不来台,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维护这层关系,怎么平静的让这个事情过去,班里很多人都看着他们俩,很多女生则焦急的看着庄珣,想替庄珣说话。

  “白玥也太贱了,这边喜欢杨任,那边还和庄珣纠缠。”

  “就是就是,做人一点底线都没有。”

  “趁早掰了得了,跟这种人,不值得!。”

  “.........”

  “是不是他关你什么事?”白玥正走出班里,她实在是承受不起所有人的目光。

  “你又要走,你又要编出个什么理由?”庄珣一把揪住白玥的胳膊。

  白玥使劲儿挣扎,却始终摆脱不了庄珣的手,庄珣这回是真生气了,白玥的胳膊上已经有了一串红色的印记,白玥的火顿时上来了:“一个项链而已,你也想要?那赶明个我也送你一个,成吗??”

  “白玥,你为了他在跟我较真?”

  杨任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全班都在上自习,就你俩站在这儿聊天?白玥!庄珣新来的不知道也就罢了,你也不知道吗?”

  白玥一下子气到了,脸色由红转青,正要说话时庄珣抢话,“不怪她,是我的错,罚我吧。”

  “你以为这个班主任很好当吗?你以为我很想罚人吗?!管的太严你们说我苛刻,管得太松了你们便真的无法无天了,要不,换你当这个班主任,你这么能耐应该没问题吧?”

  “不敢!”庄珣低着头。

  杨任挑刺:“还有你不敢的事,那天下午体育课你为了来见她翻进学校,又翻出去,好身手啊!”

  “杨任?多久的事了!那天的事情你记到现在!行了,都是我的错,我自愿去操场罚跑!”白玥说着自觉地跑出去了。

  庄珣撇了杨任一眼,也跟着出去了。

  杨任恶狠狠的看着他们背影:难不成还怪我了!

  “你何必呢!!”庄珣追上白玥。

  “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你赶快从我眼中消失,哪凉快哪呆着去!”

  白玥心里窝着火:庄珣你这个搅屎棍!

  “你这就挺凉快的!”庄珣调皮的说。

  杨任看了一眼班里,全班又低下头看书,这才走出教室,去了操场。

  “你别跟着我了行不行!”白玥跑着步。

  “有错一起承担!我怎么能让你受委屈呢!”

  “你倒是好心情还有脸跟我说笑。”白玥白了一眼庄珣,气不打一处来!

  显然目前的事情已经破坏了她原本的规划,她只想每天静静的,趴在桌子上补觉,等晚上了好有精力去做兼职,如果下午睡醒了就写篇稿子提升一下自己,她只想这样静静的活着,希望谁都不要干扰她,不要打扰她的生活,就这样,静静地,挺好。

  “看,杨任出来了,萧姐也出来了。”庄珣瞟了一眼站在远处的萧姐和杨任。

  萧红走到杨任身边:“她们还小,你别动气,伤身体了可不好。”

  “伤身体?我已经不在乎了!”杨任咳嗽了几声。

  “你不在乎我在乎,”萧红说道:“你不只有白玥、庄珣、我,你还有全班。在你心里要足够的强大,才能装得下所有人。”

  “所以,你也是这样过来的?!”

  杨任看着萧红,萧红没说话。

  “今天中午去你那一趟,”萧红正说着,白玥庄珣跑了过来。

  杨任呵斥道:“你以为跑了五圈就可以了吗?谁跟你说跑五圈就能息事宁人了?!那以后他们上课说话也都一声不吭的出去跑五圈??白玥,我是不是平时太宠你了!”

  “我——”白玥脸涨红,顿时又委屈又难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想看杨任,眼眶有些湿润,低着头又跑了起来。

  庄珣也跟着跑了过去。

  “你刚刚说什么?”杨任转眼看萧红。

  “中午去你家一趟。”萧红娇羞的说。

  “去我家,求之不得呢,还用提前打招呼。”杨任的脸色依旧没有变,一直直勾勾的望着远方。

  “这不是怕你这个大帅哥到时候被别人预约了,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别逗了,我都老骨头老肉的,油腻大叔还差不多!我答应你,我一直都在。”杨任自嘲道,但他确实很清楚,自己精力确实不如以前了。

  庄珣一下子跑上去拉着白玥的手,白玥急的立马松开手,惊慌失措:“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是真心喜欢杨任。你还嫌你自己惹得麻烦不够吗?!”

  “什么麻烦啊?我怎么不知道。不就拉个手嘛!你和潇楚楚不也经常拉着手嘛!”

  庄珣的这句话一下子另白玥笑了出来,往后看了看杨任,但是已经看不清了,跑的远了。

  庄珣一下子想到白玥刚刚说的话,立马把手松开了,眼神也有些黯然失措:“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吗?”

  “对。”

  庄珣有些生气,“那你对我呢,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千里迢迢的过来找你。”

  “庄珣,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过来找我!我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发生的让我措手不及,但是说实话,我们真的不合适。”

  “你能告诉我?是哪里不合适吗?”

  “你不懂我。”白玥笑了笑,“这辈子我只遇到这么一个人,能够读懂我的心里,不用我去再说什么,他就明白我要什么。但是你不一样,你需要我去跟你说了,你才知道我要什么,我的为人,我个人是这么想的。可能是我们的家庭经历、成长经历不一样导致的吧。其实袁桦也挺好的,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上心。”

  “你明明知道我对她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你怎么可以跟杨任在一起?”

  “我怎么不可以跟他在一起,谁都能跟他在一起,为什么我不能?!就在昨天晚上他送我项链的时候,我们两个互通的心意。庄珣,我们俩这的不合适。”

  “我累了,再见!”庄珣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玥远远的看着庄珣离去的背影,眼眶有些红润:希望袁桦对你是真心的。

  中午放学,袁桦、晴雯、吴馨和班里的男生围住了庄珣、徐佳,要一起去吃饭,大家簇拥在一起热闹的说说笑笑。

  白玥拍了拍楚楚的肩膀:“楚楚,告诉你个事儿,我和杨任在一起了。”

  “你是说杨任和你表白了?不会是昨天晚上吧!”楚楚吃惊的看着她。

  “对。”

  “真没想到,杨任也...”

  “他怎么了?”

  “没什么,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觉得你们俩在一起很合适。只是可惜庄珣...这么远的过来找你,也许你们是有缘无份吧。”楚楚叹了口气,也觉得有些惋惜。

  萧红敲了敲门:“我能进来吗?”

  “进!”杨任说。

  “杨任,看我给你带的什么?”

  杨任打开包装盒:是刮胡刀和香水。

  “法国新进口香水。”杨任说。

  “虽然不见你抹,还是挺在行啊。上个月刚传到中国的。”萧红说。

  “上个月传进来的,现在才几号啊,就流传到你这了?够快的呀。”杨任说。

  “那上个月才传进了,你现在就知道了,知道的面挺广的呀。”萧红说。

  “这不是手机天天更新嘛,国家大事一目了然呀。”杨任说。

  “我也是从网上看到的,就先订了下来,没想到和网上说的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就给我买了?燕征呢?”杨任问。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我问过他。”

  “他不喜欢,怎么知道我就喜欢?”杨任说。

  “我几乎闻不到你身上的香水味,说明你为人行事低调,比较喜欢抹淡淡的香水。”

  “看来你还了解的挺详细的嘛。”杨任说。

  走到杨任家,白玥走进来,看到杨任和萧红在沙发上聊天,杨任瞅着她:“进来不知道敲门啊?”

  白玥说:“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敲什么敲。”

  “这叫礼貌。万一我在家裸着看电视呢。”杨任说。

  “你——”

  “行了行了,这点小事吵什么。杨任,没什么事我回去了。”萧红说完,走了。出了家,在外面听着。

  “我为刚才和上午的事道歉,别生气了行吗?”白玥坐下说。

  “我没生气,也不至于生气。”杨任把香水和刮胡刀放进盒子里收拾到柜子里。

  “以后你别和我吵就是了。”杨任说。

  “我本原也没打算和你吵啊。”白玥说。

  “你这倔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啊。”杨任说。

  “不改了。”白玥说。

  杨任说:“你——学学萧红行吗?同样都是女人,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萧红身上的那种气质,那种女人味,看你也学不会。”

  “每个人身上都有优缺点,难道要天底下所有女人都要一样吗?是,萧红她阅历比我丰富,处事比我会说话,我是挺羡慕,但是我并不想和她一样,那么圆滑,几乎没有漏洞。”白玥站起来。

  “那你可以去学啊,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是需要沟通的,去学学她的穿衣打扮,学学她的化妆技巧。”杨任说。

  “我需要化妆吗?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化过妆,你让我去学化妆,为了你,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白玥说完生气的走了。

  萧红小心翼翼的走上了楼梯。

  杨任站起来,有些失望:“哎——”

  白玥走出去老久,萧红才下来,杨任看了一眼,仍然在收拾家:“没走啊。”

  “看样子好像和你不知道似的。”萧红坐在沙发上。

  “已经一点半了,走,去教室吧,该上课了。”

  杨任说着搭着萧红肩膀走了出去。

  

林玥敏

从来酿酒的人,分外清醒,独善其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