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四章 觞白玥痛感失心扉 芍药茵杨任遭暗算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587 2013-10-14 08:50:45

  又是周日了,白玥提着点心往出走,遇见杨任,杨任问:“去哪啊?”

  “去看小米。你呢,买的什么?”

  “洗衣服,刚买的洗衣粉。你现在就要去?”杨任问。

  “恩。”

  “等会我,一起去。”杨任说。

  “等你做什么?你还要洗衣服。”

  “先去我家,你坐会,洗完衣服一起去。”杨任说。

  “又不是去什么重要地方,有必要那么隆重还一起?我这沉着呢,我先走啦,你洗完了再过来也不迟。”白玥提着东西走出校门,杨任走回宿舍。

  白玥走到小米屋里,看到小米不在,看外面的天气艳阳高照想必是11点多了,就去汤叔叔家,老汤也不在,无奈白玥低着头往回走,老汤咳了一声,白玥抬头,老汤说:“低着个头捡金子呢!”

  “来看看小米,买的点心,谁知你们不在,我就准备伤心的离开...”

  “小米...哎..”

  “你叹什么气啊?!小米怎么了?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白玥焦急的问道问。

  “把糕点放下吧,我怕小米现在是吃不进去了,恐怕以后也不吃了...”

  “为什么?”白玥纳闷。

  “跟我来。”老汤带着白玥往后走,走到土路上远远听见有孩子哭泣音,走到一个破柴屋那,绕道后面,惊人的一幕出现在白玥的眼前:

  这个女人就是小米的母亲,而小米看着这一切止不住的哭,直到我们来,才停止哭泣,小米也没有喊白玥姐姐了,汤叔叔了,站起身来走了,这一切,恐怕是对小米最重的打击了...

  “这包子恐怕也是他妈妈给她买的吧,没想到半路竟遇上这种事。”白玥叹了口气。

  “自从她吸食毒品后,欠别人的债就更多了,这可能就是她的下场....”老汤说。

  “小米呢,她要去哪?去看看她。”白玥边走边说。

  走到小屋里,小米没有了往常的活跃,一声不响的坐在椅子上,白玥一下想起了杨任:“呀,杨任应该快来了,我去接他。”

  “杨任?”

  “就是我上回跟你说的我们班主任。他说要来的,还不认识路呢就来。”白玥笑笑。

  “哦。”老汤坐床上呆了一会儿,摸摸身上,“我手机忘拿了,等我一会,我去我屋里拿手机。”

  “恩。”白玥点头。

  杨任出了校门,走到公交站牌那,往前走,按白玥手机上说的路线,看到好几处巷子里住着人家,于是自己随便进了一个巷子,喊着:“白玥,白玥,在吗?”

  杨任走到将要拐弯的地方,听到身后有响声,一回头,一个男人从房梁上杀过来,杨任接了上去,一腿踹过去,那人躲得及时,袖子里一把匕首直砍杨任脑袋,杨任出手之快想抢匕首,俩人手打脚踢踢了起来。

  杨任说:“你脸上这人肉模太假了吧,为什么不敢露出真面目?想杀我直说,咱俩公平较量。”

  那人说:“呵呵,几年不见,你功夫不减当年啊!”

  杨任出手之快很劈了一下那人胳膊,那人直接踩着木棍跳上屋顶,直劈杨任背部,杨任紧躲慢躲没躲过,刀伤从右肩胛骨到左腰腰椎三,杨任强忍伤痛追着那人跑,因为他自从退伍后就没有打架了,只是那人一看就是早有准备,又是死角又是匕首跑的无影无踪,杨任已经追不上了,这次突袭也使杨任颇受震惊....

  杨任负着伤往前走,白玥看杨任还不来,往出走,看到杨任,说:“杨任,你终于来了。”

  杨任点点头,“这就是小米的家?”

  “不,在前面,我怕你找不到,来前面迎接你。”白玥前面带着杨任走。

  “本原有事不想来了,打你手机关机,就找来了。”杨任说。

  “关机没有吧,我刚刚还给你发信息呢,我还说你怎么没回呢,可能小米住的这个地方确实是挺偏僻的。”白玥纳闷道:“老汤怎么还没来?”

  “谁?”杨任问,此时他已经深深感觉血流下来了要渗透衣服。

  “一直照顾小米的汤叔叔。刚才说是去拿东西了。”

  “那你等着吧,我先回去了,我突然想起来我那还烧着水呢。”杨任没等白玥说话就走了,白玥叹气,老汤进来,说“你那个杨任怎么还没来?”

  “他刚进来了,又走了,说有事催他呢。”白玥叹气,“去那么久?”

  “我想着来人与其做好饭再来,没想到他走了,那咱们一起去吃吧。”老汤说。

  白玥感到不对劲,杨任平常不是这样子的,那么负责任的一个人,怎么会烧着水就出来了呢?再说,水开了的时候不是会自动跳闸吗。

  于是说:“不了,我吃过饭了,你和小米吃吧,我要回去了,我们宿舍还等着我呢。”白玥还没等老汤说话,就先走了。

  白玥悄声走进杨任家,门没关上,留了一条小缝,白玥在外面偷眼看去,卧室里杨任正脱着上身衣服,身后床上放着一面大镜子,白玥一看镜子里杨任的背上一道伤。

  “啊-”白玥叫了出来,吓了杨任一跳,杨任立马把镜子收了起来,穿上了衣服。

  “谁?”杨任一开门,“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还不知道呢,你走的那么急,就知道有事,门都没关。”白玥走了进来。

  “没什么大不了的,上点药就好了。”杨任说。

  “这么长的伤疤,你什么时候弄得?”

  “就是刚刚,找到你之前。”杨任说。

  “什么?在去的路上。”白玥尤为惊讶。

  “别跟别人说,我就告诉你。”

  “恩。我还能跟谁显摆这事啊。”白玥点头。

  “这伤吧,是我走在一个巷子里,走在一个死角里,正准备翻身突然有人冲出来,砍了我,我和他过了几招,但是没追到。”杨任说。

  “看来是准备好了的,比你还厉害,你都打不过。”

  “别废话了,快帮我涂药。药在抽屉里。”杨任说着,躺在床上。

  “哪啊?”白玥翻着,“奥,找到了。中药涂擦膏,看来你随时备着。”

  白玥拧开盖子,往伤疤上涂着,不禁哭了,眼里的泪滴下来,白玥立马用手拂去,白玥轻轻抹着药,摸着伤,杨任回头看了一眼白玥:“我疼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我没有!”白玥涂完放下药瓶,杨任用手指示意白玥过来,白玥坐过去,杨任说:“看,哭了还的我给你抹泪。”

  杨任用手擦着白玥眼角的泪,“我没事的。会好的。”

  “是,会好,这么长一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谁和你有深仇大恨啊,还是你惹着谁啦?”白玥吸允着鼻子。

  “当兵实习的时候,谁还没有个死党啊。”杨任说。

  “不仅是你,今天让我痛心的还有小米的事。”

  “她怎么了?”

  “小米的妈妈在今天早上去世了,却是死在一个破庙里,那样的惨烈。老汤说是平时她吸食毒品惹下的债,可怜小米了。”白玥说着眼角又湿润了。

  “可怜的孩子啊。”杨任看着白玥想用手搂住白玥的肩膀,可是胳膊想使劲伸过去都难,白玥往杨任头那靠了靠,“你靠我肩膀上吧。”白玥说。

  “搞什么嘛!”杨任用头磕着白玥的头。白玥笑了。

  “你冷不冷?我给你背上搭件衣服。”白玥说。

  “不冷,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直都是温暖的。”

  “去!”白玥不好意思的笑笑。去杨任卧室找了件外套,给杨任搭上,“看来我以后还的天天来你这,要不你翻身都难,会碰到药的。”

  “正好啊。我可以天天看到你。”杨任说。

  “想得美!”白玥站起来,准备走。

  “喂,去哪啊?”

  “找小米,不能一直陪着你,小米还失去妈妈了呢。”白玥说。

  “——啊——呀,哎呀”杨任疼的惨叫,手往前伸着。

  白玥立马回来,坐在杨任身边,“怎么了?没事吧。”

  “你说能没事吗,这么长道伤疤。”

  杨任心想:对不起了,也许你以后会承受更多,但是事实已经发展到现在了,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怕你承受太多。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让我自己承受吧。你只要做好我一个人的女人就行了。也许我保护不了你多久了...需要我心狠了...

  “你就装吧你。”白玥说。

  “你就陪我呆会吧,半个小时也行。”

  “——看在你强烈要求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白玥说着,一边撩开杨任搭着的衣服。

  “怎么撩开了?”

  “晾凉。”

  “你成心的吧,我这好不容易热乎了。”杨任说。

  “嘿嘿,逗你玩呢。我怎么敢啊,只是晾一会,呆会就给你搭上。”白玥看着杨任的眼睛目不转睛。

  “得!”杨任往前一下,吓了白玥一跳。

  “搞什么?吓人!”白玥说。

  “你看那么专注,还知道我吓你啊!说,你迷上我什么了?”杨任问。

  “眼睛。”

  “你无赖!”白玥扭头。

  “是你靠得太近了,我不由自主的。。”

  “你还解释,你...哼!”白玥说。

  “那我不解释了。”

  白玥睁眼,“你——”说不出话了,脸色涨红,头一次被逼的说不出话了。

  杨任黝黑的笑了,“你笑什么?”杨任摇摇头,白玥感觉自己身上好软,好想贴在杨任身上,这种男人的魅力,让白玥醉的心服口服,好想,好想永远跟他在一起,做一辈子的知己也好..

  白玥沉默良久,杨任说:“怎么?怕了?不说话了?”

  白玥瞟了一眼杨任,不知道说什么,杨任说:“坐过来,靠会。”

  俩人头靠着头,白玥主动抓住杨任的手,不松开了...白玥想起来从开学到现在与杨任的误打误撞,居然走到了一起,感动着眼角流出泪。

  杨任说着,“这么容易就被感动?以后出去社会了可不能这么容易被感动了,你心里要有我。”

  白玥笑笑,“恩。你是我白玥的知己,我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的!你是第一个让白玥感动的人,为之敬佩的人。”

  “那庄珣呢?”杨任想想,要是以前,肯定会追根问底,现在,算了吧,未知因素太多了,希望庄珣能够把你照顾好,以后的以后,把我忘了吧...

  白玥想起了庄珣,以及以前的一切,说着:“我以后只跟你一个人在一起,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提他!”白玥说着开心的坐在床上,让杨任的头躺在自己的腿上,杨任趴着,白玥时不时的吹着伤口...

林玥敏

以前总以为这辈子最美好的是相遇,现在才知道最难得是重逢。。。我是你为枕边人,为你独自守空门,我在你肩膀又哭了几回?!也许你早告诉我我就不会这么傻了,也许结局就会改变了。我现在又在电脑旁,想象中咱们俩一起依偎的场景,好温馨,好甜蜜,我拿着玫瑰花,把它一点一点捣成泥,泪液化在花瓣里,相思化在花瓣中,做成玫瑰花饼,把我们的思念放在包装里,卖给消费者,把我们的故事写到小说里,供读者们看   今生今世一生情缘忆当时年华谁点相思谁种玫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