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十八章 凭其话小米认其人 气晴雯软刀割肋骨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5750 2013-09-09 10:00:46

  白玥朦朦胧胧睁开眼睛,一看天气大亮,一开手机,已经7点了,急忙大喊,“都起来了,7点了。”

  “啊?”全宿舍都起了,急忙穿衣服等全宿舍人都是收好了已经七点二十了,这才往下走。

  “完了,这个死变态的不知道又罚我们做什么呢!”焦娇说。

  “没事,有白玥呢。”楚楚说。

  “别拿我当挡箭牌。但愿这回不止我们一个宿舍迟到。”白玥说。

  到了三教,白玥看到门外站着一堆人,白玥一宿舍进了门,杨任看了一眼,“原来还有没到的呀!”白玥她们都纷纷低下了头。

  “这是想干什么呀?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呀!想几点起就几点起,”杨任说,“没让你们跑步,都懒散了呀!”

  “别呀!”吴馨着急了。

  “呦,还有人跟我讲条件!那别人跑1200米,你就免了,你去做仰卧起坐500个。”杨任说。

  “别呀老师,还是让我跑步吧。”吴馨说。

  “说不跑的是你,说跑步的也是你!你现在别无选择。”杨任说。

  袁桦一笑,杨任说,“你笑什么?难道你也想去?”

  “不是不是。”袁桦说。

  “想做500个仰卧起坐就让你做,搞得那么被动那么间接做什么,现在,你和吴馨一起做。还有谁想做吗?直接说。”杨任说。

  全场寂静。

  “白玥,白玥。”吴馨用胳膊示意白玥去求情。

  “见机行事。”白玥说。

  “剩下的人上自习,迟到的,跟我到操场。”杨任说。

  白玥一看约有20多人迟到,其中包括徐佳和庄珣和燕征和萧红。

  到了操场,萧红当着所有人的面走过去给杨任翻衣领,杨任并没有拒绝。

  之后其他人都跑了起来,白玥楚楚最后跑,杨任边跑边说,“不想跑就别跑了。”

  楚楚一笑,白玥说,“同意都是人,同样都是迟到,为什么别人跑我不跑?你是在间接骂我吗?”

  “没有,你想多了。”杨任不在说话,去一边站着了。

  “白玥,我可不想跑啊。”楚楚说。

  “没事,你慢慢跑,别人跑三圈,你跑一圈,到时候一起跑回去就是了,他不会说你的。”白玥说。

  “能行吗?”楚楚说。

  “放心吧,我往前跑喽。”白玥加快了速度。

  庄珣跟了上去,“跑那么快做什么?”

  “这也叫快啊。”白玥说。

  “别人不都是边跑边聊天嘛。”庄珣说。

  “那说明我和别人不一样呗。而且我跑步时不喜欢说话。”白玥说。

  “别呀。”庄珣也加快了速度,跑在白玥前面,白玥试想超过他,可是很难。

  “我不是不能跑快,我只是想借个机会跟你说话。”庄珣说完,白玥眼眶湿润,什么也没说。

  跑完步后,杨任说,“快下早自习了,不勉强你们了,起的晚,还没吃早饭呢吧,去食堂买点东西吧,记得准时回来上课。”又走到正在做仰卧起坐的吴馨和袁桦身边:“做完了吗?”

  “做完了,做完了。累死了。”袁桦朝吴馨眨眼。

  “去吃饭吧。”杨任说。

  去食堂白玥和楚楚买了两个小包子,在食堂吃完后,往出走,快走到三教时,远处一个孩子喊着:“姐姐,姐姐!”白玥回头,原来是小米。

  “小米!你怎么找过来了。”白玥笑着说。

  “这是——”楚楚说。

  “这是我昨天跟你提起的小米昨天还是她救了我。”白玥摸着小米柔顺的头发,穿着昨天给小米换上的新衣服,说,“叫姐姐这是你楚楚姐!”

  “楚楚姐姐好!”小米笑着,阳光射过她的头发照到地上,暖风荡漾着。

  晴雯吴馨走了过来,吴馨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呀,真可爱。”

  “叫姐姐。”白玥说。

  “姐姐好。”小米说。

  “真乖,这孩子!”晴雯摸着小米头发,小米退后一步,不让她摸。

  “叫晴雯姐姐好!”白玥说。

  小米不说话,白玥说,“叫姐姐,这也是你的姐姐。”

  小米看着她脸上的妆,还是不说话,晴雯说:“怕生是吗?是你打工那地的人的孩子?”

  “不是!”白玥说。

  “哼!”小米说。

  白玥眉头紧蹙,晴雯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给小米,“吃糖吗?”

  小米接过去,示意白玥打开它白玥打开给了小米,晴雯说,“姐姐好不好?”

  “好!”小米朝晴雯笑了笑,说,“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嘴真甜啊!我这包里还有几个棒棒糖,你都拿去吧。”晴雯把包里的三个棒棒糖都给他。

  小米开心的不得了。

  袁桦、焦娇、羲卿、常檀玺来了,白玥说,“叫羲卿姐姐好。”

  “喜姐姐好!”小米说。

  “叫袁桦姐姐好!”白玥说。

  小米又不说话了,白玥说,“叫姐姐。”

  小米把口中的糖甩向了地下,“你不是我姐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

  “你认识她?”白玥问。

  小米没说话,袁桦说,“这孩子真奇怪,我又没见过她,真扫兴!”

  “哼!坏姐姐!”小米拳头握紧,好想拿起个东西扔她,白玥赶快把剩余的棒棒糖藏着,白玥见庄珣、徐佳、池彰弈走来了,白玥赶紧说,“不叫姐姐了,叫池哥哥好!”

  小米的大眼睛眨吧两下,说“池哥哥好。”

  “恩,好。”又对羲卿说,“吃完饭了?”

  “恩。在这晒会儿太阳。”羲卿说。

  “今天气可真好啊!”池彰弈伸个懒腰。

  “叫徐佳哥哥好!”白玥说。

  小米又不说话了,楚楚说“这孩子性格好怪啊!”

  徐佳伸手摸小米脸蛋,小米打了徐佳的手,“我看你还是别碰她了,她今天脾气不好。”白玥说。

  “这脾气还分天数啊!”徐佳说。

  “白玥,她叫什么?”庄珣问。

  “她叫小米。”白玥说。

  庄珣蹲下来,“告诉哥哥,你是叫小米吗?”庄珣右手垂在半蹲的右腿上。

  “我叫小米。”

  “几岁了?”庄珣说。

  “我今年就要6岁了。”小米主动把手搭在庄珣手上,庄珣拉着小米的手,徐佳说,“庄珣,看来你还挺有孩子缘。”

  庄珣笑笑,说,“不理他,他是坏哥哥!”

  小米说,“你是坏哥哥!”

  “庄珣,可不能误导孩子呀!”徐佳说。

  铃响了,白玥说,“小米,回去吧,我们要上课了。要不你自己在校园里面逛逛。”

  “姐姐,我想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姐姐下课来找你好不好?”

  “我看你就陪他一次得了,旷一次课也没什么事,就扣点学分罢了。”庄珣说。

  “那可不行,有第1次就有第2次不能这样。小米听话,下了课姐姐给你买好吃的。”

  白玥摸着小米的头,领着小米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说:“刚刚你的性格怎么突然变了,以前没有见你这样子跟人说话呀。”

  小米说:“姐姐,我刚刚是不是特别的优秀,快夸一夸我”

  白玥乐出了声,“这么小就会分辨人了?”

  “看人是一方面,主要是我这个人很聪明,汤叔叔说我特别聪明,长大了肯定很厉害”

  “看把你牛的,不要骄傲过了头,你现在还小呢。行了回去吧,你看看书,我呢也会去看书。”

  小米点点头,跑了,庄珣站了起来,大家走进了楼道,白玥走在庄珣后面,掐了一下庄珣腰,“啊——”庄珣疼的叫了一声。

  “庄珣你叫什么?”晴雯说。

  “没什么,没什么。”庄珣说,往后瞟白玥,趁着楼道灯忽闪忽闪不是很亮,人很多,很乱,悄声在白玥耳边说,“有一手啊!”

  白玥说,“对你,不需要一手,一个手指头就够了!”庄珣背着手捉紧白玥的手,白玥尝试松开,可是松不开,白玥说,“好你个庄珣!”庄珣坏笑。

  不知道为什么,白玥突然感觉心里暖暖的。

  当你的生命中有阳光照射进来时,谁都不会去遮掩。

  白玥看着庄珣,身边有这么个人一直宠着你,爱着你,念着你,想着你,为什么不应该得到回报呢?!

  可是她怕,怕她有一天脾气上来了会惹人烦,怕他有一天知道了自己的家事会连累到他,怕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会有一天突然消失,怕习惯,怕赖上一个人就戒不掉了,怕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回过头来还不如一个人...

  想着想着,白玥抬左手摸摸眼角,仿佛有泪要下来,但只是湿润了眼球,庄珣说:“傻丫头!我不会走了,你答应我,也不会走了,好吗?”

  白玥点点头,庄珣抓着白玥得手,白玥还是松开了,庄珣笑笑,“你若流泪,先湿我心!跟着我,不会让你在流泪了!”

  这是庄珣说出来的话吗?白玥为之震惊,为之感动,但是泪可不是你不让它流就能不流的!

  一上午过去了,因为庄珣那始终有女人围着他,一会袁桦一会晴雯一会焦娇一会田源一会焦静若,庄珣脱不了身去白玥那,白玥一上午都在听课。

  下午上课,晴雯喊了一嗓子,“都别说话了,上课了!”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由于班里太乱没听到,吴馨喊道:“晴雯,手机!”晴雯这才走过去,手机已经挂了。

  手机又响了起来,杨任进来了,班里静了下了晴雯小声说,“喂,老公!”

  “怎么不接我手机?”

  “这不是上课了吗?!”

  “以前上课不也接了嘛?!”

  “这回不一样,杨任来了。我待会给你打过去,先挂了!”晴雯立即挂了。

  杨任站到讲台上,说“这是学校,你们就是学生!想干什么呀?聊天的,玩牌的,看电影的,玩手机的,这是自由市场啊,别以为我没看见,说你们五年一贯制年龄小,我看也不小了吧,你们就白白花自己父母的血汗钱啊,那钱纵是在怎么好挣也是靠脑子和手挣出来的吧,就是我现在讲话也有人在底下玩手机,想玩吗,过来跟我玩,别以为你们女孩子多我就不敢整你们,不就是扒衣服吗,把你们一撂倒直接扒衣服;玩游戏,以为这是韩国日本啊,玩游戏能挣出一辆跑车的钱,可以的话我天天让你们玩!下回再让我看到这种情况二话不说直接跟我出来!”杨任一看任课老师已经进来了,在那站着,杨任转眼笑着说,“老师,您上课,我看也打铃了吧。”

  “没事,你说,你先讲吧。”

  “您上课吧,我讲完了。”杨任走了。

  任课老师开始上课,晴雯手机响了,“喂,老公。”

  无人回应,“喂,老公!”

  “恩。”

  “干什么呢?”

  “玩游戏呢、”

  “刚才杨任来了,没接你电话,喂?”

  “恩。”

  “你到底在听我说话没?”

  “我玩游戏呢。“

  ”你在说一遍。”晴雯生气了,“每回你都这样,你尊重一下别人要死啊!我跟你聊天时你别玩游戏行吗?”

  “你好烦诶!”

  “你还想不想过了?我烦,是我烦,我为你好!”

  “你生气我不生气啊,打你两个手机你都不接,你不知道你不接手机我这里很着急吗!”

  “我尽量了,班里那么乱,我哪里听得见,你体谅一下我好不好?”

  “我体谅你,我心疼你,谁体谅我啊?”

  “你是不不想过了?我收拾起你的东西,我呆在这不回了。”

  “你爱回不回。”

  晴雯哭了,说着就回宿舍收拾东西,吴馨问,“你去哪啊?”

  晴雯说,“回去,把他给我买的衣服首饰都给他邮回去!我不欠他的!”吴馨立即叫了颜瑾、常檀玺、袁桦、焦娇、焦静若,“快拦着晴雯,她要回宿舍收拾衣服,和她老公吵架了。”

  “拦着晴雯,我给他老公打。”颜瑾说。

  “都别拦着我,我决定了,当这世界是你家的,都以你为中心。我离定了!”晴雯说。

  “喂,你还是个男人吗?原来晴雯付出感情付出时间掉眼泪就是为了你,现在才知道,你根本不配!想玩啊,找女优啊,你别来这,来这的女人你伤不起,因为你付不起那个责任!”颜瑾说。

  “唉唉唉,你讲点理行吗?!是她说话朝我冲,朝我吼的。”

  “她是委员,要管班里的,班里的事那么多,你还来吵她,冲她,她能不生气吗!她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是全班的!”颜瑾说。

  “照你这么说,都是我的错,她那面有事,我这面就没事吗?”

  “说什么说啊,挂了!”晴雯抢过颜瑾的手机,台上老师讲课,台下学生聚成一片说话,只有一部分听得。

  “晴雯,不是我说你,恋人之间谁没有点小隔阂小矛盾的,处处就过去了。”常檀玺说。

  “我跟你说,这事没可能!他那赖脾气还得等别人来揉和他!”说着,晴雯从包里拿出刀子,“这是最后一次!”

  “你敢!”高雪琪拦住晴雯,“你要割先过我这关。”

  “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伤害自己了。”晴雯说。

  “看来你这回是下狠决心了!”羲卿说。

  铃响了,下课了,老师出去了。

  晴雯拿着刀割了一下胳膊,留下了和原来一样长的刀疤,第20刀。流了好多血,此时燕征萧红来了,庄珣和徐佳也来了,“晴雯,你自残啊!”’

  “她决定了,和她老公分了。”常檀玺说。

  “开玩笑,你这样只不过是敷衍,只是让你自己活得舒服些,活得潇洒些,让你自己的痛轻点,其实你内心是痛的,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以为你说分就分吗?”萧红字字有劲。

  “萧红,你说这么多还不如来点实际的,这话我们在18次之前就说过。”高雪琪说。

  “来实际的,不能我说,需要燕征说。燕征你假装她男朋友,给她老公打,她老公肯定着急。”萧红说。

  “来,给我部手机。”燕征说。

  晴雯抢过手机,“不用了,谢谢!”

  “贾政,给我你手机。”燕征说,贾政给了他。

  “喂。”燕征说。

  “恩——”他一听是男的,“你是——”

  “现在你跟她分了,所以我就是他对象。”燕征说。

  “你谁啊,我什么时候跟他分了?”

  “你可以听晴雯自己说,”燕征把手机给晴雯,“我和你结束了。请你不要管我以后的任何事。”

  接着燕征说,“你听到了,之前我一直追她,你不心疼她,会有人一直在背后默默守候她。”

  “你现在也不过是他背后的一个虫子,她不会选择你的。”

  “你怎么知道?至少我比你有机会,因为你们之间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燕征说。

  “我不信!你把手机给晴雯。”

  “她不会在接你手机了。”燕征说。

  于是晴雯她老公给晴雯打手机,晴雯直接把手机关了。

  吴馨一直默默给晴雯擦伤口,处理血,之后撕下一个创可贴,晴雯说,“别贴了,这是疼,但是心就不疼了。你们回吧,我累了,我想回宿舍歇着了,杨任要是来帮我写个病假条就是了,吴馨,拜托你了。”

  “放心吧。回去好好休息。”吴馨说。

  “晴雯,走,我和你一起回。”萧红说。

  “不用了,有人在我睡不着。”即时萧红的手机响了,庄珣喊了句:“萧姐,手机!”萧红去拿手机,“喂。”

  “等等,我这就出去。”萧红匆忙走出去,白玥跟了出去。

  白玥装去洗手,等萧红走出楼道,白玥才走出去,此时上课了,远远地白玥看见萧红和一男的在一起,接了一份文件,白玥往别处瞟了一眼,再一看,那男的已经不再了,萧红在往回走,白玥赶紧跑回教室,撞上庄珣,“着急的干什么去呀?”

  “没干什么。”白玥说。

  庄珣抓住白玥的手,白玥说,“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

  “学我啊!”白玥甩开手,走进教室,问吴馨:“晴雯走了?”吴馨点点头。

  下午六点,晴雯醒了,床边一堆人围着,吴馨问:“醒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围着我做什么?”晴雯问。

  “怕你有事,一放学我们就来了。”吴馨说。

  “快打开手机看看吧,这么久,气已经消了。”羲卿说。

  “开什么开,不开!”晴雯说。

  “别说没用的了。”高雪琪立马从床上翻到手机,开了机,说,“19个未接来电,19条短信。亲爱的,别生我气了,行吗?亲爱的,我错了,回我电话行吗?。。。”

  晴雯再次泪流满面,说道,“你也有错的时候,你以前不是不承认自己有错吗!”

  手机又响了,高雪琪接了,“喂。”

  “晴雯呢?”

  “她难受着呢。”

  “我跟她说两句行吗?”

  “知道错了,可是她不愿意接你手机!”

  “我就说一句话,你开扩音。”高雪琪打开扩音,“晴雯,我已经坐上公交车了,马上就到你学校了。”

  “什么?”晴雯说。

  “这回着急了,是真着急了,这么大老远的,坐火车来见你八个小时,坐的也是特快的呀!”常檀玺说。

  晴雯此时既想给他打手机又不敢给他打,周围人忙着给晴雯收拾,15分钟过去后,周围人终于把晴雯送到楼下,在校园里,晴雯她老公在那里站着,晴雯离他有3米的距离,周围班里得有15个人看着,安黎说:“这回急,我什么都没带,只把我这个人和我的心带来了。你能接受吗?”

  晴雯什么也没说,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任何体力了,哭的肠都要断了,安黎走过来,抱住了她,“没事了,一起都会过去的!但我这颗爱你的心永远为你守候!”晴雯终于张开手抱住了他。

  周围一片鼓掌声。萧红燕征走来,燕征鼓了一路的掌,“做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

  “在手机里说做她对象的人是你吧!”晴雯她老公正准备出拳头打他,燕征一把接住:“都是误会,我有老婆!这是萧红!”

  “幸会幸会!原来是装的呀!”

  “怎么,后悔啦?”萧红问。

  “没有没有,一个男人连女人都保护不了还叫什么男人!”

  “知道就好!”萧红说,“行了,事情到头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俩了,去外面吃点饭吧,知道你俩一下午都没吃饭吧。一个在气头上,一个在止不住的擦眼泪。”

  “谁为他流眼泪啊!”晴雯说。

  “不为我流为谁流啊!”她老公搂住她腰走了。

  大家也就都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