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十四章 涌新手添加新成员 造假像活迷人中人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63 2013-07-30 09:37:04

  “燕征哥,现在怎么办?什么招都试过了。”屋子里面庄珣走来走去,束手无策。

  “别急,先去见个新人。”萧红走来。

  “咱们社这又要添加新人来了?太好了,我终于不用是最小的了。”庄珣开心的和个孩子似的。

  “是你们萧姐在网上申请了个社,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前几天刚申请成功后,今天就有人报名了。”燕征抽着烟幸福的看着萧红。

  “我相信咱们社一定可以做的更大。”萧红拍了拍燕征肩膀。

  “我们家萧姐就是厉害!走,一起去看看。”徐佳把烟头扔在地上。

  来到规定地点后,有一男子已在那等候,萧红咳嗽一声,那人转过头,说道:“您是萧红?”

  “他怎么知道?”徐佳问。

  “我传上去的,社里有几百张咱们兄弟们的照片,就和QQ群一样,点开就能看,他能不知道嘛!!”萧红欣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对,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张小三。愿为社里效犬马之劳。”

  “小三?!”徐佳立马笑了,萧红也笑了。

  “小的不才,敢问这几位是?”

  “这是徐佳,这是庄珣。”萧红说着。

  “能够常跟在萧姐和燕征的身边的人一定非比寻常。”张小三和两位握着手。

  萧红说着瞟了一眼旁边的燕征:“这位就不用我在多介绍了吧。”

  “想必是燕征大哥,久仰久仰!”小三跟燕征握了握手,燕征很礼貌的回了个眼神。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张小三的名字是自己取得,只是为了逗萧红一笑,把萧红捧好了,才能在这里立足。

  “别讲客套话了,徐佳,你叫上底下的兄弟们一起过来喝一杯,喝我们张小三的开坛酒!”萧红边说边走。

  “不敢不敢!”

  徐佳搂着他,两人边走边说:“这是迎接每个新人必做的,待会进去向兄弟们问好,举杯3杯。”

  “感谢佳哥指导。”

  进去后,大家都忙得差不多了,一起出来迎接,在草地上,一个帐篷搭着,里面的兄弟出来,有二三百人出来道喜,“征哥,萧姐!快进快进!”一群人拥着燕征、萧红进去。

  里面三层台阶,整整坐了满满三层,每人面前两坛酒,一碗牛肉,一份辣椒,一小碗醋,一个杯子,牛肉上撒着香菜,每人盘着腿坐着,场面甚是壮观,像08年北京奥运会鸟巢里的一般。

  张小三站起来,举起酒,“小的初来乍到,第一次进社里,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还望大家多多海涵!我这第一杯酒敬燕征大哥,祝这个社越做越大,兄弟越来越多。”

  燕征站起来,“那就借你吉言了!”一仰头喝完了。

  “我这第二杯酒,敬萧姐,祝萧姐青春永驻!”

  小三喝了,萧姐站起来,二话不说干了。

  “我这第三杯酒,敬在座的兄弟,希望以后能够和兄弟们一起合作愉快!我先干为敬!”小三说完,所有人一抿嘴干了。

  “好啦好啦,现在喝完这三杯酒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一起商量,酒有的是,慢慢喝。”萧红声音那样轻快,敞亮,让每个人都听的很舒服。

  徐佳坐在张小三身边,“今天你不应该喝太多酒,应当尽早问萧姐有什么事安排你做,显示了你的能力芳可安心。”

  “徐哥你说的是呀!可是燕征才是这的老大,怎么什么事都问萧红呢?”张小三问。

  “这个你有所不知,近几年因为萧红的到来社里添了不少光彩,萧红又嫁给燕征,社里的所有事情有燕征在就有萧红在,萧红帮着裁决,久而久之,燕征大哥不在过问,全全由萧红一人掌握,但是萧姐秉性聪明,所以事情都信手拈来,做的如虎添翼,你想想,一女的,社里几万号人,大大小小什么样的事没有,她既然管得了,一定下了不少心思,再加上她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手有身手,这样的人天下难得呀!社里的人对她都敬佩万分!什么事都瞒不过萧红的眼睛,所以你不要作假!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徐佳说着,喝着酒,旁边时不时有人过来敬酒。

  “那个庄珣,看着好小呀?”小三问。

  “可不,他才20,是这里最小的。”

  “咱们社应该是最年轻的吧,我看别的社都是四五十的老人。”

  “对,咱们社比较年轻,但有能力的还是不少的。”

  “小的初来乍到,有很多事情还不是很明白,望徐哥能够指点一二!”小三一饮而尽。

  “哪里的话,既然能进来说明你还是不错的,萧姐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我看你也是个能干的!反正在这里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萧红他们人都是很好的,切忌不懂装懂,自行解决!”

  “那萧红多大了?”小三问。

  “21.”

  “燕征呢?”

  “30多了”

  “哥们你呢?”

  “28”

  “光问我了,你呢?”徐佳看面相就对这个小三很有好感,长得很清爽,做事也是雷厉风行。

  “我呀,老了,27了。”

  小三低头喝了口酒,余光瞟到萧红他们,“等着,我去问萧姐,看看有没有啥事需要我的。”小三低头窜到萧红那里。

  小三走到萧姐身边,半蹲着说:“萧姐,我酒量不是很好,您看给我安排点事干呗!”

  “你跟我来!徐佳,庄珣,过来!”萧红叫了他们出了帐篷。

  走到旁边那个屋里,萧红指着小三问庄珣:“你看他像谁?”

  “好像是像一个人。”

  徐佳问,“萧姐,你该不会是想?”

  “恩,”萧红笑笑,“来,我给你包装包装。”萧红拉着小三进了里屋。

  下午,学校里,下了第一节课,白玥问:“楚楚,你去洗手间吗?”

  楚楚摇摇头,白玥自己出去了。

  小三戴着口罩走进学校,凡是路过的女生都满脸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对他很友好,小三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很是难为情。

  一个女孩跟着小三走了一路,小三突然回头,那女孩吓了一跳,小三以为甩不掉她,刚要张嘴,那女孩便说:“杨老师,一会可以单独请你喝杯茶吗?”

  小三以为自己听错了,才反应过来自己便是杨任,点了点头。

  女孩开心的跑了,可能是等到放学了她才会出现,不过还好趁她跑之前套出了白玥所在的教室在哪。

  小三走在楼道里,正好看到白玥在洗手,拉着白玥就是个走,白玥吓了一跳,一个黑影拉着自己就是个走,白玥挣扎着,刚要喊,小三回头捂住了白玥的嘴,白玥一看是杨任,很惊讶。

  “杨老师,这是去哪?”

  “跟我走就知道了。”

  “哦。”白玥跟着走,可是他的劲儿太大了,抓着白玥的胳膊就像是抓着个小鸡仔似的,白玥还得连跑带走才能跟得上。

  白玥生气的一甩胳膊:“你抓疼我了!我自己会走!”

  没想到这句话一吼,旁边女生都回头看,一看是杨任,小三怕暴露了,又拉着白玥使劲儿走。

  羲卿洗手出来看到这一幕,纳闷着:“这是又拌嘴了?!”

  羲卿一抬头看到池彰奕,差点撞上去,池彰奕摸着羲卿的头,“大白天的走个路还能撞上!你也是没谁了!”

  “这不是分神了嘛!”羲卿边说边走回班里。

  池彰奕本是要去厕所,听到这里来了兴趣,跟在羲卿后面,问道:“什么事啊?!还能让你分神!”

  “我看到杨任拉着白玥走,白玥很不情愿。”

  “他们两口子的事,没准是闹别扭呢!你管这些做什么!”

  “可是我看出来了,白玥真的很不情愿!”羲卿顾虑着,没想到这些话被坐在前排的余灵听到了。

  余灵问道:“什么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还两口子?不要乱说。”

  “哎!迟早的事,你看杨任,天天来找白玥麻烦,怎么不找别人的麻烦!这不就是想找机会说说话嘛!你个女孩子家家的,不懂!”池彰奕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

  许超宋国斌也过来凑热闹,“又有啥劲爆新闻?!都围在一堆!给哥们讲讲!”

  “两口子又闹矛盾了呗!在楼道里吵架呢!”池彰奕越说越夸张:“你都不知道,那小手一牵,嘴都快对在一起了!”

  “你瞎说什么呢!”羲卿踩了池彰奕一脚。

  “我没瞎说啊!迟早的事啊!是吧!”池彰奕看向许超。

  许超接话:“就是!我看也能成!不过到底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可就不一定了。”

  “什么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羲卿纳闷。

  “等着成为他媳妇的可不止那一个!有好戏看喽!”

  “你在胡说等白玥来了撕烂你的嘴!”许超跑了羲卿追着打他!

  转眼杨任进班里,全班突然安静,在走廊上打闹的许超和羲卿突然停了下来,许超窜回了座位,羲卿却愣住了。

  杨任只是进来拿个水杯就走,看羲卿愣愣的站在那里,奇怪的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回去,任课老师要来了!”

  羲卿却走上去问:“杨老师,你这脸变得真快哈!你不是刚刚还和白玥在楼道里吵架了嘛!”

  “谁跟谁吵架了!别瞎说!”

  “哦!”羲卿看着一脸严肃的杨任,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时楚楚在后面悄悄扯动羲卿衣角,羲卿回头,坐到了楚楚旁边。

  任课老师来了,是位副教授,摆弄了一下眼镜,坐在那里打开多媒体就开始讲课了。

  楚楚小声说着话:“羲卿,快给我说说?白玥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

  羲卿看了一眼任课老师,任课老师根本没往这里瞅,芳才说道:“我也只是路过,看到杨任拉着白玥走,白玥很不情愿的撒开手,杨任还是把她带走了,至于他们为什么吵架我也不知道。”

  楚楚看了看白玥还不回来:“你说白玥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事了?这可是她最喜欢的课了。”

  “en...要是别人也许会,但是杨任跟她在一起呢,应该不会有事。”

  “嗯。”

  “你说白玥会跟杨任在一起吗?”

  “你瞎说什么呢?”

  “你不知道吗?班里都传疯了,说杨任和白玥吵架的时候,嘴对着嘴,都快贴上去了,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怎么可能?我都没听白玥提起过。”楚楚本来也不信,但是听到周围人议论纷纷,又难免会多想,扣着手指,有些委屈:“她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她究竟有没有把我当做真正的好朋友...”

  “也许是他们瞎说的,他们俩之间根本没有的事。”羲卿看着楚楚,有些难受。

  “那怎么可能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不是真看到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传闻。”楚楚叹气,有些失望,又想到之前余灵所说的,心里“咯噔”一下。

  “没事,她不跟你聊天还有我们呢!不过这个事情你还是私底下问清楚的好,毕竟女儿家家的,声誉最重要。我相信白玥不是那样的人。”羲卿笑着看向楚楚,楚楚委屈巴巴的趴在羲卿怀里。

  楚楚给白玥的QQ发了条信息:你最喜欢的课,你去哪了?

  白玥听到手机振动,正准备看信息,这时小三给白玥打开车门,严肃的说:“进!”

  白玥“哦”了一声,坐到副驾驶上,正要拿出手机,小三直接把白玥的手机没收了,放到自己衣服的内兜里,白玥惊讶了。

  小三淡定的说道:“带你去个地方,不要玩手机了,跟我聊聊天。”

  白玥有些不适应,但还是点点头:“哦。”

  “在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好人!”

  “详细点!”

  “嗯...真话假话?”

  “真话!”

  “其实也没什么,我早就想给你说了,只是每次你周围都是美女如云,我不忍心打搅你。我们之间,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希望我们之间还是能少来往就少来往的好,我不想被人家说闲话,是,别人也可以跟你单独聊天,为什么我不可以?!我...我真的很敏感,我受不了流言蜚语,我...我无法做到无视那些人的存在。”

  “就这些...”

  “不然呢...”白玥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个杨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喜欢我吗?”

  “杨任,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们之间,总共也没说过几次话,还谈不上喜欢吧?”

  “那就好!”

  “嗯?”

  “我怕你喜欢上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呵呵,你想多了,我就是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你的!自作多情!”白玥无奈的笑了笑。

  “那你是喜欢庄珣了?”

  白玥突然愣住了:“你怎么知道庄珣?”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说你心里面是不是还有他?”

  “我...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我也不知道。”

  “那如果见到他了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可能?!”白玥看着身边的杨任,总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不了解这个杨任了。

  小三一边开车,一边拿着苹果手机发信息:她防备心很强,就在前边的星巴克那里停下吧,让他们见个面聊一聊,我假装上厕所。

  “噔”的一声,手机收到信息了。

  小三把车停在星巴克附近,到了星巴克,白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小三问:“喝点什么?”

  “焦糖玛奇朵。”

  “好。”小三去收银台结账后,把小票给了白玥,声称自己肚子不舒服,去上厕所了。

  白玥在那里坐着,看着玻璃外的阳光暖洋洋的,射进屋里,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白玥趴在桌子上,眼睛眨巴眨巴的快要合上了,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面前,“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爱睡懒觉。”

  白玥揉了揉眼睛,以为在做梦,庄珣推了下白玥,白玥猛地一惊,真不是在做梦,一下子坐起来,精神了起来,“真的是你,庄珣,你怎么也在这?”

  庄珣坐在那里,暖阳照在他的脸上,甚是好看。庄珣绅士的说:“点了什么?我帮你拿。”庄珣看到桌子上的小单子,便亲自去端咖啡。

  “谢谢。”白玥看着庄珣,似乎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庄珣见白玥一直盯着自己,调皮的说,“干嘛这样看着人家?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白玥被庄珣这句话“噗嗤”逗笑了,“你还是老样子!”

  “笑了就好。”庄珣看着白玥笑的很灿烂,一个很干净的笑容,笑到了自己心里面,似乎那个阴暗的管道里照进了阳光,瞬间有了活力。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庄珣拉着白玥就要走。

  白玥被迫撒开庄珣的手,“是杨任带我来这里的,就是上次你在学校,和你打架的那个。他去上厕所了,我要等他回来。”

  庄珣还是抓着白玥的手,跑了出去:“不用理他!”

  白玥跟着庄珣连跑带走的出了门,星巴克二楼,萧红和小三亲眼看着他们俩跑了出去,这才说话。

  “萧姐,我个人认为,这个办法不得行。总是由我带她出来,晚上在把她送回来,她毕竟是住校生,总会有人发现的。”

  “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担心留在这里,大材小用了?”

  “哪里的话,萧姐让小的做什么小的都心甘情愿。”

  萧姐喝了口咖啡,微笑着说:“紧张什么,我既然让你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

  萧红目视远方,继续道:“我既然能够把你招进来,我是相信你的实力的。只是目前社里没什么大事,你可以去扩展一下市场,发展发展下线,虽然在我们社你是新人,但我听说你以前不也是在1040干过嘛,流程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挣得比他们多。你也不用每天给我打报告,这里很清闲的,你只要市场发展的好,其他的都不用操心,有我们呢!至于今天叫你去学校的事,只不过是为了安抚庄珣,你也知道,他年龄小,心性不定,贪玩,但是他身手仅次于燕征,脑子也灵活,所以每次为了稳住他,我和徐佳也是下了不少功夫。这次又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消息,找到了他的这个女朋友,两个人的感情也不是很稳定,小孩嘛,随他了,想玩玩就玩呗,玩腻了就回来了,我们也不怎么管他。”

  “那他家里人知道他在这里吗?”

  “怎么可能让他家里人知道,他爸是厅长。”

  “哎呦,感情我们这还有个厅长的儿子,哈哈,这下可热闹了!”

  “这算什么,我们这个社里,干过刑警的、当过主治医师的、研究生毕业的、就连北大才子赵慧敏不也乖乖的在这里工作嘛!人嘛,有希望就好,就怕看不到希望,那就完了!”

  “萧姐说的是!”

  “那个叫杨...什么的?”

  “杨任,白玥的班主任,也是个刚来的,在车里我跟她聊了一会,他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交集,应该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

  “那就好。”

  下午的阳光很明媚,照得整个人的脸都是金灿灿的,微风拂过人的脸颊,像是亲上了一口软绵绵的棉花糖。

  庄珣带着白玥来到人造沙滩这里,沙滩上的水是碧蓝的,看得人的心里都明亮了许多。

  “坐近点。”

  白玥正看着远方嬉笑打闹的人们,没注意庄珣的话。

  庄珣带着个黑墨镜,见白玥没反应,直接把白玥拉到自己身边,“看什么呢?叫你呢你都没有听见!”

  白玥这才反应过来,“啊?叫我?叫我干什么?”

  “我说你这个反应还真是...”庄珣咂咂嘴,把手里的零食直接喂到白玥嘴边,白玥吓了一跳,躲开了。

  “干什么?还吓了一跳。”

  “没,没什么,我不想吃,吃我自己会拿的。”

  “哎,白玥,你们那个学校管得严嘛?要不我去你们学校见你吧。”

  白玥一想到杨任和庄珣之前打斗的场面,就赶紧说:“严,很严,没有学生证你是进不来的。话说,你不上学了吗?”

  “我啊,早就不念了,学习不好,也不爱学。还是外面好!自由自在的!你不是也喜欢自由自在的吗?”

  “我是向往自由,可是你不工作拿什么生活?你做什么呢最近?”

  “我啊,跟着萧姐,有活就去,没活就呆着。”

  “什么...活啊?我能干吗?”白玥又想着多一份工作多一份收入。

  “可以啊!你来了我们每天就都能见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想我吗?”

  “我现在~,持生计都困难,哪有空儿女情长!你快跟我说说,你们这个工作具体做什么的?”

  “你一个女孩家家的,怎么整体操心工作!跟我走吧,我养你!”

  白玥突然没了兴致,没想到这个庄珣竟然这么肤浅,顿时有些失望。

  庄珣见她不说话,很奇怪:“怎么不说话了?刚才还好好地!”

  “什么时候好好的了?!”白玥有些恼火,这个庄珣看不出来啊!

  白玥起身就想走,庄珣绕到白玥这边,蹲下来问道:“小丫头怎么不开心了?谁惹你了跟大哥说,大哥帮你揍他!”

  白玥被庄珣这种轻声细语的搞怪逗笑了,本来还挺生气的但是庄珣倒是挺会哄人的,白玥强忍住内心的欢喜,淡定的说:“你啊!怎么,你要把你自己打一顿?”

  “既然是我把丫头惹生气了,那你打我吧,出气了就好。”庄珣抓着白玥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打。

  白玥停下了手,说道:“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庄珣站起来坐在白玥身边,“许是好久不见你想我了?”

  白玥一下子打到庄珣胸口上,“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庄珣说着说着脸慢慢贴向白玥。

  “起开!”白玥把庄珣推向一边,生气的说:“我是说你刚刚那句话,你瞧不起女人,在你眼里男女就是不平等的,在你眼里女人只配相夫教子!”

  “我只是担心你,怕你累着,天天在家还不好,非要出去日晒三竿的就好么?”

  “你怎么就听不懂呢!”白玥生气的走向一边。

  庄珣走上去,“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老婆大人赏个脸陪小的去吃个饭呗!小的饿了!”

  白玥火一下子上来了:“你瞎说什么呢!”

  “我说错什么了?”

  “谁是你老婆!不要瞎说!”

  “还害羞了!”庄珣逗着白玥,越看越是喜爱,“以后会是的!”

  白玥不理庄珣,走出休息区,庄珣后面追上去,怎么又生气了!

  庄珣前面拦住,“去哪啊!我送你!”

  “回刚来的地方啊!杨任该等急了!”

  “又是杨任!五句话里三句话都是杨任!你是跟我出来的!不是跟他!”

  “我是跟杨任出来的!碰巧看到了你!你很闲,我可没那么闲!我还要回去听课呢!再说了,我手机还在他那呢!”

  “你手机怎么放他那了?”

  “是他抢过去的!”

  “你是说送你到星巴克的那个杨任?”

  “还能有哪个杨任啊?!”

  庄珣还以为是真杨任,这才放下心来,“没事,他会还你的!”

  转眼到了星巴克,白玥等了一会还不见杨任来,有些着急,庄珣道:“也许是等不见你他就先回学校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

  庄珣有些生气,“说的你很了解他一样!”

  “没有。”白玥想起来车上杨任说过的话,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他了,不禁有些失望,站起来就要走。

  庄珣喊道:“去哪呀?”

  “卫生间。”白玥头也不回的走到星巴克卫生间,但是没有手机她又很慌,她身边只有一个靠不住的庄珣,她不知该何去何从,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没有了手机怎么回学校都是个问题。

  不一会,白玥出来了,走到庄珣面前,看庄珣在打游戏,心想这个家伙果然靠不住,才上个厕所的功夫他就开盘了一局,于是手指轻轻点了点庄珣的肩膀,庄珣仍然玩着游戏,嘴里问道:“怎么了?”

  “你待会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啊?”

  “可以啊!你玩游戏吗?”

  “不玩。”

  “那好吧,打完这把的,我带你去吃饭。”

  “我不饿。”

  “那就一会陪你去逛逛,看看你想买点什么?”庄珣一只手打着游戏,一只手温柔的搂住白玥的腰,发现白玥的腰好细,不禁想往上摸上去,白玥吓了一跳,有些发慌,立马把庄珣的手扔一边,刚撒开庄珣的手,庄珣立马搂上去,另一只手也不打游戏了,抓着白玥的手,发现白玥的手竟然如此可爱,又滑又嫩,不禁想多摸一会,白玥吓了一跳,没想到庄珣是这样的人,心跳的如此之快。

  “你长得真好看。”庄珣的脸贴的白玥越来越近。

  白玥生气了,撒开庄珣的手,盯着他道:“庄珣!”

  庄珣感觉莫名其妙,奇怪的问:“我夸你呢!你怎么还生气了。”

  “你...”白玥也不知该怎么说,看着一脸平静的庄珣,难道是自己有问题,“这么久没见了,第一次见面你居然这个样子,你对别的女孩也是这样吗?”

  庄珣看着白玥,平静的说:“白芍,我喜欢你,才会对你这样。”

  “庄珣,我们之前也就认识了几天,谈不上喜欢吧!”

  “我对你,一见钟情,怎么谈不上!”

  “如果那日,你在的那个地方,碰巧也有别的女孩受伤了,你是不是同样也会对别的女孩一见钟情?”

  “你怎么会这么问!我们之间已经发生了呀!你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没有不承认,既然今天碰巧遇到你,那我索性就直说了,我只是觉得,我和你,性格不同,思想不同,你不懂我,我们之后还是不要在见面了。”

  白玥扣着手指,心却在滴血:庄珣,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根本就没有试图去了解过我,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没有问过我这几年来过得怎么样,一上来就对我动手动脚,你没有试图了解我的处境,我的卑微,而且在你心里男女是不平等的,也许我是想过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但现在看来,这个人不是你。

  庄珣听到白玥这样说,心急如焚:“白芍,你真的很奇怪!性格不同?思想不同?这世上千人千面,怎么可能有一模一样的?那你跟性格完全一样的人过日子和你跟你自己过日子有区别吗?!还什么我不懂你,我们才认识了几天,那你懂我吗?你了解我庄珣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你一声不吭的从内蒙走了之后,我连你手机号都没有,想找你都犹如大海捞针,你知道这些年我过得有多么艰难吗?!好不容易见了一面你上来就说我们之后不要在见面了!白芍,你真的在乎吗?你有想过我吗?”

  庄珣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虽然咄咄逼人,让白玥一点还嘴的余地都没有,但是说到白玥心里去了,证明他还是在乎自己的,只是,她深知,她和他思想真的不同。

  白玥深深叹了一口气,眼角的泪流了下来,只是,她真的没想到,她们还能在见面,还能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庄珣看白玥流泪了,本来的愤怒变成了心疼,拿纸帮她擦着泪,“你是在乎我的是吗?”

  白玥泪眼朦胧的看着庄珣,“我以为,我们之后不会在见面了。”

  “我们这不是见面了嘛,只是,我是男孩子,不能哭,不然我定见到你抱着你大哭一场。”

  “噗嗤”一声,白玥被庄珣的话逗笑了,他总是能够在她难受的时候逗她开心,白玥转忧为喜,“那你以后是准备在这个城市发展了吗?”

  “本来只是路过,几个朋友请客,没想到碰到了你,以后呢,自然是你在哪我在哪。”

  白玥微微一笑,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担忧,问道:“可我还在上学,还有两年才毕业呢!”

  庄珣抚摸着白玥的头发,把白玥搂到怀里,“那我也去上学。”

  “你别闹!”白玥挣脱出怀抱,“还有,我们还不熟呢,你别老是对我动手动脚的!”

  庄珣“噗嗤”一声笑了,“就我刚刚那样,叫对你动手动脚?我说你刚刚突然间就生气了,原来是因为这个。你可真可爱。”庄珣说着就要动手挑逗她。

  “你别闹!”白玥急了,站起来就要走。

  庄珣拦住,“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问你个事。”

  白玥这才静静的坐下来,“什么事?”

  “那次在饭店第一次见面,你为什么不肯认我?”

  “我...我不敢相信,不敢认定就是你,,我怕认错人。”

  “可是那天我明明喊出了你的名字了呀,还带了萧,你为什么还不肯认我?”

  “我...我害怕...我们没有以后。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我们还没到那一步。”白玥紧紧抓着杯子,她心里却还是害怕的,她不知道这个庄珣的底,也不敢贸然把自己的老底交给对方。

  庄珣抓住白玥的手,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慢慢说道:“你放心,我会慢慢陪着你,陪着你走到那一步。”

  白玥抬头看着庄珣,看着庄珣的眼睛,那样迷人,似乎对他多了一份好感,左嘴角微微上扬:“谢谢你。”

  庄珣一看天色已晚,拉着白玥往出走:“已经八点了,想吃什么?我请客。”

  “我想吃...吃火锅。”

  “好!这附近有家火锅店特别好吃,走!带你去尝尝!”

  白玥看着庄珣,真不知道他说的哪句话真的哪句话假的,那会还说是路过这个城市,呆几天就走,现在又对这个地方很熟,有什么火锅店都知道。

  走了差不多八百米,两个人进了一家“琉璃”火锅店。

  白玥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庄珣点菜,看着这木制餐具,这北欧的装修风格,在这吃饭一定要花很多钱吧,她立马说:“我不饿,少点点吧。”

  庄珣给白玥菜单,白玥看了看,庄珣已经点了十几个菜和肉,微笑着说:“够了,够吃了。”

  转眼已经快九点了,白玥涮着菜,问道:“庄珣,你经常来这家吃吗?味道很不错唉。”

  “还好。他们家味道比较符合我的胃。”

  “你的要求还真是~拘一格啊!”

  “好吃吗?好吃下次还带你来这家吃。”

  “嗯,好吃。”

  “哎,这不是白玥吗?”斜对面吃饭的宋烨瞟到了白玥。

  杨任顺着宋烨的目光看过去,前方斜对面还真是白玥,顿时火上来了,宋烨拦都没拦住,杨任便径直走过去,问话:“我说怎么一下午没见呢,原来逃课逃到这里了!”

  白玥气不打一出来,站了起来:“明明是您把我带出来的,现在又说我逃课!哼!”

  “我带你逃课?你怕是吃火锅吃糊涂了把!”

  庄珣也站起来看着杨任:“现在也不是上课时间了把,她在这里吃个火锅你也要管?你这个大学老师怕是管的也太宽了吧!”

  “你谁啊!我和她说话,轮得到你说话吗!”

  庄珣火也上来了,“哎!你怎么说话呢!”

  “你怎么说话呢!”杨任还没等白玥说话,就拉着白玥往出走,“学生就应该做学生应该做的事情!都几点了还不回学校!出事了谁管你!”

  “我...你...”白玥还没说完,就被杨任连拉带拽的拖出去!

  “你站住你!...”庄珣正要往出追,被远处一个女子“哎哟!”一声打断,听声音好熟悉,庄珣一回头,原来这女子不是谁,便是萧红。

  只见萧红大喊:“哎呦!哎呦!好痛啊!你们家这肉~!放了多久了!吃的我肚子好痛啊~!”

  庄珣不得已,立马跑到萧红那问道:“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宋烨见那个庄珣跑了,便走出门,走到杨任那里,“我看你们还有话说,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

  “哎~?烨老师?”白玥搞不懂,这一切怎么回事,苦恼的看着杨任。

  杨任按了按车钥匙,“走吧!难不成还想在这过夜?”

  白玥没好脸色的坐到车里,杨任开着车,白玥一句不说。

  杨任叹了口气,平静的说:“如果这课你不喜欢上,想出去玩,可以跟我说,我带你出去玩,但就是不能,一个人出去,出了事怎么办!”

  “哪里天天能有那么多事出!”白玥说着说着火又上来了,“喂!杨任,你到底有几副面孔!不是上午你带我出来的嘛!怎么?全忘了?”

  “你怕是发烧了吧?”杨任摸了摸白玥脑壳,“不烧啊!怎么竟说胡话呢!我今儿一天都在办公室啊!”

  “懒得理你!不承认算了!手机还我总可以了吧!”

  杨任更为奇怪:“我啥时候拿你手机了?”

  “还装!还装!我明明见你放在你外套内衣兜里了。”白玥说着说着就伸手进杨任衣服里乱摸。

  摸了半天,根本没有内兜,摸着摸着,好像还摸到了杨任的胸肌和腹肌,好大一块,白玥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悄悄拿出来,杨任黑着个脸,说道:“摸够了吗?”

  白玥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嘴里面嘀咕着:“我明明见你放进去了呀!你当时还叫我不要玩手机了,跟你说说话的我才把手机给你。”

  “你怕真是烧糊涂了!出去玩了一天竟说胡话!我拿你手机做什么!”

  “可...不是你还能有谁?!难道真是落在什么地方了?你停车!”

  杨任无奈,开到路边,停下了,白玥把杨任坐的角角落落和自己坐的角角落落都翻遍了,没有手机,着急了:“奇怪了!怎么可能没有!没有手机我可咋办呀!”

  “你回宿舍找找,没准是落在宿舍了!”杨任又继续开着车。

  “那我回去找找吧!不应该呀!”白玥挠着头皮没了主意。

  到了学校楼下了,白玥开车门就准备跑回宿舍找手机,杨任把车门关了,白玥火了,“你什么意思?”

  “来!我有话要问你!”

  “又怎么了?”

  “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吧,以后,你要出去,不管是出去玩还是逃课,一定要跟我提前说。”

  “哎呦!气死我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是我非要出去!是你带我出去的,上午我在洗手你就拉着我往出走,出了学校开着车就走了,后来到了星巴克,你说你要上厕所,我就坐在那里等你,谁知道庄珣来了,我就跟他聊了一会,一下午都没见到你人影,我以为你有事先回去了呢!听完了吗?记起来了没有?我看不是我烧糊涂了是你失忆了吧!”

  “你这编的倒是有鼻子有眼的!逃课想出去玩就直接说,没有必要编这么大个故事。”

  “你...白说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是你非要带我出去的不是我想出去玩的!”

  白玥气到崩溃!

  “白玥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我是真的担心你。你怎么就看不出来我对你的心意。”杨任深情的望着白玥,“哎~”

  “我说你可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上午还跟我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晚上又说我很担心你怎么怎么样,杨任,你到底有几副面孔啊!”白玥真的无奈了,无奈到崩溃了。

  “我!我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我都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你怕是今出去玩疯了,竟说胡话!”

  “真是搞不懂你!”白玥推开车门走了,杨任看着白玥远去的背影,不禁有些难受,恨自己话到嘴边怎么没有说出来,可是说出来会不会给她带来压力或者伤害...还是不说了,默默的保护吧,尽我最大能力来保护你吧...

  杨任把车停好后,回了住的地方,打开台灯,静静的想着这些天与白玥的误打误撞,只是此时坐在屋里杨任心里一直放不下白玥,怕哪天又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事情,突然有一种想法真想时刻保护在她身边...

  她真的意识不到,社会的险恶,也意识不到我对你的心意,你何时才能意识到我对你的真情实意呢?虽然你说话很冲,性格很倔,但却是一个假坚强的女孩,外坚内柔,你越是怕风浪掀了自己的船就越是假装坚强...

林玥敏

你若真是四大皆空,为何不敢多看我一眼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