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十三章 燕征借机挟人跑 白玥揽局全大体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293 2013-07-30 09:37:04

  燕征家里,庄珣说,“征哥,你不是说帮我嘛,现在都周三了,你怎么还没动静啊?”

  “帮你也要策略的。你以为都和你一样无头苍蝇一样乱撞。那是学校!”燕征翘着二郎腿耍着手机。

  “那我起码知道了她就是白芍,而且她记得我。”庄珣说,“不行,我在去一趟。”

  “你不能去,已经有人认识你了,换你大哥我今天跑一遭吧。”燕征说着站起来,比庄珣还要高半头,“我倒要看看,是谁,让我们家庄珣这么念念不忘。”

  萧红主动给他更衣,穿上外套,“就是上次在天下一家吃饭,上菜的那个服务员,忘了吗?!”

  “那天啊,她一直低着个头,早忘了。”

  “路上慢点。”萧红不放心的喊道。

  燕征走出门,又回来了亲了一下萧红,“放心吧。”

  “萧姐你就放心吧,征哥出马,一个顶俩!”徐佳不忘打马虎眼。

  “庄珣,帮了你这么大忙,到时候可是要喝喜酒的!”萧红打趣。

  “只要她能回到我身边,我是不会让她再走了。”庄珣的眼神里漏出一丝丝寒心和孤独。

  燕征去了学校,学生们都在上课,寂静无声,燕征打着电话:“庄珣啊,那女的哪个教学楼的?”

  “哎呀,哥呀,忘了告诉你了,我也不知道。”

  徐佳听到庄珣这么说笑的喷了出来,“你哄大哥玩呢?这么大的事情。”

  “哥呀,上次我们是在操场碰面的,只能说是缘分了。”

  “毛线,缘分!”燕征挂了电话,足足吸了口烟。

  教室里白玥写着健康评估的题:大叶性肺炎病人有哪些体征?

  视诊:急性病容面色潮红鼻翼煽动呼吸急促常有口唇疱疹

  触诊:患侧胸郭扩张度减弱,病变部位语音震颤增强

  叩诊:病变不位叩浊音或实音

  听诊:病变部位可闻及支气管呼吸音湿罗音语音共振增强

  铃响了,第一节课下了,此时白玥正和楚楚在座位上玩呢,燕征终于找到,在二楼第二个,进去二话不说抱着白玥就是个走,惊呆了全场,燕征是脚朝上头朝下背的她。

  “救命!救命啊!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白玥大喊着惊慌失措。

  全班人都惊呆了,下了教学楼,燕征跑步之快大跨步从警卫线门前越过,然后搭上车就走了。

  这让警卫目不暇接,楚楚急忙去办公室找杨任,“杨老师,你快救救白玥吧。”

  “怎么了她?”

  “他让一个高个男的给掠走了!出了校门还是开车走的,老师你快去,不去就没时间了。”楚楚急得不行。

  “是不是前天那男的?”

  “不是,比他还高。”

  “你快给我白玥手机号。”

  楚楚说了后,杨任拿上车钥匙就跑了。

  “烨老师,白玥她会没事吗?”

  “放心,你杨老师也不是吃素的!”宋烨淡定的看着报纸,推了推眼前的眼镜。

  楚楚忐忑不安的回了教室。

  “楚楚,这谁啊?”吴馨跑过来问。

  “我也不知道。”楚楚急得直跺脚。

  “不会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吧?”阮天问道。

  “不可能,大玥玥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可能得罪人。”

  “她这个人一向独来独往,你又如何得知他们不认识?”余灵远远的叹了口气。

  “就是啊,别瞎猜了,也许人家认识呢!”田源说。

  “认识她就不会一直喊救命了!楚楚,给杨老师说了吗?”高雪琪赶过来问。

  “说过了,杨老师去追了,不知道能不能追得到。”

  “我看那男的身手挺好,这个白玥怕是凶多吉少。”袁桦望着窗外说。

  “你...我告诉你袁桦,你最好祈祷白玥没什么事,白玥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楚楚你这话什么意思?白玥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惹来这么一出,想来也是活该。她自己都不认识这个男的我从哪得知他是谁啊?!”

  “你...”楚楚气的跑了出去。

  燕征开着车,白玥在副驾驶上,“我究竟是哪得罪你了?你要带我去哪?”

  “到了便知道了。”

  白玥见他说话条理分明,不便多说,用手机把经过的每条路名记了下来,把手机按成静音,正好杨任发来短信:你在哪,还好吗?我是杨任。

  杨任走到警卫室,“你们不用去找了。那是我的学生,我去找!”警卫本原还懒得找,每天这么多学生看的他们心烦。

  “那你小心点!”

  杨任开了车,与其让别人去找,他更相信自己!

  此时白玥回短信:我很好,请放心!这是路名,你跟着走!

  燕征瞟了一眼:“玩什么呢?”

  “玩游戏!”

  “什么游戏?”燕征又瞟了一眼,是在玩游戏。

  “找你妹。”

  车停了,已经到了。

  白玥下车,全是楼房,燕征在前面使劲儿抓着白玥手走着。

  “放心啦,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又能跑到哪里?!”白玥漫不经心的说着。

  燕征这才放了手。

  白玥发着信息:槐北路,有一片楼房那停下,直走2号楼右手边这栋,上2楼。

  燕征敲门,徐佳跑去开门,“这么快!”

  “征哥,有一手,这么快把妞泡到手啦!”徐佳打趣。

  燕征瞟向庄珣,示意徐佳别说话,白玥只站在门边,随时准备跑。

  “白芍,坐。”庄珣慢慢走来,日思夜想的人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他却有点不知所措。

  “不用了。”

  “看你这回往哪跑!”徐佳盯着白玥看,并没有看出来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白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感觉自己像掉进了陷进,一个家里十几号人,男男女女的。

  “我洗了些葡萄,着葡萄甜的很呢!”一阵尖笑从厨房走来,白玥望去,萧红端着葡萄走来,枫叶红披发,红丝得体连衣裙,葡萄紫高跟鞋更显气质,白玥目测穿上高跟鞋有1.75米。

  萧红走到客厅,看大家都看向白玥,这才注意到,忙走向白玥,抓着白玥得手说,“哎呦呦,这不是...怪不得我们家庄珣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人呢!今儿个终于见着了,可真真是标致的人儿呢!”

  白玥听到手机震动,估计是杨任已经到了,“那个,我口渴了!有水吗”

  “来!这杯里有水!”萧红说。

  白玥喝了一口,吐了周围人一身,“实在不好意思,我最近胃不好,总往上返,不行,又来了!”

  白玥说着开了门“呸~”吐得哪都是,可能是晕车,亦可能是演的真好,连燕征都混过去了。

  白玥冲下了楼,看到杨任,白玥立马跑到杨任身后躲着。

  “不好!”燕征打开门,四个人冲下去了,只见白玥站在杨任后面,旁边还有一辆车,杨任看了他们一样,进了车,白玥看到燕征出来了,说道:“征哥,你那会在车里跟我说的话我都记住了!谢谢你!”

  徐佳问,“萧姐,咱们不去追吗?”

  “别去了,到手的鸭子都能让她飞了,她也有点能耐!”萧红转眼又问燕征,“你和她在车里到底说了什么?她会叫你这么亲切?”

  “没说什么啊?”

  “那就是有喽!”

  “没有啊!庄珣,我百口莫辩啊!”

  萧红揪着燕征耳朵说,“走,回家算账去!”

  徐佳庄珣无奈耸耸肩。

  车里杨任开车,白玥坐旁边,“他们没怎么着你吧。”

  “没有。”

  “那人和你什么关系呀?”杨任有些好奇,脑海里依稀听见学生们传闻说那个是她前男友。

  “朋友!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谁知道怎么突然出现了!”

  “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们有没有虐待你?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有没有打你?”杨任含情脉脉的看着白玥,摸着白玥的脸颊,揪揪白玥的身子,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白玥,你知道吗?在你出事的一瞬间,我的魂都要飞出来了了,我恨不得马上见到你,在那时,我才知道,其实我早已把你作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当时我真的害怕极了,我害怕,我害怕你再次从我的身边溜走,我害怕,因为我的保护不当导致我再也见不到你!”杨任突然停下车,紧张的抓着白玥的手。

  “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能够永远陪着你,可是现在,我有些渴了。”白玥被杨任这莫名其妙的表白惊讶了,不过还是顺着说。

  “走!带你吃好吃的去!”

  下了车,杨任拉着白玥的手走着,抓的越来越紧,特别害怕失去,白玥突然感到很幸福,本来想把手抽走,见杨任抓的这么紧,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到了街边茶点,要了两杯茉莉花,一些糕点,彼此坐着,无话。

  “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担心你...”杨任目不转睛的看着白玥。

  “哎呀呀,这不是没事嘛,大惊小怪的!”白玥撅着嘴,并不想多说什么,觉得此时的杨任不像是那个日常上班打卡的杨任,以前的杨任一脸严肃,话少,今天的他,话似乎多了起来。

  “有事就晚了!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杨任的眼神愈发紧张。

  “我跟你说实话,我真的不认识他们,我在玩呢,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人背起来往外跑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连他长什么样子我都没有看清楚。”

  “行了吧,你别忽悠我了!不认识他能知道他叫什么!你们俩什么关系我懒得参与,但是什么样子的朋友可以交,什么样子的朋友不能交你不知道吗!出事了你要你父母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你就是太小了,没经历过社会!”

  “我...”白玥还没有说完,被杨任抢过去,“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长得帅,还是有钱!还是...”

  “烦死了,烦死了,哪这么多问题!”白玥一溜烟钻进车里面窝着,杨任还不开车,拉着白玥的手,白玥害怕动真感情,害怕成为全校人的焦点,更怕自己和他,有始无终,顿了顿,说:“要不是来这上学,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不来这个地方,也不会遇见你,不遇见你也不会惹这么多的事,不惹这么多的事也不会发生刚才的事...”

  杨任马上安慰道,“别哭别哭,我这就开车,带你回学校。”

  “对了,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下午还得赶回去学校开演讲会,让你们写一篇观后感,是关于感恩的。”杨任开着车说。

  “题目是什么?”

  “《让生命充满爱》今天是感恩节吗?”杨任说。

  “不要打扰我思路。”白玥正想着题材,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学校。

  演讲会已经开始了,护理系主任上台演讲,之后是校领导简单说几句,台下坐着的大家每人拿着纸笔边想边写着,转眼间,一个小时半过去了,大家搓搓手,都麻了,大家把观后感交给杨任,由杨任审阅,有好的在给校领导看。

  杨任选了白玥和高雪琪两人的观后感上去给了领导,班里,杨任组织白玥先上台演讲自己的观后感,白玥咳了两声上去后,上去脱稿演讲:

  有人说,爱是信物,可以传递人与人之间的温暖;有人说,爱是阳光,可以让绝望之人看到希望;有人说,爱是雨露,可以滋润世界每一个角落。

  那么我就想问了,到底什么叫爱,到底什么才算让生命充满爱?

  爱自己。一个人想要实现爱的价值传递爱的行为,首先要学会爱自己。那么什么叫爱自己?有人说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就是爱自己;有人说不让父母担忧就是爱自己;有人说做好人生规划并去实现它就是爱自己,不言,我们扪心自问,当晚上我们躺倒床上时是否会三思今天一天所做的事,是否实现了你的梦想,是否完成了你的目标,是否离成功又进了一步。我们需要的不是别人嘴里的一句“你很棒!”而是自己对自身的肯定,为自己设定一个三年五年短期计划,每天进一小步,三年进一大步。对生命的执着追求,不抛弃,不放弃,这才叫爱自己!

  爱父母。口号喊得很响亮,可是我们之中又有几个能做到亲自给父母洗脚,帮父母收拾家务,当父母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对父母说:“爸妈!您辛苦了!”而往往在家中累了一天的妈妈下班回家进家门说:“孩子!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水果!帮我提到冰箱里去!”而你此时正在热血奋战的游戏之中,来了一句:“没看见我正忙着呢!”同学们,网络是工具不是玩具,生活中每个人都在喊:“我很忙!别吵我!”我忙着加班,我忙着工作,我忙着学习,只顾着看上级的脸色,有时要配合好和你的上级逢场作戏,辛苦累了一天,回家妈妈又是给你炒菜又是给你洗袜子,你觉得这事应该的,因为你出去挣钱了,试问难道你的父母闲着了吗?儿行千里母担忧,大学,一年回家两次,而工作了,每逢春节时才能回去,人生就两万多天,我们真应该问问自己,你的人生中有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去陪你的父母吗?当我们闲下时间来陪父母,陪他们唠嗑,陪他们看电视,陪他们下象棋,主动牵着他们的手过马路,这时你低头才发现我们的父母已经热泪盈眶了。爸妈,我从未让你们骄傲过,但你们却一直待我如宝。想到这,我不禁站起来对爸妈说一声:“爸妈,我爱你!爸妈,您辛苦了!”

  爱老师。我们的一生都在学习,学会看书,学会写字,学会奋斗,学会为人处世。20岁之前,我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度过,是老师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事,是老师在我们的耳旁叮嘱,“好好学习,将来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当我们偷懒时,是老师在我们的身旁说道:“别偷懒!这是为你自己学的!”当我们急于求成想做出点成绩给他看时,是老师在我们的身边指点:“踏实一些,你需要的岁月终会给你!”在这里我要对我的老师说一声:“老师,您辛苦了!”

  爱祖国。一个人只有做到爱自己、爱父母、爱老师,才会去想要爱自己的祖国。站在这里,我不禁想起几十年前的南京大屠杀,中国人上浴血奋战,中国人的团结一心,只为建设一个新中国,现在的祖国也是发展中国家了,但是仍然还有一些国家看不起我们,中国离发达国家还有差距,我要把中国的实力展现给他们看,这些希望就留在90后人的身上吧,让我们:“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看了这个演讲,我明白了,爱是心与心的温度,只有实现人生价值,做到爱自己、爱父母、爱老师、爱祖国才算是让生命充满爱。有国才有家!

  台下“哗哗”一片掌声,白玥走下去,杨任也被感动了,特意让白玥坐自己身边,对白玥说,“这么短时间就写完了,真是小看你了,写的不错!”

  “谢谢夸奖!”

  这一幕被晴雯看到了:“她什么时候跟杨任这么好了?”

  袁桦说道:“等着,没有我不知道的。”

  贾政、阮天、许超、池彰奕、宋国斌、怀捻等人则坐在最后面玩牌、聊的不亦乐乎。

  女生的最后面,高雪琪、焦静若、田源、余灵、焦娇、颜瑾、吴馨、羲卿、常檀玺等人在聊着天、磕着瓜子,楚楚跑来凑热闹。

  田源从袋子里抓了一把瓜子给她,吴馨则把手里的瓜子递给楚楚:“巧克力味的,很好吃。”

  楚楚笑嘻嘻的把田源的瓜子放到袋子里,抓着吴馨递给她的瓜子吃着,“真的很好吃唉,在哪家买的?”

  “阿庆他们家,下次带你去。”

  “够意思!我听说他们家新上了一款巧克力味的冰激凌,我们去买吧!”

  “走!”两人正准备走,被高雪晴训斥道:“散会了再去吧!”

  田源看了一眼杨任,方又看向楚楚:“一会再去吧!不急这一时半会的!”

  楚楚噘着嘴:“散会了人就多了,还要排队!”

  田源呵斥道:“那就明天再买!有那么好吃嘛!”

  “真的挺好吃的。”楚楚不情愿的坐下来,和吴馨坐在一起。

  “哎呦,有好戏看了。”田源看向白玥杨任。

  众人也随着田源的目光看向白玥杨任,两个人聊得很开。

  “这个白玥什么时候和杨任走这么近了?”田源把目光看向楚楚。

  “他们俩不一直走的都走的很近嘛!”楚楚不理会,低着头嗑着瓜子。

  “哎呦,我说楚楚你就是个实心的,大姐是问你,白玥最近和杨任走的很近,怕是有什么事吧,以前她可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呢,从来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怎么,现在也铁树开花了?”颜瑾问道。

  楚楚抬头看了一眼并不感兴趣,焦静若说道:“能有啥子个事嘛!要真有事晴雯早就把贾政叫到身边聊天了!还至于任由他们打牌!”

  楚楚把腿一蜷,缩到椅子上,磕着瓜子:“那倒也是,反正我对这些是不感兴趣!哎,我们的大班长不还在这里呢嘛,有什么事我们家琪琪肯定第一个知道的,还至于问别人!”

  众人看向高雪琪,呵呵一笑,整忘了,还有她呢!

  “她可比你们知道的都多,只是不说罢了。”余灵叹了口气。

  “说的好像你知道似的!”楚楚瞟了一眼余灵。

  “哎!就打今早上那事来说吧,那男的谁啊?来了抓起白玥就跑了,我们当时害怕的差点报警,尤其是你,我看你担心了整整一天,魂不守舍的,现在她又和没事人似的回来了,一句话不说,她到底有没有把你当成亲闺蜜啊,我怎么觉得她的事你似乎也不全知道吧。”

  楚楚低下了头,有些失望,余灵说到她心里去了,白玥的很多事情她确实不知道,而自己的所有事情她却一直帮忙打理着,淡淡的说了句:“她说她也不认识那男的,早上我慌忙告诉杨任,是杨任赶过去救的她。”

  “怎么可能不认识?要是不认识能问都不问直接把人带走?!”

  “不过看样子应该没有敌意,不然怎么可能当着全班人的面把人掳走!”颜瑾说。

  “以前觉得白玥一直独来独往习惯了,根本不跟人说话,现在看来,人家啊!是瞧不上我们!”余灵叹了口气。

  “哪里的话!大玥玥其实人很好的!她只是...话少,连她妈都说她内向,不爱说话。”楚楚想起了以前她妈妈当着所有亲戚的面斥责白玥,但白玥仍旧一句话不说。

  “可能,还是不熟吧!”颜瑾说道。

  “人家那是不爱跟我们说话!你看她跟杨任不就聊的挺欢的!人心隔肚皮啊!”田源说道。

  焦静若磕着瓜子:“也许是习惯了吧,习惯了一个人就懒得...哎,不过你们一个宿舍的,有事不跟你们说也确实有点....”

  常檀玺说道:“是呗!我都想住进你们宿舍,你看你们宿舍人都挺好的,你看我们宿舍啥人啊!那才叫一个乱呢!抽烟的混夜店的半夜回来撒酒疯的,乱死了!睡个觉都担心有人把床拆了!”

  焦娇来了兴趣,就是喜欢听这些八卦:“你是说你们宿舍的陶冶吧!不过陶冶这人挺仗义的,就是太闹腾了些!班主任的话她都不听!”

  “人家就是来挂个职,时间到了拿了证就走人了!哪能和我们比!”焦静若说道。

  “哪有!我说的是张艳萍,天天半夜回来,在宿舍一睡就是一整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满屋子吐得都是酒和食物残渣!你们说哪有约会是每天大晚上的出去约会的嘛!也不知道搞啥呢!你们可别说是我给你们说的。”常檀玺叹了口气。

  “我们说啥啊!不过是饭后八卦!我听说张艳萍好像是在外面有男人了!天天车接车送的!”羲卿说。

  常檀玺紧接着说:“她呀!是靠这个挣钱!”

  “还好我没住在你们宿舍!还是有大姐在身边的好!”焦娇依偎在田源身上,田源用指甲把掉落在焦娇身上的瓜子片扔到地上。

  高雪琪余光扫视着众人脸上的神色,却并不说话。

  

林玥敏

一开始,我总觉得,来日方长,什么都有机会,殊不知,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来日不方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