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六章 宿舍丢钱全体受罚 倔强白玥冲撞杨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2976 2013-07-24 11:12:59

  这天中午,放了学,白玥和楚楚在食堂吃完饭,正往出走,袁桦、焦娇、田源及余灵正往食堂走,楚楚高兴地打着招呼,“才吃饭啊?”

  “可不,刚才在教室充电来着。”余灵打着招呼。

  “那我们先走了哈。”焦娇、余灵朝楚楚摆了摆手。

  “楚楚,我想去图书馆里面看会书,要不要一起?”白玥问。

  “又饭后散食啊?!我想回去玩手机。”楚楚撇着嘴。

  “你手机还有电啊?”

  “有啊。这个手机还有呢。”

  “那我走啦...”白玥一个人往操场走。

  “恩。”楚楚往宿舍走,在楼下买了两个冰激凌和一些圣女果。

  楚楚在洗手间洗着水果,焦娇她们回来了。

  “上个六楼,热死了。”袁桦说。

  “终于回宿舍了,真凉快!”田源说。

  楚楚拿着小盆里盛满了粉红色的圣女果,“呦,回来了,这么快。”

  “那可不,我们带走的。”焦娇拿着饭盒说。

  “来,吃点圣女果,解解渴。”四人一人拿了一把。楚楚便上铺玩手机了。

  操场边上就是图书馆,白玥看着满眼的葱绿色,不禁欣喜若狂,很是开心。

  不禁想起去年这个时候一个人去旅游无意间去山上玩,遇到了一个和尚,经人指点,心里面的疑惑顿时解开了很多。

  别看隐居在山里,但世间内的凡尘俗事无一不知。

  只是一个上香的佛堂,但里面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只是一个三十平米的窝,但里面设施地板却样样干净。

  往里走来,与大师聊聊天泡泡茶。

  可谓:

  昔年旧日遇佛师,泡茶酿饼执信念。

  骤香石前泉流过,门前海棠照我心。

  宿舍里楚楚带着耳机看着电影,焦娇、袁桦两人一个铺位一起躺着看着电视剧,余灵各自玩着游戏。

  “你们看电视的小点声,我想睡觉了。”田源喊道。

  “睡什么睡呀,都一点二十了。”袁桦说。

  “真的假的?”田源踢了一下上铺的余灵,“余灵,几点了?”

  “忙着呢。”

  “你玩了一中午游戏,还没玩够啊。”

  “男人上了一辈子女人,你怎么不说他还没上够?完,输了,田源,都赖你!我给你看看几点了,一点二十二。”

  “还不信我,田源,我没骗你吧。”袁桦说。

  “谁说的,这不还是差了两分钟嘛。哎,老子刚想睡觉就该上课了,只能回班睡了。”田源无奈的起床。

  “焦娇,木马!我只爱你一个!”袁桦说着和焦娇嘴对着嘴,搂着焦娇的腰。

  “木马!我也爱你。快收拾收拾,该走了。”焦娇站起来,往身上喷了香水,拿钥匙开小柜子。“亲爱的!你有没有见我饭卡?”

  “没有呀。中午吃饭的时候你不是给的现钱嘛。”袁桦说着系着鞋带。

  “怪了,我放哪里了?我说拿点钱下午吃饭,身上就剩几元了。”焦娇想着。

  “你该不会把现钱和饭卡放一起来吧?”袁桦问。

  “恩,身上装着我怕丢了。就放柜子里的小包里了,现在小包在,钱和卡都没在了。”焦娇着急的乱翻腾。

  “傻呀,怎么还把现钱放宿舍!快找找,别是丢了的。”袁桦正准备走又回头站起来找床上有没有。

  “袁桦。你别吓我。”焦娇刷的一下子脸红了,着急了。

  “我还是和你一起找吧,你别急,好好想想。”袁桦安慰着。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丝毫发现。

  “焦娇,你再好好想想,我去叫她们回来。他们应该在洗手间洗漱吧。”

  “楚楚,余灵,田源快回来,焦娇丢钱了。”

  “什么??”大家都停下手里的事,回去了。

  “焦娇,我这一会儿不见,你怎么还哭起来了。你们快看看自己柜子里有没有丢钱。”袁桦坐在床边安慰着焦娇。

  “袁桦,我着急。怎么这种事偏偏发生在我身上!”焦娇哭的脸辣辣的疼。

  “焦娇,你丢了多少?”余灵问。

  “1000元,和一个饭卡。装在一个粉色的小包里,都不见了。”

  “我这没丢,你们呢?”余灵问。

  “我没丢。”田源说。

  “不对,我还没翻柜子呢”袁桦边翻柜子边问大家,“你们都没丢吗?”

  “我的钱都在手机里面,怎么可能丢。”余灵说。

  袁桦眼睛滴溜溜的转,扯出一个小黑包,“完,完,完,大爷的,谁胆子这么大,偷到老子头上了!”袁桦吼道!

  “你丢了多少?”余灵问。

  “五百!现金!我的包里面现在只有银行卡了!”袁桦着急的直骂街,冲着外面楼道喊道,“谁他妈的想用钱光明正大的跟老子要,TMD偷到老子头上了!!让老子逮着你的!吃不了丢着走!!”

  袁桦吼着把小黑包往地上一扔,宿舍门开着,别的宿舍路过听到了纷纷议论着走了,上课去了。

  此时楚楚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咚”的一声响!

  余灵赶紧扶起来,“怎么了楚楚?”

  “我的卡丢了...”楚楚此时魂都丢了,手冰凉冰凉的。

  “不对,宿舍少一人。”余灵说。

  “你们谁有她手机号给她打一个?,让她快回来,我这没有。”田源说。

  “对,小玥,可能是我记性不好,那个卡是不是放在小玥包里面了,我给她打。”楚楚脸色又回来了。

  “喂,大玥玥,你在哪呢?快回宿舍。”

  “什么事啊?我在图书馆,快上课了,没什么大事我就不回去了。”

  “焦娇,袁桦和我都丢钱了,你快看看你柜子吧。”

  “哦。我这就回。”白玥放下书。

  白玥到了宿舍,打开柜子,几十件衣服放的整整齐齐,翻翻衣服底下一个大布袋,里面还是装着杂七杂八的瓶瓶罐罐,摸摸身上手机,身份证银行卡都没丢。“我这没丢,你们都谁丢了?”

  “焦娇丢了1000和一个饭卡,我丢了五百,楚楚丢了一个银行卡。”袁桦说。

  楚楚“哇”的一声哭了,直接坐地上了,原来她的卡里面有一万多呢。

  白玥坐在床边,突然想起自己的衣服是按规律放着,刚才打开的很着急,可是细看有被动过的痕迹,明明很乱,尤其是那个黑袋子里面的东西,明明在一打开柜子的起头,怎么会在柜角?

  “大玥玥,你不是还有个紫色的小包吗?你快给我,我看看。”

  “怎么了?”白玥一头雾水的给了楚楚。

  “啊?——怎么会没有?小玥,我那个银行卡你还记得我放在那里了吗?我记得不是放在你这里了吗?“

  “银行卡?就是那个工商的?”

  “对对对!”

  “那个我前两天就给你了,你忘了吗,前两天你去取钱我就给你了。”

  “那后来呢,我放在哪里了?你还记得吗?”

  “好像是放在你床上了还是放在你的包里面了我也忘了,我就记得你回宿舍了我就去洗手间了,在后来我们就回教室了。”

  “对对对,床上我还没有找。”楚楚魂不守舍的翻上床找,口里面还嘀嘀咕咕的,“要是让我妈知道了又该说我了,肯定不会给我一学期这么多了。”

  白玥回忆着前几天焦娇袁桦的行踪,可是自己很少在宿舍,哎!

  “白玥,你哭什么?”余灵问。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白玥。

  白玥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问的不知所措

  “我没哭啊。”

  一下子又感觉自己说错了,自己说哭了,这件事根自己有关;说没哭,谁听着不像在狡辩,冷静的白玥此时脸也泛红。

  “什么话都别说了,搜吧。既然都不承认,也只能这样了。我不想惊动老班,咱们宿舍一概是所有宿舍最团结的一个。”田源说。

  “我同意。虽然这种方法不理智,但是我相信咱们宿舍不会有这种人在。”白玥说。

  “我同意。”袁桦说。

  “我同意。”余灵说。

  “我同意。”楚楚说。

  “既然是焦娇袁桦楚楚丢钱你们自己搜吧。从我开始吧,我也是你们之中最大的。大家把小橱柜的打开,外面出去,任他们搜!”田源说。

  “恩。”焦娇抹了抹泪。

  焦娇找找柜子,掀掀床铺,又上去去余灵那找,又下来,去楚楚那,上去,都没有。

  楚楚方又下去,去袁桦那查查没有,又下去了。

  只有袁桦在那里一直翻着白玥的柜子,最里面嘀咕着,“怎么都是些破铜烂铁!”

  “都没有,现在怎么办?”焦娇说。

  “我看也只能通过老班找保卫科了。现在是上课三十多分钟了,正好大家都走了,咱们通知给老班吧。”田源说。

  “也只能这样了。”焦娇说。

  不一会儿,杨任来了,保卫科那俩人也来了,一个男的问:“你们床铺怎么这么乱!”

  “我们自己宿舍的人都检查过了,没发现什么。”田源说。

  “丢了钱应该及时说,你们这已经破坏现场了。你们都出去吧,我再找找。”保卫科的瞅着这些乱糟糟的画面。

  “多谢了。我们先出去。”杨任说。

  “你们先去上课吧,查到我会通知你们的。”杨任说。

  经过一系列的考察和讨论,保卫科又叫了焦娇来问话,仍然没有任何线索。之后又叫楚楚,问他们这几天的行踪。没有任何线索。

  在办公室,杨任又把这几个同学的档案翻出来了。

  潇楚楚:17岁,城市户口,学习一直没有及过格,老妈是樗黎集团董事长,搞金融理财的,老爸是开饮料厂的。

  田源:20岁,农村户口,但是据反映家里面有辆奔驰,来学校接孩子就是这辆,父母是做小生意的。学习一直在六十分以上七十分以下将够及格。

  余灵:16岁,农村户口,老爸是跑运货车的,往新加坡跑的,老妈常年不在家,在外地打工。学习一直是全班前五名。

  焦娇:19岁,城市户口,在老家开的一个实体店小超市,老妈是幼儿园老师。学习不稳定忽上忽下,但一直没有到八十分。

  袁桦:21岁,农村户口,父母农民种地,学习也是忽上忽下不稳定没有超过八十分。

  白玥:18岁,城市户口,父母处一片空白。学习一直名列前五。杨任心想难道另有隐情。

  晚上上晚自习,杨任叫了白玥出去,在楼道,他问,“针对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这事你别在班里说,影响宿舍团结。而且我觉得这事很可能是外宿舍干的,我自己认为我们宿舍不会出现这种人。”

  “你家是做什么的?”杨任问。

  “你该不是怀疑我吧?”白玥一下子火上来了,“宿舍丢钱,不过在常有的事情,你身为一个班主任,第1你应该是安抚他们的情绪,告诉他们这么大了怎么去保管好自己的财务以免丢失!第2我家里面是做什么的跟宿舍丢钱一点关系都没有,难不成我家里面揭不开锅了偷这几千元钱就够了?!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你们宿舍每个人我都叫过,都是问这几个问题。这件事,除了你,其他人都在场。”杨任说。

  “就知道你用这个问,我在图书馆。你自己去查。”白玥说。

  “有谁可以证明?”杨任说。

  “潇楚楚。”白玥说。

  “可是潇楚楚说你们分手的地方在食堂。她说你去操场,你怎么证明!”杨任说。

  “你自己去查通话记录,我们离开之前有通过话,我明确给她说过我去哪,是没法证明,因为当时没人在我身边,但是我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随你们调查吧。”白玥走回了班里。

  “你——!!”杨任话没完,白玥气呼呼的回教室座位上,听到教室里的闲言碎语:原来她们宿舍也会发生这种事,第一学期别的宿舍都被盗了,唯独除了她们宿舍....

  白玥听得咬牙切齿,又没法说...

  杨任回办公室,想着一切,昨天白玥的行踪,今天又丢钱,总觉得这事不简单,要观察白玥几天。

  保卫科人又把宿舍其他人叫来问了一遍,白玥还是那话,于是为了调查白玥,保卫科把图书馆来往记录拿来一翻,因为在进图书馆之前都要出示借书证,翻到有白玥在今天中午11:59分进的,这才消除了大家对她的疑虑。

  保卫科弄了这么大一趟,也只留给焦娇楚楚袁桦一句话: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你们好好上课,不要担心,查也需要个过程,等我们查清楚了会通知你们的,你们也不用太着急。

  就是一句话,大家谁能不着急,焦娇又一次急哭了....没有生活费只能给父母打电话,父母听说了后准备连夜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电话里不免又数落了焦娇一顿...

  杨任一晚上没有睡觉,终于查到了一点线索...

林玥敏

我哪有能力,顾全所有人的感受   我自己的心情   连我自己都照顾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