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五章 请吃饭杨任结众友 不留神白玥被算计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184 2013-07-19 11:07:49

  宿舍里,潇楚楚问白玥:“要不你别去上晚自习了?你看你这腿!”

  白玥身上全是汗,洗了澡后换衣服时看到了自己膝盖上青了一块,应该是训练时不小心磕到了,要不就是杨任捏她的腿太使劲儿了,都捏青了,不过她也不在乎这些,反正以前也经常这样,动不动青一块紫一块的,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过几天就好了。

  “我只是需要休息,下午回来也歇够了,今儿晚上再睡一觉就没事了!走吧,其他人都走了。”她拍了拍楚楚肩膀。

  “哎,何必呢!跟他怄气!这是自己的身体呀!”楚楚叹气,扶着白玥回了班。

  班里,一堆人在打牌。

  田源、余灵从外面进来,余灵路过晴雯这,见她正拿出牌,便唬道,“老班儿来了!”

  晴雯立马把牌收起,转眼又放到桌子上,“骗谁呢!他要来你早跑了,还至于慢腾腾的跟我讲话。”

  余灵说,“呦,被你看穿了!”

  “来了就玩一把,怎么样?”晴雯瞟了一眼她身上穿着的裙子,整个人的气质张持有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找人呀!总不能就咱俩把!”余灵坐下。

  “贾政!打牌,再叫一个!”晴雯远远喊道。

  “好嘞!池彰奕!玩牌不!”贾政回头。

  “不玩!我想睡觉!”池彰奕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

  “许超!玩牌啦!甭打游戏了,陪哥们玩一把!”

  “游戏是我的命!要不你陪我玩会儿?”许超头也不抬的打着手游。

  “游戏迷!你还是自己玩吧!”贾政说。

  “哎,其他人呢??”晴雯问。

  “厕所抽烟呢。崩管他们!”贾政说着。

  转眼白玥潇楚楚到了,余灵用眼神瞟向白玥示意贾政叫她。

  “她肯定不玩,就没见她玩过。”贾政看都不用看。

  “去嘛!不去怎么知道!”

  “美女!余灵叫你玩牌呢!走吧!”白玥看了看贾政,又看了看潇楚楚,于是三人一起去了。

  贾政知道,不说余灵,她肯定不玩。

  潇楚楚一会窜到袁桦那说两句,一会窜到吴馨那说两句,一会窜到羲卿那说两句,又回到白玥那。

  第一盘余灵赢,第二盘正玩着,楚楚见高雪琪、阮天拿着文件进来了,便上前去。

  原来是成绩单,趁现在人少,呆会看成绩的人就多了,楚楚上前去赶紧翻。

  然后跑回去,在耳边悄悄告诉白玥,“你第二。”

  “不用说我也知道!第一肯定又是她!”白玥小声嘟囔着,楚楚跑回去又看谁第一了。

  白玥把手里的牌往桌子上一扔,“三个J!”

  第二局,白玥赢了,余灵立马洗牌,“来来来!我洗牌。”

  晴雯瞟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赢了的一脸不高兴,输了的到挺高兴!”

  高雪琪站在讲台上喊道,“该回座位的回座位,老班来了!”

  只见大家纷纷跑回座位,教室里一片安静!

  “呦!今个挺安静啊!人都到齐了吗?”杨任正在环视白玥来了没,可是找不着她坐哪,毕竟没见面几次。

  “都到齐了老师!这是上次期末考试的成绩单下来了!”高雪琪把成绩单给杨任。

  杨任低头一看第二居然是白玥,问道:“第一是谁?有咱们班的吗?”

  “没有哎。全年级第一是宇启禹。每次都是她。”

  “行了,下去吧,上自习吧。快下晚自习时给大家念一下。”

  杨任眼睛扫着白玥,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她,杨任看她的时候,白玥刚好抬眼看到了杨任,杨任立马低头看书,杨任有些疑惑,如此平静的一个女生,混到人群里绝对认不出来,奇怪了,为什么会有如此敏感的性格?

  她既没有潇楚楚的天真甜美,也没有晴雯的察言观色,更高雪琪的审时度势,这样的一个女子却能够不卑不亢、不骄不躁、遇事从容不迫,骨子里却又是个及其自傲的人,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假装什么都不会,难道是怕惹祸上身,故而低调行事?!明哲保身!也许是她太过了解自己了,没有什么背景和社会地位,不敢强出头,想着想着杨任又看了一眼白玥,见她在那里安静的写着笔记,可这样一味装下去,是很累的,想必她一路过来也是很累的...

  第二天一早,楼道里高雪琪来找田源:“你说咱们查卫生吗?”

  “这才第二天,查什么卫生呀!去年那还是上头下通知了咱们才查的,再说了。现在都七点多了,很多宿舍都走了,总不能再把她们都叫回来搞内务吧,行了,行了,我饿了。”田源回头找钱包去了。

  “行,我收拾收拾咱们就去!”高雪琪回去。

  “你还没收拾完啊!快点的!要不然咱俩都该迟到了。”田源吼了一嗓子。

  八点左右,杨任来到班里,看着大家都低头看书,问道,“高雪琪,你们班卫生方面就是内务谁管呀?”

  “是...田源!”

  田源听到高雪琪叫她,把嘴里的饼使劲咽下去,差点噎着。

  “老师!”田源立马站起来。

  “今天检查内务了吗?”杨任问。

  “查过了,都还是蛮整齐的,毕竟都是刚来。”

  “好!你们毕竟是护理系,要时刻主要卫生!”

  “老师您放心吧。”

  田源坐下后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吃着饼。

  铃响了,下了早自习,贾政瞟了一眼阮天,六个男生一齐上了讲台,围着杨任,“老师,你中午在哪吃饭呀?”

  “在学校啊!怎么了?”杨任抬头。

  “是在食堂吗?我们想和你一起吃顿饭。”阮天说。

  “没问题!”

  “问什么呢?瞧把你得意的!”晴雯看向贾政。

  “去聊聊人生。”贾政显摆着。

  “行呀,那明中午我们啊,不许抢!”晴雯挑衅。

  “主意是我们想的,什么叫跟你抢!”

  “瞧把你得瑟的。不就是跟他吃个饭吗!”

  “那你们明天别去啊,明儿个我们还去!”贾政打了个响指。

  “吃死你!明儿我们就去!”晴雯站起来收拾着包包。

  转眼中午放学,男生们拥着杨任去了食堂,要了十份小炒,六个米饭,一件啤酒。

  杨任拿起罐装啤酒,“来,先说好,今儿个这啤酒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杨任还没说完,贾政插话:“老杨你就放心吧,谁跟谁啊!我们懂得!这是学校!”

  “来!干杯!”杨任手伸前去,贾政、阮天、池彰奕、槐惗、许超、宋国斌都伸出手,七人手背摞手背,一拍。

  “来,喝!”池彰奕举杯,其他人也都举杯,一碰!

  老池说着说着一股淳朴的家乡话露了出来,“老杨,我就知道你是个爽快人!我叫池彰奕,他们都喊我老池,你喊我老池就好,去说和你吃顿饭那天,阮天磨叽了半天才去的!这把我烦的!现在看来,你不仅爽快,而且有风度!”

  虽然经过了那一打,但池彰奕打心底里还是很佩服杨任的。

  “其实啊,那天上体育课,我要是不逼你们一把,你们是不肯露出底子的!我就知道,你们实力还是挺强的。”

  “我们!”老池惊讶了,“杨老师你别笑话我们了,这哪能跟你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底下。”

  “我看得出来,你们底子是可以的,只要稍加训练,一定可以的。”

  “那以后就要辛苦杨老师了。”阮天欣赏的看着杨任。

  “老杨,都是哥们,别来那些客套话,我就叫你老杨了!老杨,我真的很欣赏你,我小时候就想着有一天能去当兵,后来因为身体素质不行,没通过,老杨,你是不是当过兵啊?我感觉我这个身体在怎么练也练不成你那样!”贾政又开始套话。

  “对!我当过兵!现在退伍了。眼力不错啊小伙子!”杨任欣赏着贾政。

  “老杨,你快给我们说说,当兵好玩吗?我妈老是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可我现在不想去了。”

  “这个...还是看个人意愿,当兵确实还是挺苦的。坚持不下来的还是别去了。”杨任想到当初自己刚入伍时候的场景,有些眼眶湿润。

  贾政又说道:“老杨,我们这些人,别看我们平时不守纪律,上头那些人也经常说我们班是最烂的,最差劲的,经常殴打主任还是吵架逃课,老师你别听他们的,我们班的人只是外面看起来很吵闹,但是心里面窝囊的很,就是纸老虎。”

  贾政笑嘻嘻的说:“其实我们班的人都很好相处,我们是看人的,有的老师就喜欢玩虚的,宁可要他自己的面子却把我们往火坑里推,所以我们才会跟他闹得,我们底子里都是很团结的,别的班退学率特别高,我们班几乎没几个退学的。”

  “既然你们相信我,从今开始,我们就是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不许藏着掖着,好话坏话都要与我说,如果真有什么力所能及的能够帮到你们的,我自然很高兴。”

  “老杨,你就放心吧。”贾政举杯,杨任示意,两个人一干而尽。

  “话说,老杨,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来这里当老师了!这个铁饭碗可是要一直干到退休的,着实无聊啊!”

  “等你们在大些就明白了!”

  贾政撇撇嘴,“又来了!是不是又要上课了,我说老杨你还真的是很适合干老师啊!对了,晚上下了晚自习,酒吧一条街,我哥们开的店,我们这些人,一起去那里喝个够!在这破地方,喝个酒还得畏手畏脚的。”

  “我...老了,彻夜通宵宿醉,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折腾的散架了!你们去吧!我可是要养生的人了!”杨任说着夹了口菜。

  “不去...就不去嘛!来干杯!”贾政举杯,七个人一起举杯碰杯!

  而此时白玥和潇楚楚吃了饭,从食堂二楼下楼,看到杨任他们正举杯欢庆。

  白玥喊道:“快走!”

  拉着楚楚就是个走!

  出了食堂,白玥才放手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后面突然有人拍了拍白玥肩膀。

  “你是白玥吧。”

  白玥点点头。

  “在游泳馆,有人找你。”一个带着黑帽子和深色口罩的男子说。

  白玥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想问他是谁,那男子早已跑的不见人影了,白玥眉尖紧蹙,“楚楚,这么热的天,要不你先回吧,还远着呢。”

  “我也想回去睡觉,但是我更好奇谁找你,是不是哪个男朋友?”楚楚眼睛滴溜溜的转。

  “瞎说什么!别人看热闹,你也这样!”白玥拧着楚楚的鼻子生气道。

  “嘿嘿,我就喜欢凑热闹...”楚楚挣脱出白玥怀抱,拉着白玥胳膊往前走着。

  到了游泳馆,里面人好多,人来人往的,一对对肌肤白皙的女孩子穿着泳衣出来了,露着肚脐,身材窈窕,白玥站着等了一会,都走出来了,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是不是自己眼神又不行了?白玥往里走了走。

  “楚楚,没有我认识的人,咱们回吧。”

  她们刚想回去,却看见最里面站着一个男人,带着墨镜,也不好意思喊,白玥说,“楚楚,是不是那个人啊?我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吧。”

  楚楚点点头,打了个哈欠。

  白玥小心翼翼的走着,离他还有一米的距离,白玥刚想张口,只见那人辗转之快,一下子使劲儿把白玥推倒,把白玥的头使劲按在水里。

  楚楚打着哈欠一回头都看懵了,大喊着:“来人啊!”

  可是周围并没有人大家都去吃饭了,那个黑衣人一听到喊叫声,立马跑了,楚楚来不及追那个人,赶快过去白玥那里,此时白玥已经淹水淹的喊不出来了。

  楚楚也不会游泳,着急的喊人,“来人啊!”此时游泳馆一个人都没有,楚楚赶快跑出去,只见那个黑衣人速度之快把门锁上就跑了。

  楚楚着急的一直敲门,虽然是玻璃门,但是外面来往许多人却一直以为她在里面玩呢....

  楚楚看着白玥淹的性命垂危,吓得脸色发白,一直敲门,可是这是学校,又不是什么正经的游泳馆,这个点老师都去吃饭了,学生们还以为她在搞恶作剧....

  这会楚楚使劲儿翘着玻璃,敲得已经没有力气了,喊着喊着,嗓子都哑了...

  那边杨任他们也吃完了,几个人起来,准备拉着杨任去乘凉。

  “杨任,去哪呀?不一起回宿舍吗?”池彰奕问。

  “你们先回吧,我去转转。”

  “行,那我们先走了。”阮天他们朝杨任摆手。

  杨任走着走着,不时的熟悉着学校环境,走到了游泳馆,看着潇楚楚张牙舞爪的在玻璃门前面跳舞,莫名的笑起来,大中午的,这么能折腾,可是在一抬头,看着看着觉得不对劲了。

  楚楚怎么倒下了,赶快跑过去,才发现门是锁得,可是没有钥匙啊,杨任纳闷着,见到别的体育老师正好走过来,喊道,“你们有这个钥匙吗?这个怎么开不开了,我看到这个孩子晕倒了!”

  这时这两个男老师才慌张的跑过来,“不可能啊!学生们今早上还来这里游泳呢,怎么会锁呢?”

  说着急忙打开门。

  里面闷闷的空气让人窒息,杨任看到楚楚嘴唇青紫,赶快扶了起来,“怎么了?楚楚?”

  “老师,老师,快,救救白玥,我...”楚楚说着指着水里面,眼睛又闭上了。

  杨任跑过去看到白玥慢慢沉到水底下,急忙跳下去,呛了一下水,把白玥抱上来了,放到地上平躺着,两只手压着白玥的胸口,白玥的嘴里面一直咕噜咕噜的往外吐水....

  “这孩子们是怎么了?是不是被搞了恶作剧啊!”两个体育老师嘀咕着,把楚楚立起来靠着墙壁,楚楚听到白玥咳嗽了,这才好点了,眼睛睁开了,白玥感觉好冷,身体内有大股暖流,一下子起身吐了出来。

  白玥慢慢睁开了眼睛,身体一直大幅度的呼吸,一看自己衣服都湿了,在看看杨任,衣服也湿了,再看看远处,楚楚跑过来,“你没事就好,刚刚吓死我了。”

  “怎么回事?”杨任问。

  “你不知道,刚刚有个黑衣人,那叫一身黑啊,带着个黑墨镜,还带着个黑口罩,又穿着一身黑衣,根本认不出来,脸色也可黑了,见了白玥就把她头使劲儿按倒在水里面,我又不会游泳,就喊人,我跑过去了那个黑衣人从另外一个门口跑了,跑了不说把门都锁了,速度可快了。”楚楚撅着嘴。

  “杨任啊,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其中一个穿白衣服的老师问。

  “跟我过来吧。”杨任和两个老师一起走到楼下体育办公室,“还是不要让她们听到吧。这个事情不管是故意陷害还是恶作剧,,让学校出点钱往游泳池按个摄像头,专门是进门和出门这个地方。”

  “我会跟上面反应的,你去照顾那两个孩子吧。”

  杨任转身回去了,游泳馆空无一人,只剩下地上哗啦啦的水。

  没办法,杨任走了出来,在操场上散步,晒干身上的衣服。

  宿舍里,楚楚和白玥拉上帘子,脱了衣服,换上了新衣服。

  “今天这事闹的,本原还想看场戏呢,结果让别人看我们戏了。”楚楚看着白玥面无表情,自己嘟囔着。

  “这回你要谢谢杨任了,多亏了他,你不知道当时他有多帅,看到你在水里面一下子跳下去救你了。”

  “赶快洗衣服吧,,快上课了...”白玥岔开话题。

林玥敏

有些人注定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来到我们的世界里面给我们上了一课就走了,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可我却不甘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