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章 久孤于世闲云野鹤 口蜜腹剑另有所谋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208 2013-07-18 10:27:47

  由于杨任一天的整顿,大家大多困乏,部分人在楼道里抽着烟聊天唠嗑,部分人早早上床玩着手机。

  白玥穿上睡衣下铺去厕所,晴雯在厕所接电话,“喂,老公。我啊,我们下晚自习了,我这会儿啊,换卫生巾呢。”

  晚上十点,白玥上铺,关了手机,十点零五熄灯,余灵进来,又出去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余灵放下手机,搭上粉红色夏凉被,这时手机自动关机了,开始睡觉。

  过了一会,白玥像机器人一样从床上起来,没有任何声音的穿好衣服下铺,洗漱完无声无息的走了。

  走到教学楼一楼下的存储柜里面,刷身份证取个人物品,接着只见她取出来一大包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零零碎碎的小物品,之后放到自己的黑色背包里,背着走了。

  由于东西太多了,白玥一直都是扛着走着终于上了地铁,她静静坐下来打开手机淘宝,看看店铺运营。

  这两个月打假期工挣的钱都交给学费了。白玥又开始忙了,下学的时候和周六日就开始摆摊做生意,虽然辛苦点,但总还能维持基本的生活费。

  她来这边久了,慢慢的客户群建立了,以及周围做生意的小商小贩,也建立了一定的关系。

  开学了,海边的人大多都是来这附近上学的人没有什么消费能力,白玥看着一望无际的海边,不禁惆怅着,18岁是个坎,总觉得自己应该想通一点什么,实际上啥也想不明白。

  成年人的疲惫是突然出现的,一旦开始冒头,就会像打地鼠一样,此消彼长。今年周岁18了,突然感觉心力憔悴,根本没有精力去跟人聊天,只想自己静静呆着。

  她看着海边人来人往,芸芸众生都一个样,已经分不清雌雄了。转眼人生过了三分之一了,她看了看现在自己这个状态,能活的过三十岁已经很不错了,她没希望自己活多久,她也不稀罕活那么久,人生在世,只要能满足心中所想、所念便足够了,知足常乐,人间不值得,这辈子只要母亲安好,梦想完成,便足矣...

  面对心里的梦想,再看看社会,白玥感叹自己真的好渺小,于是对天长叹:

  独倚楼窗

  又近黄昏

  一行孤雁

  飞归入巢

  我经常梦想自己是孤雁

  没有语言没有感情只要存在

  直到某天毫无防备的在世界上消失

  正准备走,手机响了,“喂,楚楚,”

  “恩,大玥玥,你在哪呢,我给你带了最好吃的酸奶,世界仅此一家。”

  “我在海边呢,正好你来吧,你家离这近,这个...无功不受禄,说,是不是又想请假了?”

  “恩,还是你了解我。我不想去上课。”楚楚边走边说。

  “快过来吧,我等你。”

  “恩,木马。”

  隔着马路楚楚见白玥趴着,悄悄走到她身后,拍了她一下,白玥回头,一脸略带疲惫的笑容。

  “哎,真是,也没吓着你。”

  “这个酸奶你很爱吃啊,怎么来的?”白玥接过酸奶用勺子舀着吃。

  “这个呀,跟你说全世界仅此一家啦,特别好吃,我妈做的,她知道我爱吃酸奶,不想让我在外面买垃圾食品。”

  “你老妈懂得真多,真是衣食住行都替你考虑进去了。你老妈是做什么的?”

  “她自己白手起家开的公司,对我比较苛刻,谁知道我贪吃,对于公司什么东东我也不想懂,所以最后,,她还是放弃了。”

  “这么厉害?白手起家?阿姨是通过做什么起家的呀?”

  “什么直销产品....就是护肤品保健品起家的,说那个发展特别迅速,是国家的一个趋势。”

  “那有时间带我去你老妈的公司看看可以吗?”

  “没问题,你脑子转得快,我对这个倒是不感兴趣。”

  颜槿,常檀玺,羲卿三个人一起拉着手出门逛街,“好久不见了,你们在家过得怎么样?”常檀玺说。

  “别提了,无聊死了,我成天除了教小朋友弹古筝还是弹古筝,虽然靠这个挣点零花钱吧,但我还是愿意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穿着一袭长裙坐在木凳上弹着古筝,这时候有个帅哥走过来说,姑娘,你弹得真好听,可否教我?这时候我们你情我浓日久生情。”

  “打住打住,别做白日梦了啊!你看看你俩今天穿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你看看人家当地人都穿的是什么,很朴素很朴实的衣服,看看你们俩穿的花枝招展的,深怕别人认不出你来!”颜槿指着她们俩的衣服。

  “我穿这样子怎么了?关他什么事呀!再说了我本来就是外地人。”

  “你看看你羲卿,穿什么大绿裙子呀还那么长,人家一看你就是外地人让别人盯上你就不好了,还有你常檀玺穿的什么大白裙子呀头上还带一个红色发卡,你以前不是不穿裙子的吗?你是不是跟她学的呀!你就不能学点好的呀!”

  “要你管!”常檀玺和羲卿齐声说,俩人搂着胳膊往前走去。

  “哎!”颜槿叹叹气,后面赶紧跟着。

  由于人太多,颜槿在后面跟着他们俩逛街,两个姑娘高兴不已,终于来到陌生城市还是沿海城市,疯狂的买着烤鱿鱼烤龙虾。

  一边吃着一边看衣服,有今年新款的裙子就买,这些大包小包由颜槿拿着,颜槿本来就是陪他们出去玩的,都是在家憋疯了的姑娘。

  尤其是看到海边,三个人兴奋不已,开兴的都想跳下去摸摸海水的温度。

  下午七点,白玥和楚楚到学校,白玥给了楚楚宿舍钥匙,班里还是一片混乱呢,中间晴雯、吴馨刚拿出牌,“贾政,玩不?”

  “玩牌呀哪能没我呀!”贾政用眼睛瞟向阮天,晴雯喊道:“阮天,过来一下。”

  “干什么呀?”阮天扭头。

  “过来你就知道了。”

  阮天走过去一看是玩牌,瞬间觉得无聊,“玩牌呀,没意思。”

  贾政一把拉着阮天坐下,“就一盘。”

  “说好了就一盘啊,待会老班就来了。”

  第一盘,贾政输了,贾政立马就是个跑,晴雯追上去,两人绕着班里跑,“想跑,没那么容易!”

  晴雯绕回去,一把抓住。“脱吧,愿赌服输。”

  “我咋这么点背呢,第一盘就输。”于是贾政把T-恤脱了。

  第二盘,晴雯输了,“脱!脱!脱!”贾政音大至极,全班都回头他这。

  “我里面和你里面能一样啊?!脱什么脱!”

  “不行!你说的,愿赌服输!”贾政说。

  “局是我定的,人是我叫的,当然我说了算,女的输了连三盘才算。”

  “不行啊,阮天,你看她,不能这么算了。”贾政敲着桌子,“不脱不玩下一盘!”

  此时杨任进来了,吴馨立马收牌,捂着嘴笑,晴雯、阮天走向讲台,贾政窜回座位。

  “老师,除了那五个请假的剩下都到了。”晴雯汇报说。

  此时晴雯手机响了,是一首英文歌,声音极其之大,晴雯立马低头将它按灭。

  “刚才那是谁啊,溜回座位了。”杨任用手指着贾政。

  “是——贾政。”晴雯说。

  “老师,我跟吴馨借笔来着。”贾政站起来说。

  “我问你了吗?!”杨任吼道。

  “阮天,跟我出来一下。”阮天跟着杨任出去,贾政坐下,晴雯回座位。

  此时晴雯手机又响了,晴雯低下头,悄声的说,“喂,怎么了?”

  “班里怎么样啊?老班来了吗?”颜槿打电话说。

  “放心吧,由我撑着呢,没事,你们三别太过分了啊,买完衣服早点回来!”晴雯说着边时不时瞅着杨任回来。

  “晴雯啊,这么跟你说吧,出现了点意外,羲卿的手机丢了,常檀玺的钱包丢了,我们现在正找着呢!逛街逛得过头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这样吧,我派几个人出去跟你们一起找,一会就九点了,天黑了,外面不安全!”

  “他们过来也没用啊,我们今天逛的地方有点多,我也不知道手机丢哪里了?”

  “去了多个人多分力气呗!我派贾政和阮天过去吧!就这样子吧我挂了啊。”

  “别损我啦啊。杨任又不知该怎么整我了。”贾政说。

  “贾政,出来!”阮天进班说了一声。

  “看来以前你们老师对这种事管的力度不够呀,光是说说而已。”

  “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贾政积极认错的态度很快,弄得杨任也没办法在说什么。

  “既然你这么诚恳,我也不好说什么。下次注意啊。”杨任说。

  “恩恩。”贾政说完,杨任就让他回了。

  “这么快就没事啦?他说什么了?”晴雯问。

  “当然了,还能有我办不成的事!”

  “瞧你油嘴滑舌的样!”晴雯说着走出去喊道,“杨老师,等一下!“

  班里又一片混乱,说话声,一片笑声,属吴馨笑得最厉害。。。

  “有事吗?”

  “刚刚颜槿打电话来说,他们本来是可以七点钟到学校的,只因路上人多赶着回学校没在意那么多,到学校了才发现羲卿手机丢了,现在很着急,他们又返回头找了,老师现在天黑了,他们在外面我不放心,我把贾政和阮天叫过去陪他们一起找吧,晚上还能护送他们一起回来!”

  “你想的很周全,就按你说的办吧,不管有没有找到手机,人回来了记得给我打电话说一声。”

  “好的,老师。”晴雯走回去站在讲台上,“阮天,贾政!过来一下!”

  阮天下意识的看看四周,把书本放下,站起来笔直的走过去。

  贾政立马溜上讲台,扭着屁股说:“怎么了?又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呀?”

  “好,你个头啊好!羲卿手机丢了,常檀玺钱包丢了!颜槿陪着呢!你们俩现在赶快去找他们!找不到手机的话十点你们就回来吧,别玩太晚了,我跟老班说过了,所以你们回来了一定要及时给我回电话。”

  “好嘞!请好吧你就!“贾政边说边伸出手来。

  “干嘛呀?”晴雯瞥了一眼问。

  “公事公办呀!给路费!”贾政调皮的说。

  “给你个大头脑袋!”晴雯一手拍上去,贾政立马抓着她的手,“好滑,好嫩”

  晴雯立马抽出手打了他一下,“快去吧,打车去啊。”

  俩人走下讲台,挥挥手,走了。

  十点半,常檀玺、羲卿、颜槿、贾政、阮天下车,进了学校,几个人坐在石凳上。

  贾政问:“你怎么丢的呀?怎么这么粗心大意!”

  “别提了,玩过了呗。”羲卿说。

  “晴雯,不用担心了,我们几个都回来了。”阮天无奈的说。

  “哎!啥破事啊这都是!”常檀玺叹气。

  “你丢了多少!”阮天问。

  “没多少,八百多。”

  “啊??!!我的手机八千多呢!我妈给我新买的!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就...”羲卿吼道。

  “淡定!淡定!”贾政边说边接了电话,电话里晴雯问:“找到了吗?”

  “没有,怎么可能啊大姐!丢在外面了又不是家里面!”

  “你们现在在哪里?”

  “楼下石凳上,你要来吗?”

  “来!反正也没事干。”晴雯挂了电话,旁边袁桦说着,”去哪里啊?约会吗?“

  “约什么会啊!羲卿手机丢了,叫贾政阮天他们去帮忙找,没有找到,我下去聊会天,你也去吧!”

  “好嘞!”袁桦高兴的跳下床,拿上手机走了。

  “逛了一天了也累了,你们先回去早点休息吧,等晴雯来了我们在想想办法,她认识的人多。阮天,走,陪我买杯咖啡。”贾政拉着阮天走。

  “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啊!”阮天纳闷。

  “还不是给晴雯她老人家买的!每次下来聊天一杯咖啡或者一杯酒。我跟你说啊,女人啊,养不起!”贾政手搭在着阮天肩膀上边走边说。

  下了楼,晴雯给杨任回了电话,俩人便去石凳上坐着,紧接着贾政他们走来,“给!咖啡!无糖!呀,袁桦也在,幸好多买了一杯,这个给你的,奶茶,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

  “奶茶就行。”袁桦接过奶茶。

  贾政和阮天手上各一杯冰可乐,四人坐着聊天...

  “这个新来的...你知道些什么?”晴雯手指头敲着桌子。

  “是个当兵的,身手不错,这个学校还有他的故人,应该是被推荐进来的!”袁桦喝着奶茶说。

  “小灵通呀!”贾政打趣道。

  “不就是一个老师嘛,有什么好打听的!”阮天不解。

  “你不知道,他可不是一般的老师,他以前那可是在特种部队里呆过,你说话做事最好小心点,要是被他发现点什么,以他那直言不讳的性格,你就自认倒霉吧!”

  “我们能做什么事!”阮天笑道。

  “不过....”袁桦犹豫道。

  “不过什么?”晴雯有些紧张。

  “他的底子就这些,有些太干净了,我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或者找人把底子洗过了。”

  “前期还是静观其变吧,看看这个学校里有多少是他的人。”贾政抽了口烟,不自觉的弹了下烟灰,没想到烟灰掉到阮天的可乐杯里。

  “贾政!”阮天吼道!

  “怎么了?吓我一跳!”贾政刚刚还一本正经的分析问题,被阮天一叫出了神。

  “你自己看!”

  贾政往下一看,就是个笑,这可乐才刚喝了没两口就被贾政的烟灰弄脏了,阮天生气的一拍桌子:“第七次了!”

  贾政笑的不行:“我错了!我错了!哥们再给你买一杯!买一杯!”

  袁桦他们也不禁被阮天的一本正经逗乐了。

  “这是买一杯的事嘛,第几次了!我问你!你怎么就不长长记性,买饮料不花钱呀,好玩是吗!你把他喝了,快,喝了,涨涨记性!”

  阮天还没说完贾政就跑了,边跑边笑,边笑边跑,阮天追着贾政就是个跑,两个人围着石桌笑着...跑着...

  

林玥敏

“如果顺利的话,我会买一个公寓,养一只柯基,一只英短,孤独但满足的度过余生。”   “若是不顺呢?”   “结婚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