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八章 腹背受敌险遭暗算 忍无可忍挑衅老班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192 2013-07-25 09:53:10

  灯光下影影绰绰,三个黑衣男子把杨任围了起来,杨任也不是吃素的,一拳砸过去把其中一个人的脸砸伤了,另外一人冲过去一拳砸在杨任鼻梁处,杨任流了点鼻血,那人紧接着一拳打在杨任胸口处,杨任躲过去了,杨任知道了他们是有意为之,不在一味避让,直接跳起来一脚踹在那人裤裆处,紧接着一拳砸在另一个人的鼻梁处,另外一个人见他们俩都受伤了,但还是冲过去一拳砸在杨任脸上,杨任脸往左一歪,躲过去了,杨任提脚一踹,那人直接跪地上,之前被踹裆的人立马爬起来手势之快拿了匕首出来,吼道:“交钱不杀!”

  杨任走过去,那个人往后退,本想是吓唬杨任呢,自己被唬住了。

  另外两个人跑过去把杨任按倒,一拳打在杨任肚子上,这时候警卫室关大门响了”铛铛“的嘈杂声。

  “来人了!”三个人立马跑了,杨任追过去,后面警卫室小哥在灯光下看出是杨任,喊了一句:“是杨老师吗?”

  杨任这才停下来,保安走过来:“这么晚了大哥还在这里练跑步呢!果然是刚刚上任的,精神头大!”

  杨任似笑非笑的说,“怎么,还没下班呢?”说着伸手递给他一根烟。

  “哎,不好干呀!你那边呢?”

  “就那样吧!”

  “我跟你说句实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啦!”他拍拍杨任肩膀,“学生嘛,没什么大事,不用那么尽心尽力!走,去我那里喝一口去!”

  杨任把他的手放下来,“不了!不了!改天去我那里喝吧,我那边有上等的茅台!明天还要早起,就先回去了!”

  “行吧,饶你这一回,下次,你说的啊,请我啊!”

  “必须的!”杨任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晚上袁桦手机震动了,焦娇听见了,喊袁桦,袁桦在洗漱,一看号码只是写着两个字未知,焦娇想起来袁桦说她的手机谁都不能碰,就没有接。

  不一会儿,袁桦回来了,拿着手机就出去了,下了一楼,打过去,“怎么样?”

  “人该打也打了,我们也受伤了,钱呢,没有要到,我们这个医药费你看——”

  “那个人不好惹,我知道了,你们以后进出学校小心点,不要碰到他,医药费我把我的医疗卡号给你们发过去,记住,不要花太多啊!”

  周五,大家都早早到了班,“早上好啊我亲爱的杨老师!”晴雯也知道了袁桦的这个事情。

  “恩,好。”杨任觉得晴雯看自己的眼神不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自己一直蒙在鼓里。

  “班里人全到了。老师,今天早上喝的奶茶,也捎给您一杯。”

  “不用了,我吃过早饭了。”杨任皱着眉头,还在想昨天晚上的事情跟谁有关。

  “老师你拿着吧,就当水喝了呗。”晴雯说。

  “真不用了。”杨任瞄向白玥又看看袁桦。

  早自习上了,杨任走到白玥身边,白玥低着头,用余光看到他已经来了。

  “潇楚楚,今天什么课?”

  “英语。”

  杨任见白玥拿着英语书,见周边人都拿着英语书,于是说,“白玥,站起来。”

  白玥站了起来

  杨任黑着一张脸,“你背一下中医课昨天讲了什么?”

  “我没背昨天的课。”

  白玥故意说之,不仅昨天的课她背的出来就连今天的课她都已经提前预习了,但她如果他一字不漏的背出来班里其他人就会说她显摆,又会来找她茬,对她目前的现状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啊,这么理直气壮,下午放学前背会了来找我!”

  “知道了!”白玥坐下,气不打一处来。

  大家都感觉到了,每次进班里杨任都是冲着白玥来的,所以她们也不背课文了。

  “大玥玥啊,你摊上事了。”连楚楚都看出来了。

  “呵呵!臭杨任!”

  “那他要是以后每天都这样你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就是搞不懂他之前做的目的是什么?闲的吗?”

  课桌后排袁桦问晴雯:“东西没送成,丢人了吧。”

  “你不也一样!他油盐都不进,上次贾政约他去吃饭,没等贾政那帮人给钱,他早就给了钱了。”晴雯撇了撇嘴。

  “这个杨任,怎么什么都占上风。上次见校长没处理完的事,他去处理了,处理的很好,昨天下午请他吃饭的。”袁桦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知道?”

  “我是谁啊,这事还是因我舅那学校引起的,我舅认识咱校长,我无意听到的。”

  下午最后一节课,白玥提前走了20分钟,给杨任背了课她还要写稿子,搞运营,PS,因为她最近搞了一个个人微信公众号,用自己名字搞的,白天上课不想听课就写文章,还能把自己的货卖出去。

  四点半,白玥去找杨任,正巧杨任刚进办公室,正和宋烨聊天。

  “怎么,背会啦?”杨任打趣。

  “恩。”

  “那背吧,让你烨老师听着看对不对。”杨任看向宋烨。

  白玥朝宋烨笑笑,心想,还想捉弄你一番,这回怎么办?!有了。

  “昨天是把头面部的穴位讲了,总结了一下。脸上的穴位有:印堂、攒竹、睛明、丝竹空、童子瞭、迎香、人中、水沟、上关、下关、巨髎、耳门、听宫、听会、地仓、颊车、承泣、承浆、四百、阳白、鱼腰;”

  这么多穴位都记得一清二楚,宋烨看着少年老成的白玥,懂事又有规矩,知道分寸不逾矩,很是欣赏,杨任则不知道这些,听得快睡着了。

  “头上的穴位有:头维、百会、哑门、头窍阴、四神聪,哎呦,像你这种人,自然没有了。”

  宋烨问,“为什么?”

  白玥说:“你想啊,四神聪只有聪明的人才会有,你看看你,印堂发黑,四肢麻木,必有邪气缠身,”杨任气的脸红,“脸泛红光,必是肝气郁结,缠绕全身至极,”

  宋烨笑的不行,杨任则气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说。

  “烨老师,你仔细看,还在蔓延中,此人脸又泛白了,必是死前的回光返照,这是充分恋世的表现,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一家老小,你去吧,”白玥嘴里嘀咕着莫念几句咒语,停了几秒说道,“烨老师,咱们快走,免得被传染了。”

  见宋烨没动静,白玥立马溜了。

  “我就是不学医,我也知道她那是骂我呢!”杨任头一次被人捉弄。

  “你这个学生挺有意思,把我下次课要讲的内容都讲了,后面居然说的说的绕道你身上,不过你放心,四神聪人人都有。”宋烨笑喷了,一直笑个不停。

  “不行,我忍不住了。白玥,你给我站住!”杨任起身跑去追白玥。

  原来白玥没跑出去,跑到楼上了,等到杨任跑出去自己就回宿舍。

  杨任原是跑出去了,可是白玥不在,又回去了,白玥正往下走,看到杨任,悄悄往上走。

  杨任上楼准备回办公室,看到三楼蹑手蹑脚的一个背影,往上一走,白玥吓得就是个跑,跑出了声,杨任就是个追。

  走廊地太滑,白玥往下跑,终于出了教学楼,白玥绕着实验室跑,跑到楼层里,藏了起来,见杨任往上走,自己偷偷笑,突然后面好痒,白玥一回头,一个骷髅,“啊——”吓的白玥往下跑,原来是杨任拿了两个骷髅头罢了,白玥又跑到二教,穿过二教,跑到三教,越过三教,跑到操场,爬上栏杆,杨任追过来,“有本事你下来!”

  “我知道跑是你的强项,有本事你上来!”

  杨任上去,白玥一跃,爬上单杠,杨任爬上单杠;白玥又爬上双杠,杨任也爬上双杠;白玥跑了一截,跑不动了,又爬上了栏杆歇着。

  “你咋这么能爬?”杨任说。

  “你咋这么能追!”

  “你下来!”

  “你上来!”

  “我上去你可别后悔啊。”

  “上啊。”白玥想着他一上来自己就跳下去。

  结果杨任上来,居然走在栏杆上,往白玥这走,让白玥震惊,杨任一坐,抓到白玥手,黑着脸说:“我说过让你别后悔的!”

  “你放手!”白玥急的挣扎,没坐住,掉了下去,幸亏杨任接住了她,两个人掉到了草坪上,白玥趴在了杨任身上,俩人目视相对,白玥吓得心脏怦怦跳。

  “你起来!”白玥吼道。

  “是你起来!”

  白玥一看,自己压在杨任身上,立马起来,突然感到腿上很疼,杨任站了起来,白玥踢了杨任腿一下,感觉自己腿不是麻,就是疼,此时操场还艳阳高照,白玥装的晕倒在杨任身上,杨任扶着她,见她嘴唇发白,有些担心:“你怎么了?!快醒醒!”

  白玥眼睛忽睁忽闭,嘴唇泛白,有气无力,杨任喊道,“你别吓我!醒醒!”

  “我...我...”

  “等着我,我去买水。”

  白玥点点头,看着杨任进了食堂,白玥翻身就是个走,慢慢走向后花园坐在树后面阴凉处,隐蔽处,白玥看看四周没人,把裤子提上去,膝盖上出血了,一碰,白玥疼的就是叫出来,膝盖已经血肉模糊,只因好胜心太强,不甘心。

  后面苏小卉走来,“你不叫谁会知道你的痛!是和杨任逛操场打的吧。”

  “你怎么知道?”白玥惊讶了。

  “这事恐怕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了,你想想杨任那么个直率的人,长得又帅,个子又高,多少人追求都来不及,你们班就有不少私下跟踪他的行动的。”

  “我们班?你是哪个班的?”

  “我是你们班对面二班的。我叫苏小卉。我认识你,你叫白玥。”

  “你怎么会认识我?”白玥又惊讶了。

  “杨任天天挑你刺,查你,是该还击他了。在你们班有我认识的人!我自然知道。”

  “那个...我受伤的事没人知道,我希望你也——”白玥从不求人,这次却...也许是苏小卉长得面善,让她很放心。

  “放心,我不会随便乱说的。”说着从兜里掏出纸巾,“给你擦擦吧。回去用酒精消消毒,你那没有的话去找我。”

  “谢谢!”白玥看着她蹲下来给自己消毒很感动。

  “苏小卉?!原来你在这,让我好找!走吗?这是——?”一个女子边走过来边说。

  白玥看到有外人,立马放下裤子。

  “这是白玥。咱们临班的。这是翟思隽。”苏小卉介绍说。

  “那我们先走了。”苏小卉拉着翟思隽的手走了。

  白玥翻翻手机,时间不早了,杨任也该回宿舍了,于是慢慢走向宿舍。

  一进宿舍,里面闹翻了天。

  “白玥,玩的爽不爽?”袁桦挑衅。

  “你这话什么意思?”白玥很生气,怎么哪都有袁桦。

  “别装了,听说你把杨任遛了!”袁桦最讨厌白玥这个假清高的样子。

  “是他先找我事的!!”

  “行你的,那后来你又是怎么把他绊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袁桦步步紧逼,全宿舍都盯着她都在等着她回答。

  “这是什么话!”白玥气的委屈。

  “连楚楚都不知道,你快说说吧。杨任为什么会抱你?这可是关乎所有人性命的事,好多人求都求不来。”

  “切!我可不稀罕!那只是我不小心从双杠上摔下来,他扶了我一下而已。”

  “就这么简单?你们没发生点什么?!”袁桦边说边在白玥身边绕着。

  “能发生什么啊!袁桦,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白玥被问得憋气,去洗手间洗脸了。

  “白玥,你好点没?怎么样啊?!”白玥抬头,原来是苏小卉。

  “没想到你也是这个楼道的,我怎么没见你!”

  “嘿嘿,我是五楼的,楼下人太多,我上来接水,没想到遇见你!”苏小卉说。

  “走,接完水去你宿舍聊天。”

  “你不知道,我刚一进宿舍她们那个问啊,问得我头疼,无中生有,本来没有的事被传得也像是发生了什么一样。”白玥坐在苏小卉床上。

  “哎,这事就是这样,一旦你出名了,所以人都巴不得你出丑。你还没有消毒吧,我去拿酒精。”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就别逞强了!在我面前,什么都可以说的。”

  苏小卉说到了白玥心里,白玥也很愿意跟苏小卉聊天,就这样俩人一直聊着聊着,等宿舍了熄灯,白玥才回去。

  

林玥敏

我尝试着疏远你,坚持不和你说话,始终和你保持距离,不是不想见你,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拥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