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章 素白玥挽力救楚楚 白挨打不打不相识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265 2013-07-19 10:53:33

  这天一早,一缕阳光穿过树林额叶的缝隙直接照射到阮天铺上,浓烈的温度使阮天不得不睁开眼,阮天打了个盹,翻了个身,打开手机看时间,周一,七点三十。

  于是趴下继续睡,猛然又坐起来,什么?七点二十了!

  “大早起的一人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呢!”许超提了下被子。

  “都给我醒醒!!昨天都吃了迷魂药啦,睡这么死!都七点半了!”阮天着急忙慌的穿着衣服吼道。

  “才七点——半了?”贾政边说边从床上起来,把帘子撩开看外面,已经很热了,“完,这回死定了,等着挨骂吧。”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起!”阮天喊着,“还有几个装睡的呢,宋国斌,槐惗,池彰奕!快起!”

  “阮天,我们能请假吗?都这么晚了,去了也是挨训!”池彰奕说。

  “谁想去啊,要不咱们一宿舍都请假吧!”阮天说。

  “好啊!”池彰奕说。

  “做白日梦吧你,女生宿舍他还准备亲自去呢,更何况咱们!还是去吧去了无非是挨训,你要死等他来掀你被子,那事可就多了。”阮天说。

  “快点啊,我洗漱完你们都得穿起来了啊!”阮天正准备拿着盆子走,贾政一把手拦下,“洗什么洗呀,保命要紧,槐惗你快点,就等你了,咱们去洗把脸就好了。”

  七点五十,男生全到,杨任坐在讲台上,班里异常安静,好像只等着他们的到来。

  “报告!”阮天说。

  “进去吧!”杨任一个让他们回座位的手势。

  男生们彼此看看,慢慢的走进去,槐惗打头。

  杨任站起来,“磨叽什么呢!”

  槐惗进去正往座位上走,杨任腿之快还没等你躲就已经踢到槐惗腿上,“啊!”槐惗叫了一声。

  后面的池彰奕知道也会挨着一腿,又想进又不敢进,杨任直接走下讲台,踹了上去,幸亏池彰奕扶了一下槐惗,不然直接倒地。

  “都给我进来,不打你们了,进来说说怎么这么晚到!”杨任说。

  杨任揪着许超和宋国斌的领子使劲往后一碰,许超的后脑壳碰到阮天的前额,宋国斌的后脑壳碰到贾政的前额,“不打你们,一个个的都有理了!”

  “老师,我们...错了!我们写检讨吧,保证以后再也不迟到!”阮天实话实说。

  “你说的啊,保证以后在也不迟到!”

  阮天点点头,大家这才因阮天的求情都纷纷进了班。

  转眼,下午已经到了,白玥去班里,看到楚楚还没到,就发短信:在哪呢?不会又不想来了吧!

  班里人都到得差不多了,白玥看手表一点五十,这里高雪琪说:到操场集合,没到的互相通知。

  白玥又给楚楚发信息:到操场集合。

  楚楚回了信息:我穿上鞋就走。

  宿舍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白玥在教学楼下等着。

  高雪琪看人到的差不多了,杨任也来了,开始点名,此时就剩楚楚没到了,高雪琪报告给杨任:“应到90人,实到88人。白玥、潇楚楚没到。”

  杨任慢慢走了过来身子却站的笔直,“今天,你们也看了课程表安排了。以后体育课,我带你们!和之前有所不同,上学期是由你们任意选,我听说是一个乒乓球,一个舞蹈,但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跆拳道。跆拳道讲究礼为先,以后每次进行训练前你们要先鞠躬,待会先跑几圈,把身体跑热了在去压腿,去那边单杠上,你是什么分量压什么,别压得太高了,把茎瘪着!”

  “报告!”

  远远地只见,白玥和潇楚楚的到来,打断了杨任讲话。

  “上午刚惩罚了男生,现在你们又迟到?!去!去操场跑十圈,跑到我说停了为止。”

  白玥来气,“老师你说话不感到自相矛盾吗?!到底是让我跑十圈还是跑到你说停了为止?”

  白玥也没想到自己说完全班同学都笑喷了。

  楚楚看着全班原本整齐的队伍笑的四仰八合,有看看杨任气得脸都紫了,揪揪白玥衣袖让她不要在说了。

  白玥还是站的直愣愣的不动弹。

  “我说话不管用是吧!高雪琪,阮天,带着全班跑五圈!”

  “啊!”全班惊讶,惹谁都不能惹杨任,这句话广为流传,因为他们最怕运动,这大热天的,怕是有四十度,有这会功夫坐下来吃根冰糕不香吗!

  “跑步走!”阮天喊道。

  全班怒气冲冲地走了,哪怕不愿意配合杨任也不想留下来陪白玥受罪,还是跟着队伍跑一段距离在偷偷跑吧,而有些人却走时都不忘恶狠狠的瞪白玥一眼,让他多嘴,还连累全班!

  白玥看他们跑完了一圈、两圈、三圈,开始站不住了。

  杨任刚坐下准备拿起杯子喝水,白玥走过去轻声说,“杨老师,我一个人的错,别罚他们了,让他们停下来吧,让我去跑十圈都行!”

  杨任还没等白玥说完站起来出手之快一杯水泼白玥脸上:“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跟我讲条件!”

  杨任走出去,全班也正好跑到杨任那,“停吧,都去图书馆四楼上课!”

  同学们都上了四楼,走路时还时不时瞟向白玥,“自作自受!”

  潇楚楚走向白玥,“都怪我,连累你了。”

  “没事。”白玥拍拍潇楚楚肩膀,跟着大部队上楼了。

  楼上,大家两人各成一组互相压着腿,白玥走上楼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左腿伸直,右腿打圈呈三角形窝在左腿边,上身扑下来躺在左腿上,双手够着左脚趾指尖,低着头不语,心情有些复杂,脸有些火辣辣的疼。

  潇楚楚看着白玥毫不费力的趴下来,自己也跟着坐了这个动作,可是上身怎么也下不来,下到一半就腰疼的厉害了,疼的直喊道:“大玥玥,你是怎么下去的呀?”

  白玥这才抬头,纳闷的问:“你下不去吗?”

  “怎么看你毫不费力的就下去了,我怎么不行?!”

  “我也不知道啊,我一下就下去了。”

  “呵,显摆什么呢,不就是下个腰嘛!身体柔软有什么好显摆的!”袁桦瞟了一眼嘲讽道。

  “我以为你们都可以下去呢!我,我真的没有显摆!”白玥回头,身子却还在地上趴着。

  “得了吧,你就是想在杨任面前显摆,让他多关注你一点,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似的,也不看看自己配吗!只是啊,某些人呐,没想到,被破了冷水!哈哈哈...”袁桦声音越来越大,引得周围众女子也跟着笑话白玥。

  白玥被大家笑话的无可辩解,脸涨的通红,继续低着头下腰,装作没有听到。

  杨任上来了,大家纷纷停止了笑声,都低着头假装做动作。杨任一眼就瞄到了这个藏在角落里的白玥,就她下腰的姿势最标准,便问旁边的阮天:“那个叫什么名字?”

  阮天看过去:“是白玥。”

  白玥被点名惊了一下,抬头,大家也看过去,杨任走向她,白玥深感步步紧逼,埋头深呼吸。

  杨任走过去一掌拍下去,把白玥的腰按到最底部,跟大腿无缝连接,双手还是紧紧抓着脚趾间,杨任喊道:“抬头!”

  白玥抬起头看着远方,再疼也没有喊出来。

  周围同学议论纷纷,“我的妈呀,看着就好疼,你看她满脸涨红,汗都流出来了,真能忍得住。”

  “就是呀,我连腰都下不去!”

  有个人试着学白玥那样下腰,疼的叫出来。

  潇楚楚不忍心了,直接在白玥身边蹲下来:“你要是疼的话就喊出来吧!这都十分钟了!”

  “哎呦,人家才不怕疼呢!楚楚,你过来,就别跟着瞎操心了!”袁桦半妖半娆的说。

  “可以了!起来吧!”杨任松开手。

  白玥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以前练过吗?”杨任走了两步突然回头。

  白玥摇摇头。

  “站直了!”杨任粗狂的嗓门喊道,他的嗓门从来都是这里最大的,每一个声音都揪着大家的心。

  白玥立马挺胸抬头。

  “左腿抬起来!”

  “啊??”白玥楞了一下,慢慢把腿抬起来,还没到一半就直接被杨任的手抓住抬到了最高,硬生生的扭成180度。

  “啊——”白玥被杨任突如起来的抬腿吓到了,之前从没撇过叉,这次却直接站着双腿被一下子被掰成了180度,白玥的右腿都在打抖。

  全班都看着这一幕,触目惊心,这个杨任还真是狠,也不提前说一声。

  过了一会,杨任把白玥腿放下去,黑着脸说:“底子不错!”

  杨任转身走,白玥叹了一口气,杨任立马转身回头,白玥以为又有什么招式立马后退一步,她是真吓着了。

  杨任盯着白玥:“真没练过?”

  白玥摇摇头:“没有。”

  杨任走了两步,说:“你随便找个人,切磋一下,我看看便知道了。”

  白玥吓了一跳:“啊?!老师,我,我真没练过。”白玥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

  杨任走在众人面前,眼神往男生堆里瞟了一眼,“就你吧!”

  池彰奕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看他,他纳闷道:“我?”

  池彰奕向前走了几步:“老师,我以前也没练跆拳道!”

  杨任黑着脸:“站她对面!”

  池彰奕求饶道:“老师!我真不会!这要是不小心下手重了会毁容的!”

  “你们俩可以随意打,我只有一点,必须要分出胜负!”

  “啊???”白玥气到崩溃,觉得杨任无理取闹,这是第一节课,上来了什么都不教就开始让人比势!

  杨任站到池彰奕身后,“打!”

  池彰奕不知道如何出拳,杨任直接一脚踹到池彰奕屁股上,池彰奕没站住,整个人都倒向白玥,幸好白玥立马躲开。

  池彰奕差点撞墙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站稳了,一回头,杨任一拳打在他脑门上,他没来得及躲,全班哈哈大笑,有好戏看了。

  这拳似乎有点重,池彰奕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些愤怒的目光,这让他在全班面前丢尽了脸,池彰奕死死地盯着杨任的眼神。

  池彰奕一拳打到杨任鼻子上,没成想杨任刚好擦过去了,白玥赶紧挪一边看好戏,池彰奕又是一拳杵到杨任胸口上,杨任一拳接住了,并使劲儿把池彰奕的拳头包住,用尽全力把池彰奕的拳头推向他自己,同时左脚一踢池彰奕左腿,池彰奕这拳头便松开了。

  池彰奕后退一步,盯着杨任:“来真的?”

  池彰奕把衣服脱了,俗话说咱也不是吃素的。

  池彰奕身体还是很壮的,衣服脱了身材却还是很好,不胖不瘦,正正好,他扭动着脚腕,转了下脖子,盯着杨任。

  杨任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让豁出去了的真打。

  杨任直接一拳打到池彰奕胸膛,被池彰奕接住了,但池彰奕很久没有运动了,全身上下没有什么肌肉都是蛮力,虽然这拳是接住了,却不能像杨任那样子还回去,杨任同时左脚踢池彰奕左腿,池彰奕右脚踢杨任右腿,两个人架着互相谁儿都打不了谁,进入了死循环,杨任双手一使劲直接把池彰奕逼到墙角,左脚一踢裤裆,把池彰奕翻了个个头朝下倒在地上。

  池彰奕被摔在地板砖上,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大家看了都触目惊心,感叹杨任出手之狠,以后不能跟他对着干。

  白玥赶紧去帮忙把池彰奕扶起来,池彰奕撒开白玥的手,恶狠狠的盯着杨任,一头栽在杨任怀里,把杨任撞倒在地上,杨任速度之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直接一脚踢在池彰奕肚子上,把池彰奕踹到了地上。

  杨任站起来:“别说是你一个,就是再来十个,我也打得你满地找牙!”

  许超一握拳,忍不住了,一旁的贾政拦住他,许超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

  敢来真的?打自己哥们?你是老师?怎么能动真格的?

  “这是你说的。”许超边说边一拳砸向杨任背部,杨任立马转身,右手顺势抓住许超胳膊,许超感到很疼,又用脚去踹杨任,杨任速度之快还了他一腿。

  右面宋国斌准备着角度出手,杨任右脚直接踢他裆部,左胳膊一使劲,把许超从自己怀下扔出到宋国斌身边。

  阮天想帮许超但又不想跟杨任起正面冲突,于是一拳打向杨任背部,杨任一下子躲了过去,背后许超一腿踢向杨任,杨任一个回身踢一腿踢到许超胯部,并用双力合激法右手抓池彰奕肩膀,左手抓许超肩膀,使两人相撞,池彰奕“啊!”的叫出来,因为他紧躲慢躲还是撞上了许超。

  阮天赶快过去扶池彰奕,宋国斌想玩背后声东击西,一拳打到杨任背部还是被杨任一回头躲过去了,宋国斌和怀惗齐力打杨任,两人同时发力砸向杨任胸口,由于两个人第一次合作,咋的位置偏了点,杨任立马以阴柔之势从拳头下躲开绕到上面,同时跳起来两脚分别踢向怀惗宋国斌。

  两个人都被踢到了胸口,纷纷倒在了地上。

  怀惗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看着大家伤亡累累,都没人在愿意站起来了,杨任走到中间说:“这就是今天这节课的内容,接下来两个人一组,互相打斗,或者多人成组打斗,但必须要在今天定下来你的搭档是谁,你的搭档必须要跟你有默契,知道你的长处和短处,能保护得了你还能够打得过你,在关键时刻还能救你一命!”

  “这是跆拳道嘛!我咋觉得不像呢!”贾政有些搞不懂这个杨任了。

  “你咋不上去呢!”晴雯问道。

  “我上去不就是挨打的份嘛!当我傻呀!”贾政撇着嘴,吸了口电子烟。

  以往安静的四楼今日多了些活人的气息,大家互相拳打脚踢、斗智斗勇、各显神通...

  白玥仍然和潇楚楚一队,只是楚楚懒得动,一直拿着脚靶,让白玥踢着脚靶,要不就是给他拿着乒乓板,让白玥自己锻炼着。

  经过这样一来,池彰奕倒是对杨任刮目相看,有些佩服他的果断和身手,不精时不时的看向杨任,只见杨任的目光却时不时的瞥向白玥,池彰奕这才看向白玥,都一个学期了,他都不知道班里有这么一个女孩子,外表那样的柔弱骨子里却有一傲骨,不禁有些欣赏她。

  “敢不敢跟我试试?”

  池彰奕走过来,说话永远是那样的洒脱,阳刚,斜阳透过窗户照射在他的脸上,显着那样的舒服,眼神里又不禁流露出那么一丝丝的不服输,不甘心。

  白玥看着他,一股大男孩的形象印入心中,说道:“你是男生,我输了,理所应当;我赢了,便是你让着我。还是算了吧。”

  池彰奕有些不甘心,眼前这个女子另她有些钦佩,但口气又听着着实不舒服,他倒想看看这个白玥到底有没有底子,只是好奇激发了他的好胜心:“你放心!我之前没有练过,也就没有让不让着你这么一说,你只管豁出去打,不用管旁的!咱俩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先说好,赢了的请对方吃饭,输了的,不许抱头痛哭哈!”

  白玥噗嗤笑了,被池彰奕逗笑了,不禁把心放下来,是啊,其他人,想说什么说什么去吧!与我何干!

  阳光下,池彰奕有些看痴了,没想到她笑起来这样好看,这样治愈,这还是开学一年多,自己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

  “你先还是我先啊?”白玥没有实战过,不知道怎么开始。

  “你先吧!”池彰奕把身子站直,两拳交叉放到胸前,两脚一前一后站着。

  白玥深吸了口气,紧接着一拳砸到池彰奕胸口,白玥本想打到池彰奕鼻梁上,可惜身高不够,又打偏了。

  池彰奕接过这一拳,感受到她的力量不够,只是出拳很快,让人不敢眨眼。池彰奕立马接住这一拳,用自己的手掌保住了这个拳头,反手把力量推回到白玥那里,白玥惊叹,这不是杨任的招式吗,他怎么这么快学会了。

  池彰奕反手就是个推,把白玥的拳头一翻,手心那面朝上,胳膊也跟着反过来,整个人的身子也被扭曲了,白玥没劲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身子掰不正,又没有力量反击,就这样尬在那里。

  白玥急的百爪挠心,忽然不使劲儿挣扎了,一回头身子转了过来,池彰奕以为他要干什么,手稍微没有那么攥的使劲儿了,白玥一下子低头一咬池彰奕胳膊,池彰奕疼的松了手,“啊——”的叫了出来。

  全班人都被池彰奕这一叫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白玥对峙池彰奕,这样僵持的局面。

  “你怎么还咬人啊?”池彰奕不停的甩着手臂,疼死了。

  “又没说不能咬人。”白玥木木的说着。

  “你——”池彰奕生气的跑了过去,像是要还回来一样。

  白玥看形势不对,立马掉头就是个跑,池彰奕后面追着,“有本事别跑!”

  “有本事别追!”白玥头也不回的喊着。”

  “你等着老子追到你的!”

  地方小,人多,白玥像老鼠一样逃窜着,谁知人群里不知道是谁正好低头系鞋带,白玥跑过来看都没看正好撞到了,两个女子一撞,“哎哟!”那女子疼的倒在地上。

  白玥也疼的不行,把她扶起来,一看是羲卿,连忙道歉:“抱歉!抱歉!”

  谁知池彰奕正好赶过来,站在那里大喘气,傻笑着。

  白玥倚在羲卿身后,拿羲卿当挡箭牌,池彰奕一手过去抓白玥,扑了个空,白玥逃到右边,池彰奕又一手伸到右边抓白玥,白玥窜到左边,池彰奕急了,立马一拳越过羲卿想打到白玥头上,白玥反应之快立马把羲卿推到池彰奕身上。

  “哎哟!”羲卿身子弱,被白玥使劲儿一推半推半就倒在了池彰奕身上。

  池彰奕不好意思的扶着羲卿起来,瞪了一眼白玥,白玥扮了个鬼脸跑了。

  池彰奕帮忙拍了拍羲卿身上的土,不好意思道:“没事吧,撞到你了!都怪白玥!”

  “你们——你们贪玩,不要把我当挡箭牌呀!”羲卿急的马上就要哭了。

  池彰奕心里不服气想去追白玥,又放心不下羲卿,只好留下来赔罪,“对不起,对不起,下了课我给你买好吃的,咱补补。”

  这边白玥刚想逃回自己的位置,谁曾想她的死对头宋国斌此时故意伸出一只脚,白玥逃跑时没注意被绊倒了,弄了个狗吃屎。

  全班哈哈大笑,白玥脸色甚是难看,满脸涨红的爬起来,瞪着宋国斌。

  宋国斌没好脸色的看着白玥,“谁让你自己不看路的!”

  “明明是你故意的——”白玥走过去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宋国斌说着说着时不时看向晴雯那边,袁桦一脸的瞧不起,余灵哼了一声:不过是墙倒众人推。

  白玥心想:细想来,这一年,自己与宋国斌没什么矛盾啊,为什么他要这般羞辱自己?让自己难堪?这些势利眼,不过是看自己在班里没什么地位,也不说话,也不抱团,谁想整她,还不是轻而易举。

  宋国斌仍然一脸的得意,等着他出洋相:“怎么?你还想与我打一架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白玥恶狠狠的走过去,一揪宋国斌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贾政看白玥是真的生气了,怕是要使蛮力,说道:“宋国斌!算了算了,人家一个女孩子,你开开玩笑得了!”

  宋国斌倒是被白玥搞得自己很没面子,他倒不是真跟白玥有什么过节,只是白玥说话总是当众让他难堪,让他没有面子,宋国斌一只手重重的放下白玥正在揪着衣领的手,另一只手一巴掌就要打到白玥脸上。

  白玥看他动真格了,头往后一退,宋国斌紧接着步步紧逼,一拳打在白玥下颌骨上,白玥拼命后退却还是被打到了,白玥揉揉自己的脸,退后几步,她还没有想到应该怎么进攻。

  宋国斌紧接着又是一拳砸到白玥胸膛上,白玥被震得身体有些站不稳,差点摔倒,刚想出力宋国斌又是一拳砸过来想让他跪地上认错,白玥立马接住他这一拳,双手使劲儿把他的拳头带人翻过身来,谁知宋国斌劲儿太大,猛地拳头一动整个人翻过身来,另一拳紧跟着砸过来。

  白玥头往右一躲,还好自己反应快躲过一劫,顺势宋国斌收手时白玥腾空跳起来一个连环踢直踢宋国斌裆部,宋国斌没料到这一招,直接疼得倒地了。

  贾政连忙过来扶,宋国斌甩开他的手,站了起来,宋国斌往前走了一步,白玥退后一步,宋国斌又是往前一步,眼神死死地盯着白玥,白玥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又往后退了一步。

  宋国斌二话不说一只手过来直接掐住白玥脖子,白玥往后一靠正好靠在墙壁上的镜子上,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另白玥怎么都挣脱不了,手又没有那么长,奈何不了他。

  池彰奕跑过来看热闹:“你看!我打不过你有人打得过你!”

  正在她急的百爪挠心急火攻心之时,突然一个声音说道:“还是刚刚那个动作。”杨任的声音远远传过来。

  白玥突然想起来刚刚池彰奕的动作,左手使劲儿掰开他的手指头,又用嘴想反咬一口,宋国斌手立马往后一缩,谁曾想白玥声东击西并没有咬他,而是速度之快一脚踢到了他腹部。

  宋国斌踢的有点肚子疼,慢慢站稳。

  “右腿踢裆,左腿踢腹。”杨任远远的观望着,说道,却不动手。

  白玥耳朵一听便紧接着不等宋国斌反应就踢了过去,一个连环踢使劲儿踢了过去,宋国斌往后一倒,白玥又是一拳打到他胸膛,宋国斌被打的气有些呼吸不均匀,咳嗽了几下。

  贾政立马跳出来和解:“哎呦!白玥你有杨老师指点我们宋国斌没有呀!差不多得了!啊!”

  宋国斌这才反应过来,立马看向杨任:“杨任,你——!”

  杨任笑着走过来:“都是一个班的,胜负有那么重要嘛!何况人家一个女孩子,我不帮他难道帮你啊!”

  正说着,下课铃响了,大家高兴的行了礼,走下楼,宋国斌下楼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白玥一眼,白玥没理会他。

  池彰奕揪住白玥的脖子,和拎小鸡一样,把白玥拎到后面,白玥紧张的连连咳嗽了几声,池彰奕这才松手。

  “错了不?”

  “我又没错。”白玥清清嗓子。

  池彰奕又想一拳打的她满地找牙,忽又放下手来,“算了,你是女的,我不跟你计较!”

  “切!”白玥翻白眼。

  “那什么!”池彰奕顿了顿,“羲卿的伙食费,你请啊!”

  “凭什么?是你亲口答应人家的,凭什么算到我头上!”

  “哎——你!”池彰奕气不过,“说好了谁赢了谁请客吃饭的。”

  “你承认?我赢了?”白玥得意起来,脸上也有了酒窝。

  “有那么开心吗?请客哈,不许反悔!我可得好好宰你一顿!”

  “你——!什么态度啊!你要说,对不起,我不该冲撞你,我错了!”白玥耍无赖道。

  “你——”池彰奕气呼呼的看着白玥。

  “不说算了,不就是一顿饭嘛,请谁不是请。”白玥说着说着站起来走。

  “哎呦,我的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嘛,”池彰奕立马跟上搂着白玥的肩膀,“好姐妹,以后你就是老大,你说往东我不敢往西!怎么样?”

  “你这是要让我把你一个月的伙食费都包了吗?我可承受不起。”

  “你怎么知道?救救我吧!我真没钱了。”

  “谁跟你是姐妹!我可没有你这么胖的姐妹!”白玥瞟了他一眼。

  池彰奕立马求饶:“我减肥!从今天起我就减肥!”“好啊!减肥了还吃什么饭!”白玥跑下楼。

  “你——你给我等着!”池彰奕追了上去。

  

林玥敏

心累了   你不知道我有多累   但我不能认输   不是因为我能力多强   只是因为   我输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