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十一章 勇庄珣直奔学校堂 好争强流诉心窝话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499 2013-07-28 15:24:07

  周一,上早自习,白玥总感觉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转眼,杨任进来了,全体无声。

  “白玥,出来一下。”

  白玥跟着杨任出去了。

  “又有好戏看了!”许超玩着游戏瞟了一眼说道。

  “真不知道她们之间多会儿才能结束!”楚楚无奈。

  “怎么,不说话了?又要罚我什么?”白玥挑衅。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对你就只有罚吗?”

  “不然还有什么?还想跟我比比?”白玥不屑一顾。

  宋烨提着包从白玥身边过,朝白玥笑笑,白玥拌了个鬼脸。

  “你——站着吧你!”杨任一生气走回办公室。

  正好宋烨刚把包放下,杨任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你又不上早自习,来这么早做什么?”

  “我哪天不是来这么早?!你...是不是又和白玥吵架了?”

  “你说她咋就这么倔呢?我一说话她就顶我!”

  “是不是罚的力度太过了?”

  “不罚怎么能震住全班呢?”

  “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宋烨翻开笔记本,开始查资料记笔记。

  “要我站着,呸!”白玥觉得杨任没以前那么严了,还没打铃,自己便回了教室。

  “大玥玥,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又罚你干什么?”楚楚关心则乱。

  “罚了,让我站着来着。”

  “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嘿嘿。”白玥咧嘴一笑。

  楚楚相信,没有十足的把握白玥是不会回来的,因此放下心来。

  中午两点,大太阳晒着,大家都成群结伴的往操场走,风吹过,都是热的起皮。

  “又是杨任的课,烦死了。”白玥噘着嘴,很是烦闷。

  “怎么,你也有怕他的时候?”楚楚抓着白玥的手走着。

  “不是怕,是说他鸡蛋里挑骨头。”

  “你腿怎么样啊?”

  “好得很。”

  庄珣满怀期待的走进学校,看到一大堆人往操场走,他也往那跟着,站在树后看到他们跑圈。

  杨任走了过来,晴雯上前,“老师,人全到了,在跑步。”

  “跑了几圈了?”

  “不是一起跑的,都不一样。”

  杨任跟着队伍跑着,“就你们这速度,蜗牛都比你们快!”

  他虽然训着大家,但不知道怎么了,心里面总是想见到白玥的身影,总是想欺负她,看着她受委屈的样子,终于看到白玥自己跑着,想看看白玥的实力,于是使劲跑到她前面,白玥追了上去,慢慢的,大家不跑了,看着他们跑,互相较劲。

  白玥自小就是个不服输的性格,遇到杨任挑衅,更是不甘落后,俩人一直跑了四圈,白玥离杨任就差那么一点点,可就是那么一点点,白玥都追不上。

  杨任从内心深处感到这个白玥不简单,和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样。好久不跑步了,白玥终于停了下来,可停的地方恰是庄珣在的地方,杨任见她停了自己也停了。

  庄珣走了出来,笑着说:“白芍。”

  白玥吓了一跳,“你是怎么来这的?”

  “别管我是怎么来的,你跟我走。”庄珣上来就要拉着她走。

  “你放开!这是学校,不是你家!你说走就走啊!”白玥挣脱着。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白芍了。”庄珣总是一副猜透一切的样子。

  “不是不是。”白玥连忙摆手,自己露馅了。

  杨任翻回头,全班也都看着这样一幕。

  “没想到这学校也有花样美男啊?!”焦娇满脸好奇。

  “我怎么感觉他不是这个学校的呀,这个学校的帅哥哪个我们没有见过!”袁桦回想着。

  “这个白玥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惹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

  “看着平常乖乖女似的,没想到竟也是这样的人!”

  大家议论纷纷,在一旁看起来热闹,庄珣和庄珣吵了起来,看起来白玥并不情愿。

  杨任走过去,不知是什么毅然决定让自己保护白玥,撒开庄珣的手,白玥站在杨任后面,杨任和庄珣拳打脚踢了起来。

  白玥急了,他肯定不是杨任的对手:“庄珣,你别打了这是我们班主任!”

  刚说完,自己才反应过来露馅了。

  庄珣心里却很高兴,他现在确认她是自己要找的白芍,这么久过去了,没白找。

  既然确定了是她,庄珣也不急了,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就跑不了了,当这么多的人也不好做点什么,于是匆匆向学校大门跑去,杨任追了过去,庄珣一个大步流星越过栏杆,等警卫反应过来,人已经跑了。

  杨任又走回去,训道:“该干什么干什么!跑完步的去四楼压腿!白玥,你站住!”

  白玥翻回头,杨任拽着白玥走到一边,紧张到:“究竟还有多少事我还不知道!你交的那是什么狐朋狗友啊,一跃警卫线就跑了。”

  “第一,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全部知道!第二,请你尊重我,也请你尊重我的朋友!”白玥头也不回的走了。

  到了四楼,杨任训练:“跆拳道,首先要学上格挡、中格挡、下格挡来保护自己。”

  一下午,白玥精力都不集中,既然庄珣就这么跑了,那他肯定还会来...

  杨任教课,但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白玥,看到白玥注意力不集中,杨任脸色未变,但手却死死的握成了拳头,抑制住自己不要冲动...

  晴雯看出了这一点,在练习踢腿,故意没站稳,身子又软,倒在了地上,“哎呀!”她喊了一声。

  全班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里,阮天着急去扶她起来,靠着墙的镜子慢慢坐下来,杨任走过去,一看是崴脚了,轻声说:“先别练习了,歇会吧,用冷毛巾敷一敷便好了。以后踢腿时注意练一会,歇一会,不要一直练习,以你现在的身体,撑不了那么久。”

  晴雯看着杨任,太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照在杨任的脸上,油而不腻,滑而不痞,此时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便多了一丝韵味。

  杨任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正准备站起来,晴雯喊道:“杨老师!”

  杨任回头,晴雯把一张湿纸巾撕开,擦了擦杨任额头的汗,“杨老师,你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呀。”

  杨任看着晴雯这样小心翼翼的擦拭,整个人依偎在墙上,光照在她的右脸上,更显得清凉冰透、楚楚动人,不免生了怜悯,“脚还疼吗?”

  “有点。”晴雯低下头扣着手指头,有些难受,看着都让人心疼。

  杨任一把抱起了晴雯,走下楼,“你们宿舍在哪?我把你送回去,你好生在宿舍躺着,下午就不用来了。”

  晴雯搂着杨任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又忍不住偷看杨任,娇羞的说:“就在前面。”

  杨任抱着晴雯上楼,被过往的女生惊呆了,大家议论纷纷。

  “这不是晴雯嘛!抱她那个应该是他们班新来的班主任吧!传说长的挺帅啊,今天一看果然不同凡响。”

  “要是我们班也有这么个养眼的班主任,让我天天来听课我都愿意!”

  “也不知道这个杨任有没有女朋友...”

  “瞎猜什么呢,就是没有也轮不到你头上,你看人家晴雯,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个晴雯不是有对象吗?”

  “那谁知道呢!”

  “不过就算这个杨任真的喜欢晴雯也不稀奇哈,郎才女貌嘛!”

  路过的三个人女生一直盯着杨任,直到看着杨任远去的背影到了六楼,这才离开,大家各有各的小算盘,各有各的鬼主意。

  杨任把晴雯抱到宿舍床上,问道:“哪个毛巾是你的?”

  “这个粉色的。”

  “好!”杨任拿着毛巾到了洗浴室,用热水洗干净后敷在晴雯脚腕处。

  “烫!”晴雯喊了一声。

  “忍着!”杨任向来这么严肃,说一不二。

  过了一会,毛巾凉了,杨任正要起来去过遍热水,晴雯拦住:“谢谢你!我的脚好多了!不用麻烦了!”

  杨任坐在床边,看着晴雯的脚,又小又滑,严肃的说:“我帮你活动一下脚腕,好得快一些。”

  “谢谢杨老师。”

  杨任轻轻转动着脚腕,晴雯看着杨任,给他拍了张照片,不禁感慨:“没想到以往严肃的杨老师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杨任看了看照片,“是你拍的好。”

  “杨老师还很谦虚呢!这年头像你这样优秀的男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你对象不也很优秀吗?”

  晴雯没想到杨任这样说,这才刚来几天每个人的底儿都摸的一清二楚,果然深不可测,便说道:“他哪里能跟您你比呀!倘若我在遇到他之前便遇到了你,我...我真是...”晴雯说着说着嗓子哑了,眼眶里也有些泪水和充血,好似真情流露,极具煽情。

  杨任赶紧把杯子递给晴雯,她最怕女孩哭了,而且看晴雯的眼神,像是对自己动了真感情,此时的杨任,在坚硬的心也被融化了。

  “杨老师,其实我很羡慕你。”

  杨任有些惊讶,“羡慕我什么?”

  “别人都羡慕我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只是他们不知道,我也有我的痛楚,我也有我的失意,只是我从不敢在旁人面前提起,怕人家说我矫情。我管理这一百多号人,说好听点有责任感,说难听点,这是你应该的。所以管理班级,说轻松也轻松,也难也难。”

  杨任道:“你是个好女孩!我理解你,我懂你的不容易,下回心累了可以到我身边来哭诉,不用拿我当外人。”

  晴雯继续说:“我想你也听说了我们班之前的事情,我们之前的班主任是个不喜欢惹事的人,凡事大事化小,班里这么多人,有人惹事很正常,事情总需要人处理的,班主任不愿意出面的场合我去,班长搞不定的事情我来搞定,因此我便烙下了一个泼辣的性子,人人都说我心狠手辣,嘴巴毒,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杨老师,你说为什么我尽力去满足所有人的喜欢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喜欢过我?他们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工具,用之即来,挥之即去。”

  晴雯哭哭啼啼,杨任也顿时没了主意,本想安抚好晴雯便走了,现在一看,怕是走不成了。

  杨任用纸轻轻擦着晴雯的泪水:“我懂,我懂,懂你所有的不容易,你放心,之后这个班级的管理就交给我吧,你有什么想法意见都可以给我说,不用亲自跑一趟,瞧你这身体单薄的,怕是经常忧思忧伤造成的,你只管保重好身体,以后,有我呢,不怕。”

  “有你懂我,真好。”晴雯半依偎在杨任怀里,杨任有些不知所措。

  “杨老师,你QQ号多少?我加你,我把文件发给你。”

  “你不是有我微信嘛?”

  “不是都说了嘛,微信是用来处理工作的,QQ是用来发泄情感的。你那么辛苦,有些话又不能明说,需要发泄了,给我说,我24h在线。”

  杨任咧嘴一笑,把QQ号给了晴雯。

  “杨老师,你笑起来真的挺好看的。干嘛整天那么严肃呢?”

  “我?严肃?没有吧?”

  “可能你之前在部队习惯了,天天崩着个脸。”晴雯嘿嘿一笑,小手抓着杨任的脸,捏着玩。

  杨任被逗笑了,抓着晴雯的脸扭着:“你个小精灵鬼!”

  晴雯道:“杨老师,我有些饿了。”

  “想吃什么?我请客。”杨任把美团外卖打开给晴雯。

  “好嘞!那我不客气啦!”晴雯拿着杨任的手机点着汉堡,薯条,炸鸡,可乐,圣代。

  杨任看着晴雯那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随意滑动,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他幻想着自己未来的女朋友倘若和晴雯一样长的标致,又识大体该多好。

  “杨老师,你看你吃什么?”晴雯喊了一句杨老师,才把杨任从幻境里喊出来。

  杨任出了神,顿了顿,道:“和你一样。”

  晴雯笑了,同样的食材点了两份。

  转眼,外卖到了,晴雯吃着蓝莓味圣代,杨任吃着汉堡,弄的脸上有些渣渣,晴雯主动用纸擦去杨任脸上的渣渣,只是这脸与脸的距离有些近,让人不得不多想。

  杨任一看手表,四点半了,说道:“你多吃点,如果脚疼的话晚自习就不用去了,在宿舍里好好休息,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跟他们说一声下课了。”

  “好。”晴雯温柔的一笑,似乎都能把杨任的心笑软了。

  下午放学后,白玥去图书馆看书,看不进去,去吃饭,也没胃口,她拉着楚楚的手,说道:“楚楚,要不你先回吧,我这大脑里一片空白,我想自己静静。”

  “我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酸奶,拿着吧,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庄珣和你什么关系,也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也许他对你很重要吧。”

  “我们没什么关系,你不要想多了。”

  “那你跟我说说呗,你可从来没有提起过他。难道他比我还重要?”

  “陈年往事,不值一提,哪有你重要。”白玥说完抱了抱楚楚,“行了,回去吧,我自己走走。”

  “好吧,那我走了。有事打电话。”楚楚摆了摆手走了。

  白玥独自在操场上走着,操场上人很多,有情侣,有跑步的,有打电话的,白玥慢慢跑着,跑了十圈,跑着跑着跑不动了,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看手机,都晚上八点了。

  跑步跑的渴了,白玥去零售店买了两瓶啤酒,从来不喝酒的她以为根本没什么事,就是当水喝得了,坐下自己喝着,想起来这还是他第二次碰酒,第一次碰酒是在她13岁时,父亲家暴,抽烟喝酒殴打母亲,她实在忍不住了,冲出自己房间,去冰箱拿出啤酒往地上一摔,喊着:“闹够了没有!老林你还没有点出息,对一个女人打架!”

  老林叫了一声,我的啤酒呀,心疼他的一瓶啤酒钱,刚刚还打架打的激烈呢,老妈在那里哭着,这边和没事人一样就打电话叫人送啤酒过来。

  白玥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可笑。

  两瓶下肚,喝的越来越困,索性躺在那,不问世事,白玥就是想让自己喝的多一点,睡的熟一点,就不会操心别的事了。

  八点了,杨任下来去班里转转,看看学学生们有没有好好上晚自习,去班里的途中路过操场,这才看清白玥居然在那躺着。

  本想过去乱骂一通,看到她脸颊泛红,甚是好看,白玥感觉一道黑影挡住了自己,“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挡住了这么好看的月光!”

  “口气还不小,不去上晚自习跑来这喝酒,不怕扣学分吗!”杨任半蹲着看着她。

  “别逗了,楚楚,你学杨任说话咋这么像呢,像也没有用,我已经猜到了。”白玥嘴里嘀咕着,边说,边用手指着。

  “真是醉的不简单呀。”

  “我没醉!我,我就是有些累了,楚楚,你说为什么我每天这么拼命的努力却得不到父母的认可?我每天这么拼命的赚钱却连个好点的手机都买不起?我都活的这么狼狈了怎么还有人要陷害我?!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公平!不公平!”

  杨任惊讶了:“谁要陷害你?”

  “楚楚,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游泳馆的事情吗?我翻遍了我所有的聊天记录,没有一条感觉不正常的,我一闲下来就工作,周末还要摆摊,放假了还要去打工挣学费,我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社交,我都已经活得这么狼狈了,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害我!”

  “你是个好女孩。”杨任很同情白玥,深深叹了口气。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白玥刚说完一翻身差点掉下去,幸亏杨任扶住了她,杨任把白玥往里挪挪,白玥抓着杨任的腿当枕头,头在杨任的腿上趴着,笑的像个小孩子一般幸福:“这枕头真舒服,楚楚你哪买的?”

  “真是醉的不简单呀!”杨任苦笑着,摸了摸白玥的头发,那样丝滑,杨任出于好奇,继续问道:“那...我见你平时话少,也没几个朋友,会有什么害你呢?会不会那天的事情是个恶作剧呢?”

  “但愿吧!哈哈...”白玥傻笑着,清澈的嗓音继续嘀咕着:“无所谓了,哈哈...无所谓了,贱命一条,想让我死,真好,我巴不得早点死呢,这样世间的一切也就不用那么用心的搭理了。”

  “傻孩子!瞎说什么呢!”

  “哼,你不懂,你那样的家庭,是体会不到我这种家庭的悲哀,原生家庭的不幸我要用一生去治愈。”

  “我理解你的不容易,但无论你父母对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

  “不,你不懂,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人问过我的死活,我的死活似乎也只是一个数字,呵,这些年来,尾随、跟踪、强迫、打架、地震,这一桩桩一件件,我真的累了。”

  “那你的父母呢?他们都在干什么?”

  “他们连他们自己都照顾不好,哪有钱来照顾我,他们俩各自组建了家庭,我又这么大了,跟在谁身边都是拖油瓶。”白玥说着说着流泪了,眼泪夺眶而出,滑到下巴...

  “难受了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白玥拿杨任的衣服擦擦眼泪:“为什么要哭!哼,死很容易,但活下来真的很难,如果有一天真有一个人要来我的命,其实我挺感谢她,是我对自己太好了不忍心对自己下手。”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疯话呢!”

  白玥苦笑,“你父母都是公司老总,你的未来你自然不必担忧,晴雯随手一个耳环都是小几万,高雪琪的对象也是一个小老板,田源的护肤品都是大几千元,而我,放假期间辛辛苦苦挣了两个月的钱,才只能够交足学费,我现在一点存款都没有,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我不敢生病,我怕我倒了,都没有钱进医院买药。而你们,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杨任摸着白玥的脸颊,有些发烫:“我怎么体会不到,我也是个苦日子里熬出来的人。”

  杨任顿了顿,感觉腿有些发麻,道:“时间不早了,九点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白玥滚向杨任的腰,抱住杨任的腰,撒娇道:“好楚楚,我们一会再回宿舍好不好,这会的空气很好,我们呆一会在回宿舍吧,好楚楚~”

  杨任被白玥这样晃着,又抱的很紧,心生情愫,自己好久没有被一个女人抱过了,只是她旁边只放了两罐啤酒,就醉了?会不会是故意的?这些孩子的歪心思一个比一个多,杨任也听了不少这个学校的师生恋,不能不妨。

  杨任把白玥扶起,自己站起来,“我走了!你醒醒酒吧!”

  杨任走了,白玥也跟着晃晃悠悠的走,走了没几步,眼睛半睁不睁的没看清楚磕在了栏杆上,一头磕在栏杆上,“浜”的一声白玥倒下了。

  杨任急忙回头,见白玥的额头磕红了一片,一个公主抱抱起白玥走向自己家里,这才放下心来,之前所说的话估计是真把自己当作潇楚楚了,所以话才会如此之多。

  “感觉一晃一晃的,是不是在荡秋千?”

  “你喜欢荡秋千?”杨任问。

  “你不知道吗?这是你亲自给我做的。嘿嘿,你忘了。”白玥傻笑。

  “什么跟什么啊。”杨任抱着白玥走,“对了,你老家哪的?”

  “我没有家。我是野孩子,哈哈...”白玥傻笑着。

  “白玥,你真的和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样。”

  “没有什么不一样,芸芸众生都一个样,不过是被现实逼迫而已,谁不愿意诗和远方都要呢!”白玥醉醺醺的说。

  “你倒是很现实!那你以后打算怎么生活呢?一直一个人吗?”

  “以后,哼,我连我未来五十年的路都想好了。”

  “那你想的还挺远的。”

  “我要开公司,做什么目前保密,总之一年不行就5年,5年不行就10年,我会慢慢坚持下去的,直到我成功的那一天。待我55岁的时候,如果我母亲过世,我就下去陪她,如果她没有,我就继续陪着她,安享晚年。”

  杨任听着不禁眼眶红润,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孩子,保护的了自己,也敢保护身边的人,什么都豁得出去,倒也洒脱,杨任这才放下了心中的顾虑,相信白玥是个好女孩,不是袁桦口中那样肤浅的女子。

  终于走到宿舍楼里,上了二楼,实在不方便开门,杨任把自己衣服脱了放在地上,把白玥放在衣服上,自己开门,又进去把卧室灯开开,这才出来。

  “白玥呀白玥,我是哪辈子欠你了,你吐哪不好偏偏吐我衣服上。”杨任叹气,把白玥抱到卧室床上,侧躺着。

  刚洗完衣服回来,见床单上又是白玥的杰作。

  “又吐上了!”杨任把床单拿下来洗,换了张新床单,又往白玥嘴边放了两块毛巾。

  等着一起都收拾完了,已经九点了。

  “田源,都这个点了,杨任应该不来了吧。”高雪琪和田源聊着天。

  “不行,好不容易抓住白玥的把柄不能这么放弃了。”田源看着外面天色已黑。

  杨任看手表不早了,也就不去班里了,守在白玥身边,坐在凳子上靠着墙。

  “小庄,小庄!”白玥一喊不要紧,杨任立马睁眼头头一歪撞到了墙上,疼得他,又去看白玥,睡得很熟,自己又回去坐在了。

  九点多了,班里人都走了,慢慢走回了宿舍。

  “楚楚,你真不知道白玥去哪了吗?都十点来,别出事了的。”田源说。

  “我给她发个短信吧。”

  楚楚发着:白玥,你在哪呢?怎么还不回宿舍,宿舍人都好担心。

  杨任看到短信,回了楚楚:他在我家,不用担心。

  楚楚又问:你是谁啊?

  杨任回:我是杨任,别跟别人说她在我这,她不希望。

  楚楚回:知道了,老师,希望你和白玥有进一步的了解,她人很好的。

  楚楚笑笑,对田源说,“她在别的宿舍睡下了,叫我们先睡吧。”

  “就知道她也丢不了!”袁桦说。

  “既然你知道的这么多,你倒是说说她现在在哪啊?”

  “楚楚,别跟白玥学的那么倔!对你以后不好!”

  “这不是倔,”

  田源打断他俩,“快洗洗睡吧,哪那么多话!”

  半夜三点,白玥酒醒了,慢慢醒来,这是哪?

  她坐起来,看到杨任在身边,不禁惊讶,一翻手机短信里还有他俩的对话,确定这就是杨任家,可是他没有理由把自己弄这啊,这个杨任,吃错药了吧!

  见杨任睡得熟,下床就走,开了门,见外面那么黑,天还没亮,能去哪呢?!又回来,不如把杨任的家好好转转。

  走到卧室旁边的工作室,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电脑,一把椅子,白玥翻开柜子,里面有一个图册,全是他和他战友的合照。

  细看,不仅仅是合照,是在一起奋斗过的历程,在公路上摔过、在水泥里泡过、在草地上打架、在钢绳上练速度,等等。

  突然觉得杨任是个很细心的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自己吐到杨任衣服上,被单上,他都去洗了,不禁觉得这个男人靠得住,还很有责任心。

  在往后翻,每个相片下面都有一句话:

  他走在桥上,孤独且迷茫的看着远方:人世中,我们所面临的大部分的选择其实只有两个,不是说正确的,错误的;而是说,正确的,便捷的!

  下面一张他跟他班长打架:有些教训,一次就够了。

  下面一张他看着遥远的路,战友们在地上爬,上面一米高有钢丝:前面的路很长很远能哭但不能停。

  翻页他拿了个锦旗,应该是第一吧:奇迹不过是努力的又一个名词。

  下面一张他和朋友们在泥土里摔跤:我们的友谊岁月可见!

  下一张他在单杠上练着引体向上:这辈子怕是最后一次了吧。

  之后又看到一女子扛着枪: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看够了没有?!”

  杨任一句话吓得白玥一哆嗦,啊——的尖叫了一声,这一叫反而把杨任也吓一跳。

  “你进来先吱个声好不?吓死我了。”

  “这是我家,你进来咋不像我先报告一声呢?”杨任严肃的说。

  “你睡着了呢!不忍心打搅你。”

  白玥站起来,杨任往前走一步,白玥退一步,白玥总感觉杨任的眼神像是要杀了她一样,可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怕什么,于是立马跑出去,被杨任一手拦住,“这是我家,你能跑到哪?”

  “去死吧!”白玥咬了下杨任胳膊,跑到客厅,杨任追了过去,白玥后退到墙角,杨任往前走,离白玥只有几厘米。

  “你到底想干什么?”白玥看到杨任的眼神,有的惶恐,离得越近,就会越有些害怕,可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啊。

  “我想干什么?!要不是你昨天喝醉了,我把你抱回来,你现在还在操场到处找水喝呢!”杨任气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我说过用你把我弄回来了吗?”

  “你还有理了,这是我家,那你现在给我出去!”

  “出去就出去!”白玥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真出去啦?也太单纯了吧。”杨任立马出去追,白玥走到一楼,杨任拦住,第一次低三下四求一个女人:“我错了,行吗?天都还没亮,你能去哪?”

  “不用你管!你不是不想让我在里面呆着吗!”白玥说着还往前走。

  “哎呦呦,我那是气话,你怎么还当真了呢!你说你大晚上的跑出去,要是出事了可咋办呀?”

  “不用你管!”白玥想起来杨任第一次见面那样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是,我也不想管你,可你如果出事了我不还得担责任吗?!毕竟我也是你的班主任啊!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了...”

  杨任还没说完,白玥苦笑着,抢着说:“呵!男人!我就说你也不会是真的出于好心在乎我的死活,只不过是不想承担责任罢了!”

  白玥苦笑着:“哼,罢了,罢了,世间的人都是如此。”

  杨任一下子被这句话气到了,这个白玥怎么总能曲解别人的意思,怎么想的这么多。

  杨任边喊边走到白玥眼前,严肃的说:“你在走一步试试!”

  “我怕你不成!走就走!”激将法和威胁对于白玥来说不值一提。

  白玥往前一走,踩到了杨任的脚,谁曾想杨任也不躲开也不叫出声,白玥赶紧往后一退,谁知杨任一把拉住白玥亲了她,看着她紧蹙的眉头,脸颊泛红,挣扎着慢慢不说话了,杨任才松开她。

  杨任被白玥的话气的堵到胸口,一口气上不来,她没想到白玥竟然这样想他,他一生气才霸道总裁,吻住了白玥,让她没有反抗的余地,他亲她时已经感受到了她用力的呼吸声和强有力的心跳。

  杨任刚松开她,她一巴掌打到杨任脸上:“渣男!没想到我们堂堂班主任竟然是这样的人!”

  杨任又在一次被气到了,这个白玥真的误会他了,他其实也不知道刚刚自己怎么了会那么冲动,他赶紧解释说:“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刚刚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反正您老人家刚刚那个举动怕也不是第一次了吧!亏我们班那么多女生喜欢你,没想到也是个人渣!”

  “你...你...你...”杨任没想到白玥对自己的误会这么深,越来越解释不清楚,“他们喜欢谁是他们的自由!我怎么可能管得了!”

  “您老人家说的可真云淡风轻啊,看不出来是个老手啊,明儿个我就跟我们班同学说,把刚刚那一幕你干的那些破事都说出去,看还有几个人敢喜欢你!”

  “他们喜不喜欢我关你什么事儿啊?你操哪门子的心?”

  “本来我是不想管的,但是出于你这种人渣,如果她们跟你在一起不久后发现你是这样的人,上当受骗了,我不忍心他们受骗,还是真心实意的说出来的好。”

  “那你说呗!就说你今天晚上旷课没回宿舍睡觉,在我这睡了!还被我亲了!”杨任看着白玥,越发觉得白玥可爱。

  “你...你欺人太甚!”白玥说着气不打一处来,一拳砸到杨任胸口上。

  杨任没有躲开,也没想到一个小姑娘手劲儿这么大,呛得他咳嗽了几声。

  白玥还要一拳打过去时被杨任接住了,杨任手指头一弹,把白玥敲晕了,白玥倒在杨任怀里,杨任看着白玥道:“我这是为你好。”

  白玥嘴里嘀嘀咕咕,“我就是死了也用不着你管!多管闲事!”说着说着头一晕就倒在杨任怀里。

  把白玥抱回家后,扶到床上,给她盖上了小毯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这才回到自己的屋里,躺下。

  杨任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自己也活了20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冲动过。

  但是当他看到白玥脸颊泛红他就想欺负她;看到白玥很任性就忍不住想起白天她跟那个叫庄珣的打情骂俏,自己的手又握成了拳头;看到白玥跟自己反抗,他就忍不住想要占有她。

  早上7点了,白玥醒来,觉得头皮发麻,见杨任不见了。

  厨房里杨任在熬粥,白玥闻着味走了进来。

  “你还会做饭?”

  杨任在切胡萝卜丝,“待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白玥走回去,坐在客厅,杨任端着两碗皮蛋瘦肉粥来,“喝吧。”

  白玥喝了一口,“烫!”

  杨任立马坐过来,“我给你吹吹。”

  杨任吹了两口,动作那样的温柔且细腻。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白玥感动奇怪,之前对自己冷冰冰的现在却这么温柔,难不成有事求我?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抱歉...昨天晚上太晚了,我怕你一个女孩出去出事了...所以,让你睡在了我这里。”杨任难以启齿,说话磕磕巴巴,他难以启齿的是向白玥表达自己的感情。

  “哦。”

  白玥没说什么,低头喝着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难以启齿,也不敢大肆张扬,只不过,她对杨任,比之前多了一丝害怕,少了一丝嚣张。

  杨任去厨房端了菜过来,“快吃吧。”

  白玥点点头:“谢谢。”

  “不用跟我见外。”

  “能不能告诉我相片里的那女的是谁?”白玥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的相册。

  “我以前的女朋友。”杨任说到这,脸色突然变了。

  “为什么是以前?”

  “后来她死了。”

  “能告诉我怎么死的吗?”

  “在一次实战中,打到最后,就剩我们俩了,我叫她不要拼命,不要感情用事,因为那男的是杀她父亲的凶手,她还是拼了命去追那男的,,最后一枪被他打死了,当我赶到,她已经死了,后来,我在他的必经之路上设了个陷阱,他掉了下去,并且是永远死亡。她死了,我退伍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些。”

  “哎,都是过去的事了。”

  “多久的事?”

  “10年前。”

  “看来咱们都是念旧的人。”

  “快吃吧。”

  “饱了。”白玥一想起杨任和他女朋友的事,就心凉的不想吃饭了。

  “既然不吃就回班吧。”杨任深情的眼神看着远处,只是不希望眼前这个女孩子知道那么多,不应该在这个年纪承受这么多,这个年龄还是好好把书念好就够了。

  “恩。走之前我还想说一句,过去的事不一定要忘记,但一定要放下!”

  白玥走进了班里,紧跟杨任进班,随后打铃了,下了早自习,楚楚问:“和杨任处的怎么样啊?”

  “没什么。”白玥的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为什么自己会那么介意他过去的事情。

  “老师,这是今早和昨晚迟到没来的。”高雪琪走了上去。

  杨任一看只有白玥,“下去吧!”

  “什么?”高雪琪震惊。

  “我叫你下去吧!”杨任嗓门异常的大。

  白玥听到杨任吼高雪琪,后悔自己问杨任她女朋友的事。

  醒来了,梦散了,你我都走散了,你输了,还是你怕了,真真假假,你的谎话,反正我是都信了...

林玥敏

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来日方长,什么都有机会;殊不知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来日不方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