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七章 两面三刀桦巧连理 孑然一身任表遗憾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2676 2013-07-25 09:47:35

  这天晚上12点,校园里也没什么人了,杨任准备出去转一圈买个雪糕就回去。

  走到商店发现网吧就是这个店的四楼还亮着灯,便走上前去。

  没想到网吧里面人很多,很喧哗,厕所的味道甚是大,杨任走过去,没想到看到这样子一幕:

  袁桦和三个男人拉拉扯扯到男厕所,抽着烟,抽完烟,一个男人把肩上的黑包放下来,说“这次弄了两万多呢,多亏了你呀!”

  “小意思,快分吧,此地不宜久留。”

  杨任忍不住一踹门进来了,袁桦傻眼了,一个男的吼道,“你他妈谁啊?少多管闲事!”

  那男人直接上来一拳,杨任直接一腿提上去把那人踹到地上,那人捂住肚子,另外两个人过来了手势比划着等杨任动了他们在动。

  袁桦立马放下那个黑包跑了,杨任去追,被这两个黑衣男子围住,杨任出手之快把这两人各一拳头部打出血,杨任去捡包,几个人赶紧跑了。

  周四早上,杨任和宋烨一起正往教室走,后面晴雯和袁桦说着:这老班和宋烨关系不错啊,老儿一起走。

  袁桦小声说:“宋烨是杨任的人!”

  不想宋烨往后扭头,晴雯立马停下嘴里的话,喊道:“老师好!”

  袁桦也道:“老师好!”

  学生们纷纷路过。

  “老师好!”池彰奕和许超说。

  “恩。”

  “老师早!”高雪琪喊着。

  “恩,早!”杨任点点头。

  “老师早上好!”吴馨焦娇喊着。

  “恩,早!”

  “这美女多的地方就是好啊。”宋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些美女,一直盯着他们到进教室。

  “幸亏学了几年,没学几年的医,你敢来这教课当老师!”杨任说。

  “老师好!”田源余灵说。

  “恩,好!”

  “你们班学生你都叫得上名?”宋烨问。

  “只有几个叫得上,剩下的,脸熟,知道是本班学生就行。”

  后面白玥和楚楚从杨任身边经过,就和没看见一样。

  杨任咳嗽了一声,“现在的学生可真没礼貌,和没事人一样走过。”

  白玥回头,“忘了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不是人的人说话!”

  “什么叫不是人的人?”楚楚纳闷。

  “披着羊皮的狼还会是狼吗?”白玥说完,一扭头进班里了。

  “这个妞挺有意思哈!敢跟你对着干!”宋烨等着看戏。

  “看我不整她!”杨任急的咬牙切齿,一向大男子主义惯了,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话!

  “别过了啊!”

  “哼!”

  “又有好戏看喽!”

  宋烨说进了办公室,杨任进了班里。

  屋里面白玥和楚楚聊天,楚楚说,“大玥玥,你知道吗?我的钱回来了!哈哈!”

  “怎么回事啊?”

  “这还得多亏我妈,银行卡丢了的时候,有人盗了我卡去消费,卡上连着我妈和我的手机号,我妈收到短信了,一看怎么可能一下子花了一万多,正准备给我打电话,又有短信过来了,显示支付未成功,我妈那天正好在办公没有开会,上电脑登陆我的号和密码,发现还有一个人通过黑科技远程操控,在盗钱,还好我妈知道密码给冻结了银行卡,那个人没办法了。”

  “这回看你还认输不?那会还闹着怕你妈知道你贪玩不给她密码!”

  “这下子看来还是有好处的。要不我把密码也告诉你吧,这样子我就不用担那么大风险了,有事找你!”楚楚撇嘴。

  杨任悄无声息的走到白玥身边,“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上午上的是药理,你看什么英语啊?”

  “上药理我就不能看英语了吗?谁规定的啊!”白玥说。

  “那我告诉你,我规定的。只要你在我的班,你就是我的学生,就要听我安排。”杨任一向黑着脸一脸严肃的说,此时班里好多人都开始换书。

  “谁稀罕当你班的学生似的!”

  “我告诉你!有本事别在我的班呆着!爱去哪去哪去!但是现在,在我的班里,就是我的学生,现在拿着书出去,去楼道里看药理,下了早自习查你!”杨任说。

  “去就去!”白玥瞪了杨任一眼,走到楼道里,心里面却很不是滋味:这个杨任,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尊重!第一次是在操场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泼我一脸水,现在又当着全班的面这样说我,我哪里得罪他了!如果不想让我在这个班里呆着,我走就是了!有必要这样说话夹枪带棒的嘛!

  “报告!”陶冶和张艳萍走进来。

  “我说话不管用是吗?!上次说了你们现在还迟到!”杨任走向讲台。

  “老师,起晚了。你不知道,昨天我们宿舍蚊子可多了,咬的我们今天凌晨才睡着觉的!”艳萍笑嘻嘻的说。

  “那你们宿舍其他人怎么这么早就到啊?都是一个宿舍的,难道她们就没被盯吗?”杨任语气加重。

  “出去!10个俯卧撑!”

  “我不会做!罚我别的吧!”陶冶蛮横惯了,这个学校里没人敢把她怎么样!

  “你以为我很想罚你们吗?!你们这些孩子,真是不知道家长的心啊。”

  “老师,我们保证,下次再也不迟到了,嘿嘿。”艳萍笑着说。

  “下回,下回,你们有几个下回?你们人生里有几个青春?容得你们这么浪费!”白玥听到这句话,突然又感觉很心酸。

  “那你说怎么办?”陶冶说。

  “是你想怎么办?”

  “干嘛要把局面搞这么僵?!”艳萍揪揪陶冶衣角。

  “听说杨任老师身手了得!”陶冶蔑视的看着杨任。

  “随时恭候!”

  陶冶很快直接一脚直踢杨任裆,被杨任挡过去,“我不跟女人打架!”

  “是你不敢吧!”陶冶一拳往杨任脸上打,脚上一个连踢动作,杨任都躲过去了

  “有两下子!”

  “那可不!跆拳道黑带可不是那么好练的!”陶冶转了一下脖子,发出咯咯响声。

  班里一阵欢呼,白玥也来班门口看。

  陶冶一拳打杨任鼻梁上,“来真的!”杨任摸了摸鼻子出血了。

  “你以为呢?”陶冶根本瞧不上眼前的这个·男人,只出了一分力。

  杨任接上陶冶那一掌,打过去,陶冶往后一退,就讲台到座位这么点的距离,俩人似乎也伸缩自如。

  陶冶开战打之迅速,主要使用连打连踢,而杨任一掌接一掌,一腿接一腿的还,白玥感觉到这个杨任深不可测。

  五个回合后杨任的主要招数都没看出,还没分出胜负,陶冶一个下劈直踹杨任背部。

  杨任翻身之快抓住陶冶手臂一弯,陶冶还在折腾翻身,可杨任手劲太大,翻不过来,陶冶另一只手反挖杨任脸,杨任一抓她手,两手臂都被折了回来,班里人直呼精彩!

  “疼,疼,放手!”

  杨任放手。

  陶冶反击,用手直劈杨任背部,杨任用脚反踢陶冶腿,陶冶直接倒下,杨任扶住了她

  “你那是什么招法?”

  “我那——什么招法都有,我以前当过兵。”杨任说着,放了陶冶,陶冶站起来,“有时间我还会跟你比的!”

  全班“哇....”既惊叹又羡慕,杨任一下子好感值倍增,似乎班里所有的女生都已经爱上了眼前的这个杨任。

  “上次体育课你没来,我是你们这次的体育老师,就是教跆拳道的!有时间可一定要来,你不练,也要辅导别人。你是他们最好的示范。”

  “谢谢夸奖。”陶冶笑笑,出了班。

  艳萍也准备走,杨任喊道,“你回来!”

  “杨任,你都让她走不让我走。”

  “她那是回去调养了,下周的体育课我肯定她来。怎么,你也要比比然后回去调养吗?给你这个机会。”

  “行了行了,下次课我一定去。”艳萍耷拉着个脸走回了座位。

  上课了,任课老师来了,杨任出去,白玥溜回班里。

  杨任回到办公室过了一会下课了,把焦娇楚楚叫过来:“看看有没有少东西。”

  “老师,真有你的!“焦娇数着自己的钱和饭卡,“一分不少。”焦娇两眼放光,欣喜若狂,立刻扑上去抱了一下杨任:“杨老师太谢谢你了,之前我们班也发生过这样子的事情,保安处理了半年都没有查到钱的去向,老师你居然这么快就破解了,真的谢谢你老师,不然我妈就来了,她说找不到钱就不让我继续读书了。”焦娇说着说着就哭了。

  “别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哈!”

  焦娇抬头看着杨任,两眼泛着泪花,杨任伸手抹了下焦娇的泪水说,“没事,都过去了。”

  这边楚楚说,“这个卡里面没有钱了,已经作废了。”

  “怎么讲?”

  “早上我妈已经给我打电话了她通过远程控制,已经换了密码钱都转到她的账上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楚楚笑着说。

  “你老妈可真是精明。”杨任说着喝口茶,“你们回去上课吧,把袁桦叫过来。”

  “好的,老师,袁桦听到钱找回来了肯定特别高兴。”焦娇高兴的摸摸泪。

  “回来!”杨任吼道。

  “告诉你们俩一句话,切记,人无完人,不要太相信别人说的话,对于你们身边的人也要提防,不是什么朋友都可以交的!走吧走吧走吧。”杨任说完,俩人走着路上嘀咕着:他说什么呀,没听懂,我也没有听懂。

  “袁桦,我的钱回来了,哈哈,你快去吧,老班叫你呢,不用担心了你的钱肯定也回来了。”焦娇高兴地说。

  “嗯嗯”袁桦摸着焦娇的头发,若有所思。

  袁桦走进来,笔直的站在杨任面前,杨任说,”知道自己犯什么错了吗?“

  “不知道。”袁桦的脸绷的很紧。

  “你是让我把那两个人叫过来你才肯认账?”杨任吼道。

  “杨任,可否借一步说话。”

  杨任跟着袁桦走到了教学楼外面。

  “我知道这个事我有错,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老师你要怪就怪我千万不要怪白玥,”

  袁桦话还没有说完,杨任就问到:“白玥?跟白玥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没什么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你说吧,没事,有我在呢,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袁桦紧张的一下子握住杨任的手,眼角含泪的说着:“杨老师,我可以叫你杨任吗?”

  杨任把她的手松开,点了点头。

  袁桦说:“杨任你知道,我家庭条件也不好,父母为了供我读书已经向亲戚朋友借了很多的钱,我自己呢周末的时候也在打工,寒暑假的时候我也在积极的打工,我虽然学习不好,但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学习,”袁桦说着掉下泪来。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就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我母亲病倒了,需要很多的钱去治疗,我一下子筹不到那么多的钱,于是白玥就给我说他说他可以先借我几万块钱,三个月之内还她就可以了,然后我就跟她借了几万块钱,可是三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到了,我筹不到那么多的钱,我就问她说可不可以缓一段时间,她说可以我当时还想的,我说她人真好,这么轻松的就答应我了,谁知道过了15天之后,那个利息就一下子特别高,她给我说那个利息已经涨到5000多了,我那时才知道原来还有利息呀,当时我就特别着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这个钱是甲方的也不是她自己的钱,如果还不上的话,利息就会越来越高,我当时很害怕我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然后我才会,想到这样一个办法,我真的真的,我我真的是太相信她了,杨任对不起,我也不想去拿人家的钱,她跟我说拿了之后她会想办法还的,她说她那边有朋友会帮别人还的。”

  杨任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拿人家的钱,其实白玥也知道这个事情?”

  “是呀,就是她帮我出的主意呀,她给我说我拿了人家的钱先把甲方的钱还上,然后呢,再把同学们的钱还上,他说她那边有个土豪朋友,拿不出十万多的医疗费,但是随随便便给一笔几千元还是有的。”

  “老师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也不要怪白玥,她也是为了帮我还那笔钱。”

  “行了,我知道了,我不怪你,怪也就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白玥的话我会给他好好聊的,她触犯法律了。”

  “那她会进警察局吗?老师她其实人很好的。额,虽然她也没怎么说过你的好话。”

  “哟,她说什么了?”

  “老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打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这就是缘分吧。我的这个秘密只跟白玥说过,她给我说你不是什么好人,她说让我不要喜欢你,她说你是什么大猪蹄子,见一个爱一个的,见财起色,见利忘义,两面三刀,还经常体罚她,也许她是开玩笑的,老师,你不要当真。”

  “行了回去上课吧。“杨任拍拍她的肩膀。

  “嗯,杨任,我可以再抱一下你吗?”

  “额...”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了两次,杨任不知道说什么,突然有些傻愣愣的。

  袁桦一下子抱住了杨任,在杨任耳边轻轻问道:“杨任,你有女朋友了吗?”

  “你还是学生,不要想那么多,抓紧学习,以后才能好好工作赚钱,报答你的父母。”杨任推开了袁桦,大庭广众的,影响不好。

  袁桦抿了抿嘴唇,说:“杨任我知道你也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可能我配不上你,可能你之前经历过的事情我不曾参与,但我只是希望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够一起经历一起成长,我回去了,你想一下吧。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袁桦走向教学楼,又回头看了看杨任,向他摆了摆手。

  杨任挠了挠头发,说不出来心里面是甜还是涩,径直走到了操场散步。

  袁桦看杨任走远了,把兜里面装的眼药水扔到垃圾桶,径直走出了教学楼,拨通了电话:“喂,你们三个听着,想报仇的话把昨天晚上打你们的那个男人给我狠狠的揍一顿!让他长点记性!”

  “不是,袁桦,你这个事情办得也太不地道了,来人了也不跟我们说,自己跑了!”

  “我不跑了怎么救你们啊!傻了吧!”

  “今晚上你就请好吧!”

  “今晚上我就不出面了,你们看着解决吧,别闹出人命就行,打完赶紧跑,他身上多少钱给我抢完啊,要不就远程黑他电脑传播病毒!老子这个月的烟钱还等着呢!“袁桦说完挂了把通话记录删了。

  中午,白玥往床上一躺,根本睡不着,想起杨任就来气。

  下午,上课,中医,宋烨来了,全班都在说“老师好!”

  白玥仔细看着他的眼神,也许他们是战友。

  鞠躬后,全都坐下来,杨任走到班门口,喊道:“白玥,大家都在喊,你怎么不喊!”

  “你又不在你怎么知道我没喊!我喊的声音小不行吗!”

  “我看着呢,别狡辩,出来站着喊!喊道我能听到为止。”

  “耳聋啊你!”白玥气不打一处来,出去站着。

  白玥火旺旺的盯着杨任,杨任看着白玥看了一会不好意思了,便说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白玥说:“什么事儿啊?你就知道了!”

  “还要我说出来吗?你自己心里面没点数嘛!”

  “不是,我就想问了,到底是什么事儿,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会知道?”白玥火一下子上来了,声音也变大了。

  “哟,现在声音变大了,一看你都不尊重老师,尽在背地里面说别人坏话!”

  “不是我就纳了闷了,你说话能不能正常一点啊?不要阴阴阳怪气的好吗?我说谁坏话了,我就纳了闷了!”白玥叹气。

  杨任从白玥的眼神里什么都看不出来,不知道她是真的隐藏的太深了还是当真什么都不知道,如若她当真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袁桦...不可能...杨任心里面回想着便走向办公室。

  突然又回头对白玥说:“站到这里不许动!想想我为什么要让你站到这里,给我喊喊老师好喊到下课为止!”

  “神经病!”白玥叹气。

  “老师好!”“老师好!”“老师好!”杨任听着走着,走回了办公室。

  白玥见杨任回了办公室,便停了口,宋烨看了一眼,左嘴角一撇,做了一个鬼脸,白玥笑了,突然觉得宋烨和自己心有灵犀。

  第一节课下了,白玥又站直,杨任走来,“喊了多少啦?”

  “喊了呀——1748个。”

  “果真喊了这么多?”宋烨问。

  “1748——你去死吧!”白玥说完跑回教室。

  宋烨笑出了声,“你带的好学生!”

  “去!”杨任回了办公室。

  此时宋烨进来,“该回座位的回座位,现在上课!”

  这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是九点,天已经黑了,黑到看不清月亮和星星。

  杨任独自一个人在操场上转圈圈。

  看着像是快要下雨了,便准备回去,刚起身回去的路上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就立马跑,后面三个黑衣男子也跑了起来。

  杨任跑步之快快跑到警卫室了,灯光下影影绰绰,三个人过来把杨任围了过来。

林玥敏

我不喜欢下雨,但我喜欢听下雨的声音;   就像我是个爱笑的人,却不是个十分开心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