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章 少年老成未雨绸缪 饱经沧桑前来报道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562 2013-06-06 10:17:27

  《1》

  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生在眼镜店里忙来忙去,嘴里还不停的讲解着镜片的保养知识。

  她就是白玥,一名大二学生,暑假放假在眼镜店兼职做验光师。

  她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是如此忙碌,经常吃不上饭,此时成群结队的顾客已经在排队等着验光了。每天都是这样,放眼望去,有挑眼镜的情侣,有等着验光的孩童,有挑选墨镜的海归。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喧闹:

  “你这tmd做的破什么眼镜带着头晕!叫你们老板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叔走到前台把眼镜扔在桌子上吼道!

  前台妹子细心解释道:“您说哪里有问题?”便拿起眼镜仔细观察着。

  “带上去看不清!头晕!”大叔没有耐心了。

  “新眼镜带上去都会晕的,正常的!您是第一次戴眼镜吗?”前台妹子一本正经的用着官方口吻回答。

  “老子戴眼镜都戴了七八年了,什么情况我比你清楚!叫你们老板来!”大叔发火了!

  屋里原本沸沸扬扬的吵闹声瞬间安静,大家的目光瞬间都盯在了这个大叔身上,对于大叔这个事情大家众说纷纭,有的则跟大叔站一队认为这个眼镜店不靠谱。

  正在给顾客讲解镜片知识的白玥,忙走过去说:“您是看远看不清还是看近看不清楚?”

  大叔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远处:“看远倒还可以,就是看近的话有些吃力。”

  白玥接着说:“您今年多大年龄?”

  大叔说:“43.”

  白玥走上前去:“这就对了,您今年有老花了。所以才会看近有问题。您的度数需要变了,您过来,需要给您重新验光。”

  大叔便跟着白玥走进了验光室,大叔坐下来,看着白玥挪动仪器,把自己的眼镜往鼻梁下放了放:“你这么年轻,验得准嘛?”

  白玥边调着机器参数边说:“大叔,你别看我年轻,但这个活,一般人还真干不了!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我能在这里验光?您放心,老板不傻!”

  大叔笑的点了点头:“看来是时代变了!我见好几家眼镜店的验光师都是年轻人!”

  他说完把眼镜放到桌子上,把自己的头自觉的放到机器中央,笑眯眯的说:“现在是科技进步了,一个机器就搞定了所有流程!哈哈哈...”

  “您别说话,坚持三秒钟,听我说,眼睛不要眨,很快,看中间那个红色的小房子,好,ok!头可以放下来了!”白玥熟练的操作着一切。

  看着大叔笑着走出来,外面的人又开始七嘴八舌的热闹起来。验完光,白玥叫大叔出去转转,看看手机报纸什么的有没有问题。

  紧接着白玥喊道:“下一位!”就这样,忙了一上午验了五个人的视力,白玥正喝着水想歇歇,一个性感的声音轻声说:“我是坐在这里吗?”

  白玥回头一看,一个肤白貌美的大长腿欧巴,腹肌很明显,目测身高182,脖子上戴着项链,打着耳钉,最主要的是回眸相视的眼神,那样温暖,明亮,舒服。

  白玥把杯子放下来:“之前带过眼镜吗?”

  “没有,就是最近感觉开车看不清远处了。”

  白玥给他测了视力,近视200多度,刚想聊会天,外面妹子撩开帘子:“测完了吗?外面还有五个人等着,尽量快点吧。”

  本来很好的心情被打乱了,白玥本想加个微信都没时间,只能让他先走了,隔着帘子白玥看到外面人影晃晃、走来走去,忙喊道:“下一位!”

  忙忙碌碌了一天,终于下班了,虽然每天都这样,但白玥感到很充实,很舒坦。

  下了班,白玥快步跑回宿舍,因为这个眼镜店管住,不管吃,白玥是大学生兼职,做两个月假期工挣了学费和一部分生活费就又要开学了。

  白玥快步跑回宿舍,拿了摆地摊需要的灯光,白毯子,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一次性上飞机必用的瓶子,一次性护肤品洗发露,自拍杆,小首饰,项链耳环等等,背着十斤重的书包跑到海边,因为眼镜店在市中心,而她卖的一次性护肤品则是在海边摆摊卖的。

  白玥看看表,已经十点多了,天色不早了,把东西整理一下,背着书包跑去挤地铁了,到了住的地方,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她洗完澡,已经十二点了,把小台灯打开,自己预习着下学期的课程。

  《2》

  八月二十号,一个穿白色衬衫下身着白色休闲裤,和一双黑白相应的运动鞋手提一个办公包走了进来,敲了敲门,只听屋里面一个人喊了一声:“进!”

  “您好!叶导!”

  “你就是那个来应聘的!”

  “对!我叫杨任!”他说着把黑色办公包放下,取出资料,“这是我的个人资料。”他站着弓着腰。

  “你当当过兵!”叶导捋了一下眼镜,看着资料:杨任,男,28岁,苏州人,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指挥学院,在实战演习中侦察雷达兵比武、多种火器精准射击等各类赛事中,荣立三等功5次、二等功1次。14年在缅甸战场上缴头号共获匪两名,获荣誉奖及中尉头衔。

  “你这么优秀的条件,怎么不留你们母校继续就职呢?”

  “说实话,曾经想去,不过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我当兵时间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没能留出过多时间在家陪父母,也该是我敬敬孝道的时候了,况且这里离我们家乡又近!”

  “后生可畏啊!难得了你这么孝顺!还这么年轻!”叶导挠了挠头,“结婚了吗?”

  “这个…还没有。”

  “家里面没催吗?”

  “这个...因为一直在部队里面学习深造,没有见过什么女人况且也没时间去想这些!”

  “哈哈哈——”叶导笑着“也该想想了,你想应聘什么职位?”

  “体育老师。”

  “这样吧,我看你还是挺优秀的,虽然没有当过老师,你就去”叶导拿着发名册,手指着“就去这吧,上学期这个班主任产假,我给了她一段时间调理,这段时间够你在这里认识和熟悉了。有什么不懂的到时候你问他,这个年级主任张春华,他们过几天就来。”

  杨任接过名册,瞟了一眼学院师资力量雄厚,正副教授196人,讲师168人,初级职称153人,专兼职教师537人,说着:“恩,好。我这就去收拾行李准备入住。”

  “你住哪啊?”

  “去附近找找房子。”杨任转身挥挥手准备着走。

  “不用这么麻烦啦,我这里管住的。水电费你自己交,房子有的是,另外我这里有年终奖,你要是评上个优秀班集体都是上千元的奖金呢!怎么样,来我这里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

  “感谢叶导的欣赏!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我也相信这些学生在叶校长英明的领导下及所有老师的配合下定会茁壮成长!对了,这个茶叶我是从老家带过来的,不嫌弃的话您尝尝。”说完杨任从包里面拿出 500g的宫廷普洱几竹罐。

  “你可是来对时间了,正好今天没什么事,那就尝尝你的手艺!”叶导右嘴角上扬的笑着。

  “放心,这个是我从老家带来的,纯天然无污染,自己加工的,大红袍我们那边都有的,只是不多,几年出一次。”杨任说着手法娴熟的将沸水注入茶杯,又拿茶夹夹起茶杯把水倒掉,把茶叶放到器具里,将沸水倒入壶中,让水和茶叶适当接触,然后迅速倒出。

  杨任又将沸水再次倒入壶中,用壶盖拂去茶末儿,把浮在上面的茶叶去掉,盖上壶盖,保存茶壶里茶叶冲泡出来的香气,用茶夹将闻香杯、品茗杯分组,放在茶托上,方便加茶。

  杨任倒了一杯,给叶导,叶导品了一口,回味无穷,“这茶,清香淡雅,喝了后嘴角留香,难得的好茶呀!”

  叶导笑着又喝了一口茶:“有机会去你老家转转,这得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产出这样子的好茶,到时候可不要吝啬呀!”

  “哪里的话!叶导您去了我们家乡,那可是蓬荜生辉呀!”

  “好,好,好”两个人笑着聊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

  杨任走后,叶校长把眼镜摘下来,从兜里面掏出一张名片,回想起宋烨的话:“这个人救过我的命,你一定要留住他!”

  《3》

  八月二十五号,杨任打扫了办公室,自己坐在那里煮茶看书,主任们陆续走进来。

  杨任站起来握手,中西医结合科年级主任张平,临床医学科年级主任薛鹃,口腔医学科年级主任杜鹃,社区医学科年级主任牛玉曼,医药营销科年级主任王琥,视光学年级主任张春华大家笑着走进来...

  “来这么早啊,杨老师!”张春华说。

  “一直就没有走。来,快坐下,尝尝我刚煮的茶。”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刚来的一班班主任杨任。”大家齐声鼓掌欢迎。

  “早就听说你这里有好茶,特地来早些尝尝。”张春华拿了一次性纸杯等着接。

  “你这个消息挺灵通的呀!”

  刚说着一个小姑娘跑到张春华那里,“张老师好!”

  “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们一班的班长高雪琪。”又扭头胳膊放在她的肩上,“这是你杨老师,以后有什么事情找他就可以了!”

  “杨老师好!”高雪琪冲他笑笑。

  杨任这才抬眼观之:一双红色帆布鞋高跟略显朴素大方,淡蓝色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上身着一个白绿相间的段披肩小外套,只是淡妆却显得十分精神,茉莉黄蓬松短发在阳光下显得如此耀眼的光泽,耳垂边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好!把你们班的发名册拿过来我看一下。”

  “好的,老师。”高雪琪翻身去找。

  《4》

  “我这一生,不愿成名成器,只愿携你的手一辈子不分离。”安黎对着眼前这个姑娘说。

  “老公,马上就开学了,你能在抱抱我吗?”

  安黎搂着眼前这个女子,两个人在月下椅子上躺着,“我爱你,今生便不会负你。去了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把你的身体视为我的,去了可不要任性,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你的身子刚刚好,不要烙下什么病根才好。去了好好上课,不要喝酒吸烟了,没有我在你身旁,我不放心你喝酒。去了不要惹事,好好念完这几年我们毕了业就结婚。”

  “晴雯答应你。”晴雯嘴角微微一笑,酒红色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

  细长的柳叶眉,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的双眼闪烁着,秀气的小脸总是在月光下显得那么忧伤,玫瑰紫的小唇,一条闪着细小水钻的黑色吊带裙配着红白条纹的小短裙,露出那尖锐的锁骨上刻着的英文:AnLi,当然,安黎的胸膛也刻着一串纹身:QingWen。

  《5》

  八月三十一号,学生们纷纷到了,女生宿舍里就传开了,此时白玥宿舍的其他人到了,白玥坐床上跟她们挨个打招呼:“田源,来了!”

  田源走过来,着身白T—恤,蓝短裤,长发披着到肩,身材发浮,皮肤过白,“哎呦,白玥,你来得真早啊。”

  “焦娇、袁桦来了哈。”白玥摆着手。

  “恩,楚楚没来吗?”焦娇问。

  “没呢,她身体不舒服晚两天在来。”白玥说。

  “真好!还能在家在歇两天。”袁桦说。

  “就两天,又不是两个月啦。”白玥说。

  “亲爱的,我要去洗个手,太热了,你去吗?”焦娇扭捏着。

  “走!一起去!不着急收拾,太累了!”袁桦把书包往床上一扔。

  只听“咣当”一声,门被踢开,“快来搭把手,沉死我了。”余灵一身清凉至极的吊带露肩装,露出圆润滑腻的珍珠肩,发系于腰间,把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脚下一双白鞋。

  田源去帮余灵提东西了,焦娇说:“这身衣服挺好看,刚买的?”

  “好眼力!怎么样?”余灵回头。

  “不错。你穿着刚刚好。”袁桦说。

  “自己来的?”田源问。

  “还有对门宿舍的吴馨。”余灵说。

  “桌子上有水,渴了就拿着喝啊。”田源指了指桌子,“听说了吗?这学期换新班主任了。”

  “终于不用再听那老头唠叨了。”袁桦说。

  “真的?袁桦,一会我们去看看。”焦娇朝袁桦使眼色。

  袁桦点点头:“余灵?田源?要不要一起去。”

  余灵朝田源挤眉弄眼:“听说还是个帅哥?”

  田源:“三十岁以下我可以接受...”

  “哪有那时间看他啊,先收拾好自己行李吧,我打扫床铺就用了好长时间。”白玥收拾着床铺。

  这时听到楼道里班长高雪琪喊了一声:“下午两点到班里点名集合,互相通知。”

  只听见楼道里传来各种唉声叹气...

  不久后,一阵高跟鞋音传来,白玥不用看也知道是纪律委员晴雯来了,几个宿舍的人都出来迎接,袁桦问:“累不累?我帮你拿吧。”

  晴雯看都不看直接把行李扔给她。

  晴雯后面还跟着三个男孩子,一个男子心疼的说,“快把高跟鞋换了吧,走到六楼了,累不累!”说着这个男人把她扶到宿舍,蹲下来亲自给晴雯换上高跟人字拖,不过这个男人的细心,晴雯已经习惯了。

  晴雯说:“我到了,跟我对象说一声,不用他瞎担心了。晚上一起吃饭,你们也挺累的,坐会吧。”

  接着晴雯对着宿舍里的高雪琪、焦静若等人说:“姑娘们,想我没?”晴雯拿出零食来大家一起吃着...

  观之问话,不在细述。

  《6》

  下午,杨任走在楼道里,发现每个班门前都没贴门牌号,就随便进了个班问:“请问这是护理一班吗?”

  “这是二班,老师。”薛琴正根人聊天便顺便回了一句,这一回不要紧,眼睛便死死盯住了眼前的这个杨任。

  杨任这一进来不要紧,全班女生都回头,终于有了回年轻的班主任。薛琴看他不像是本地人,便问道:“帅哥你是哪里人啊?第一次来我们学校吧,我...”

  薛琴还没说完被旁边坐着的翟思隽抢话:“杨老师,你别理他,他就这样,话多。”

  杨任感到很意外,自己才第一天来上班就有学生知道自己姓名称职力气,这个学生不简单,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翟思隽。还有她,她叫苏小卉!”翟思隽一把拽过旁边的苏小卉说。

  “老师,别跟她说话,太野蛮!”苏小卉撇着嘴说着一边吃着薯片。

  “一班是在对面吗?那我先过去了。”

  “恩,老师再见!”

  一班的学生们还一直埋怨着,直到杨任的出现,才停止了这种骚动。“同学们,由于你们的张老师请假了,所以现在由我代为管理,我目前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杨任,你们可以叫我杨老师。”

  班里议论纷纷,白玥始终一句不说。

  “好,说话的可以停止了,我来点名。咱们互相认识认识。”

  高雪琪走上前,“我来吧!”

  杨任看了看给她,觉得这个丫头甚是懂事。

  “阮天!”

  “到!”杨任观之,高挑身材,坚毅挺直的鼻梁,略薄柔软的嘴唇,皮肤白皙。

  “贾政!”

  “到!”

  “就是胖乎乎的那个吧!放心,这学期跟着我会减肥的。”杨任说完,全班都笑了。杨任看着贾政,胖乎乎的倒是很招人喜欢。

  “怀惗!”

  “到!”杨任望去,目无精神,皮肤黄黑,长挑身材,着身牛仔装。

  “池彰弈!”

  “到!”杨任观之,精力充沛,脸蛋红润。

  “宋国斌!”

  “到!”杨任观之,身体发浮,下身牛仔装,上衣白色T恤。

  “许超!”

  “到!”斜刘海,不长,一身蓝色运动装。

  “你们班男生这音可不高啊,有气无力地。”杨任说。

  “晴雯!”

  “哎!”

  在斜后方,杨任目视之,长挑身材,裸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细若水蛇的小腰上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这一条宽的夸张的黑色蛇皮腰带,上面镶满了银晃晃的珍珠,脚上一双高跟人字拖十个脚趾头上的朱红指甲油显得极为亮丽。

  “这是我们班纪侓委员。”高雪琪说。

  “吴馨!”

  “到!”杨任观之,肌肤微丰,着身露脐装,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的面孔,眼神那样子的清澈透亮,不添一丝混杂。

  “田源!”

  “到!”

  “这是我们班生活委员。”高雪琪说。

  “余灵!”“到!”

  “焦静若”“到!”

  “这是我们班团委!”高雪琪说。杨任望去身材娇小玲珑,眼睛却瞪大有神。

  “焦娇!”“到!”杨任观之,短发,发尖点染玫瑰红。

  “这是我们班文艺委员。”高雪琪说。

  “袁桦!”“到!”杨任看之,肖肩细腰,长相普通。

  “......”“...”

  “羲卿!”“到!”

  杨任目视,身穿翠水绿草百褶裙,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脚底一双白色高腰鞋,整个人笼罩在水雾中一样的美,一双水雾眉被眼前的几根刘海遮了,更显脸盘微倪,像仙女下世一般。

  “颜瑾!”“到!”杨任目视,戴着眼镜,显得眼睛小小,着身牛仔装。

  “常檀玺!”“到!”嘴里面不时的嚼着口香糖,着身蓝色运动装。

  “潇楚楚!””请假了!”白玥说。

  “白玥!”“到!”

  点完名后,初步了解了一下,大家都回去了...

  回到办公室,杨任把领带一解,扔在靠椅上,打开笔记本,随手拍了一下键盘,“怎么样?今天的这个见面礼怎么样?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啊!!”杨任右眼角瞥了一眼见是张春华,叹了一口气,仍然在那坐着。

  “我敲门!你进我的办公室何时敲过门!再说了,也不给我沏杯茶!!”

  杨任立马站起来,“这不是没别人嘛!您坐,您先搁这坐着,我去沏一杯上好的宫廷普洱来。”

  “知道你小子对茶有研究!我就来这蹭一口,也没啥事。”

  张春华坐那看着他洗茶,“怎么样啊?第一天来我们学校。”

  “你带的这都什么学生啊!全都是女孩纸!”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好带呀!听话!”

  “你知道的,我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跟这么多女孩子接触过!”杨任端来茶放他面前。

  “慢慢来嘛!这茶,到位!”张春华抿了抿,放下,“哎呦!我说你小家子气嘞!你就把你泡茶的方法教给我,我在家也能自己泡了嘛!弄得我想喝还得大老远跑过来!”

  “无可奉告!这是传家宝。你想喝就过来,我随时都在。”杨任坐办公椅上。

  “你就...哎,我这老胳膊老腿了!对了,我还要跟你说呢,现在的学生不比以前了,你别动不动罚他们,没准哪个学生家长是上头的,把你告了体罚学生,你就等着哭吧。”说着又端起来抿了一口。

  “放心,叶导已经跟我嘱咐过了,他们又没犯错我干嘛要罚他们!我会跟他们好好建立师生关系,共创美好校园!!”

  “杨任啊,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虽然这是应付的话,你能说就不错了!但我告你,这是学校,女生多,不比男人,别给我惹事啊!”

  “放心吧,我从不跟女人打架!”

  转眼有人敲门,“进来!”

  只见女秘书穿着黑色蕾边裙紧贴肌肤,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走进来,“张主任,叶导让您过去一趟。”

  “什么事啊?!”

  “说您过去了就知道了!”

  张春华站起来,“小杨啊,那我走了啊!”

  “您慢走,我送您!”杨任起身...

  

林玥敏

有人抗命,有人玩命,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倏尔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