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六十六章 今晚之事纯属偶然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37 2012-05-29 19:39:30

  沐翌尧唇上的热力与气息,让江婉华身子不由抖颤。滚烫的舌头,越发迅猛地在江婉华口中搅动。那灵巧的舌尖肆意舔弄着江婉华的玫瑰花般的唇瓣,转而再次攻进她的檀口,与江婉华丁香柔舌相缠在一起。

“嗯!”江婉华低呼一声,耳边嗡嗡作响,心里总觉哪里不对。此时的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全数被眼前的人夺了去,一阵晕眩涌了起。沐翌尧赶紧离开江婉华的娇唇,给她吸口新鲜空气。心里却在大笑着,笨丫头连接吻都不会!

沐翌尧贪婪起江婉华唇齿中的香甜美,那清香之味让沐翌尧心悸陶醉不能自拔。沐翌尧有许久不曾如此放纵过自己。或许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原本就很少。以前叶菲怡在世时也曾与叶菲怡亲吻过几回,不过叶菲怡唇齿里是淡淡的药草清香,与这女子的味道完全不同。难到自己这么快就忘了怡儿了?不!不可能!怡儿是自己今生唯一深爱过的女人,没人能代替她的位置!

沐翌尧想到这,脸色一沉,生气地推开江婉华。这用力之大,江婉华手臂上涌起一股酸痛。

“好痛!做什么那么用力!人家好歹救了你!”江婉华摸了摸酸痛的手臂,嘟起嘴道。

“今晚之事,纯属偶然!过了今晚,就相忘吧!我还有事就此告辞!”

沐翌尧侧过身,背对着江婉华冷冷地道。话毕,脚尖轻点化作一阵夜风离去。

“真是个怪人!人家救了他,居然他还这么凶!真是个杀千刀的混蛋!不过,我怎么觉得他有些眼熟呢?像谁?像那个骑着大马的大冰块!呵呵!这两人要是遇上,相互拉着张脸,比拼起谁欠谁的,那才有意思!”江婉华想到这,不由捧腹大笑起。

沐翌尧走后,江婉华壮着胆子,随手折了一枝梅花,随后出了岁华宫。

望着弯弯曲曲的长廊,江婉华又犯愁起,叹!这会又不知往哪边走了!

江婉华打了哈欠,将披在身上的外衣拉了拉,往长廊上的长椅上一坐,身子软了下来,睡意也涌了起,不知不觉地竟倚着长椅睡了去。

“笨丫头!大冷天的怎么睡在这!”夜无诚从屋顶上落了下来,见江婉华此番模样摇了摇头。

“罢了!为了那块令牌本座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这丫头当仆人,真不知前世欠了你什么!”夜无诚唧唧歪歪道了一通,又怕江婉华半道上醒来,于是点了她的昏穴,这才将江婉华杠在身上,送回了长乐宫。

翌日,日上三竿江婉华才苏醒。她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忽见一枝红梅落放在枕头边,适才想起昨晚的事。

“矣!我怎么又回到屋子了?”江婉华自问起,感觉像做梦一般。若非那枝红梅在,她还当自己真做了场梦。

“玉儿!”江婉华对着另一张床唤道。可是等了许久不见江婉玉的回应。

江婉华心急起,这才下了床。脚一落地,她发现昨晚居然穿着鞋子睡觉。那鞋底上还沾着厚厚一层泥巴。

“婉儿小姐你醒了!太后命奴婢过来伺候小姐梳洗!”珠儿推开屋门,手捧着一身叠好的华服,朝江婉华福福身道。

“有劳姐姐!姐姐可知玉儿去了哪里?”

江婉华担心着江婉玉便相问起。

“玉儿小姐,今儿一大早就回府了!说是江夫人病倒在床,要赶回去照顾江夫人,就先回府!”珠儿回忆起。

江婉华倏地站了起,猛得拍起脑门,这才想起自己的娘亲还病倒在床。

PS:额!收藏不见长呀好伤心!各位给些动力吧!收藏!推荐呀!今天更一章吧,没心情喔!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