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五十三章 城楼点兵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372 2012-05-21 22:04:28

  沐霄炎双手托起,从沐锦霖手中接过金钢钨丝战袍。

那战袍为银白色,借着殿中的烛火发着道道鱼鳞般的光泽。那金钢钨丝战袍虽为盔甲,却轻如鸿毛。沐霄炎望着手中的金钢钨丝战袍惊奇不已。

沐锦霖见时候不早,不由对沐霄炎道:“早些歇息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朕明早去送你!”

“多谢父皇!儿臣以后不在身边,父皇要保重好龙体!”

“朕明白炎儿的一片孝心!若是尧儿也能如你这般有心该多好!”沐锦霖突然感概起。对于沐翌尧那个大儿子,他总觉不是太了解他。或许因着柳淑妃的死,那孩子恨着自己呢?想到这沐锦霖忧心而起。做为一个父亲被自己的儿子恨了十多年,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大皇嫂刚过世,大皇兄难免悲痛着,等过些时日江尚书之女过了门就会好的!到那时,儿臣还想赶回来喝大皇兄的喜酒呢!”沐霄炎含笑道。

“旦愿如此!”沐锦霖淡淡说道,接着又折回桌案前,随手取了本奏折翻看起。

沐霄炎见沐锦霖又忙起政事,不想打扰他,便福福身道:“儿臣就此告辞!”

沐锦霖不再抬头,只朝他挥挥手,示意他离去。

翌日寅时,城楼上旌旗飘飘,号角声绵绵。

沐霄炎身着银白盔甲,衬着他那檀郎玉貌,更显飒爽风度。此时登上城楼,居高临下,望着排着整齐队列的三军。

随后对着身边的一位身着黑色盔甲,一尺花白胡髯的中年男子道:“沈将军可以开始了!”

沈拓点点头,示意手下副将开始点兵。只见那副将手拿一面小彩旗,那彩旗上绣着金色的“锦”字,在那字的两边各有一条腾云的蟠龙。龙在当时是皇帝专有的饰物。沐霄炎乃锦瀚国皇太子,此时代天子出征,自然威风凌凌霸气实足。

那副将将小彩旗对着三军挥了挥,三军立即有序地变动起队列。

底下的士卒个个昂首挺胸,目光烔烔。精神饱满之状,已显现出所向披靡的雄姿。

沐霄炎望着底下士气实足的士卒,颔首点点头,接着举起手中的兵符,对着三军道:“三军听令!楚国屡屡扰我边界,让我百姓不得安生,本帅奉旨前往边界议和!今日起同各位兄弟同生共死,以保我锦瀚安宁!百姓安居乐业!”

城楼下一片呼应,“太子英明!太子千岁!”

士卒们见是太子亲征,士气又大作起。

正在这时,沈将军又步上前对沐霄炎道:“殿下!时辰到了!”

沐霄炎点点头,对着三军厉声喝道:“兄弟们出发!”

三军闻声,井然有序地开动起。一时列步之声,战马仰天呼哧声,响彻起。

沐霄炎骑着匹白色战马,随着队伍渐渐向城门走去,这时却听到背后有急促的马蹄声奔了来。

“殿下请留步!”

沐霄炎闻声将手中的缰绳提了起示意白马停下,扭头一看,曲玮斌正骑着匹枣红大马急喘吁吁地追了来。

“玮斌!何事这么急?”

曲玮斌驱马靠近沐霄炎,随后从腰上解下一只羊皮水袋递给沐霄炎。

“皇上今早龙体不适,不能来送殿下!特命安公公将殿下最爱喝的百年桃花酿送了来!属下怕殿下行军不便,便将酒装在水袋里!”

“有劳了玮斌!本宫这么一走,少则十多天,多则一个月!记得本宫交代过你的事!”沐霄炎一听桃花酿,脑中又忆起江婉华醉酒时的可爱模样,不由嘱咐起曲玮斌拿着他昨晚画得画像,去打探江婉华的家世。

“殿下放心!属下定会全力去找婉儿姑娘!”曲玮斌双手抱拳道。

沐霄炎轻应一声,两脚一蹬马肚,驱起白马朝大队赶去。

PS:这站更得晚了。关于古时出片点兵,本人查了些资料,更晚了各位见谅!本为也是为了对各位负责,不想凭空捏造哈!看过后记得收藏推荐喔!金牌红包是否可以赏点!呵呵!今日到此吧!明天见啦!明日冷王又要伤心一回了!呵呵,不啰嗦了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