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四十九章 翌王发怒1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29 2012-05-19 22:14:57

  安公公见沐翌尧不肯出来接旨,便让翌王府的家奴将管家陈玖唤了来。

“王爷自王妃去世后,对任何人都闭而不见!老奴是看着王爷长大的,要不让老奴进去劲劲王爷!”陈玖淡淡说道。

“那就有劳老弟!”安公公转而一笑。

“安公公不用客气!以前在宫里承蒙公公照顾,今日公公有事,老奴自当全力去办!公公在此稍等,老奴去去就来!”

陈玖说完朝着翌王府的灵堂迈去。

灵堂里,沐翌尧一身素白,正跪在叶菲怡的灵柩前默念着。他双眼空洞,满眼血丝,一身的乏意,却在强打着精神。那张俊脸苍白如纸,双颊凹陷下去许多,下巴处的须髯也已乌青一把。

在他面前的灵柩上扎着素花灵帏,灵柩前面摆着一张花梨木八仙桌,挂素底绣花桌围。在那八仙桌上摆着一个紫色琉璃香炉,里面点着几支细细的檀香,火星灼灼,白烟袅袅;桌上摆着一对蜡扦,一对插着灵花的花瓶,几碟瓜果、几碟点心。

沐翌尧对着叶菲怡的灵柩默念了许久,心想着明天叶菲怡就要出殡,从此天人两隔,相见无期,不由眸光闪闪,又步到灵柩前,望着静静躺在棺椁里叶菲怡,凤冠霞帔,俏丽绝世,宛如大婚时一般。沐翌尧心中的酸楚越发凝重。鼻翼一嗅抽泣着,再度握起叶菲怡的手:“怡儿!你永远都是本王的王妃!”

回答他的只有叶菲怡冰冷僵直的手和满室的寂静。

沐翌尧哽咽了会,便将叶菲怡的手放下。他怕自己的泪水沾污了叶菲怡的遗容,虽万般不舍,却还是忍痛将叶菲怡的手放回原处。侧目一瞧,一只硕大的蝴蝶纸鸢正放在叶菲怡身边。

沐翌尧想也不想便将那只蝴蝶纸鸢取了出。

“怡儿!这个就让本王留下作个纪念!以后本王只要看到它,便想到了怡儿!”

沐翌尧继续哽咽道。

“王爷!安公公求见!说是奉皇上口谕而来!”

陈玖立在灵堂外恭敬地道。

“本王说过不见客!让他走!”

沐翌尧头也不抬冷声回道。

“王爷!安公公是奉旨前来宣旨的,王爷若不接见,便是抗旨不遵!王爷拼博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博得皇上器重,难道就此算了么!王爷不要忘了淑妃娘娘是怎么死得……”

“够了!陈玖!母妃的死,本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些害死母妃的人,本王定不会让他们好过!”沐翌尧眸光一冷,厉声喝道。接着拳头紧握,一拳敲击在八仙桌上,震得那桌上的花瓶、蝶碗一阵乱颤,啪啪直响。

陈玖知趣地闭上了嘴。

沐翌尧昴起头,几日未眠,他双眸渗满了血丝,此时加上满腔怒火,宛如一只嗜血发狂的狮子。

片刻后,沐翌尧将怒气收敛起,转身又对陈玖淡淡道:“去将安公公带来,本王在书房等候!”

“是!老奴这就去办!”陈玖闻之欣然一笑,赶紧去通报。

陈玖领着安公公来到沐翌尧的书房,安公公见沐翌尧双眸生血,周身一股肃杀之气,身子一颤,不敢再步上前,只立在离沐翌尧五步之遥的地方。

“老奴给王爷请安!”安公公抖抖佛尘恭敬地道。

“嗯!公公冒夜赶来不知为了何事!”沐翌尧负手踱了过来,高大的身躯,稳重的脚步,一身的韬略,无不透露着他的将帅之风。

PS:总算将冷王搬出场了!呼呼!情仇!爱恨就此纠葛喔!更多精彩就要上场!亲们看见后记得收藏和推荐呀!若是能送幽幽金牌定当感激不尽!加更回敬各位!今日到此喔!明日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