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五十一章 相思无处解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303 2012-05-20 18:37:16

  那黑衣人一见沐翌尧便跪在地上恭敬地称呼起。

“属下恭迎门主!”

“薛护法请起!红月教那边近日可有什么动静?”沐翌尧弯腰扶起黑衣人。

“回门主!属下昨日在城外的山林中与红月教的人突然相遇,见他们抓着个女子,属下在那林中布了阵法,还与他们过了两招,将那女子救了下!至目前为止,并没见红月教有什么大动静!只是在后来,属下又遇到位骑白虎的白衣男子。那男子手持一把残月弯刀,武功十分了得!若非他人相救,属下差点与这男子动起手来!”黑衣人一一讲述起。这黑衣男子正是薛剑,凌天门的左护法。

“你可知那男子什么来头?”沐翌尧一听残月弯刀,眸光一亮,继而追问起。

“属下派弟子暗中跟着那白衣男子,见他经常出入京城,去一家名叫醉香阁的妓院,便向醉香阁的人打听出那男子姓叶!”

“叶!夜!夜无诚他在玩什么?”沐翌尧蹙眉凝思起。

薛剑见沐翌尧颊骨突出,脸色极为苍白,不由关心道:“门主夫人刚过世,门主还需好好爱惜身子!门中之事,属下和钟护法定会全力处理,门主勿需担心!”

“凌天门有你们在,本座自然放心!只是本座今日遇上件棘手事!本座那位父皇,替本座赐了门婚,本座心里只有怡儿,哪能对其他女子再生情!何况怡儿尸骨还未入土,父皇这么做,等于是在强逼着本座负心怡儿!本座今日寻你来,便是想找你商量个对策,好让本座将这门婚给退了!”

“不知皇上将谁家女子指给了门主?”

薛剑笑着追问起。

“户部尚书江泰晄之女江婉华!”沐翌尧淡淡说道。

“江泰晄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这要下手还真不容易!”薛剑说道。

“本座也为此事发愁!如今边关战事告急,本座离开那已有十来日,局势怕是顶不住几日了,料想父皇不久便要派人前往边关支援!这战事一拉开,朝廷就要调集军需、粮饷,如此一来,江泰晄便有事可做!”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趁此,让江泰晄倒上一倒,给他安个罪,将这门亲事给退了!”

“话虽如此!但本座的本意只想退亲,不想伤及无辜。”

“要不先让他认个罪,等退了亲后,门主再给他冼冤!”薛剑继续说道。

“想来只好如此!这几日你去江府附近守候,打探下那边的情况,时机成熟尽早下手!”沐翌尧郑重说道。

“属下明白,这就去办!”薛剑双手抱拳朝沐翌尧作了个揖,随后化作一阵夜风而去。

太子东宫灯火通明一片。沐霄炎自离开玄华殿后,心里一阵美滋滋。想到自己不但可以跟心爱的人长相厮守,还给那冷面大哥选了位新王妃,这双喜临门的好事他自然乐得很。

一回东宫,便一头扎进书房,命宫人备好文房四宝,只身坐在书桌前,执起毛笔在宣纸上图画起。

转眼间,一位清灵俏丽的女子跃然纸上。那女子五官细巧,鼻腻鹅脂,双眸灵灵澄如秋水。一身紫色罗裙蹁跹袅娜,细瞧下,那女子俏丽中带着些许清灵,纤约多姿,一笑一颦尽显无限风华,一时间让人觉得这女子便是九天仙子,此时正踏云翩舞来到凡间。

沐霄炎望着画中的江婉华满意笑起,接着又在笔尖上沾上少许丹青,在江婉华画好的唇瓣上着起色。画中的江婉华樱唇饱满鲜艳。沐霄炎凝望着情不自禁地用手在那唇瓣上轻抚起,却不想沾上些红色丹墨在指上。

沐霄炎摇摇头自嘲起:“才刚一别,本宫就有隔三秋之想!这便是所谓的情字么!”

PS:第二更送上。收藏,推荐呵!金牌、红包,俺也不拒呵呵!明日江府大闹喔!今天到此吧!明天见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