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三十五章 你家主人没说不让我走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26 2012-05-13 12:30:53

  三人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见沐霄炎与夜无诚还沉浸在打斗中无散去之意,便打算就此离开。

碧荷扶着江婉华刚迈动一步,草丛里一片骚动,紧接着一阵虎啸声响起。

“还有一个!”江婉华淡淡说道。

碧荷与薛剑不明所以。

正说着,白虎摇晃着脑袋,打着哈欠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对于刚才夜无诚抚琴招来飞禽走兽的事,对它无一丝影响,瞧它一副懒洋洋样,像是刚从梦中醒来。江婉华这才明白,为何之前夜无诚要让白虎躲进那干草丛里,原来是顾忌着白虎百兽之王的威严,将它藏了起。可此时为何突然醒了,难不成是见自己要走了,出来阻止的!

江婉华瞧了白虎一眼,正巧白虎也睁着碧绿莹莹的眼睛望着她。瞧这势头,江婉华倒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白虎确实是在替夜无诚看着自己。

“你别瞪着我!你家主人没说不让我走!”江婉华不服气地道。

白虎不作声,只挡在三人面前,龇着尖尖的虎牙望着江婉华。

碧荷一见白虎就吓得腿脚发软,躲在江婉华的身后,探着个脑袋偷偷观望着。

“你这大花猫,快给本姑娘让开!”江婉华对着白虎嚷道。

白虎仰天一啸,四肢着地,稳如四根大柱,就是不让一步。

江婉华气得直跺脚。

这时薛剑大步上前,挡在江婉华身前,与那白虎瞪起眼。

“两位姑娘先走!这老虎受过训养,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薛剑淡淡说道。

江婉华与碧荷对望了下,对薛剑道:“薛大哥自己小心些!这白虎着实厉害着!”

薛剑点点头,碧荷挽着江婉华一步步离了出。

白虎一见江婉华想逃,立即刨起两只前腿,做势要扑过去的样。

薛剑用身体一横,素手一伸,手里出现两根细长的银针,对着白虎的脑袋猛得刺去。一道银光一闪,那银针已牢牢扎入白虎的脑穴中。

白虎吃痛地长啸起,接着无力地倒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夜无诚与沐霄炎正打得起劲,白虎那声呼啸,让夜无诚将注意力转向地面来。

“什么人胆敢伤害天啸!”此时的夜无诚再无一丝恋战之心。江婉华逃走了,那块玄色令牌便石沉大海。如今心爱的白虎天啸,竟被一个山野村夫愚弄,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夜无诚想也不想,白袖一挥,落到薛剑跟前。目光冰冷,手中拳头紧握,瞳孔急速收缩,狠不得将薛剑大卸八块。可是他现在即便心火再大,也要看了白虎的伤势后。

夜无诚蹲下身子,伸手轻抚着白虎的脑袋,接着俊眉一蹙,拔出两根细长的银针。那银针一头沾着白虎的鲜血,一遇空气那血立即被风干,变成紫红色。

“麻沸散!”夜无诚望着手中的银针念道。

“在下只想让这只白虎好好睡上一觉!便出此下策!此回多有得罪,请兄台见谅!在下还有事就此告辞!”薛剑淡淡说道。接着提了下背上的竹箩做势要走的样子。

夜无诚素来视白虎为自己的兄弟,此时见白虎被薛剑愚弄,江婉华又被薛剑放走,致使他本打好的如意算盘泡了汤。夜无诚如火中烧,身子一横,手腕一转,那把还未来得及收起的弯刀已架在薛剑的脖劲处。

弯刀冰凉锋利的刀韧,一贴近肌肤便有一骨透彻心骨的冰冷。

薛剑身子一愣,缓下口气道:“有话好好说!”

PS:先更二章,晚上还有两章!看过的亲请收藏推荐下,收藏过的亲,请推荐喔!各位手中都有三张推荐票,看过文后若觉还可以就请给一票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