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二十九章 骑白虎的男子2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171 2012-05-11 20:36:53

  江婉华寻声望去,一白衣男子怀抱着架古琴,正从树上翩然而下。

那男子身子轻盈,双脚落地无声,如踏在棉絮上般。

江婉华仔细一瞧,这男子白衣翩翩,头塑小冠,几缕墨发自然地披散在后肩。清雅脱俗,美似神灵。只见他怀抱一架七弦古琴,手指异常修长洁白而又纤细,比江婉华这个大家闺秀还要漂亮。此男子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之气,顿时那些描写美人的词句在江婉华大脑中翻腾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江婉华摇晃着脑袋念道。

那白衣男子闻声,脸色一沉,怎么听来像是赞美女子 !罢了,这世上把自己当作女人的人还少么?都是这张脸惹得祸!为此,自己多数时候干脆就以女子身份出现。只是这次不同,花纤柔放出红月教的信号弹,说要寻找这丫头,自己一想到上回未到手的那块令牌,便暗中跟了来。又怕这深山老林寻个人不容易,便将白虎“天啸”带了来。这不才一会功夫,天啸已将人找到。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瞧她此番模样,怕是又迷路了!

此白衣男子正是上回替江婉华治好脚伤的夜洛圆,此回他男装打扮,尽显清雅绝伦。他的男性名子唤作夜无诚。

夜无诚心里暗自好笑,自己还真与这丫头有缘。

“你是那白虎的主人?”江婉华见白虎天啸已退去,便想向夜无诚问罪起。

“在下正是白虎天啸的主人夜无诚!不知姑娘有何指教?”夜无诚双手抱拳,向江婉华作了个揖。

“当然要好好指教你啦!刚才本姑娘差点被你的老虎吃了!”江婉华双手叉腰,道起心中无尽委屈。

“喔!那姑娘有什么要求,在下尽当全力满足姑娘,以此向姑娘赔罪!”夜无诚说着凤眸半眯,暗自盘算起。

江婉华听闻一乐,头昴得老高,拨动起她的小算盘。

夜无诚勾嘴一笑,自己素来掌控一切,这丫头哪是自己的对手,不由嗤笑起江婉华的天真弱智。

“笑什么笑!最起码你要先给本姑娘弄些吃的!然后将本姑娘带出这鬼林子!”江婉华再次摸下闹腾不息的肚子道。仔细一瞧夜无诚的那张脸,江婉华脸色一变,迟疑起:等等!这男人长得跟夜洛圆姐姐好相像!而且都姓夜,难不成是一家人?

夜无诚见江婉华盯着自己瞧,微微一笑:“这些要求,在下定会满足姑娘!”

夜无诚说完,怀中七弦古琴就地架起。素指一拔,天籁之声响彻树林。琴声悠扬婉转,袅袅如轻烟升起,绵绵如情人细语缠绵声。如泣如诉,飘飘渺渺。从天到地,从山林到大海,听得人神魂云游四海,忘记了归附。

江婉华自小跟着乐府的琴师学弹过古琴,不过那也只是完成父母、师父交给她的任务,她本人倒不喜欢弹琴,更别说琴技造诣如何了。要说琴技,妹妹江婉玉倒是琴艺精湛,生来有这份天赋。江婉玉几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相比之下江婉华这个姐姐要逊色许多。

夜无诚的琴声无疑堪比神曲,江婉华听得入了迷,这可是她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听的曲子。本来还饥肠辘辘的江婉华,似乎已忘记了饥饿,她用手托着腮帮不由地坐在夜无诚身边。

PS:这章俺不想啰嗦了,各位若觉得本人写得还行就收藏推荐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