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二十八章 骑白虎的男子1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44 2012-05-11 20:35:56

  这头沐霄炎与花妍玥正在山洞里打斗,那头江婉华却在树林里兜了几个来回,好正着急地寻找出路。

许久后树林里的雾渐渐散去,视线变得清晰。江婉华望望头顶,密密麻麻的树叶缝隙中,透进几缕金黄的阳光。江婉华朝着那一线线的阳光步了去,伸手抚进一条光柱,感受下阳光的温暖。她料想,此时想必已到正午,这阳光该是从头顶处渗进来的。

“咕咕”肚子闹腾起。江婉华摸了下干瘪的肚子,倚着一棵大树坐下。

“死木头!都是你害得啦!你将本姑娘丢在这深山老林中,自己倒拍拍屁股走人,你还是不是人呐!如今我又冷又饿,还……迷了路,你叫我怎么办!”江婉华嘟起嘴,发泄着她的满腹委屈。

江婉华唧唧喳喳发泄了一通,之后才感觉林子突然变得格外静起。先前还有几只山鸟在她头顶上乱鸣的,此时不要说鸟叫声,就连风吹树叶的拍打声也消失不见。

江婉华倏地站起来,环顾起四周。

四周一片死寂,江婉华望着眼前异常林子,总觉有双碧绿莹莹的眼睛在瞧着她。

一个念头在江婉华脑中聚起:“食人兽!”

江婉华惊呼一声,冷汗湿透了背脊。

“我得快逃!”江婉华轻声念着,转身拔腿就跑。她嫌身上的衣袍太长,跑得不够快,于是一手攥住半截衣袍,没命地跑了起。

她刚一跑动,林子那头迅即传来一声虎啸,接着一股劲风刮得树叶“啪啪”直响,地面跟着一震。

江婉华不敢在看后头,光听那虎啸声,她已吓得腿脚直软,人魂丢了一半。此时冷汗热汗交替而来,早已湿了一身。她跑得昏头晕脑的,也不在看路,一根暴突在外的树根将她一下绊了倒。

“啊唷!”江婉华吃痛地趴在地上呻吟起。

等她用手支着地爬起时,一团硕大的黑影,将她的身影盖了住。

“老……虎!白……老虎!”江婉华嘴巴张翕,反复道着,上牙碰下牙有些含糊不清。

在她面前,一身通白夹布着黑色横纹,拥有斑斓面孔的白虎,正睁着火焰似的眼睛望着江婉华。

江婉华只要动一分,,那白虎就张翕着大嘴,伸着尖尖门牙,仰天狂啸,接着用健壮的腿做着抛土挖坑的动作。

望着眼前行为古怪的白虎,江婉华凝思着,这白虎该不会也迷路,想找个伴吧!转眼一瞧,白虎那白毛丛丛干瘪的肚皮,江婉华立即打消自己那可笑的猜想。

她深作呼吸,调理下自己的心态,将身子缓缓直立起,面对着白虎故作嬉笑:“那个……白虎大哥,其实我呢,也有两顿没吃饭了,所谓同病相怜!我们不应该互相残杀对不!”

白虎垂下头低低咆哮起,它对江婉华将自己当花猫看的做法非常恼火。猛得头一昴,两只灼亮的双眼,碧森森地望着江婉华。大嘴一张,腥红的舌头在上下尖牙处舔起,两只前腿向四方张开,猛得一蹬向江婉华直扑来。

一阵悠扬的琴声,似潺潺溪水般在树林中响起。

白虎停止了下步动作,转而离开瑟瑟发抖缩成一团的江婉华,退出几步之外。

“姑娘受惊了!”一声磁性的男子之声响起。那声音如玉滴落清脆悦耳,不像是由人发出的倒像是由丝竹之类奏出。

江婉华寻声一看,一白衣男子怀抱着架古琴,正从树上翩然而下。

PS:走过路过看过此文的老大们,请收藏推荐!若样都不做的请给个书评!本人定会让各位看个痛快!男主,那个=黑袍王爷还有几章啊,各位耐心看啊。这些章节只是为后面情节的发展做铺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