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三十三章 琴箫对决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62 2012-05-12 20:04:18

  沐霄炎与夜无诚一人吹箫,一人抚琴。远远望去,两人像是在合奏,可仔细一听,那箫声与琴声却在无形厮杀中。

终于两种乐器发出的声波激荡搅合在一起,震得树枝乱颤,树叶凋零。那被寒霜打过的树叶,色彩斑斓,如一群彩蝶在空中乱舞,别有一番景色。

沐霄炎与夜无诚似乎并过过瘾,他们此时也不知心恨对方什么,只知道拼命般使出内力。两人内力浑厚,发出的音律直刺耳骨,闻之使人心脑度数,五脏迸裂。

江婉华没有内力,对于二人所发出的勾魂魔音,她只觉得非常刺耳,忍不防用双手捂紧了耳朵。可那些飞禽走兽就没江婉华这么走运了。它们之前就受了夜无诚的摄魂曲,此时再一折腾,全都口吐大血,摊落在地。

江婉华瞧着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赶紧大声呼道:“快给我停下!”

沐霄炎与夜无诚斗得正起劲,对于江婉华的呼声根本视而不见。两人发出的强大内力互相冲击着,一下将对方的树杈震断。“噼啪”树枝的断裂声响起。

沐霄炎蓝袖一挥,脚尖一踮,离开了树杈。继而方向转,手持玉箫向那瀑布飞身而去。只见他双脚踏在瀑布表面,如走平地一般,一掠便过,鞋底处不沾一滴水珠。如此了得的轻功倒让夜无诚目瞪口呆。

夜无诚见沐霄炎朝瀑布而去,抱了琴便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各落于瀑布的一边。

“你是天山派弟子!”夜无诚见沐霄炎刚才所使出的天山派绝技踏雪无迹,不由问道。

沐霄炎勾嘴一笑,不屑应答。他瞟了眼夜无诚道:“天下门派众多,我倒不知你又是出于哪门哪派?今日倒要好好领教一番!”

话毕,沐霄炎收起玉箫,从腰间拔出软剑。软剑发出一道白光,盯睛一看,那剑身长八尺,宽有两寸,薄如蝉翼,色泽莹华,柔韧如丝。此剑看似轻飘如带,实则刚柔并进。那剑在沐霄炎手腕处晃动着,透出诡异的紫色,在空气中荡漾了开。

夜无诚不紧不慢地将七弦古琴搁在一边,掀起半截白袍,从小腿上拔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利刀,随后手一按那刀柄处,那利刀像活了般,又长出好几把,而且长度每把的长度也长了好几倍。夜无诚将弹出来的利刀全数折开,形成一个扇形,立时一柄五尺来长的半月形弯刀到了手中。那弯刀刀面银白,寒光凌凌,一经舞动,刀面生辉,便有半轮月白色光晕从刀底下透出。此剑一出寒气森森,周围空气速即被凝结起。

“残月弯刀!你不是中原人!”沐霄炎蹙眉说。

“好眼力!此刀确属西域神刀,江湖人称之残月弯刀!天山派固有中原第一派之称,今日你我在此相见,就让我们手中的刀剑来比试下,看看是你们中原的武林厉害,还是我们西域的神刀厉害!”夜无诚将手中的残月弯刀运在手腕处舞动起,那弯刀一晃,荡出一轮轮的银波。

“这正合我意!”沐霄炎手中软剑一提,作势迎战而上。

“嘡!”刀剑相碰,发出一声清脆之声,震动山谷。

江婉华抬眸一望,见那二人已换作刀剑斗上,不明所以道:“好好的怎么又打起来了!”

正说着,瀑布的水被两人的剑气击起数丈之高,一时如大雨倾泼,溅了江婉华一身。

“你们……咳!咳!”江婉华呛了一大口水,气得说不出话来。

PS:今日三章已更完,还有几章,大王爷要出场喔!女主的命运将要发生转折!是爱多些,还是恨多些!呵呵,留给亲们想吧!见好就收下此文吧,顺便把推荐也给了,谢谢啦!明日加更一章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