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二十五章 封你为侧妃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34 2012-05-10 19:56:50

  沐霄炎将枯树枝折断,在离江婉华不远的地方架起了火堆。

火堆里发出噼噼啪啪枯树枝燃烧的响声,不一会,大火雄雄,照得山洞一片通亮。

沐霄炎生好火堆,又朝江婉华步了去。手指刚一碰到江婉华,他身体一怔。此时的江婉华高烧已退,却生起恶寒。她背脊弯曲,全身冷得缩成一团,冷汗湿尽了亵衣,这给本就湿尽的亵衣又增加了几分湿意。

江婉华秀眉紧蹙,痛苦地呻吟着:“娘亲!婉儿好冷!”

声音娇柔可怜,像在乞求别人能给她一丝温暖。沐霄炎刚告过去,江婉华整个身子便依偎上来。

她将湿漉的身体覆贴在沐霄炎身上,想汲取一点温暖。

沐霄炎呆立了住,想一把将江婉华推开,低头一看,她那痛苦不堪地表情后,于心不忍起。沐霄炎不由自嘲道:“沐霄炎啊,沐霄炎!你活了二十来年,自认俊逸非凡,风度翩翩,流连花丛从不恋一只花,自遇上这丫头后,似乎有些情不自禁起。”

“莫非这就是天意!丫头,本宫该拿你如何是好?”沐霄炎轻抚着江婉华苍白冰冷的脸颊自问起。

“也罢!难得遇到个让本宫情不自禁的女子!本宫就将你娶进宫,封你为侧妃!”沐霄炎眸光闪闪,流溢着别样的光彩。

继而又道:“本宫还不知你的芳名。听你自称婉儿呼了几次,想必那定是你的闺名!不知家在何处,可曾许配人家?本宫也好派人上门提亲!就算许了人家,只要还未过门,本宫有的就是法子!”沐霄炎说着将江婉华搂得更紧了些。

即便如此,江婉华依旧冷得抖颤不停。

望着江婉华苍白无色,气息奄奄地样,沐霄炎脸色一沉,似乎意识到什么。

“怎么会这样?丫头你不要吓本宫!”沐霄炎见江婉华神色不对,立即替她搭起脉来。

江婉华脆弱不堪的脉相,让沐霄炎吓了一跳。

沐霄炎将江婉华又靠近了些火堆,手忙脚乱地将江婉华湿尽的亵衣亵裤全数褪了下。

此时的江婉华只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大朵荷花的肚兜,细嫩光滑的雪肤和玲珑有致的身段,被火光照得一露无疑。两条纤细的小腿,无力的耷拉在一起。由于体温过低,她的雪肤上有着一道道明显的紫红色。

“该死!血液居然被凝固了!”沐霄炎轻咒道。

江婉华双目紧阖,面无表情,此时连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不见。身子僵直挺直,形同个死尸。沐霄炎扯完江婉华的衣衫后,又将自己的衣衫也全数褪尽。

“多有冒犯!本宫会对你负责的!”沐霄炎说着将江婉华盘腿而坐,自己则坐在江婉华身后。伸出两掌轻放在江婉华背脊上,将自己温热的内力一一传输给江婉华,替她将凝固的血重新融通。

两人肌肤相贴,沐霄炎有些燥热,加上正在灌输内力给江婉华,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沐霄炎俊眉紧蹙,强抑住让自己镇静。他明白,此时两人心脉相通,自己心思一乱,两人都要血液逆流,最后血崩而亡。

沐霄炎额上冒着豆大汗珠,身上如烈火般炙烤,此时仿若燃烧了自己,将温度一点点传给江婉华。几个时辰后,江婉华头顶处升起几缕袅袅白烟,身上紫红色的印迹已消失,转而雪肤如脂,泛着婴儿股的粉红,借着火光可见点点汗珠。

“总算逃过一劫!”沐霄炎收回真气安慰道。

随后沐霄炎将江婉华平放在火堆边,拿了件已烘干的外衣给江婉华盖上,自己则赤裸着身子一刻不停地步出了山洞。

PS:各位请收藏!推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