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二十六章 玄色令牌再现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60 2012-05-10 19:58:51

  天亮时,火堆里的干树枝已燃尽,洞外的寒气很快渗透了进来。江婉华被冻醒,浑浑噩噩地用手支着地面,爬了起来。

“这是哪?”江婉华水眸灵灵在山洞里观望起。

脑子迅即回想着一些事,有些恍惚地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心口处一凉,她低头一看,吓得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自己成了这个样子?对了,那个姓木的呢?一定是他趁自己昏睡时,对自己做了什么!对,一定是他!他先前还偷吻着自己的!可恨!自己的清白居然被那根色木头给毁了!”江婉华一想到自己被沐霄炎掐了油,气得直剁脚。

“天杀的种猪!你当本小姐那么好欺负么!最好不要让我再遇上,不然有你好看的!”江婉华越想越气,誓死要找沐霄炎算帐。她一把抓起自己的外袍,罩了上,三步并作两步地直奔出洞,寻起沐霄炎来。

江婉华墨发如瀑垂荡在腰际上。先前梳理好的紫色小冠,如此折腾几番后,早就不复存在。身披月白长袍,轻荡在地。虽是男子之衣,却丝豪掩饰不住她天生的灵秀之气。

此时身子已恢复的她,双颊红润,明眸皓齿,皎皎如天上之明月,灿灿如碧穹之星汉,道不尽的清纯。她脚步轻盈,徐徐向着洞外踏来。墨发白衫,加上浑然一色的绿树、青草垫为背景,江婉华宛如九天而来的神女般轻灵出尘。

山木葱翠,绿叶密云,树林里被包裹得密不透风。明明天已大亮,这树林里却不见一丝阳光透进来。没有阳光,林子里倒显得雾气腾腾,那雾气里带着些许寒意。江婉华没走几步,鞋子已被露水打沾,一股寒意从脚底心处窜了上来。天寒地冻的,脚一冷,以致于整个身子迅即变冷。雾遮住了视线,江婉华双手抱胸在林子里转悠了几圈,早已辨不清东南西北。

“怎么回事?似乎在兜圈子!”江婉华自言自语道。不死心的她又朝着树林的另一头步了去。

沐霄炎回到山洞,见江婉华已不在,便在山洞四处找寻起。这里毕竟是深山老林,猛兽出没之地,江婉华一介弱女子,要是碰上只虎豹什么的,怕是连骨头也不剩。

沐霄炎找了许久并没见着江婉华,他气急败坏地回到山洞,发誓要是再让他逮住那丫头,非得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

沐霄炎蹲坐在江婉华之前躺过的地方,心里直发怒。他似乎从来不曾如此在乎过一个人,尤其是个女人。此回倒真遇上了,却是个不如好歹的女人。沐霄炎越想越气,转而拳头紧握,一拳打在面前的岩石上。

“啪”岩石迸裂开,发出一声巨响。

在那岩石边有一线亮光闪现,照得沐霄炎眼睛睁不开。他用手挡住几丝光亮,直起身凑上去一看,那线亮光是由一块玄铁发出来的。

“这不是大哥的令牌么!”沐霄炎将那块玄铁拾起,翻开一看,上面赫然刻着个古篆的“尧”字,不由念道。

沐霄炎一见是沐翌尧的令牌,立即收起。

料想,定是江婉华不小心落下的。既然如此,自己就先收着。此物象征着皇家身份,落入外人之手本就不好,还是自己寻个机会将它还给沐翌尧吧!

沐霄炎刚将令牌收起,一股劲风由身后袭来,空气一阵抖动迅即冷却。

沐霄炎直起身子,悠然一笑。身后的肃杀之气越发见浓。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来了就出来露个脸!”沐霄炎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一眯,笑着道,缓缓转过身。

“唰唰”一道道玄风刮起,几个蒙面黑衣人,陆续从暗处飞了出来。

PS:各位亲看后记得收藏推下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