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二十章 人似红梅傲骨铮铮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344 2012-05-07 21:08:02

  花妍玥细思后,说了几句安慰碧荷的话,便将碧荷打发了走。

碧荷一走,花妍玥转身就将屋门反锁,随后从床底掏出一个布包裹,从里面取出一件玄色衣衫换了上。接着又将一头青丝盘在头顶,用一块纶布绑在上面,最后又在面上遮了层黑纱。一身黑服的她,身形娇小玲珑,却轻如飞燕,行动十分轻便敏捷。

花妍玥所居的东厢房,是醉香阁最清雅的地方,平时除了花妍玥带客进来外,其他人是不许来此地的。这是醉香阁的规矩,只有花魁才能居住在东厢房。这个特殊规定说来也奇怪,却无人去想这中间的缘由,只因这个规矩是那位神秘老板所订下,即便是醉香阁当红的名妓和老鸨也违背不得。

推窗而望,东厢房底下是偌大一个花园,植有各种名贵花木。季节更替了,这花园里依旧四季如春。眼下正值寒冬腊月,这园里的梅花开得异常繁盛。空气中不免暗浮着几许梅香,闻之使人心旷神怡,精神振奋。

放眼瞧去,那棵棵梅树粗壮高大,虬髯如松。枝上的梅花已全然绽放。红、白、粉,三色相间交织,俨然有序,浑然天成是一匹最自然不过的锦缎,给人柔软舒适,却又不失一点清雅。

花妍玥很喜欢梅花,尤其是红梅。因为她觉得梅花有种与生俱来的傲骨,这种傲骨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不需要特意伪装便能征服人。

而红梅则是梅花中最具傲骨的,它外表艳若桃李,又灿如云霞,如燃烧的火焰,极为绚丽。这正如花妍玥此时的人生写照。她眼下身居青楼,每日强颜欢笑,虽不得已,却也是众多无奈。在她光艳的外表下,却含着一颗冰冷的心,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花妍玥一番改扮后,将窗子推了开,确定底下无人后,从窗子里纵身跃了下去。

穿过花园的小榭,花妍玥又轻点脚尖上了屋顶,溜出了醉香阁。此时的她已决定孤身一人,将江婉华救回来。

再说,江婉华自骂了沐霄炎后,免不了让沐霄炎恼火。沐霄炎此回决定好好教训江婉华一番。于时趁其不备一把钳住江婉华的两腿,将她往肩上一杠,随后脚尖一踮,使出天山派的绝学――踏雪无痕远远离去。

跟在江婉华身后的碧荷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她家小姐已不见了踪影。这会急得碧荷团团转。

如此快的身手,江婉华只觉似微风拂身,回神时,自己已被人头脚倒立地挂着。不过这挂的地方,却是沐霄炎的肩上。

这头脚倒立的感觉,让江婉华非常难受,她憋红着脸,扯着嗓门大喊道:“你这混蛋!快将大爷我放下!”

沐霄炎嘴角一翘,露出一丝戏嬉的笑意。

“叫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听见!”

“丫的!你这天杀的色鬼!猪头!快将大爷我放下!不然我咒你生个儿子没******江婉华叫嚣不停。见沐霄炎依旧不睬她,两手粉拳攥得紧紧的,朝着沐霄炎的后背猛捶起。

“叫你欺负人!我打!打死你!”江婉华边捶边骂。

沐霄炎乃练武之人,内力浑厚,对于江婉华这点花拳秀腿,他只当是在给他挠痒,恰意地闭上眼,享受起这份难得的舒畅。

江婉华见沐霄炎闭着眼睛走路,竟也如此自然,心里恨得直痒痒。她停下捶打,改成一手倒攀在沐霄炎宽厚的肩膀上,随后红唇一翕,就着沐霄炎的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咝!”沐霄炎痛得双眸一瞪,大哼一声。接着俊眉一蹙,止住脚步,将肩上的江婉华往地上一甩。

“啊哟!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粗辱!啊,我的小屁屁!”江婉华一屁股坐在地,伸手直抚着受伤的小肉臀,痛得唏哗不已。

PS:各位新文上传,请收藏推荐!去持是创作的动力喔!本人承诺,一天增加五个收藏便加更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