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十九章 现在妍玥该陪爷了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91 2012-05-07 19:41:19

  江婉华喝住了沐霄炎。此二人此番举动,让立在一边不语的花妍玥很是好奇。

“你们认识?”花妍玥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认识!”江婉华想也不想地说。

沐霄炎望了眼江婉华,摇摇头笑道:“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与这位小兄弟有过一面之缘!”

花妍玥闻之瞟了眼江婉华,朝江婉华眨眨眼。暗自说道:婉儿呀,好好的跑来醉香阁做什么,还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

江婉华倒没瞧出花妍玥的心思,撅着嘴道:“爷是花了钱的,现在妍玥该陪爷了!”

花妍玥一僵,好端端的千金大小姐什么不好学,竟学起男人逛窑子,这若传出去,江府的面子何在?况且此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只是此事除了自己那已故的娘亲外,无人知晓。

十六年前,娘亲为了躲避那个负心汉,带着刚出生的自己逃到了塞外,后来病死在塞外,自己也因此成了个孤儿。这些年来自己过着颠沛流离,风餐露宿的生活,吃尽苦头,若非圣主收留自己,自己怕是早已不在人世。自己满心痛恨,可是对于这个天真可爱的妹妹,自己似乎恨不起来。

一年前,自己来到中原,本想替亡母报仇,杀了那位狠心绝情的父亲。于是改扮成叫花子样在江府附近走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自己等到了那天。

那天江泰晄外出,领着妻女回府,正好让自己撞上。那负心男人如今已是户部上书,位高权重,尽享荣华,在他身边围着妻女,一副其乐融融样。自己心中的恨意立即涌起,拳头紧握,一手摸向怀中,想掏出暗器结束这负心汉性命,不想这男人身边的侍卫,似乎察觉到自己身上那股浓浓杀气。自己还没摸出暗器,那侍卫腰中大刀已拔出鞘,正剑光凛凛指向自己,自己恨得玉牙直咬,本想与这位侍卫拼命苦的,不想这时一个紫衣女子突然,从府中奔了出来将那侍卫喝了住。

“侍卫大哥,作甚这么凶!这位姐姐如此孤苦伶仃的,你为何还要欺负她!”

这紫衣女子正是江婉华,自己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

望着江婉华清水灵灵,一副天真的模样,自己心里一柔,竟将刺杀江泰晄的事暂且搁了下。自那后自己便化名为花妍玥,藏身在醉香阁当个粗使丫环。后来又在大街上与江婉华不期而遇,在江婉华的再三要求下,自己认她做了妹妹。 或许是血浓于水的关系,自己对她这个妹妹生不出一丝恨意,反而十分爱护她……

花妍玥的思绪已飘远,再回神时,江婉华和沐霄炎不知什么时候已离去。屋子里静悄悄的,花妍玥望着偌大的屋子叹了口气。

她用手扶着梨花木桌,缓缓坐在藤椅了上,这刚一坐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道上传了来。扭头一看,却见碧荷气喘嘘嘘地步了进来。

“妍玥小姐不好了!我家公子……不,是我家小姐她……”碧荷心急如焚,说话语无伦次。

“婉儿妹妹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花妍玥听闻江婉华出了事,立即从藤椅上站起来。

“小姐……她刚才在走道上说了那木公子几句很难听的话,不想那木大爷一怒之下竟将小姐给摞走了!”碧荷娓娓说道。

“为了几句话就摞走婉儿?”花妍玥思磨起。圣主说过,这姓木的人身份不简单,特命自己盯住此人。这也是自己一朝之内,从一个粗使丫环变成醉香阁花魁的原因。只是他为何要摞走婉儿,哪道他知道婉儿与自己的关系?此人容不得小瞧!

碧荷见花妍玥久久不语,心里一急又催起来。

PS:新书开坑,各位亲请收藏推荐!本人绝对不让各位误入此坑!精彩即将上演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