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十五章 何处不相逢1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40 2012-05-07 00:23:14

  江婉华被碧荷说中心思,心里直发虚。

碧荷瞧着江婉华此般娇羞样,将点心搁在桌上,凑到江婉华耳边道:“我刚去伙食房端点心时,听紫苏姐姐说,太妃娘娘今早召夫人和二小姐进宫去了,猜想这一时半会的也赶不回来!小姐若真觉闷得慌,不如出去逛会。只要赶在夫人他们之前回来便是!”

江婉华眸光一亮,顿时来了劲。

“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在这屋里闷沉了半天!快去寻两套男子衣衫来!”

“小姐要男子衣衫做甚?”碧荷不明所以地问道。

“让你去就去啦!今天我想带你去个特别点的地方!”江婉华诡异地一笑。

碧荷嘟起嘴,乖乖地跑出去寻了两套男子衣衫送了进来。这两套衣衫,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寻了个借口说服老管家才领到的。

江婉华取了其中一件月白色衣袍穿了上,又将一头青丝墨发全数盘在头顶,塑了个紫色小冠。

江婉华立在铜镜前,学着男子模样,腰板挺直,作势抖了抖衣袖,翩翩然倒有几分男子模样,只是那张鲜红粉嫩的红唇,还有那双灵灵水目透露着女儿家的娇柔。

“本公子如何?”江婉华在碧荷面前作秀起,连嗓音也有意压粗了些。

“小姐!你这是喝哪出?”碧荷望着江婉华的模样吃笑着道。

“本公子这么做自然是有用处的!你快去将衣衫换了!”江婉华摆着男腔道。

碧荷瞧着她这有模有样的男儿调,拿了另一套衣衫嬉笑着进了屏风。

江婉华着男装,手执一把大纸扇,望上去温润如玉,像是氤氲森林里盛开的蔷薇。一身月白大袍,将她婀娜曼妙的女儿身包藏在内。清灵儒雅,衣袂翩翩,宛若九天而来的墒仙。

碧荷一身青色书童装,走在江婉华前面探路,她眼扫四周,见四处无人时,才向江婉华招招手。江府的后门,本就无人把守,两人很顺利的又溜了出去。

江婉华与碧荷乔装改扮后,行动大方许多。眼见江府出府采办的家奴从两人身边经过,碧荷倒吓了一跳,赶紧扯了扯江婉华的衣袖。

“小姐……”

江婉华正正身,干咳几声,用纸扇挡住嘴,伏在碧荷耳边道:“碧荷记住了,咱们现在是男人,你要唤我公子!”

“是公子!”碧荷会意地回道。转而又问:“公子我们要去哪里?”

江婉华将纸扇靠在胸前,轻扇几下,笑道:“咱去花姐姐的醉香阁瞧瞧!”

“啊?那可是青楼哎!这若传出去,对小姐……不!对公子的名声不好!”碧荷一听是去青楼,笑容一僵,脑子热起,连江婉华的称呼都忘了。

江婉华见碧荷一副不情愿样,悠然一笑:“咱们现在可是男人,自然要去男人去的地方!”

碧荷还没回过神,江婉华已摇着纸扇翩然远去。

“哎!公子等等我!”许久碧荷才回过神,赶紧追了上去。

醉香楼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这家妓院规模空前宠大,里面的装饰异样奢华,堪比皇宫。来此消遣玩乐的大多是那些皇亲贵胄和豪商巨贾。因为醉香阁姑娘个个温婉如水,貌似天仙,而且还多才多艺,身价自然比其他青楼要高处许多,没有点家底,是不敢来醉香楼的。

醉香楼豢养的那批身形魁梧,武艺高强的保镖是惹不起的。他们通常有两个轮班,守在醉香楼大门外,只要有前来滋事的人,就往死里打。他们不怕别人去报官,以为醉香阁后台的老大,连官老爷也要怕着点,有人说这后台老板是江湖邪教――红月教的人,也有人说他是锦瀚国的皇亲国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