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十八章 何处不相逢4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218 2012-05-07 00:23:14

  花妍玥赶紧从蓝衫男子怀中钻了出来,一把拦下江婉华。

江婉华停下举动,抬眸一瞧,那宝蓝色男子,正慢乎悠悠地直起身,伸出修长手指整整皱起的衣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让她越发气不过。

玉牙一咬,身子轻晃起,想冲上去给这不要脸的男人一巴掌。

“真巧!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江婉华闻之一怔,再瞧眼那蓝袍男子,她脸色迅变,双目圆瞪,大张着嘴,指着眼前的男子道:“你……你!”

这蓝袍男子正是沐霄炎。自从离开翌王府后,沐霄炎心里越发不安,沐翌尧的状态让他担忧。沐翌尧不仅仅是他的兄长,而且还是锦瀚国百年难得的一名猛将,如果失去沐翌尧,他就算坐上龙椅也不安心。毕竟当前局事不稳,与锦瀚国相邻的楚国,履履来边界扰乱,这也是他父王沐锦霖最头痛的事。可是让他不明的是,明明楚国兵力不及锦瀚国的三分之一,为何沐锦霖却只守不攻呢?

沐霄炎心烦意乱,只想寻个地方解解闷。他在大街上转乎了一圈,不知不觉就朝醉香阁步了来。

醉香阁乃京城第一青楼,这的女子个个国色天香,才艺超群。沐霄炎站在醉香阁门前,勾嘴一笑,命曲玮斌先回宫,自己只身进了醉香阁。

沐霄炎一到醉香阁就掏出一叠银票,对着醉香阁的老鸨道:“给我安排间上房!随后叫花魁花妍玥过来给我弹几曲!”

沐霄炎并非第一次来醉香阁,以前心烦时也偷偷来过几回,对这醉香阁他还真是熟门熟路。他与花妍玥相识不过是在半年前,那天是醉香阁一年一度竟选花魁之日,本就美女如云的醉香阁,在那天突然间又冒出一群新人,她们袅袅婷婷地立在那,格外引人注目,在那群新人中就有花妍玥。

花妍玥年芳十六,之前一直都在醉香阁当个默默无闻的粗使丫环,不知为什么,那天竟焕然一新的出现在竟选花魁的队伍中。

那时的花妍玥,一身月白色罗裙,略施脂粉。杏面桃腮,淡扫蛾眉的她,静立在一群打扮艳俗的女子中,那种清新淡然感犹如一枝琼枝玉树,栽种在青山绿水间,沾尽天地所有精华;又似昆仑美玉,落于东南一隅,散发着淡淡华彩。

沐霄炎不由一呆。花妍玥身上的那股淡雅和娇柔,让他顿时来了兴致,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大叠银票往花妍玥面前一押,力挺花妍玥来。

花妍玥那股幽兰般的气质,让那群终日饱食浓妆艳抺的粉客们,顿觉眼前一亮,大家一致投了花妍玥的票。打那后,花妍玥便结束了丫头生涯,当了醉香阁的花魁。

沐霄炎每次来醉香阁便包下花妍玥,刚开始两人只是听曲,饮酒类的,渐渐地少女怀春,芳心暗许。花妍玥对沐霄炎渐生起情愫,只是沐霄炎终日游戏人间,醉死美人怀,他对花妍玥的痴心视而不见。

江婉华一见此人正是沐霄炎,一股道不明的酸意涌起,嘟起嘴对沐霄炎道:“我可不认识你这种登徒子!”

江婉华面颊一红,有点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生气,像是被人抢了最心爱的东西,又像是被强灌了一缸醋般。呸!什么醋!我这是想哪去了!

江婉华拍拍脸颊提醒着自己。

沐霄炎瞧着江婉华,脸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由好笑道:“你不记得我,我倒记得你!咳!咳!那晚……”

“够了!”江婉华一吼,沐霄炎知趣地闭了嘴,只是那刚出口的两字带了些寓意,让人听了浮想联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