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十章 叶菲怡的私心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147 2012-05-07 00:23:13

  叶菲怡听到廊外匆忙的脚步声,用锦帕捂在嘴边,对身边的两个贴身丫环彩云、霁月道:“快……去瞧瞧,是不是王爷回来了!咳……咳!”

短短一句话,叶菲怡已用尽所有气力,跟着又重咳起。

彩云和霁月立即步上前,各有分工地,一人替叶菲怡轻抚后背,一人将茶水递给叶菲怡。

“王妃喝口水吧!”霁月对叶菲怡道。

叶菲怡摇了摇头,将捂在嘴边的锦帕挪了开,一大口鲜血已赫然留在锦帕上。两丫头一见,眼圈一红。

“王妃!您先歇着,奴婢这就去屋外瞧瞧是不是王爷回来了!”彩云哽咽地说。

看到自家主子此番模样,彩云万分心痛,她是叶菲怡的陪嫁丫头,与叶菲怡打小一起长大。叶菲怡与沐翌尧之间的事她一清二楚。本以为跟着叶菲怡一同入了翌王府,可以借着沐翌尧对叶菲怡的恩宠沾些光,却不想自家主子,却是个命薄之人,自成婚之日起,便一病不起。虽有良医良药相治,却不见丝毫起色,反而有加重趋势,这不,短短两个月间,叶菲怡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彩云一想到叶菲怡不久将离世,担忧起自己的命运来。

彩云向叶菲怡福了个身,转身出了华阳阁,沿着九曲长廊张望起,见远处有一干人陪同着一个黑袍的男子,由远处匆匆而来,彩云心中一喜,那黑袍的身段她自然认识,立即小跑着折回华阳阁。

“王妃!是王爷回来了!正往这边赶呢!”彩云兴奋地说道。

叶菲怡由霁月扶着半倚在床上,一听确实是沐翌尧回来了,眸光一亮,翕动起苍白无力的嘴唇,嫣然一笑:“快……给本宫梳妆!”

两丫环欣然领命,奔上前,扶着叶菲怡步到梳妆镜前。

人逢喜事精神爽,许久没有笑容的叶菲怡,此时因为沐翌尧的突然回府心情大好,体力也康健不少。她坐在梳妆镜前,望着因着病痛折磨,变得苍白消瘦的自己,心里陡然涌起一股悲苦,自己才十六岁,正是如花年龄,自己应该是尽情笑,尽情享受丈夫温情的时候,为什么天意弄人,给了自己如此不堪的身体。想到自己不久将离世,叶菲怡眸中泪水盈盈。

“王妃你怎么了?一会就能见到王爷了,该开心才是!今日让奴婢给王妃好好打扮下!”彩云边梳理着叶菲怡墨云般的头发,边安慰起。

“对!本宫应该开心些!本宫开心了,王爷才会开心!”叶菲怡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再次打起精神微微一笑。

霁月在叶菲怡苍白的脸上,扑了些胭粉,又在那淡白无色的唇上点了些唇脂。取了件红色云烟衫罩在外面。那云烟衫上面,绣有大朵牡丹花,外加一条金色锦缎紧裹于腰身,尽显叶菲怡曼妙不凡的身段。

如果没有一身病患,叶菲怡无疑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任何男子都会被她温婉如水的外表所吸引,只是如此一个尤物,却饱身病痛,深藏闺楼,不能迈出那一方之地,外面的世界于她不过是陌生的。她自小生活简单,别无所求,自从遇见沐翌尧后,她有了情感上的寄托,对沐翌尧她有种小女人般的占有欲。私底下,叶菲怡虽深受病痛折磨,对沐翌尧不能履行妻子的义务,但却不许沐翌尧染指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