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第十四章 情深缘浅3

深宫囚欢之落花血梦 梦幽然. 1157 2012-05-07 00:23:14

  沐霄炎见屋内许久不见动静,以为沐翌尧殉情去了,立即收起骨扇,伸出一掌朝屋门劈去。

门“哐当”一声被震了开,众人唏嘘一声,齐齐将视线转向屋内。

此时,挂满深红色罗纱的屋内死寂一片。沐霄炎瞧着,蹙眉而起,一抖衣袍,大步迈进屋内。他穿过一层层红色缦纱,步到里屋。见沐翌尧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神情专注呆滞,眸中尽是血丝。一身黑色玄衣,沐霄炎一瞧,还是前天晚上在大街上看到的那身,此时的沐翌尧显得十分颓唐不振。

沐霄炎见到沐翌尧相安无事,总算松了口气。他步到沐翌尧身边,轻拍着他的肩膀道:“大哥不要太伤心了!小心身体!女人么……”

沐霄炎本想说女人如衣服之类的话安慰着沐翌尧的,哪知这话刚到口,沐翌尧已抬起血红的眼眸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太子殿下,本王内子身体不适,恕本王无闲陪客!殿下若无他事,就请回吧!”沐翌尧冷冷地道。

沐霄炎勾嘴一笑,这冷王在此时还能与自己斗两句,表示他脑子还算正常,只要见他好好的,自己也就可以回宫向父皇复命了。

“那大哥保重身体!本宫这就回宫禀报父皇,说翌王一切安好!”沐霄炎摇起骨扇轻笑道。

沐翌尧没有再作声,依旧坐在床边,拉着叶菲怡的手纹丝不动。

沐霄炎瞧之叹了一口气,又道上一句:“本宫回宫还要禀报父皇,说大哥急缺女人,让父皇尽早给大哥指婚!”

“出去!”沐翌尧布满血丝的眼眸中渗出丝丝寒意,若是寻常人说此话,他定当场一掌劈了他,只是这眼前的人虽然可恶,但到底是自己的兄弟,又是锦瀚国的皇太子,他只能将满腔怒火压了压,嘴里冷冷迸出两个字,对喋喋不休的沐霄炎下起逐客令。

沐霄炎一见沐翌尧极力强抑着满腔怒火的样,不由噙嘴一笑:“那本宫就此告辞!”

沐霄炎折起骨扇,双手抱拳,向沐翌尧道了个别。

沐翌尧瞧也不瞧他。

沐霄炎自讨个没趣,骨扇一摇对着身边的曲玮斌道:“咱们走!这翌王府真是闷得呛人!”

沐翌尧闻之微微抬起眸,又瞟了眼沐霄炎冷冷道:“本王府里本来就闷得很,殿下还是另寻安怡之地的好!”

沐霄炎没料到沐翌尧会瞄上来一句,自觉话语有些过了头,便寻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沐霄炎出了翌王府,总觉自己这位冷王大哥沐翌尧,这回铁定栽在叶菲怡手上了,若不寻个法子,趁早将他从情思中拉出来。等到叶菲怡一死,依着沐翌尧如今的性子,殉情这种事绝对有可能发生。

“悲哉啊!”沐霄炎轻摇下骨扇,沿路摇头叹气起。

自那晚出府后,江婉华被禁足在闺房里两天,江婉华沉闷极了。书看不进一个字,琴弹不出一个调,干脆她将那些全丢在一边,时不时用手支着下巴,倚在镂窗边发起呆来。

碧荷刚好端着点心进屋,一见江婉华此副心不在焉样,扑哧一笑:“小姐是在想那位蓝衣公子么!”

江婉华被碧荷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掌拍拍胸脯,安抚自己的小心脏。被人说中心事,江婉华心里发虚,两颊泛起红潮,她娇气地盈盈一笑:“你这鬼丫头,越来越会嘲弄人了!”

说着用食指戳了下碧荷的脑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