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只欢不爱

意外跟踪

总裁只欢不爱 安染染 1353 2012-02-09 09:03:34

   尤桐顺着黎佳期的手势看了过去,只见妈妈正在跟黎洪涛跳舞,她的脸上写满了笑容,看起来好开心、好幸福。

  幸福……妈妈的幸福……她不该打扰。

  紧咬着唇,尤桐告诉自己不能哭,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在淌血。

  “没事的话,你就快走吧,这里本来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黎佳期用嫌弃的口吻说着。

  尤桐在自己的嘴里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不想来,可是每年她就只有这一天的机会可以看到妈妈,她怎么能不来?!

  “再见!”尤桐这一句是对远处的妈妈的说的。

  妈妈,再见,明年见。

  低着头,尤桐红着眼眶想要快步离开,却迎面撞上黎家的长子黎远航。

  “你这么快就走了?!”低沉而又温柔的男音响起,语气里似乎是带着不舍。

  “哥!”黎佳期一把拉住黎远航,不让他继续跟尤桐说话。

  趁乱,尤桐快步走远。

  黎远航错愕地看了看尤桐的背影,眉头微皱,视线瞥向自己的妹妹,“佳期,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

  “我才没有呢!哥,你干嘛那么关心她啊?!”黎佳期有些不高兴。

  黎远航微微拧起,眉宇之间浮出一抹忧郁。

  身后的对话声越来越小,尤桐的眼眶却越来越热,走出饭店的一刹那,泪水一涌而出,整晚的压抑和委屈全部爆发出来,潸然泪下。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她从来也没有奢求过什么,为什么即便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要却还是要被这样对待,她也是一个人啊,她的身体和自尊难道就一文不值吗?!

  十年了,她为了成全妈妈的幸福,一直小心翼翼,甚至是胆颤心惊,每一次来黎家,她都跟受刑一样,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是到今天她才知道,她不是无所不能。

  眼泪越来越多,不想擦,也擦不完,夜风吹来,她冷冷地打了个寒颤,好冷,真的好冷,而且好孤独,全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游魂似的沿着街道直走。

  她身后不算太远的地方,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行驶。

  容尉迟单手握着方向盘,表情有些阴郁。

  因为他是临时出席生日宴会的,所以事前并没有准备,到了饭店后只好先到楼上着装,那间总统套房是容氏常年留用的,礼服、鞋子、配件一应俱全,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连女人也准备了!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指使的?!

  容氏内部的权力之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几个堂兄弟之间明争暗斗,他不得不防。

  该死的是那个女人竟然真的勾起了他的**********思及此,一股燥热又再次席卷而来,容尉迟摇下车窗,试图让夜风平息自己的怒火以及yu火,然而不经意地一个抬眸,意外捕捉到了人行道上一抹瘦弱的身影。

  是她!

  容尉迟缓缓跟了上去。

  怎么搞的,她好像看起来很伤心,因为没能完成任务,所以没拿到雇主的佣金吗?!

  容尉迟胡乱猜测着,这种以身体赚钱的女人,喜怒哀乐当然都是跟钱有关了吧!

  尤桐慢吞吞地走着,直到十字路口,她失魂落魄,甚至没能注意到红绿灯就直闯斑马线。

  “吱”的一声,出租车司机踩下刹车后,破口大骂,“小姐,你找死也不要连累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对……对不起……”尤桐一下子清醒了。

  她在做什么啊,她真的不要命了吗?!

  不不不,她马上就大学毕业了,毕业后她还要找工作,还要努力赚钱,住在台南的奶奶还需要她养老呢!

  她不能因为受了委屈和挫折就一蹶不振!

  尤桐鼓励自己振作起来,然后一路小跑着奔向站台,急匆匆地上了一辆公车。

  容尉迟一路尾随,看到尤桐下了公车后走进台大校园。

  台大的学生做那种“兼职”?

  容尉迟立刻有下去一问究竟的冲动,但他还来不及做什么,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从校园里跑出来,看见她以后,笑得灿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