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番外一:蝶飞落英

妖倾天下 梵茀 2276 2010-01-05 13:56:11

    草长莺飞,二月杨柳开。深山秘谷,好一派迷人风光。这里花开,水流,是一个世外桃源。

  山谷的深处,有一个竹篱笆院子。正前方是三间草屋。

  院子坐依山谷,院子里一株桃花正开的热闹。

  一只雪白的小狮子狗在桃花树下不停的跳着,叫着,有桃花落下来,它跑的更欢了。

  “小美不要跑啊。”

  一个女子从草屋里跑出来。

  她穿着一身绿色的布衣,映着她绝美的容颜,她笑着,跑过来,蹲到地上,抱起小狗。

  “小美,你不要乱跑。要是让人捉了去。可就回不了家了。”

  女子二十多岁,正值芳华。笑脸如花,人比花娇。两个梨窝里盛满了幸福的笑意。

  “萁儿,不要那样抱小美。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的伤口才恢复。不要抱小美。小心感染了。要是再治不好你的脸,那个臭小子不杀了我啊。”

  一个银发老人走了出来。

  笑望着树下的女子。

  这女子果然是失踪多时的萁儿。

  这银发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神医。她可是鬼见愁啊。敢和阎王抢人,鬼见了还能不怕吗?

  “鬼婆婆啊。人家就玩一会。再说你老医术高明。哪里有医不好的啊。”

  萁儿一脸是笑的跑到鬼婆婆面前。把小美放在了鬼婆婆的怀里。小美不愿意了。一个劲的对鬼婆婆叫着。

  “你这个丫头,像你这样美貌的人天下少有。婆婆我也是要和天赌这一把。嘿嘿。”

  鬼婆婆笑了。

  想到当初,那个小子抱着这个丫头闯到谷中的时候,这丫头的一张脸真是惨不忍睹。本来她是不管这人间的俗事的。

  要她医人,可以,必须要答应她的条件,那就是要拿男子的心来换,她才会医治这个女子。

  她就是看不惯这些世人。

  这些坏男人,哪个对女子是真心的。她才立下这个规矩。

  原来当时姬宫涅落山崖后,萁儿也乘狼王不注意也跳下了山崖。结果两个被随后赶来的姬宫涅师父所救。只是萁儿伤了脸。这才有了姬宫涅伤好后,带着萁儿前来找鬼婆婆一事。

  当时一听这个条件,萁儿就不愿意了。

  她不能让姬宫涅死。姬宫涅死了,她就是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鬼婆婆才不在意这些。

  她一眼就看出这男子怀里的丫头忧伤积心,伤及内脏,活不到三年准死。再加上要让她医治这丫头的一脸伤痕。

  这样陪本的买卖她是不会做的。

  所以,任这两个在门外跪了三天三夜,她也不假一点颜色。

  最后,还是那个臭小子,他半夜一个人翻进了她的屋子。说他同意她开出的条件。不过,条件有两个,一是不要让女子知道。二是要一年后,女子医治好后,他再死。

  鬼婆婆同意了这个臭小子的请求。

  她觉得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有点意思,她一个人在山谷里也呆的时间长了。闷死了。找点事做做也是一件好玩的事。

  就这样,这对青年人就住到了她家里。

  那丫头身上的伤好治。她用了一个月就治好了。可是,这丫头脸上的伤痕就麻烦了。

  要治好伤容易,可是要恢复容颜可就难了。一般的人皮肤粗,还能淡化伤痕。这女子偏生一张雪一样白的脸,皮肤细嫩如婴儿。这样的女子,她一生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皮肤上,有一点伤痕都能看的出来。哪里能淡化的掉这一脸的横七竖八的伤痕呢?

  鬼婆婆想了许多法子,都没有如愿。

  一年期限过去了。

  这女子脸上的伤痕淡化到还有一点淡淡的影子。可是,这也不是她鬼婆婆的所为啊。她鬼婆婆是什么人。她是容不得她的作品有一点暇疵的。那不是坏她的名头吗?

  她也不管那臭小子了。那臭小子的命,她老婆子也不稀罕,她一心沉在研究这小丫头的皮肤上了。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三年过去了。

  在这几年里,她也知道了一件惊人的事。

  这个丫头居然是天下第一冷美人褒姒。这臭小子不要说了。竟然就是那个宁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周幽王。

  鬼婆婆可不是一般世俗中的人。

  她就是看不惯那些红尘中的痴人。

  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子,能放弃江山,这样的男子,才是天下最至情的男子。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鬼婆婆一定要治好这个美人的脸。

  她老婆子就是看不惯这多事的老天。她就是要和天斗。把这女子的容颜恢复。

  第四年,就在萁儿她们来到山谷里的第四年,鬼婆婆终于研制出了治疗萁儿脸上伤痕的神药,“生肤油”

  如愿恢复了萁儿的容颜。

  在揭下萁儿脸上的纱布的时候,饶是枯井无波的鬼婆婆,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女子太美了。真不是用一个美字能说清的。也难怪这臭小子,会为了这丫头,丢了江山。这丫头的容貌别说凡人,就是天上的神仙见了,也会不做了这神仙的。

  再加上这丫头嘴又甜,天天干娘的叫着她。叫的她的心里美死了。哪里还会要这臭小子的命。

  这丫头的容貌看着就让人心疼。这丫头的心地更是像阳春白雪一样的美丽纯净。

  这样的女子,也真的不适应那宫廷生活的。

  还有那臭小子,也勤快,天天都能打来野味。算了。她鬼婆婆也有成人之美之心。

  三个人在谷中一过就是四年。

  这萁儿的真性情越来越显露出来。虽还是不爱说话。可是,笑容却多了。自从那天臭小子下山,抱来这只雪白的狮子狗,这丫头脸上的笑容就多了。

  “婆婆,你看小美。”

  萁儿笑了。

  她当时一见姬宫涅怀里的小狗就知道,这小狗太像当年的小美了。

  她就还给它取名叫小美。

  “好了,丫头,你看那臭小子来了。再来回屋,又要被那臭小子说了。”

  萁儿望着山上的小路,姬宫涅正背着一袋东西上山来。今天,涅又打了许多猎物,到山下去交换食物了。

  “涅。”

  萁儿跑过去,迎着姬宫涅。

  在阳光明媚的春风里,姬宫涅看着向他跑过来的萁儿,脸上是如花的笑容。

  “萁儿,不要跑,小心摔倒。要知道,你肚子里……”

  “哎呀,不要说了。”

  萁儿的脸红了。

  一个月前,鬼婆婆就给她们说了这件喜事。

  她们还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已经在萁儿的肚子里生活了四个多月了。

  “走。”

  姬宫涅一手抱起萁儿,几个起跳,来到了屋前。

  在鬼婆婆的笑中,萁儿一脸通红的躲在姬宫涅的怀里,不敢出来了。

  这个涅,自从知道她怀了孩子,就这样紧张了。

  她可不能想像,以后还会出多少可笑的事。

  这个涅啊。

  萁儿红着脸躲在姬宫涅的怀里,幸福的笑了……

  幸福中唯一的不幸就是孩子的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