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番外二:梦里已逝五千年

妖倾天下 梵茀 4219 2010-01-05 14:02:02

    秋去了,冬来了。

  又是一年开始了。冬天的寒风吹的很猛烈。所有的温暖都从人的身上消失了。

  这是一个北方的小镇,在大雪里,被掩埋了所有的颜色,只剩下一个色彩,那就是白。

  泥泞的路上,行走着奔波的生意人。

  这是一个热闹的年集。所有的人都快乐的叫喊着。最热闹的还是大户人家的后门。这里是乞丐的群集地。大大小小的,衣衫破烂的乞丐。都端着碗,敲着竹杆。大声唱着莲花落。

  “好了。不要唱了。走吧。今日里的膳食已经赏过了。不要再围在门口了。”

  一个主管模样的人走出来。哄赶着众乞儿。

  “好心的大爷,你就可怜一下我们这些乞儿吧。天这么冷,我们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要是大爷你再不赏点。这个晚上就过不去了。好心的大爷,积德人家,赏点吧。大过年的。”

  众乞儿一起叫喊着。

  “好了,不要吵了。过年的好心情都叫你们吵没了。我再去看看。老爷是何意见,我可不敢说。”

  “总管大爷心好。行好啊。”

  众乞儿乱七八糟的叫着。

  不大会,总管再出来。身后还跟了一个家人。手里拎着一个大桶。

  “我们老爷说了。今年府里添了个小姐。是大喜事。就赏了你们吧。这桶里是酒席撤下来的落桌菜。把你们的碗拿出来吧。让三子给你们分一下。”

  总管说完,就回身进门了。只剩下拎着桶子的叫三子的家人。

  “好心的大爷。过年发财啊。”

  众乞儿一起涌上去。你挤着我,我挤着你。把个拎桶子的家人围个水泄不通。

  “不要挤,你们不要挤。”

  “哎哟,踩了我的脚了。”

  “不要命了你。你这个臭小子。”

  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小乞儿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像一个泥鳅一样,钻到了前面。把个破碗递到家人的面前。

  家人打一勺菜在他碗里。

  他又伸出那只黑手,在桶里捞了一把,手里抓住一块油腻的大肥肉。一下就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咕嘟一声,伸长脖子咽到了肚子里。

  “打他。打那小子。”

  众乞儿叫着,端着碗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追打着一个十几岁的小乞儿。

  那小乞儿不顾众人的拳脚。拼命护住碗里的菜。左右躲闪着众人的追打。跑向街道的另一面。那里有一个暗黑的胡同。

  胡同的墙角里一蓬乱蓬蓬的干草。

  “小九,快吃吧。”

  那小乞儿一下子从干草堆里拉起一个小孩子。把碗递到了他的面前。

  那小孩子也不看人,也不抬头,一下子把个脸埋在了碗里。一只小黑手死死的抓着破碗,另一只小黑手把菜拼命的往嘴里把拉着。

  “在这里,这小子在这里。”

  一个瘦高个的乞儿发现了这两个小乞儿。指着胡同叫了起来。

  “打死他。打。”

  众乞儿涌了过来。吃过了没事做。他们就会找一点乐子。谁让这小乞儿倒霉,今天让大伙眼里难受。敢在桶里抢大家的食。那就不要怕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那小乞儿一下子从草堆上站了起来,面朝众乞,两手伸开,护住了身后的小孩子。

  “哥哥。肉肉。”

  一声幼小童稚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个又黑又脏的小脸儿从小乞的身后露了出来。蓬松的乱发,一脸的脏污,只有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在闪着光。

  “哥哥,给你,肉肉。”

  那一只小黑手举着一块肥腻的大肉片。

  “哥哥,肉肉,给你,九儿不吃。九儿给哥哥留。”

  黑亮的眼睛眨了几下,

  所有的乞儿都愣了。这个该打的小乞儿原来抢东西不是为了给自己吃。而是要给这个小孩子吃。这小孩子也太小了吧。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身子瘦小。衣衫破烂。只有一双眼睛闪着晶亮的光。

  众乞儿一下没有了打人的乐趣。都呆住了。

  “他娘的,原来是两个小混球啊。”

  乞儿群里走出一个蓝衣的中年乞丐。他一出来,众乞儿都往后退了一步。这个人,众乞儿都认识,是这里的乞儿里的恶棍。常抢乞儿的食物。还让年老体弱的乞儿给他上贡。是个恶人。

  “能啊。敢抢东西。记住,以后天天给大爷我送点。”

  “哼。”

  “你小子居然还敢哼我。”

  中年乞丐大怒。这个臭小子。敢和他作对,找死。

  中年乞丐一脚踢过去,踢倒了小乞儿。一连踢了几脚,还不解气,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砸向小乞儿的头。

  完了,众乞儿都闭上了眼睛。

  不忍看惨相的发生。他们本来追小乞儿也是一时玩闹。来到这里发现了这个更小的乞儿,也就心有不忍了。如今没想到给这小乞儿惹来了这祸事。

  “住手。”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众人的耳朵边响起,下一刻,所有的乞儿都看到一个丑的吓人的中年蓝衣男子,手里的长剑如鬼附身一样落到了中年乞丐的脖子上。

  “爷,饶命啊。”

  中年乞丐话没落地,转眼间就呆住了。全不管脖子上的剑。呆呆的看着蓝衣丑面人怀里的白衣女子。

  那女子,天啊,那一阵风吹起的面纱下隐约可见的美丽容貌。让他呆住了。

  这个男子是姬宫涅,怀里的女子就是萁儿。他们接到信,说雪芽重病在身。日夜思念萁儿。把个一岁多的小女儿云裳留给了鬼婆婆。赶到楼烦。雪芽一点事也没有。原来是雪芽太思念萁儿,才出的下策。两人留在楼烦一月多,心里牵挂小女儿。雪芽也不放心孩子。就让她们回来了。

  走到这小镇,正好看到一群大乞儿追打一个小乞儿。

  萁儿心地善良。姬宫涅只好出手打抱不平。

  不想,风却吹开萁儿脸上的面纱,露出了她倾城倾国的容颜。

  姬宫涅一下子把萁儿的脸捂在了怀里。他知道萁儿的容颜是绝不能让世人见到的。不然,又不知会生出多少事端。

  “还不快走。难道真的想让大爷杀了你们。”

  姬宫涅冷着声音冲众乞儿扬了一下手里的剑。

  哄,

  众乞儿一下子跑了个净光。那个中年乞儿跑在最后,出胡同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看到了天上的仙女。

  “好了,你们两个孩子也走吧。离开这里。不然又要被人欺负了。”

  “谢谢大爷。来,九儿,过来,谢谢大爷的救命之恩。”

  小乞儿人倒懂事。拉过叫九儿的小孩子走到姬宫涅和萁儿的面前,跪了下来。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大爷,你们要不要下人。要就带我们走吧。我什么事都能做。九儿还小,过几年也就会做事了。”

  小乞儿抬起脸,望着姬宫涅。希望这对好心人能收了两个。

  “这?”

  姬宫涅为难了。他回到山中。粗陋饮食,何能收留下人。

  “大爷,求你了。我什么事都会做的。你不要看九儿小。他可机灵了。他还会学狼叫,狗叫。会逗大爷的孩子玩呢?”

  姬宫涅觉得怀里的萁儿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他知道萁儿一定是听到了这个孩子能逗小孩子玩。心动了。想想山上日月寂寞。云裳现在才一岁多,再过一年,就会玩了。那时候,一个小孩子,在深山里,是很寂寞的。要是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也许会好的多的。

  “小子,我家可是在山里,很是寂寞。小子不嫌山中苦闷吗?”

  “大爷,只要能收留我兄弟两个。大爷到哪,我兄弟就跟到哪。山中再苦,也比我兄弟两个做乞儿好的多。”

  小乞儿说完。拉过九儿。

  “九儿,给这位好心的夫人磕头。谢夫人收留之恩。”

  小乞儿虽小。倒是有眼色。已经看出这一身白衣,不爱说话的夫人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夫人。”

  那九儿年纪幼小。声音娇嫩。

  这一声叫,让萁儿禁不住心里一热。

  “起来吧。孩子。”

  萁儿扶起九儿。在看到九儿的那张黑脸上的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她的心里猛的一热。她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但她的心里一时暖和极了。

  没有再想。姬宫涅看着萁儿喜欢这两个孩子的样子。就收下了两个孩子。

  他们在外面实在是耽搁了太长时间。他们要赶快回去了。

  姬宫涅买了一匹马,看着小乞儿。

  “你能上去吗?”

  “是的,大爷。我们是从小在蒙古包里长大的。一生下来就会骑马。”

  “哈哈,好样的。走吧。我们赶的快的话。后天晚上就会到家了。记着以后不要叫我大爷。叫我姬叔。”

  “大爷,这是使不得的。你是爷,我们是奴。可不能失了礼数。”

  “你这小子。好了,既然给我磕了头。就叫我一声师父罢了。”

  “啊,爷真的愿意收小乞儿为徒。小乞儿感激万分。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小乞儿跪下磕头。

  然后起身,拉着身后的九儿。

  “师父,您也收了九儿吧。您老别看九儿小。九儿可灵着呢?他耳朵特别好使。睡在地上,都能听到十几里地外的马蹄声。”

  看着这个只四五岁的瘦小的九儿,姬宫涅点了一下头。

  “这个叫九儿,你呢?”

  “我没有名字。以前的名字太长了。师父给起一个吧。九儿也没有名字。他是以前我们这个乞丐群里的老九。本来我们是九个人,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是老二。”

  “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弟子。就叫姬天强吧。这个九儿。叫姬子安。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两个弟子了。家里你们还有一个师妹。以后要相互友爱。”

  “是,师父。”

  姬天强熟练的上马,然后把姬子安也拉上了马。

  姬宫涅没想到这两个孩子居然都会骑马。心下惊讶。但实在是想家里的小女儿 。就顾不上问了。

  当天晚上,他们经过两天一夜的急赶路。终于回到了落英谷。

  “娘。”

  一岁多的小女儿一声娇喊,让姬宫涅的心里充满了柔情。

  他抱着几个月没见的小女儿,亲个不够。

  鬼婆婆难得和这两个小孩子投缘。尤其是对小的姬子安。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说这小子是一个传她医术衣钵的好苗子。

  姬子安也机灵,会讨鬼婆婆欢心。一下子就钻到鬼婆婆怀里了。

  “你这小子。臭死了。洗澡去。”

  萁儿和鬼婆婆把那两个收来的孩子带到了屋里,烧了一大锅水,让两个孩子洗澡。

  姬宫涅抱着小女儿正在屋外树下点灯笼。

  就听到屋里萁儿的一声尖叫。

  那叫声极不寻常。萁儿很少这样叫了。

  姬宫涅吓了一跳。抱着小女儿急冲进屋。这才惊讶的看到。一个大木桶里,姬天强的整个身子都陷进了桶里。姬子安的小身子正被萁儿抱在怀里。

  这样失态的萁儿,姬宫涅从来也没有看到过。

  “萁儿。”

  “涅,伯服,我们的服儿。服儿?”

  萁儿语无伦次,泪流满面。

  “服儿?”

  姬宫涅一下子呆了。

  服儿,这个梦里最痛的名字。怎么会?服儿不是在战场上被马踢死了吗?

  “是服儿。你看?”

  萁儿把姬子安的光身子给姬宫涅看。姬宫涅吃惊的发现,姬子安的肚脐眼那里有着一个和伯服一样的胎记。

  “服儿,你真是我儿服儿?”

  姬宫涅的眼泪也出来了。他的服儿啊。堂堂的大周王子,居然是一个小乞儿。

  等到两个孩子洗好了,穿好衣裳出来。一家人坐在客厅里。

  听姬天强说,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小乞儿九儿的确是萁儿的孩子服儿。当年服儿没有被马踩死,是一个宫人抱着服儿,宫人被马踩死了,血染一身,抱在他怀里的服儿晕了过去。结果大家以为他死了。最后战结束,他被一家打柴的救了。长到五岁,打柴的家破了,他就沦为乞儿。

  “服儿。”

  萁儿和姬宫涅抱着服儿泪流如雨。

  可怜的孩子。

  “你是我娘吗?”

  伯服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这个美丽的像仙子一样的女子。她是自己的娘。这在他幼小的生命里,是从来也没有想过的一个字眼。

  “是,我是你娘。”

  “我是你爹。”

  一家人又哭又笑。

  鬼婆婆站在门口看着,眼里也流下泪来。

  她记得自己好像有几十年都没有流过泪了。

  院子里,有鸡鸭在叫。太阳落山了,月亮升起来……

  (全文完)

  谢谢关注和支持风风的亲们,向你们拜个年。新年快乐。

  谢谢一直关心鼓励我的亲们,风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一定写的一个比一个好看。

  支持风风的完结文《祭台上的女奴》

  支持风风的连载文《捡个老婆回家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