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22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八)

妖倾天下 梵茀 5656 2010-01-05 13:47:33

    苍茫郦山,深黑暮色。

  一队王宫虎贲近卫,和大队的宫女簇拥着一抬软轿在蜿蜒的山路上,艰难的前行。

  “御医,快看一看娘娘。”

  幽王惊惶的声音在夜色里响起。

  萁儿真是让他操心。就在她吐出黑血,睡下来的时候,他得到了一刻的安宁。可是,没过多久。床上的人儿就醒了。

  而且还一头大汗。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

  他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幽王以为是萁儿体内的毒性没有清除,又发作了呢?

  御医来了,连脉也没的把。只是看上一眼,立刻跪下道喜,

  “王上,这是小龙子要诞生了。”

  幽王惊的呆了。心里说不出是悲还是喜。

  喜的是王室又得一龙子。悲的是萁儿本不该生。却在这时产子。这真的是福祸难定啊。

  山上御医皆为男子,没有稳婆。御医就指点着年长的宫女,伺候娘娘产子。情形果然不容乐观。

  挣扎了几个时辰,龙子仍未降生。萁儿的脸色越来越差。白的就像一张纸。

  “御医?”

  急的幽王直呼御医。

  御医看着无奈,只好回禀大王,赶快下山回宫。

  幽王一边命令武功高超的虎贲近卫抬起软轿,一边命令人快马下山,回宫,接稳婆上山。幽王这是两手准备。一备万一。

  武功高超的八个身高体壮的虎贲近卫,施展轻功,如云似兔般向山上跑去。

  而轿内的萁儿和两名宫女,一点儿也没有感动震动。

  幽王在后面,他心急如焚,身边的大臣还在叫着,大王要当心龙体。

  他心烦的要命。萁儿和龙子生死未卜,他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哪里要当心龙体。这些愚忠的大臣。

  山路崎岖,车行太慢。

  幽王心急,让宫人停车。他下了车,大步走到一名虎贲近卫身边。

  “下来。”

  幽王沉声的说。

  看着那名虎贲近卫连滚带爬的下了马,幽王二话没说,翻身上马,向山下疾驰而去。留下一地目瞪口呆的宫人和大臣。

  “大王小心。”

  虢石父在后面大声的喊着。跟随的大臣们,谁也说不出话来。

  这是大王吗?哪里有这样的大王。要美人不要江山。这样的大王真的是天下苍生的福吗?

  虢石父眼见幽王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山道拐弯处。忙回头对身后的虎贲近卫说,

  “快,跟上,保护大王。”

  “是。”

  二十多名王室虎贲近卫应一声,尾随而去。

  一时间,山道上马蹄声声,尘烟滚滚。

  “大王。”

  镐京城里守门的官兵吓的忙跪下,

  直到幽王的策马从城门疾驶而过。官兵才敢抬起头来。我的个娘唉,这是我们的大王吗?这人活了老少几辈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王啊。

  不过,说实话。今天的大王可不比往日坐在御车里的,高高在上的大王。平易近人的多了。

  刚才不是褒娘娘的软轿刚过去吗?

  想来这大王是冲着褒娘娘来的。这大王也是一个男人啊。也和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一样,担心自己的婆娘和孩子。

  守城的官兵心里嘀咕不说。

  一会儿,一阵尘烟涌动,一阵王室虎贲疾驰而来。

  守城的官兵还没有回过神来。这阵烟就卷过去了。只留下一地的风沙。

  我的个娘,今这是出了何事。净出些怪事。

  守城的值夜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幽王赶到王宫的时候,宫门已经大开,宫里的人已经接到了大王要回宫的消息。已经开了大门迎接。

  幽王顾不上宫里山呼王上回宫的声音,他一路打马入宫。直骑到翠华宫门寝宫外,才下了马。下了马,他就大步流星的向宫里走去。

  “娘娘呢?娘娘如何了?”

  “大王,娘娘在后宫待产。请大王止步。”

  “滚开。”

  幽王一脚踢倒了拦住他的宫女,就进了寝宫。

  在白纱帐外,他被雪芽拦住了。

  “王上,不可。”

  雪芽一脸焦急的拦住了他。

  要是别的宫女,幽王早就把她踢开了。可这是雪管事,是萁儿的亲生母亲。他不能不停住脚步。

  “萁儿如何了?”

  幽王的声音里有一丝哽咽。

  “大王,”

  雪芽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痛苦焦虑的男人。她的心热了。

  这个男人在她的眼里,这时候,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冷漠的大王。

  而是一个为了爱在努力的男人,一个为爱在伤心的男人。而那个被这个男人如此深爱着的幸运的女子,就是她的女儿。这一生,她真的没有白守这一室的清冷。上天,对她的女儿是何等的恩宠啊。

  “王上,不必焦急。稳婆在里面。有三个。都是王城里最有名的稳婆。娘娘只是身子弱了点龙子来到这个世间要早了点。并没有太大凶险,王上不必担忧。”

  “雪管事。”

  幽王看着雪芽,他的脸上一片真诚。

  他知道,这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才是最体贴关心萁儿的人。她一点也不比自己好过。她作为一个娘,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的受罪。她比自己更心急,更难受。

  可是,不让他进去看一眼,他实在是不能宽心。

  他抱歉的看了一眼雪芽,抬步就要进去。

  “大王,稍安勿燥。大王是一国之君。断不可涉此血污之地。实是凶兆。”

  雪芽拦住了幽王。她跪在地上,拦住幽王。

  “王上,如为娘娘着想。请止步。不然,娘娘不能安心生产,恐怕日后还要落人口实。拿此事来诋毁娘娘。实为娘娘和龙子之祸。”

  雪芽的话,让幽王止住了脚步。

  他知道雪管事所言极是。他再宠萁儿,也不能不顾及天下众人之口。他为萁儿之病。烽火戏诸侯,一定会让萁儿受天下百姓和众臣之难。他不能再给她添加罪孽了。

  他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是大周的天子。

  这就注定了他们相爱的路比常人更难的多。

  “啊。”

  内室传出一声痛呼,那声音变了腔调,似乎不再是萁儿的声音。

  可是,幽王知道是萁儿,一定是萁儿。龙子还生不出来吗?上天啊。不要这样折磨萁儿了。寝宫内的宫女快步跑出来。又快步跑回去。

  来来往往的人,在幽王的面前,就像是在表演一出哑剧一样。幽王来回踱步,走的雪芽眼都花了。

  “啊,呜啊。”

  一声响亮的儿啼响彻在翠华宫的上空。

  “谢天谢地。谢各路神仙。”

  雪芽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叩头如捣蒜。

  “生了。”

  幽王也放下了悬着的心。总算是生了。有惊无险啊。

  “恭喜王上,是个龙子。”

  一个宫女跑出来,向幽王道喜。

  “哈哈,大喜,有赏。每人都有赏。”

  幽王一反刚才的焦灼,一下子笑开了。

  总算上天开眼。又给大周王室送来一龙子啊。说来,这可是大周的王室的第二个龙子了。天大的喜事啊。

  幽王的笑还没有结束,又一宫人从寝宫内跑出来,跪倒在幽王身边,颤抖着身子说不出话来。

  “大王,大?”

  “起来回话。”

  幽王正在兴头上,并没有在意宫人的脸色。

  “请大王恕罪。奴才。”

  “没事,起来吧。”

  幽王真是少有的和颜悦色。

  “回大王,龙子。”

  “龙子如何?刚才哭的如此响亮的不是龙子吗?龙子能有何事?爱妃呢?寡人的爱妃呢?”

  “回大王,褒娘娘无事。只是身子太弱了。气血两虚。可是,龙子,龙子殿下?”

  “龙子出了何事?”

  幽王一下子停住了笑声。龙子有事。不能吧。龙子,一个刚出生的婴孩,能有何事。

  “奴才?”

  那个宫人吓的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

  幽王心急。他一脚踢倒了面前的宫人,大步向寝宫内走去。

  雪芽这一次,没有拦他。因为雪芽在听到龙子有事的一瞬间,就眼一翻,晕了过去。旁边的宫人忙着上前,拍的拍,掐的掐。

  幽王早就闯入了寝宫。

  “萁儿。”

  幽王一进去寝宫,就看到床上躺着的萁儿,一脸苍白,两眼含泪。

  他心疼的走过去,拉着她的手。

  “萁儿,不要伤心。有事自有寡人在。”

  “涅。”

  萁儿没有再说下去。泪,一滴,一滴,顺着她苍白的脸流了下来。如瀑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她是如此的憔悴,如此的悲伤。

  让幽王的心都要碎了。

  “爱妃不必如此伤悲。”

  幽王回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连头也不敢抬的稳婆。

  “何事?”

  “回大王。小殿下,”

  稳婆也不敢再说下去。

  “说。”

  幽王怒喊一声。吓的稳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这时刚苏醒过来的雪芽跑进了寝宫。她一把推开稳婆。跑到龙子床前,一把抱起龙子。然后,她就一下子坐在床上了。

  “雪?”

  幽王想说雪管事,可是,他却也说不出来了。他一看到雪芽的这种表情,就知道龙子一定出了事了。

  他用眼睛死死的盯着雪芽。

  “王上,龙子,他,王上啊。”

  雪芽泪流如注。在她颤抖着把龙子的胸口露在幽王的面前时,幽王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

  在刚出生的龙子的胸前,刺目的出现一片乌紫。而刚才还在啼哭的龙子,此时,已经不能出声了。脸色也是一片青紫。

  “宣御医,宣御医啊。”

  幽王的悲伧的叫声和着萁儿的悲伤的哭声,在翠华宫的上空传开了。

  这个消息同样也传到了申后的德庆宫。

  哈哈,报应,天意啊。

  申后笑着,笑着,笑的悲凉而疯狂。

  笑着,笑着,一串眼泪从申后的脸上滑了下来。

  “姬宫涅,姬宫涅。”

  她狠狠的叫着这个名字。

  “你好狠啊。你居然把我囚禁在这德庆宫里。你以为这样就能困得了我吗?

  老天都看不下去啊。老天给你的报应啊。

  褒妃,你这个小贱人。你也有今天啊。哼,都是一帮该死的东西。

  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翠华宫里,幽王一脸的沉重。他的面前站着一班御医。

  “王爱卿,真的无法了吗?”

  “回大王。”

  年老的王御医抬起头,

  “大王,如今小殿下能保住一命,实在是一个奇迹。这孩子早在母体内就感染了奇毒。能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刚才张御医已经用祖传之法,保住了小殿下的命。如果要完全解除小殿下所中之胎毒。实在是太棘手。”

  “王爱卿。当年不就是爱卿之法救得了寡人的爱妃的吗?如今王爱卿又如何不能救得我龙儿了呢?”

  “王上,小殿下所中之毒虽源于娘娘之体,可是,不一样的。娘娘所中之毒实为外毒。而小殿下所中之毒却是胎中所带。实在太难了。”

  “那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倾我大周一国之力,难道还救不回一个小儿吗?”

  “王上,如实在要为之。臣倒还有一计。只是?”

  “不要只是了。爱卿但讲无妨。”

  “王上,那老臣就斗胆了。小殿下之事,可用老臣家传秘技。九重针法。这法可治疗百毒。可让小殿下安康。”

  “那老爱卿就不必多言了,实行就是。”

  “可是,王上,有一事老臣必让大王知情,那就是这种针法非常痛苦。成人都难已承受。小殿下太小了。”

  “爱卿之意是不可为了。”

  “也不是,只是要治疗九九八十一天,如果小殿下得天厚佑,可保安康,以后就一年在出生这一天,治疗一次,三岁可完全康复。”

  “好,就这样。爱卿实行就是。本王相信,我儿必得天厚佑。”

  “谢王上。”

  御医们下去了。龙子被御医们移到了一个隐蔽的殿室。只有几个御医和几名心腹宫女服侍。

  幽王下了朝,就到翠华宫,他不是在龙子的治疗密室外,走一走,就是到寝宫里,和萁儿呆在一起。

  事情查的很顺利,一切全指向王后。

  这样的事申后也能做得出来。这样的女人居然就是他大周的母仪天下的王后。

  “来人,把申后贬为庶民,打入冷宫。太子宜臼革去太子之位,贬为齐王,即日执行。

  “大王圣明。”

  宫人跪下山呼大王英明。

  幽王看着脚下跪成一片的人头,他的目光穿过宫墙,望向远处的天空。

  他似乎又看到了他的父王,他的父王在临终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涅儿,要做个好大王。切记,家和才能国兴。就像有了你母后这样贤淑的王后,才有了父王主政的内外祥和一样。涅儿,切记,不可让后宫出事。”

  父王的脸消失了,母后的慈祥的面孔又出现在眼前,

  “涅儿,二十年,大周必亡于女祸。这是太卜所占。切记,不可专宠后宫。要与王后携手共力,方保大周江山稳固。”

  可是,一切都是过去的事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

  幽王心里从来也没有想过,他会废了太子宜臼。

  从小,他把宜臼像心肝一样的爱护着。他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事。可是,什么都晚了。

  幽王闭上了眼睛。

  秋风扫落了最后一片叶子,秋深了,冬天的脚步近了。整个的德庆宫似乎提前进入了冬季。

  德庆宫里一片悲声。

  哭的不是申后,而是太子宜臼。他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

  申后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她坐在高高的凤椅上,眼睛没有看着宜臼,好像宜臼也不存在了一样。她的心空了。她的心好痛。

  她不明白,大王怎会如此无情。

  是,都怪她,都是她的错。

  这些年,她做了太多的不应该做的事。可是宜臼呢?

  姬宫涅你实在是太狠。宜臼就不是你的孩子吗?你如何这般的无情。

  年华老去,深宫无情。恨啊,恨不该生在帝王家。

  “好了,宜儿,不要哭了。”

  申后的声音冷漠极了。

  “母后,”

  宜臼抬起头,他的脸上有着太多的迷茫和伤感。

  “宜儿,此时不宜伤悲。快起来。收拾一下。”

  “母后。父王不是叫我上齐地吗?收拾什么?”

  “不要叫那个男人父王。他不配当你的父王。齐地是不能去的。齐地是尹球那个奸臣的地盘。到了那里,我儿岂有命在。快点收拾一下。这就走。到你外祖父那里去。”

  “母后,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傻儿。快走。不可再乱说。快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母后。”

  申后看着一脸不舍的宜臼。

  她上前,一把抓住宜臼,盯着宜臼的眼睛,

  “宜儿,你可真心想救母后?”

  “母后,没有母后,宜儿还活在这世间做甚。”

  “宜儿可想做这大周的天子?”

  “母后,宜儿想。宜儿现在明白了。以前都是宜儿错了。宜儿不该不听母后的话。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怪宜儿心太软。”

  “宜儿,可想得到那个褒美人?”

  “母后,宜儿什么都愿听母后的。只要母后能让宜儿留下褒姐姐。宜儿的这条命都是母后的。”

  “好。”

  申后死盯着宜臼,一字一字的对他说。

  “你打马急驶,日夜兼程。到得申国。把我母子冤情报与你外祖父。让他派兵护你回朝,夺得天下,你我母子便可团聚。不然,你我母子便要天人永隔了。”

  “母后,这是谋反!”

  “傻儿,不是我母子想反,而是不得不反,不然,我儿,你纵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逃不脱那妖妃的追杀的。”

  “母后?”

  “好了,不要说了。这封信函你交与你外祖父申候。母后答应你,事成之后,那妖妃就交与你处理。”

  “是,母后。孩儿都听母后的。孩儿走后,母后一定保重。”

  “我儿放心。母后虽入冷宫。但朝中自有大臣不服。母后一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我儿如三月不回。母后命休亦。”

  “母后,宜儿不会让你死的。宜儿一定在三个月内请得救兵。”

  “我儿,何处去?”

  申后一把拉住了正要往外走的宜臼。

  “母后,孩儿这就回太子宫。收拾了逃走。”

  “傻儿。你父王的旨意以下,一会传旨官就要到了。到那时候,你还能走吗?要不是母后的内应来通报与我。我岂能知此事。快,这就走。”

  申后叫来贴身宫女,让她传来德庆宫死卫十二骑,带着太子逃出王宫。申后把一块玉牌塞到宜臼的怀里。

  “宜儿,这是太后赐与母后的免死牌。朝中大臣无人不识。我儿搬来救兵。在朝中出示此牌。必得朝中大臣护应。我儿,切记三月之期。晚了,母后命必休亦。”

  不说宜臼洒泪拜别申后。只说申后在宫里,很快,就有宫人传旨来到德庆宫。

  德庆宫里一时成了人间地狱。

  申后直到这时,才知道平时里,自己真的做了太多的不得人心的事。居然有这么多的宫人看着自己的狼狈,不但不伤心,还很快意似的。

  申后的伤心自不言说。

  申后在冷宫的日子远没有她想到的好。

  不说申后的失意。

  只说太子宜春这一去,就种下了亡国之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