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9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五)

妖倾天下 梵茀 9468 2010-01-05 13:40:08

    ?整个翠华宫这一夜灯火通明,御医们走进走出。

  ??这边的动静当然也惊动了德庆宫。

  ??申后没有起来,她躺在一片黑暗里,她的脸上挂着一朵得意的笑。

  ??“小贱人,你的大限到了。”

  ??要不是那个小贱人命大,只喝了一口她的花茶,还吐成那样。别说她腹中的孩子,就是她的小命,也一定不保的。现在,这样,也是便宜了她了。

  ??“如何?”

  ??姬宫涅一脸阴沉的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群御医。

  ??“大王,臣子们已经尽力了。褒娘娘如能过了今夜,性命可保。”

  ??“龙子呢?”

  ??“回大王,龙子恐中毒太深,怕是?”

  ??“怕是,就会说怕是。一群庸医。寡人要母子平安。如有万一,你们都去陪龙子吧。”

  ??姬宫涅的声音像阎王索命一样的可怕,让跪了一地的御医们惊出了一身冷汗。

  ??“大王,臣有一法,不知可否一试。”

  ??御医群中一名年老的御医走了出来。

  ??“说。”

  ??“此法是古老的针疚之法。用的得当,可救得龙子性命。但如用的不当,”

  ??“没有如,寡人只要结果。”

  ??姬宫涅的脸一下子黑了。

  ??“臣领旨。”

  ??老御医回头看了一眼众御医们,没法子,他只能使这一招了。不然,他们这些人都得死。

  ??可是此法也是一个死法啊。

  ??必要人先死,而后才能再生。

  ??如在过程中,稍有不慎,母子俱亡。

  ??可是,不试,这五十八位御医可就要亡命黄泉了。为了这五十八条命,他只能赌一下了。但愿,上天保佑。让这对母子平安。

  ??“大王,请移驾。不可让血污了大王圣身。”

  ??“寡人不走,寡人还要看着爱妃和龙子平安。”

  ??“大王不肯移驾,臣等人惶恐,怕误了褒娘娘和龙子的安全。”

  ??“好,寡人就移驾翠华宫偏殿,爱卿们尽心。寡人必当重赏。”

  ??“谢大王。”

  ??翠华宫里御医们在紧张的忙碌着。

  ??翠华宫的偏殿内,姬宫涅心急如焚。坐卧不安。

  ??“王上。虎贲统领吴太叩见我王。”

  ??“吴爱卿起来吧。查的如何?”虎贲统领

  ??姬宫涅看着宫内的虎贲统领吴太。他在事情一出之后,吴太就着手调查此事。不知进况如何?

  ??“回王上,臣已经查明,宫内并没有异常。”

  ??“没有。”

  ??姬宫涅的眉毛拧在了一起。怎会没有呢?没有异常,萁儿怎会如此。难道是宫里的所为。难道不是今日所为。

  ??“回王上,臣已查实。宫门关闭以后,并没有外人入宫。宫内无事。”

  ??“好,你下去吧。再查。”

  ??姬宫涅看着吴太走出大殿,他陷入了深思。这事说怪也是怪,萁儿和他入寝前还都一切正常,怎会在半夜出了这样的事。

  ??难道是吃了不洁之物。

  ??这不可能,萁儿的膳食,他已经让雪芽全面打理,不会出一点事的。

  ??那么,这些意外排除后,就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有人蓄意谋害。意图很明显,就是萁儿和她腹中的孩子。

  ??是谁,如此狠毒,想要了她们母子的命呢?

  ??姬宫涅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件事,一件陈年往事。

  ??那就是十几年前,这大周的后宫里发生过的那些怪事。也是这样,怀了龙子的妃子们在半夜十分,突然流了孩子。严重的连大人的命也没了。这些妃子无一例外,都是怀了龙子的。难道这事与十几年前的事有关吗?难道十几年前的那个噩梦又要重演吗?

  ??不会,这一次绝对不会了。

  ??十几年前,他还年轻,他的心从来也没有放在妃子们和孩子身上。他只是天马行空的想着游玩。不在意大周的江山,也不在意宫里的嫔妃。

  ??再加上当年母后还活着。

  ??宫里的事自有母后管着。他也就没有操心此事。

  ??但是,那件事虽说让母后处理了。可是,后来,他再回想起来,那也是有很多解不开的迷的。因为母后并没有惩罚凶手,也没有说出凶手是谁。事情就那样了了。

  ??那件事唯一的受益者就是申后。她成为了唯一有龙子的妃子,成了理所当然的大周王后。

  ??难道今天这事会与申后有关吗?

  ??姬宫涅的眼睛凶险的眯了起来。这事如果真的与申后有关,他绝对不会放过她。他虽不爱她,可是敬她为他生了宜儿,还如此尽心尽力的管理后宫。如果真的是她,那么,她也不能怪他无情。这样的她,也太可怕了。

  ??“王上,恭喜王上。褒娘娘和龙子有救了。”

  ??一个宫女跑了进来,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向幽王报喜。

  ??“摆驾正殿,寡人要看一下爱妃。”

  ??“王上摆驾。”

  ??一声高喊,姬宫涅的心一下子跳到了云端里。那种快乐和舒意是他从来也没有过的。

  ??“恭迎王上。”

  ??一进入翠华宫的正殿,就有御医过来列队跪拜。

  ??“免礼。众爱卿有劳了。”

  ??姬宫涅一摆手,就要进入寝宫看萁儿。

  ??却被那个年老的御医给拦住了。

  ??“大王。娘娘还没醒来。此时不宜惊扰。望王上止步。”

  ??“何意,没醒。”

  ??“回王上。娘娘和龙子已救回。但是由于此毒已经深肺腑。一直去除不净。还待微臣进一步治理。但娘娘和龙子性命已保。”

  ??“好,好,众爱卿有劳了。赏,每人赏黄金百两。老爱卿,你劳苦功高。寡人赐你玉牌一面。它日有难,可免一死。”

  ??“谢王上。”

  ??众御医跪拜。

  ??那领头的老御医面色如水,上前一步,

  ??“谢王上龙恩。但微臣还有一事要亶明大王。娘娘和龙子虽说性命无忧。可是,却有一点堪忧。”

  ??“何事?”

  ??“娘娘中的此毒颇为蹊跷。臣从来也没有见过。臣虽拼死保住娘娘和龙子的性命。但臣也没有能力全面清除余毒。“

  ??“你是说娘娘和龙子还有难。”

  ??“回大王。这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查出下毒之人,服下解药。也许会有救。另一法就是。”

  ??老御医说不下去了。下面的法子的确让人说不出口。他作为一个御医,与心何忍啊。

  ??“爱卿,不必有虑。但说无妨。”

  ??“老臣不才,请娘娘用针疚之法。全身针疚,七七四十九天,也许可去除身上的毒。”

  ??“大胆。”

  ??姬宫涅一下子站了起不,满脸怒容,让老御医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此法大为不敬。不可。你另觅它法吧。”

  ??“是,”

  ??幽王又看了老御医一眼,他也知道老御医所言极是。可是,他不能让爱妃经此法。更不能拿爱妃的性命相赌。

  ??“老爱卿,寡人有一事不明。你可看的出娘娘所中毒的来源吗?是何物所致。”

  ??“回大王,老臣不才。参不明白。但老臣觉得娘娘所中之毒应是一种外域之草。因为这种病症在北地大漠有出现过。”

  ??“北地大漠。”

  ??幽王一下子睁大眼睛。北地大漠的一种草。莫不是大漠子颜花。

  ??“大漠子颜花,爱卿可知此草。”

  ??“微臣听说过此草。应该是具有保胎美颜之功效。”

  ??“保胎。那就不是了。”

  ??幽王陷入了深思。这样看来就不是王后所送的大漠子颜花了。可是,这宫里近日来并没有别的北地之物进入啊。

  ??“你下去吧。精心准备,力尽把娘娘身上余毒去尽。”

  ??“大王请不要惊扰娘娘。三个时辰后,大王方可进入寝宫。等老臣去为娘娘配药。相信娘娘命中主贵,应无大碍。”

  ??幽王摆了一下手,示意御医下去准备。他没有打扰萁儿,他转身走出了大殿。

  ??殿外的阳光灿烂。花香四溢,微风吹拂,所有的生灵都在绽放最美丽的色彩,一想到萁儿此时,还在寝宫里毫无知觉的躺着。幽王的心里沉重极了。幽王走出了翠华宫的殿门。站在明媚的阳光下。他眯了一下眼睛。他的心里沉重极了。

  ??在王宫里居然出了这样的事。他堂堂的一国之君,居然保护不了他的爱妃,让她和肚子里的龙子出了这样的事。他却还查不出来是何人所为。真是让他不快。

  ??“大王。”

  ??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幽王回头,看到站在阳光里的雪芽,披着一身的阳光,脸上却也同样的阴沉。

  ??“雪管事。”

  ??“大王,都是老奴伺候不周。请大王治罪。”

  ??“雪管事,言重了。寡人并没有怪你之意。有些话不必说明。你心必知。这王宫里,寡人就深信你一人必对萁儿好。你是能为萁儿死的人。寡人岂会怪你。”

  ??“谢大王。”

  ??“雪管事,你来必不会是只想和寡人请罪吧。”

  ??“大王英明,老奴的确有事。”

  ??“但讲无妨。”

  ??“娘娘中毒一事太为蹊跷。老奴想来,心里有一疑惑。这大漠子颜花,老奴见过。”

  ??“你见过大漠子颜花。对了,想当年,你服侍在母后身边。当然应该见过此花。”

  ??“老奴当年服侍太后。北国楼烦进贡此花来朝。因为此花具有难得一见的养颜美容之功效。宫里嫔妃极为喜爱。三株里最大的一盆就放在了太后的宫里。太后极为喜爱。让人精心伺候。但此花生于大漠,不适王都水土。几个月后都死了。”

  ??“此事,寡人也有记得。当年,母后还极为伤心。想让楼烦再进贡几株来。父王也传了楼烦的使者。可是,后来并没有再进贡。”

  ??“是有这事。可是大王可知道,当年为何太后没有再要此花。”

  ??“所为何事?”

  ??“因为当年和老奴同时服侍太后的还有一个从北国楼烦来的宫女。她向太后说,子颜花虽可养颜,但如果长期放在床前,时间长了,则会伤人内息。她们家乡的人都知道。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后来太后就没有再让北国进贡此花。”

  ??“你是说子颜花有伤人内息的作用。”

  ??“老奴也只是当年听说。并不懂得。王后娘娘送来此花后,老奴看娘娘极为喜爱。放在寝宫。怕时间长了,伤及内息,就把此花搬到寝宫门边。可是,不想还是出了此事。老奴也不明白其中的缘由。望大王查清。”

  ??“寡人明白了。”

  ??幽王的脸一下子黑了。他想到了十几年前的往事,那些妃子们的孩子也是这样深更半夜,莫名其妙的流掉了。在这之前,好像都接受过王后所送之物。只是这些年来,他并没有证据说明王后参与了此事。

  ??再加上当年他还年轻,并不太在意这些妃子。

  ??现在想来,怕是与王后真脱不了关系。

  ??他要去德庆宫一趟,探一下真相,如果此事果与王后有关,那么,王后之心狠毒如此,也莫要怪他不念往日情面。

  ??雪芽看着幽王的脸,她一下子猜到了幽王的意图。

  ??“大王,老奴也只是心有所疑惑。也许这事并不如此。只是娘娘的体质太弱之故。大王三思而后行。必不能使此事牵连太广,与娘娘更不利。”

  ??“雪管事,你下去吧。尽心服侍。寡人自有分寸。”

  ??雪芽下去了。

  ??幽王一行起驾前往德庆宫。

  ?德庆宫里又是另一番景象。申后正在快意的和宫女们赏花。这心病一去。后宫还是她和她的宜儿的。

  ??申后摘一朵花,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她想到美人如花这句话。真的是美人如花啊。想当年,她虽说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也是二八芳华的佳人。现在却是昨日黄花了。如花的容颜已去。而那褒妃,那个小贱人却是如此美貌,就像这初绽的花朵,她是不能比了啊。

  ??可是,她有儿子,她的儿子是太子。

  ??再美丽的容颜也会老去,总有一天,那个小贱人她也会像自己一样容颜尽失,那时候,大王的恩义不再,她也就只是霜后的花朵,没有几天的风光了。

  ??“大王到。”

  ??宫人的高呼惊醒了申后的迷梦。

  ??大王来了,所为何事,难道是为了那个小贱人的事吗?

  ??申后心里一阵慌乱,然后,她就镇定下来了。她何必恐慌,这么多年,这样的事,她做了多少,从来也没有出过差子。想来,这一回也不会出事。

  ??大王前来,一定是对她所送的大漠子颜花有所怀疑,可是,谁也找不到证据。

  ??“臣妾见过大王。”

  ??“免礼,王后好雅兴啊。一大早就在花园里赏花。”

  ??“大王,臣妾哪比的上如花的嫔妃,自有大王的恩义。臣妾是过气的黄花,正在观花自怜呢。”

  ??“王后,花开一季,这个道理,王后自会明白。”

  ??“臣妾恭听大王教诲。”

  ??“王后,寡人知王后宫里有北国时贡的大漠子颜花。此时季节,正是观花之季。特来与王后一起观赏。”

  ??“大王真是尽心政事。想来是久不来臣妾宫中了。这大漠子颜花,臣妾已经赏与褒妃妹妹了。”

  ??“王后真是体爱宫中嫔妃。”

  ??“谢大王赞赏。”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谁都明白对方心里的想法。申后恨幽王一心只想着那个小贱人,她有事,他就到她的宫里来兴师问罪。从来也没有见过他对她这样的尽心过。

  ??“王后这是怪罪寡人了。”

  ??“臣妾不敢。只是大王此来,臣妾不胜欢欣。可是,大王,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王后此话何意?”

  ??“臣妾一早上就听说了翠华宫的事。臣妾正要过去探看,大王就过来了。臣妾想大王一进来就说到臣妾宫里的子颜花。而这子颜花,本是臣妾之物,后来臣妾看褒妃妹妹,怀了王上的龙子,怕妹妹容颜憔悴,污了大王的眼。就把养颜之神花,赏与妹妹。实希望大王能与妹妹永结同心。大王,你这是何意,难道怀疑臣妾有何不良之心吗?”

  ??申后话语尖利。直指幽王。她就是想看幽王如何回答。如果大王敢在众宫女面前,摆明责怪与她,而她知道,大王一定不会有证据。那么,她就会让大王明白她才是后宫之主,他的王后。

  ??“王后,你这是何意?”

  ??“大王,臣妾并不为争风吃醋。实是为了大周的江山。太后临走之时,把这大周的江山交到了大王的手里,也把这后宫之事交与了臣妾。太后的吩咐,臣妾时刻不敢忘。如今大王为了一个妃子,如此对待臣妾,让臣妾实在是太寒心了。”

  ??“王后要拿太后来要挟寡人吗?”

  ??“臣妾不敢。”

  ??“王后还有何事不敢。这大周的龙脉我看王后是太关心了吧。”

  ??幽王之意太过明显,气的申后脸一下子绿了。

  ??“为了一个小小的奴才,你就这样羞辱与我。大王,往日恩意何在啊。”

  ??“王后,不要忘了。萁儿不是奴才。她是寡人的爱妃。这大周的天下,寡人要与她共享。王后意下如何?”

  ??申后的脸气的青了绿,绿了青。

  ??幽王说完,不等申后回答。转身起驾回宫了。只留下申后一个人站在阳光里,她狠狠的把手里的花扔到了地上。踩了几脚。

  ??这个男人,这个伤她心的男人。他是大周的天子又如何?他从来也没有真正爱过她这个王后。她堂堂的一国之后,居然还不如一个卑微的进贡的小女奴。

  ??她可是堂堂的申国公主,因为政治联姻才入主这大周的后宫。居然会不如一个从褒国进贡来的小奴。她真的要气疯了。

  ??太子,对,想到太子,申后就吩咐宫女,传太子入宫。

  ??现在,她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她唯一的指望了。

  ??幽王不爱她又如何?那个小贱人再得宠又如何?她是王后,她是太子的母亲。这大周的后宫里,到何时也是她说了算。

  ??“来了,传太子。”

  ??时候不大,宫女来报,

  ??“王后,太子不在宫中。”

  ??“不在宫中,能到何处去。派人再找。”

  ??申后真的想不到宜儿能到哪里去。这么大的王宫,他不呆在太子宫,就在她的德庆宫。怎会找不到人呢?

  ??不大一会,宫人回来了。

  ??“王后,太子他。”

  ??“还没有找到吗?”

  ??“回王后。太子在?”

  ??“可恶奴才,吞吞吐吐作甚。到底太子在哪里,说?”

  ??“回王后。有人看到太子带着两个宫人到翠华宫方向去了。”

  ??“翠华宫。”

  ??申后一下子站了起来。

  ??翠华宫,宜儿到翠华宫何意。

  ??下一刻,申后就一脸苍白的跌坐在上床榻上。

  ??难道是?

  ??她想到了,那一日,她宴请众妃。宜儿看着那个小贱人的眼光。难道宜儿,他真的对那个小贱人动了心思。

  ??就像当初对梅妃那样吗?

  ??不会吧。

  ??申后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候,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凉意。

  ??如果,宜儿真的对那个小贱人动了心。这可出了大事了。这小贱人可不比梅妃。她早就看出来,梅妃是失宠的妃子。大王早就厌倦了她。丢了她,就像丢一件破衣一样的容易。

  ??可是,这个小贱人就不同了。她可是大王的心头肉啊。最是当宠时。这要是让大王知道了。他们父子两个。

  ??申后不敢想下去了。

  ??她感到了棘手。这宜儿怎会爱上这个小贱人呢?宜儿爱上梅妃,毕竟是宜儿年少无知。贪恋女色。那梅妃床上功夫又相当了得。没有男人能过得了她那一关的。她并不太担心。只要宜儿再过几年,有了阅历,自然就会忘了梅妃。

  ??可是,这个小贱人可不同了。

  ??宜儿只是见了她一面。从来也没有近过她的身。连话也没有说过一句。

  ??就这一面就让宜儿如此倾心。

  ??这个小贱人真是亡国之相啊。

  ??美人祸水啊。

  ??申后想到了那个可怕的童谣。难道真的是说这个小贱人吗?

  ??如果宜儿真的是爱上了这个小贱人。如果大王知道了。

  ??申后不敢想了。

  ??“快,派人把太子找回来。”

  ??申后的猜测是正确的。太子宜臼这时候,就在翠华宫的门外,被宫人拦住。

  ??他身后的宫人拿着礼物,他说是来探望褒娘娘。来见他的父王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自从那一天,在德庆宫的花园里见过萁儿以后。宜臼就日夜不安。

  ??他开始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接近他的父王。他在找各种各样的机会避开父王去见萁儿。

  ??可是,萁儿每一次都把他拒在宫门外。他一直都没有如愿。

  ??终于等到这一天,他的探子回报他,说他的父王去母后宫里了,而褒娘娘据说还在昏迷中。

  ??这一次,他一定要见到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子。

  ??

  ??宜臼站在翠华宫的宫殿的大门前,凝望着里边。

  ??宜臼的冷冰冰的双眼让守门的宫人不寒而栗。

  ??他们是卑微的奴才。如何能抵挡太子呢?

  ??大王不在,娘娘还在昏迷中。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子领着两个宫人常驱直入。

  ??

  ??宜臼一直走进深宫。进了萁儿的寝宫。

  ??于情于理,这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可是,他管不了了。他的心里被思念的痛苦折磨的不堪忍受。

  ??他不管她是父王的女人,他只知道褒妃是他的传奇。褒妃那总是淡淡的眼眸,真的让他无话可说,可是宜臼能感觉到褒妃的眼中的静水泛起涟漪。他知道褒妃是痛苦的,这个被父王深深爱着的女人,她为何痛苦。

  ??一定是她的心里并不爱着父王。

  ??而他才是她应该去爱的人。

  ??父王对于褒妃来说,真的是太老了。

  ??想来,褒妃的心里也是渴望,有一天,梦中醒来。

  ??

  ??躺在她身边的不再是那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父王,而是他,年轻的宜臼。一个年轻的男人,轩昂的眉宇,说话时看着她的眼睛……

  ??宜臼走着,想着,他的眼前浮现的都是他内心的幻想。

  ??可是,他的幻想被一个人打破了。

  ??那个人就是雪芽。

  ??雪芽上前一礼,声音淡淡而又坚定的说,

  ??“太子请止步。这是娘娘寝宫。”

  ??“你。”

  ??宜臼恼怒的盯着雪芽。他不能像对待普通宫女一样对待这位雪管事。

  ??因为,她怎么说也是先王的妃子。虽说她身份特殊。但毕竟不可太造次。

  ??“雪管事。本宫来到这里,也是有事想请教父王。刚听宫人说父王不在。本宫这就回去。这有一份礼,请雪管事交与褒娘娘。这也算是本宫的一片心意。”

  ??“谢太子。”

  ??雪芽出了一口气,毕竟太子没有过分举动,她也不能再说什么。如果太子不顾体面,强行进入,她也没有法子。“雪管事,我有一事相商。不知可否?”

  ??面对知礼尊长的太子,雪芽也没有不答应之理。

  ??“太子何事,但请吩咐,凡事没有老奴不从的。”

  ??“雪管事,我日夜思念祖母。今到这里,看到旧物,睹物思人,倍觉伤感。本宫想在这宫里祖母旧居处走一走。”

  ??宜臼的目光清澈明静。让雪芽大有好感。深感太子的一片孝心。

  ??“太子请便,只是褒娘娘体弱,并没苏醒,请太子匆靠近寝宫即可。”

  ??雪芽看着太子宜臼出了寝宫的门,往西边太后旧居而去。心里顿安。

  ??这时,一个小宫女走了过来。

  ??“雪管事,为娘娘煎药的管事来请,娘娘的药里要不要放丁香?”

  ??“前面通报,让她慢一点。我这就去。”

  ??雪芽急匆匆前往医殿,萁儿的药,她要亲眼看着煎,萁儿再也不能出事了。

  ??雪芽并不知道,就在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太子宜臼的身影出现在寝宫的门口。

  ??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褒姐姐,本宫来了。”

  ??太子宜臼进入寝宫,寝宫里服侍的宫女们都睁大眼睛,她们看着最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出现了。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太子,未来的大王,岂是她们这些奴才们能得罪的事。

  ??可是,不管,娘娘出了事,大王也是会要了她们的命的。还一个宫女机灵,她装作有事,慢慢磨蹭到门边,闪出去,就跑去找大王了。

  ??宜臼进入寝宫的时候,萁儿依然昏睡着。她在一个似乎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里,沉睡着。

  ??宜臼慢慢靠近大床,他在这王宫里,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白纱围绕着的床榻,这里是白色的海洋,是精灵的世界,白色的轻纱上,盛开着一朵,又一朵的栀子花,白色的花瓣,浓浓的雅香。就像这宫里的女主人一样的美丽不可方物。

  ??宜臼揭开了床上的纱帐,他看到了,那个他日夜思念的人。她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似乎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

  ??她的脸孔苍白,眼角有一抹浅浅的泪痕。

  ??她在哭,是吗?

  ??在梦里也在哭?

  ??她一定不幸福?

  ??如果她是他的,他一定不会让她如此伤感。

  ??宜臼的手慢慢的伸过去,他抚上了萁儿的脸颊,滑嫩,柔软的触感从宜臼的手心,一直传到宜臼的心里。

  ??宜臼的手抚上了萁儿的唇,她的唇带着一抹苍白,但却比他心中想的更加柔美。

  ??一瞬间,宜臼觉得褒妃的眼睛却了一下。似乎一下子睁开了。

  ??她大睁着眼睛,温柔的看着他,

  ??他拿着一枝粉白的栀子花,

  ??他把她送到褒妃面前,他说,这是属于你的花。

  ??褒妃伸手把它插在了发髻。她的眉眼之间溢满了一种柔情。

  ??宜臼说,褒姐姐,你会笑了。

  ??褒妃转过头。

  ??父王站在大殿的中央。

  ??他冷笑着走过来说,褒妃你笑了么?

  ??褒妃冷冷的看着他,眼中仍是坚冰。父王一掌把他打倒在地。你给我滚,他狠狠的说。

  ??然后他把褒妃按在地上,就在大殿里冷冰冰的地板上,不停止的占有她。

  ??泪从褒妃的眼里不断的流出来,流满了这个世界……

  ??一瞬间,所有的幻象都没有了。

  ??宜臼出了一身的大汗,原来刚才是他自己产生的幻觉。

  ??床上的人儿仍在昏睡着。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都是宜臼自己的幻想。

  ??宜臼一下子跌坐在床边。

  ??他不能没有褒姐姐,一天也不能离开她了。

  ??梅姐姐,你知道吗?你会怨我吗?

  ??宜臼望着被风吹的不停波动的白纱,他似乎又看到了美艳的梅妃的笑脸。

  ??梅妃笑着,她笑的如此多情,她在说,傻弟弟,我怎会怪你。你是我的爱人。我在等着你。这一生我都会等着你,生生世世等着你。

  ??宜臼捧着自己的头,他觉得自己是有点疯了。

  ??他爱上了两个女人,都爱的如此深切。

  ??而这两个女人却都是他父王的女人。可是父王并不懂得珍惜她们。父王让梅姐姐死了,父王还让褒姐姐如此伤心。

  ??为何上天要让我们相遇,相遇在这最不可能的时刻。

  ??宜臼捂着脸,泪从他的手缝里流出来。

  ??他还是一个如此软弱的人啊。

  ??正是因为他的软弱,他失去了梅姐姐。他再也不能再失去褒姐姐了。他要她,他要带走她。他要保护她,他要给她一生的爱。他要让她不再伤悲。

  ??宜臼抬起头,他专注的看着床上的毫无知觉的人儿。

  ??他的脸慢慢向她俯下去,他的嘴就要碰上她的唇。

  ??“畜生。”

  ??一声大喊,

  ??宜臼惊的一下子从床边滚了下来。

  ??他看到了他的父王。幽王正大步的向他走来。他的眉毛凶狠的拧着。眼睛里冒出火花。在宜臼十五岁生命中,他从来也没有见过父王这样的表情。

  ??他自小身子弱,又是幽王唯一的龙子。倍受宠爱。何是见过父王如此对他。

  ??宜臼吓慌了。

  ??“畜生,你这个畜生。”

  ??幽王痛心的看着趴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宜臼。

  ??这个小畜生,他真的是太大逆不道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敢对萁儿如此。这一刻,幽王只有满腔的怒火,他早忘记了。他是怎样教会他的儿子上了梅妃的身子的。上苍有眼,谁的过错,谁也逃脱不了最后的惩罚。

  ??幽王刚从德庆宫里出来,就碰到了前来寻人的小宫女。他听了宫女的说法,心下一惊,他知道王后最恨萁儿,一定是宜儿爱母心切,去翠华宫找萁儿,想羞耻萁儿,为王后出气。想到萁儿此时正在昏迷中,是断不能有所差错的。他急赶到翠华宫,就是想赶过来制止宜儿。

  ??可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一幕情景。

  可是眼见着面前的这一幕出现了。幽王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痛。宜臼可是他唯一的爱子啊。他居然。

  这一刻,幽王心里的怒火上升,他忘了一切,他一步,一步向宜臼走去。他的手握在了长剑上。

  “畜生,你祸乱宫纪。死罪难逃。”

  幽王的长剑递出,他在长剑划出的冷风里,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倒地的不是太子宜臼,而是雪芽。

  雪芽用身子护住了太子宜臼,

  “大王,不能啊。”

  雪芽的悲痛的叫声在大殿上空回荡,叫声惊醒了幽王,他在最后的一刻,硬生生的收住了剑的走势。

  就是这样,长剑夹着冷风,也刺进了雪芽的左臂。一时间,血溅当场。

  “雪管事。”

  幽王和太子宜齐声的喊起来。

  幽王前进一步,一把抱住倒地的雪芽,

  “雪管事,”

  “大王,”

  雪芽脸上浮现出一个苍白的笑。

  “大王,请三思。太子罪不致死。不可父子相仇,血溅翠华宫。不要让娘娘在这宫里呆不下去。大王,三思啊。”

  “雪管事,”

  幽王说不出话来了。

  雪管事真的是萁儿的娘啊。她事事为了萁儿着想。他也是一时冲动。如果真的杀了太子,这一生,他和萁儿都不会有幸福可言了。

  “来人,快来人。传御医。”

  幽王的叫声在大殿里回响。

  宫人们涌进来。御医也来了。翠华宫里热闹非凡。

  热闹就像潮水,涌上来,又翻下去。

  等到翠华宫再一次静下来的时候,诺大的宫殿,只剩下了父子两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