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8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四)

妖倾天下 梵茀 9606 2010-01-05 13:38:42

    ?申后闷闷不乐的回到德庆宫。心里忧怨,当着幽王的面却口不敢言。回到宫里,坐在软榻上。申王后回想一下那小贱人的天姿国色,明白自己已年纪已大,再无法以美色和褒妃争一日之长短,惟有顾自长吁短叹,

  ??心里酸楚,不禁流下泪来。

  ??不说申后在宫里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流泪。

  ??只说,这时,德庆宫里进来一人。那就是太子宜臼。

  ??宜臼因了梅妃的死,一直都不快乐,也不想见他的父王。终日里心思懒散。没精打采。

  ??这时候,来到德庆宫,本来是想找母后说说心事。可是,一见母后正在流泪,心里大惊。不知是何事能让母后如此忧闷。

  ??忙跪问原因。

  ??申后一见王儿,哭的更是伤心。

  ??被太子宜臼追问久了。方叹了一口气。

  ??申后说,

  ??“你父王宠爱那褒妃,不分尊卑。今日在冷月宫,见我来了,他们仍拥抱亲呢,不顾廉耻。全不退避。将来此女得志,我母子无容身之处了!”

  ??“母后所言过了。我父王宠爱褒妃是真,但也断不敢如此不敬于你。何况宫中规矩,哪有妃子见了王后不跪拜之礼。”

  ??“我儿不知其情。想那褒妃仗着姿色美丽。就这样轻蔑于我。我何能忍。但更让我不能安之事,是你父王居然让这贱人搬往翠华宫。”

  ??“母后,你是说,父王让褒妃搬往翠华宫?不会吧?”

  ??宜臼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父王真的是疯了。才会这样做。翠华宫,那可是先太后住的地方。她一个小小的妃子,何德何能呢?

  ??“宜儿,你说你父王是何用心。这不是让我这作王后的没脸吗?”

  ??“母后,你不要伤心。父王这样作,就是太过了。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妃子,居然敢如此大胆。母后,你不伤心了。我设计给你出气就是。”

  ??“宜儿,不可莽撞。你可知那小贱人是你父王的最爱。你动了她,还有你的好。”

  ??“母后所虑太过了。父王只是一时糊涂,过了一阵也就忘了。哪里会长久的宠爱她一人。宫里多的是妃子。”

  ??“说的也是。君王宠爱是一时啊。我儿,你有何计?”

  ??“这事好办,改天母后可与请数十宫妃游御苑赏花,若褒妃来,令宫人将此贱婢乱打一顿,待她奏父王,父王不听则已,若有什么事,孩儿必杀之!”

  ??“我儿好计。”

  ??申后喜出望外。打那贱人一顿,也出她一口心中恶气。

  ??若无事便罢了。若大王怪罪。那也能看得出大王的心意。就是罚,也罚不到哪里。只要她们捏她一个错。她为一国之母,后宫之主。这点权还是有的。若大王真的怪罪。那以后,她和宜儿一定要想法除去她。不然,等到她产下龙子,这后宫里,哪里还有她们母子的容人之地。美丽繁花,宫墙弱柳,彩衣妖颜,都道是花园深处,妃子一笑,牡丹羞。多少梦回,妆泪红阑干,红粉佳人,琴瑟铮铮。

  ??在这德庆宫的后花园里,一片歌舞升平。庄重贤淑出名的王后申后一脸笑容的坐在花丛中的软榻上。笑望着各位妃子。

  ??“王后姐姐,你这园子里的花就是不一样,”

  ??“就是,国母吗?”

  ??几个妃子说着,笑着。一时间德庆宫里一片欢乐。

  ??“母后。”

  ??随着一声叫,太子宜臼冠带整齐的走了进来。

  ??“见过太子。”

  ??众妃子忙上前施礼。

  ??“不必多礼。众位姐妹不可多礼。今天就是个家宴。我们不要太多规矩,就是大家尽心尽情就好。”

  ??申后笑着说。

  ??事情进行的很顺。

  ??他向母亲使了一个眼色,暗示宫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母后找个事由,然后打那贱人一场。

  ??他在众妃群里扫了一眼,不知道哪个是那个褒妃。

  ??“褒妃没有来吗?”

  ??还是云心开了口。她一进来就知道这里有问题。她才不会相信王后娘娘会无缘无故的请她们这些妃子来赏什么花呢?果然是冲着那个小贱人来的。

  ??好啊,那个小贱人。有你好看的了。王后还是要行动了。

  ??“云妃啊。褒妃不是有了身子了吗?可能不会来吧。”

  ??一个妃子说,另一个妃子笑了。

  ??“你说什么啊。王后娘娘有请,她还敢不来。她胆子可不小啊。”

  ??“是啊,难不成她还想作王后不成。”

  ??妃子们说的笑的,心里都在恨着这个新来的褒娘娘。听说也不过是褒国买来进贡的一个女奴而已。却让大王迷成那样。都有几个月了,大王也没有到过她们宫里。这个女人,就是该好好让王后管教一下。不然,她还不知道宫里的规矩。

  ??

  ??“褒娘娘到。”

  ??宫人的一声高喊,让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都知道这个褒妃得宠,但见过褒妃人的并没有几人。一来是她们是宫里妃子,比褒妃进宫的早,褒妃不主动到她们宫里行走,她们先到她宫里去,就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再者说,这个褒妃也是怪,和别的新妃子不一样。她从来也不在别的地方露面。只是在她的冷月宫里。本来她也不没多久,现在又怀了龙胎,大王下了不许人轻易靠近她的旨意,谁也不会去轻易碰她。

  ??这一会,听说褒妃到了,大家都睁大眼睛,想看一看这个褒妃是个何等样的人。怎会把大王迷成那样。

  ??亭子里的宜臼也抬起了头,他也想看一眼这个可恶的女人。就是她让他的母后伤心,就是她,与他的梅姐姐的死有着直接的关系。

  ??从来也没有人知道“美人卷帘,纤手素心”是一种何样的美丽与落寞。可是,宜臼知道了。他看到走进花园的褒妃的第一眼,他就听到了心里栀子花开的声音,白色的花瓣,浓浓的雅香。一朵,一朵的在他的心里盛开了。

  ??褒妃的冷冰冰的双眼在宜臼的眼里不是那么的恐怖。宜臼觉得那不过一泓静静的水而已。这是褒妃的特别,至于美丽,宜臼不知道怎么样说。褒妃在他的眼里不只是美丽。美丽是一个多么俗的字眼。

  ??你从哪里来,你的故乡是在南边吗?只有那如水的江南才能孕育出你这样的多情如水的女子。

  ??宜臼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在问。

  ??不,我的家乡不在南边。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这个世界好大,也好冷漠。我不知道南边有什么,美丽吗?

  ??宜臼盯着褒妃如水的,冰冷的目光,他似乎听到了她内心的声音。

  ??她不快乐,在这样繁华的深宫里,她是一个寂寞的灵魂。他的父王也不能使她快乐和幸福吗?

  ??这个念头涌上宜臼的心头,把他吓了一跳,他要作什么呢?

  ??他不要恨这个女子吗?

  ??他不是要为母后出气,要为梅姐姐报仇吗?

  ??可是,他不能,他什么也不能作,他甚至不能动,他就这样呆呆的站在亭子里,盯着她的眼睛。

  ??

  ??有谁能告诉我南边是不是很美丽?

  ??那双冰冷的眼睛似乎在这样说。

  ??如果我去了南边,我一定回来告诉你。宜臼看着褒妃的眼睛,他觉得面前的女子有牵掣他的能力。他好像在告诉她,我现在就想带你到南边去。

  ??南边,南边,雨与水的故乡……

  ??褒妃姒走过来,走进了亭子里。

  ??宜臼傻了,他只是站在那里不动,

  ??萁儿看着这个少年,从很深的心里泛出一点奇异的感觉。这个少年好熟悉,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在她的梦里见过他一样。

  ??在她的梦里,曾经有这样一个少年,好像用一双有力的手,把她从一条河里捞起。对,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只是,好像那个梦里的少年比这眼前的少年要强壮的多,要实在的多一样。眼前的这个少年,只不过是梦里的那个少年的一个影子罢了。

  ??其实萁儿不知道的是,那一年,她落水,救起她的就是和现在的宜臼差不多年纪的姬宫涅,而宜臼还真的长的很像少年时期的他的父王,只不过,宜臼比他的父王要瘦弱的多了。

  ??她走过这个呆愣着的少年,她一直走到申后的面前了。

  ??亭子里,只剩宜臼站在一片阳光里。

  ??“妹妹来了。众姐妹早就来了。只有妹妹未到。王后姐姐正要说了派宫人去请妹妹呢?妹妹这不就来了。”

  ??

  ??云心笑着上前,拉住萁儿的手,

  ??“看,妹妹,怪不得让大王舍不下了。这样的长相,怕是我们这些作姐姐的见了,心里都喜欢的紧呢?”

  ??云心的话里有话。萁儿不是傻子,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只是她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淡淡的走到众妃身边,在一位妃子的身边坐下了。众花丛中,姹紫嫣红,只有她素着一张脸,一身白衣,挽着一个简单的发环,坐在那样一群钗明衣艳的妃子里,是那样的冷落,就像一片冬天的雪花,无声的飘落在这花园里,可是,却又冷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妹妹来了。”

  ??申后走了过来。

  ??“臣妾见过王后娘娘。”

  ??萁儿跪下行礼。

  ??“哟,妹子。你身子不好。王后姐姐哪里会要你行这样的大礼呢。我们姐妹行就是了。妹妹,你只要坐着就行。是不是,王后姐姐。”

  ??云心笑着看着申后,她的眼里却一片冰意。

  ??“起身吧。”

  ??申后看了一眼萁儿娉婷的身姿。细柔的腰身。这小贱人哪里有一点儿怀了身子的样子。怕是假的吧。

  ??另一个妃子看到了申后的眼神,笑了。

  ??“褒妃妹妹真是天下罕有的美人啊。连怀了龙子,都有这么美丽的身形,真是让我们姐妹眼热啊。”

  ??“姐姐们见笑了。”

  ??萁儿回了一句,她一向不擅长言谈,所以夺这群心机深,牙齿尖利的妃子们面前,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出口,却又没了心里的意思。加上她一脸的冷漠,倒像是更高傲了。

  ??“众家姐妹,本宫请众姐妹前来,只因宫内花开的灿烂,本宫想这也是众家姐妹亲近的机会,就请了众家姐妹,今天,我们不必拘礼。只要开心就是了。”

  ??申后笑着说完,把目光飘向了太子宜臼。

  ??这孩子也真是的,都站在亭子里老半天了,也不过来。不是说好的吗?等到她让人上茶的时候,乘机羞耻这个小贱人,这小贱人必受不住。只要她有半点举动。太子宜臼就让早就准备好的人冲过来,教训这个小贱人。

  ??这孩子是中了什么邪,到这时候,也不到这边来。

  ??太子宜臼的眼前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了花,没有他的母后,只有那个淡淡的女子。那女子眼里的冰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他忘了梅妃,忘了那个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梅姐姐,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像栀子花一样淡淡的开放着的女子。

  ??如果说梅妃让他明白了什么是男人,那么这个眼前的有着淡淡的哀愁的女子,让他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是的,他爱上了这个女子,这个本是他父王的妃子的女子。

  ??宜臼的心里除了淡淡的甜蜜以外,还有着深深的痛楚,为什么全天下最美好的女子都齐聚到了这大周的王宫里,为什么,这全天下唯一让他喜欢上的两个女子,都是他父王的妃子?

  ??“上茶。”

  ??申后看着太子宜臼,看到他呆呆的站在亭子里。她不知道她的这个痴儿子又出了何事。但她知道,她必须要做的就是抓住今天这个机会,让这个小贱人难看,让大王在心里衡量一下,是她们母子重要,还是这个小贱人重要。

  ??如果大王讲了她们母子的情面。那么,她也就网开一面,饶这小贱人一命。就让她红这一时,再美丽的花也不能开得一世,等到大王对她没了兴致的时候,再调理她也不迟。

  ??如果大王一心向着这个小贱人,一点儿情面也不讲。那么,也就怪不得她不给这个小贱人一条生路走了。那样,她就必须死。在这大周的王宫里,有她就没有她。

  ??宜臼呆呆的看着一队绿衣宫女缓缓行来,每个人的手上都端了一个红色托盘。盘里有一盏散发着香气的清茶。

  ??他的头脑一瞬间清醒了。

  ??他想到了他和他的母后定的计。他知道褒妃面前的茶碗掉下来的时候,就是灾难的开始。

  ??那是他和他的母后精心设计的。可是,现在,他不要,他不想了。他后悔了。他要放弃这个可怕的计划。他不能让这个玉一样的人儿受一点儿的委屈。他不许,就是他的母后,他也不让。

  ??“母后,”

  ??太子宜臼大步走上前。站在了申后的面前。

  ??“我儿,本宫正要唤你。过来,与众家姐妹一见。都是自家人,不必拘礼。过来坐下即是。”

  ??申后笑吟吟的看着宜臼。

  ??“母后。”

  ??太子宜臼用一种祈求的目光看着申后。

  ??天下没有不懂儿子的母亲。

  ??申后在太了宜臼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熟悉的,让她感到可怕的目光。

  ??那是一种爱。

  ??不可能。

  ??不会的,

  ??上天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她。

  ??申后一瞬间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一样,全身发冷。

  ??她的夫君被这个小贱人勾去了魂,她的儿子难道也被这个小贱人勾去了魂不成。不会,不会的。上天不会这么惩罚她。

  ??儿子喜欢梅妃,申后早就知道,她只是恶心。并不放在心上。她是过来人,知道梅妃的香艳是男人的致命杀手。儿子还太年轻,一时为身体的沉迷也是情有可原。等到上了几岁年纪,也就淡了。

  ??可是,现在,儿子居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不会,怎会是这样。

  ??是她,都是她,想的不周到。想这小贱人长成这样的倾国倾城,别说年少的儿子。就是她这身为女子的人,第一眼见了这小贱人都止不住的心跳。全天下的男子,有哪一个人能逃得出这个小贱人的一双水一样的眼睛呢?

  ??这小贱人不说话,从来也不会笑。就这样的倾国倾城,要是哪一天,展颜一笑,怕不是要亡人之国啊。

  ??都是她的错啊。

  ??她就不该让太子看到这个小贱人。

  ??这一刻,申后的眼睛里浮上了一层杀机。这么浓的杀意,让她自己也觉得害怕。这后宫里平静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又让她升起了这么深的杀机。

  ??不怪她,要怪,就要怪这小贱人自己,生成了这般的倾国倾城的貌。生成这样的女子,是注定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的。一旦出现了,就是祸国之相啊。

  ??申后看着众妃都端起了盘中的香茶。

  ??她笑了。

  ??“褒妹妹且慢,你这是首次到我德庆宫来。众姐妹初到宫中,本宫都有一礼相赠。如今,本宫断没有怠慢妹妹之意。来啊。给褒妃抬上来。”

  ??身后宫女答应一声。众妃也都抬头观看。她们都很稀奇王后娘娘会给褒妃何等样的礼物。

  ??说到王后的礼物。宫里的妃子都知道。她们来到宫里,王后的确是都给过礼物。只是不同罢了。如今,这褒妃可不比她们。她可是王上最宠爱的妃子。听说王上为了讨她欢心。把她刚入住的翠华宫装饰的金碧辉煌。什么样的珠宝珍玩都有。她都没有动过心。所有的东西都是看也不看一眼的。

  ??就是现在,她的身上也没有一点儿的钗饰,王后还能赠她何物呢?

  ??不说众人,就是宜臼,心里也甚是惊讶。母后从来也没有给他说过要赠褒妃何礼物啊。

  ??就在众人的惊讶的目光里,四名粗壮宫妇抬上了一物。用黄色的丝萝盖着,揭开,众人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大多掩不住心里的失望。还说是何仙物呢?

  ??原是一盆说不出名字来的绿色植物啊。

  ??那一盆绿色,枝叶茂密,带着尖刺的叶子油光发亮。绿的发黑的叶子说不出的一种怪异。上面居中的地方,居然还开出了一小朵,一小朵的边缘粉红,蕊里嫩黄的小花。

  ??“褒妹妹啊。我这一株大漠子颜花可是珍稀的贡品啊。对于女子那是有着养颜美容的功效的。对于孕妇就更有利于保胎了。要不是妹妹怀了龙子。本宫还舍不得呢。”

  ??“我说呢。王后姐姐还是偏疼着妹妹呢?”

  ??云心笑了,她用另有深意的目光望了申后一眼。她才不会相信申后是一片好心呢。这大漠子颜花的确是外邦的贡品。是北方楼烦国的贡品。说是对人体有着独特的功效。她是早有耳闻的。

  ??可是,申后把它送给褒妃,她才不会认为这是申后的好心呢?

  ??“母后。”

  ??太子宜臼看了一眼申后,他也不明白母后这是何意。这大漠子颜花不是母后心爱之物吗?在宫里,母后已经养了两年了。听说这花对女子养生有莫大的好处,为何母亲会送与这褒妃呢?

  ??申后笑看着美丽如水的褒妃。

  ??没有人知道她笑容背后的恨。她在心里阴冷的笑着,褒妃,你不能怪我。你不能不死。不为了本宫,不为了大王,就是为了我的宜儿,你也一定要死。

  ??其实没有人知道,这大漠子颜花除了养颜,它还有一个功效,就是固胎养生。谁也看不出来,这花哪儿不好。好的不得了。就是御医来了,也是这样说。

  ??可是,等过一会,这个小贱人喝下她的一杯花茶,再天天闻着这大漠子颜花,她就该知道谁才是这后宫的主人了。

  ??哼,让她去死吧。

  ??让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吧。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挡她路的,挡她的宜儿的王位之路的人,就得死。

  ??没有理由,这就是王宫里的生存之道。

  ??申后看着那个小贱人在看到这一盆花的时候,眼睛里流动着的水光就知道,这小贱人一定是喜欢上了这花。

  ??那就好,你就喜欢吧。它会让你喜欢到死。 “褒妹妹,你还不谢恩。王后如此宠爱于你,真是让我们姐妹眼热啊。”

  ??萁儿一向不擅长言谈,但她心里真的很喜欢这盆什么颜的花。那浓绿的充满了生命力的枝叶,那上面居然开出了一朵,一朵的娇羞的小花。那花开的怯生生的,可怜人的样子。边缘是粉红,花蕊里却是娇嫩的黄色。一直让人怜到了心里。

  ??这样的花,想来,它在那贫瘠的土地上,是经了多么磨难才会开出如此的花朵。每一个经历了苦难的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都会在心里生出许多感慨来。

  ??萁儿就是这样看着这盆花的。

  ??她觉得这哪是一盆花。这就是一个生命,一个卑微的生命。在荒芜的土地上呐喊着。挣扎着,生存着,让人看出两眼的泪来。

  ??“众位姐妹,本宫让各位来,希望能让后宫和美,让大王省心。来,请满饮此杯。”

  ??申后笑了。她领先端起了面前的杯子。

  ??众妃也都端起了杯子。

  ??萁儿慢慢端起杯子。她看到碗里的茶水清绿可爱。香气盈人。

  ??她小口的抿了一下。立时,口齿含香。

  ??“好茶,王后的茶可谓天下一绝啊。”

  ??一个红衣的妃子笑的花枝乱颤,仰头饮尽。

  ??萁儿慢慢让茶水滑入,那味道就入了骨,进了心。

  ??她又喝了一口。

  ??好,喝啊,再喝,喝完了,就好了。

  ??申后眼睛盯着萁儿的杯子。她看着萁儿把茶水喝了下去,她的心里绽开了万朵鲜花。

  ??没有人知道,太好了。真是天不知,地不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啊。

  ??这茶水一喝下去,就是神仙也难救她腹中的孩子。

  ??这孩子如果不出她所料,必在三天之后子夜流掉。

  ??而这花,她一定会让宫人送到这小贱人的宫中,摆在她的卧榻之旁。

  ??这花是保胎养生之花,这茶水吗?可是美味可口的,香气盈人的玫瑰花茶。

  ??一切都没有问题。

  ??所有的妃子都喝了。

  ??都没有问题。

  ??可是,就只有她会有问题。

  ??喝啊,再喝啊。

  ??申后盯着萁儿的手,她恨不得上去把茶水倒进这个小贱人的肚子里。

  ??萁儿咽下去了第一口,又喝了第二口在嘴里,她刚想下咽,肚子里一阵难受。胃里作疼。张嘴吐了起来。

  ??她吐的厉害。差一点把苦胆都给吐了出来。

  ??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萁儿暗想着自己不争气的身子。她总是这样。一进了这个月就吐的厉害。吃什么都吐。有时候,吐的人都站不住。

  ??御医也没有法子。说像她这样的体质,能怀了孩子,到今天这样,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萁儿吐的难受,申后的脸上更难看。

  ??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怎么算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这个小贱人还吐起来没完没了的。活像要吐死一样。

  ??这样的事,她还真没见过。想她怀宜儿的时候,啥样的东西都吃的下。这个小贱人真是贱人娇命。

  ??她正要说请御医。

  ??结果宫外就有宫人进来,

  ??“启亶王后娘娘。

  ??“大王传褒娘娘回宫。”

  ??申后脸一沉。还真会挑时候啊。这个小贱人,也真是命大。不过没有关系。就是喝了一口,也能让她生不如死的。只要这盆大漠子颜抬进她的翠华宫,她就等着瞧好吧。

  ??“来人,扶妹妹回宫。本宫过一天会去探望。”

  ??申后一脸的笑。

  ??“是啊,我们都会去的。妹妹身子不好。先回吧。大王还等着妹妹呢?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有妹妹这样的福气就好了。”

  ??云心笑的比申后还灿烂。

  ??“来人,把赠品给褒妃抬到翠华宫。”

  ??在一群妃子的注目中,萁儿被几个宫人扶着离开了德庆宫。

  ??德庆宫里一时不再安静。众妃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开了。

  ??“王后娘娘,你看她那个样子,哪里把我们姐妹放在眼里。就仗着王上宠爱。傲成这个样子。真是让人看了难受。”

  ??“就是,谁还没被王上宠过啊。哪个新来的不是这样。也就是三天的热度。居然能傲成这样。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就罢了。还不把王后娘娘放在眼里。”

  ??“大王也是,就信了她。”

  ??“也不能怪大王,还不是她这个狐狸精的事。”

  ??众妃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休。

  ??倒是太子宜臼望着后花园的园门,独自发呆。

  ??走了,她走了。就像她来的时候一样的突然,她走的也是这么的突然。

  ??她来了,她又走了,可是,她却在他的心里了。

  ??你爱上她了吗?她是父王的妃子啊,是她让母后伤心的啊,是她让梅姐姐死了啊。

  ??可是,他的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

  ??这和她有何关系呢。她是父王的妃子,可是,她这么年轻,这么可爱,她甚至看起来比他还要小。她一点儿也不开心。她在宫里过的不好吗?父王的宠爱不能让她快乐吗?她是在等着他的到来吗?

  ??母后是伤心,可是,这不是她的错啊。梅姐姐的死和她又有何直接关系呢?

  ??她何事也没有做啊。

  ??太子宜臼在心里这样烦乱的想着。

  ??这个可怜的少年,他的心在被自己的想法煎熬着了。

  ??“宜儿。”

  ??直到母后的叫起在耳边响起,太子宜臼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花园里的众妃子不知何时,已经都走了。只有他的母后站在他的身边。

  ??“母后。”

  ??“宜儿,有一事,母后不能不对你说。你要明白,这个褒妃,她是你父王的妃子。她可不比梅妃。在你父王的心里,她甚至比你我母子还要重要呢。要是,你?”

  ??申后没有说完。她很有深意的目光让宜臼的心里狂跳不止,母后这话是何意。难道她指的是,不会,母后怎会?他这?

  ??太子宜臼的心里很乱。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宜儿,母后要告诉你。这天下最可怕的就是女人,越美丽的女人越可怕,也许女人自己本身并不知道。可是,太美丽的东西,就太能诱惑人,人就在不知不觉间失落了。这,你可明白。”

  ??“是,母后,孩儿明白。”

  ??“你能知道此中厉害,母后也就心安了。宜儿,你要明白,自古王家少恩意啊。”

  ??“是,母后。孩子儿记下了。”

  ??申后担忧的看了宜臼一眼。她也知道她的这个儿子就这一点最不好。太多情了。和他的父王正好相反,这样的宜臼是让申后担心的。

  ??不说德庆宫里,申后和宜臼两个人是怎样的各怀心事。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只说这边萁儿回到了翠华宫。

  ??她在德庆宫吐过了,又吹了这一路的风,人也清醒多了。回到宫里,先把雪芽心疼了半天。又埋怨了许多。

  ??等到躺下了,精神才好多了。

  ??“这是何物?”

  ??雪芽望着宫女们抬进来的大漠子颜花,疑惑的说,她不明白萁儿这是作何事。这花,别人不识,但是她却是知道的。这不是北国楼烦进贡的奇花吗?

  ??好清楚的记得当年,在先王还活着的时候,北国的楼烦就进贡过一回这种花。只是在内地难养。结果没过几个月都死了。

  ??但这种花却有着神奇的功效,它能让女人的容颜不老。

  ??不知是真是假,但,它却是宫里女人们都想得到的。

  ??也是当今大王玩心重。在前年的群臣会上,戏说一句,“吾之后宫,岂可无子颜相伴”。北国楼烦狼主又派人送来三株。

  ??这一次细心养护,结果只活了一株。这一株就放在了王后的宫中。

  ??现在怎会来到翠华宫了呢?

  ??萁儿看出了雪姨的困惑。

  ??她有气无力的说,

  ??“这是王后所赠的。”

  ??“王后所赠。”

  ??雪芽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她才不会像萁儿一样天真的会以为这是王后的一片什么好心。这么多年来,这宫里的妃子无一人诞下子嗣,聪明如雪芽,早就猜出此事定与王后有关。

  ??可是,她一个冷宫里的管事,又怎管得了这后宫王后的事。

  ??可是,现在关系到了萁儿,她就不能不小心了。

  ??“你想把它摆在哪里?”

  ??“我喜欢这花,王后说摆在床边最好。雪姨,你看呢?”

  ??“还是放在门边吧。那里阳光多点。对花也好。”

  ??雪芽淡淡的说,她不能说出其中的缘由,但依稀觉得有问题。她想,还是放在门边吧。门边离床远点。就是有个不好,也能缓一步的。

  ??萁儿也没再说什么,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们都不知道,就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最后救得了萁儿腹中的胎儿一命。但就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它也让萁儿痛苦了许多年。

  ??在后来的无数的夜晚里,萁儿一个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注定多灾又难的孩子,是不是还是不如最初流掉了的好。

  ??夜色渐渐的上来了,痛,就像一波、一波的水一样向睡梦中的萁儿袭来。冷,一直冷到了心里。

  ??在梦里,有千万条滑动的蛇,它们吐着可怕的蛇信向她游过来。

  ??“啊,不要,不要啊。”

  ??萁儿大声的叫着,挣扎着。

  ??“萁儿,”

  ??身边的姬宫涅一下子惊醒了。他惊讶的发现,身边的萁儿出了一身的冷汗,她的脸色痛苦,好像沉浸在一个可怕的梦里。萁儿觉得她的挣扎已经很费力了。可是,事实上,在姬宫涅的眼里,她依然安静的躺在床上,只是脸色苍白,一身冷汗。

  ??要不是姬宫涅武人的细敏的反应力,是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异常的。

  ??“萁儿,快醒来。”

  ??姬宫涅大力的推着萁儿的身子。

  ??“嗯,”

  ??萁儿嗯了几声,醒了过来。先是没有焦点的目光看着姬宫涅,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下一刻,她的脸色就更加苍白,大颗,大颗的汗从她的额头上滑下来。

  ??她痛苦的呻吟着,在床上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萁儿,”

  ??姬宫涅慌了。

  ??他抚摸着萁儿的身子,在身下摸出一手的血来。

  ??“啊。”

  ??他的脸色也瞬间惨白了,

  ??“御医,传御医。”

  ??姬宫涅慌乱的声音在黑暗里传的很远。把翠华宫的夜都给惊醒了。

  ??所有的宫人都醒了。

  ??所有的人都动起来,所有的人都在惊慌的传着一个可怕的消息,褒娘娘大出血了,褒娘娘肚子里的龙子危险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