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6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二)

妖倾天下 梵茀 3971 2010-01-05 13:27:15

    “云妃,你也真是会选时候啊。”

  ??“王后姐姐啊。你到哪里,云心就会到哪里呢?这后宫里,姐姐是我们的主心骨呢?”

  ??云心的笑就像一朵春花一样,盛开在脸上。

  ??“妹妹真是会说话。”

  ??申后的脸上浮起一层和煦的笑,但却像雪化后的春风,却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寒意。

  ??“妹妹,你收了这些礼物吧。我回宫了。”

  ??“王后姐姐,你还忘了说一句话。褒娘娘啊。你的身子不好。王后姐姐这可是心疼你呢?你可不要辜负了王后姐姐的一片心意啊。这盒红枣补血参,你可要按时让厨子煮了,天天喝一点啊。大补呢?这宫里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得到王后姐姐的这样的礼物啊。”

  ??云心的话像一记闷雷一下子击在了申后的心上。

  ??她知道了她的秘密。

  ??她珍藏了十几年的秘密。

  ??居然让云心知道了。

  ??她早该想到的。

  ??可是,她没有揭穿自己。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想做什么。

  ??申后想不出来。她也不必想了。这个云心,真的像她看起来的那样简单吗?申后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失去了信心。

  ??是的,这盒红枣补血参。就是她的秘密。她守了十几年的秘密。这也是大周的王宫里只有一个王嗣的原因。

  ??当年,申后生下宜臼的第二年,大王最宠爱的一个妃子也怀了龙胎。在后宫里一时之间,只见妃子,不见王后之威。

  ??为了宜臼,为了她们申国。十六岁的申后,她从她父亲派来的巫师的手里接下了这药。这的确是大补之药。就是叫太医诊断,也是补品。

  ??这补品妙就妙在,连吃了十天之后。再喝一杯特制的花茶。如果是正常人,那是没有什么事的。要是怀了孩子的,喝了,那可一定保不住孩子了。

  ??绝就绝在这花茶上。

  ??这花茶是阴历八月初八日子夜,浸露黑玫瑰心。阴干,收三钱。再和着同年菊花心。也是三钱。这菊花也有讲究,九月初九日午时三刻,吸呐日光的白菊之里蕊,第二层嫩芽。这两样花和着一种秘制香料做成。单独使用,可以滋阴美容。

  ??可是在那个时辰里喝下去。

  ??就成了比毒药还毒的药了。

  ??申后自认她所做的事极机密。

  ??十几年,多少妃子因为这个流了产。

  ??从来也没有人能够参透其中的秘密。

  ??现在,云心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她真的知道了她的秘密?不可能吗?

  ??“王后姐姐,我们该走了。褒娘娘看来气色真的不好呢?褒娘娘,你可不要忘了每天喝一碗补药啊。半月之后,包你红光满面。你说,是吧。王后姐姐。”

  ??“你?”

  ??申后刚要说什么。

  ??宫外一声高声。

  ??“大王到。”

  ??“萁儿,今天还好吧。”

  ??姬宫涅一进门,就大声的叫着萁儿的名字。

  ??“王后姐姐,你说呢?”

  ??云心脸上的笑更大了。

  ??申后脸色一下白了。

  ??云心知道了她的秘密。如果云心此时,

  ??那她不就。

  ??有冷汗从申后的后背上流了下来。

  ??“大王,臣妾躬迎大王圣安。”

  ??云心转过脸来,对着刚走进来,一脸笑容的姬宫涅。

  ??“大王圣安。”

  ??申后来不及多想什么。只好跪了下去。

  ??萁儿也要躬身下跪,被走进来的姬宫涅一把抱了个正着。

  ??“寡人的小萁儿。你就是不听话。不是让你在床上躺着吗?又下来做甚?”

  ??云心一脸笑容的回头,看了一下脸色又变了的申后。她早就见怪不怪了。她就知道申后看到这个样子,脸色又会变了。平时,申后总是一副天塌了都不变色的样子。今天,她可是开了眼界了。

  ??哈哈,这后宫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她云心就是想让申后看到这些。

  ??她云心就是想让申后知道,这后宫里不再是她的天下了。这后宫要易主了。就在申后把眼睛盯着这个倒霉的小娘娘的时候,她,云心,就有机会一个,一个的除掉她们。最后,这大周的王宫里只能有一个王后,那就是她,云心。她不是云妃。她是云后。大周的唯一的王后。

  ??“爱妃。你就是听话。”

  ??姬宫涅转头看了一眼云心。他对云心一笑,并没有看一眼申后,就径自走到萁儿的身边,把萁儿抱在他的怀里。

  ??“你这个小萁儿,就不会对寡人笑一下吗?天天苦着个脸。”

  ??“姐姐,我们在这里碍着人家了。”

  ??云心看着申后笑的美极了。

  ??“大王,臣妾告退。”

  ??申后冷冷的,很有进退的仪态,福了一下,并不等姬宫涅说什么。转身走了。

  ??“大王,臣妾也跟王后姐姐一起走了。褒妹妹,有事不要忘了知会姐姐一声。姐姐对这冷月宫可有着感情呢?”

  ??云心笑了,美丽而温柔。

  ??姬宫涅摆了一下手。

  ??云心下去了。

  ??屋里只剩下姬宫涅和萁儿。

  ??萁儿的小脸又垮了下来。

  ??“王后来做甚?”

  ??“不知何事,为臣妾送了补品。”

  ??“补品?”

  ??姬宫涅的脸色沉了下来。

  ??难道申后还没有放弃吗?

  ??这些年,不知多少次的后宫事件都指向这申后的补品,虽说没有什么证据。可是,这么多事,也太巧了。

  ??不过,以前,都是有了身子的妃子才会得到申后的补品。萁儿怎么也会得到呢?难道萁儿她?

  ??姬宫涅看了一眼萁儿,没有什么异常啊。

  ??“小萁儿,你近来感觉如何?”

  ??萁儿看了一下姬宫涅,她不知道大王何来此问。

  ??她心情一直不好。可是,身子还是老样子。大王何来此问啊。

  ??“太医?”

  ??姬宫涅大手一挥,宫里立马响起了一片传太医的声音。

  ??申后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不想萁儿有什么闪失。

  ??“大王。”

  ??老成持重的张太医被传到。

  ??他一看到大王的样子,就知道,他面临着的是何事了。

  ??姬宫涅没说什么,

  ??张大医诊完了,起身出来,跪在姬宫涅面前回亶,

  ??“回大王,娘娘是喜脉。”

  ??“啊。”

  ??姬宫涅一下子站了起来。

  ??喜脉,怎么会。他不是让后宫管事送了净身汤给萁儿吗?自从十年前的那事出现以后,每个妃子在完事以后,就有管事送的净身汤了。这样,宫里才会多年平静无事。

  ??前几年,那个宫女怀胎纯属是偶然。结果也是不幸的。

  ??萁儿怎会怀了身子呢?

  ??“萁儿?”

  ??“是我,我想要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孩子。”

  ??萁儿抬起头,她的脸上一片平静。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就在她倒了净身汤的时候,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如果不是她受过严格的**训练,她也做不到。可是,这样的事,怎么能难得住她呢?她没有什么想法,她只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这个念头,是在姬宫涅要了云心之后才萌生的。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她不想一生都活在痛苦的等到中。她只想要一个孩子。在这深深的后宫里,和一个自己的孩子,一起度过生命的最后。这也是自己唯一能为自己做到的了。

  ??可是,她也想不通,为什么,涅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让所有的妃子都喝下那难喝的汤药。

  ??她没有问,她也不想问。她只是做了。做了自己认为自己最应该做的事。

  ??“你?”

  ??“涅,是我,是我自己想这样做的。”

  ??萁儿一脸严肃的看着姬宫涅,这个结束了她前半生噩梦的男人,这个给她找到了母亲的男人,这个给了她一切的男人。也许这个男人也会成为她后半年的痛苦回忆。

  ??他是天下的共主啊?他这一生会只爱她一个人吗?

  ??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啊?

  ??“你啊!”

  ??姬宫涅一把抱住了萁儿,他把脸贴在她的脸上。

  ??“你怕了,是吗?你怕我会离开你。”

  ??“涅,也许是我的错。因为你给了我希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会这样。可是,我的心里真的是很怕。怕你离去,怕这后宫里的看不见的阴谋。怕……”

  ??萁儿第一次给姬宫涅说出她心里的话。

  ??姬宫涅紧紧抱住萁儿,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这后宫里的女人们,她们的心里在想着什么?萁儿这样想,也是宫里人的命运。

  ??“萁儿,你想要一个孩子?”

  ??“是,涅。”

  ??“那好,你就要吧。我想给你说一个传说听。”

  ??“好吧。”

  ??“十年前,在这个王宫里。出了一件怪事。只要是怀了身子的宫女嫔妃,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她们的孩子没了。她们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没了。那时候,我的母后还在。她请了许多的能人,也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是何究竟。我母后就认为,这是上天要亡我大周。因为在我父王在位的时候,就有卜师卜过一卦,说我大周将亡在我这一代。我母后认为这是上天的旨意。所以我母亲天天向上天祈祷,让后宫宫人诞下龙子,传我大周江山。

  ??后来,真的有一个人,她生下了一个龙子。那个人就是申后,我的王后。

  ??我母后大喜。认为申后是我大周的福星。给申后的母国申国大加封赏。我母后,认为申后开了我大周的福音。从那以后,我大周就要开枝散叶,子嗣繁衍。可是,我的母后想错了。从以后,宫里的宫女嫔妃再有怀了身了的,依然会莫名其妙的没了。

  ??这样,我母后更加认为申后是我大周的福星。

  ??就传给申后一个玉牌,立她终生为后。不得废弃。”

  ??“你为了免去不必要的悲伤,所以下令后宫,给每个侍寝的嫔妃送了净身汤。”

  ??萁儿静静的看着姬宫涅,平静的说,她的脸贴在了他的脸上,她终于理解了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的孤独与寂寞。

  ??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痛啊!

  ??“涅,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萁儿。”

  ??“涅,那只是过去。不是吗?那都过去了。宫里平静了这么多年。早就该没事了。是吗?涅,你不要担心的。”

  ??“萁儿,我要让你知道。这个孩子,他在这个时候,来到我的身边。是我大周的福,是我的福啊。萁儿,你放心,这个孩子一定会没事的。他会平安生下来,健康的长大。”

  ??“涅,我?”

  ??“我知道,你不要怕。从今儿起,这冷月宫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出。你谁也不要见,谁的东西也不要吃。”

  ??“王后的也不要吗?”

  ??“萁儿,你听着。是任何人。谁也不能相信。知道吗?”

  ??姬宫涅感到了从来也没有过的紧张。

  ??他不能让那个可怕的悲剧在后宫里重演,他更不能让萁儿成为那个悲剧的主角。

  ??“雪管事。”

  ??姬宫涅沉声的叫着雪芽。

  ??“大王,老奴当听大王吩咐。”

  ??“雪管事,你是宫里的老人。深知宫里的底细。我就把萁儿托付给你了。你要看好她。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冷月宫。不允许任何人碰到萁儿肚子里的孩子。你可知道。”

  ??“领王上旨意。老奴定当全力以赴。”

  ??姬宫涅知道雪芽和萁儿的关系。两个人都没有说。可是两个人也是都深知的。他把萁儿放到雪芽身边,他还是十分放心的。

  ??这雪芽不说身份,就是在宫里的这些年,还有什么事是不知的。他相信,雪芽是这个宫里最能保护萁儿的最好人选了。

  ??他不要让萁儿出事,他要她给他顺利产下龙子。宜臼那孩子一是身子太弱了。二是性子也有缺陷。再者近日看来,这孩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不是一个能挺起大事的人。如果萁儿真的能产下一个龙子,那大周的江山,就后继有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