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7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三)

妖倾天下 梵茀 8863 2010-01-05 13:28:14

    ?不说冷月宫里一片欢欣。

  ??只说德庆宫里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申后沉着脸坐在软榻上。

  ??太子宜臼就坐在她的脚下。

  ??“母后,你但放宽心。”

  ??“我儿,你让母后如何放宽心。如果让那小贱人产下龙子。怕是我母子二人的大限也就到了。”

  ??“母后,如果你真的不放心。不如我们除掉她。”

  ??“我儿,孩子话啊。她是你父王的宠妃。如今又怀了身子。岂是说除就除去的。”

  ??“母后,这后宫是你的。父王再怎么管,也不能管得全了。母后,她才来到宫里多少天,岂是能和我们比的。”

  ??“我儿,你不懂啊。”

  ??申后叹了口气。没想到,她一向所用的计谋都失算了。

  ??看来,让那个小贱人流产这事不好做了。

  ??她早有探子回报,说是她们一出宫。大王就让把冷月宫里所有外人送来的东西都送到了仓库。一律不得近那小贱人的身。她苦心准备的药膳也完了。

  ??这是大王对她也起了疑心呢?她不能傻到再去那样做了。

  ??看来,以往对付嫔妃们的那一招,现在是不能使了。可是,她一定不能让她产下那个孩子。要是那样,她和宜儿以后的日子就堪忧了。她不能让这个小贱人毁了她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地位。

  ??这宫里只能有她一个王后,这宫里也只能有宜儿一个太子。

  ??好在,她是先太后亲封的王后。如果没有欺天的大过,是没有人能够废了她的后位的。想来,就是大王也会顾忌她三分吧。

  ??“娘娘,云娘娘来请安。”

  ??宫人的回报打断了申后的思绪。

  ??这个云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躲藏在他们身边这么多年。如今才出来。不知打的什么主意。还有,云心在先太后身边多年,想来这宫里的事,也没有什么能瞒过她的眼睛。如果云心知道了她的事,那么,是不是太后当年也对她的事有所知晓,不会,申后推翻了这个想法。要是先太后知道她的事,是绝不会亲封她的。

  ??可是,这个云心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让她进来吧。看她打的什么主意。

  ??“王后姐姐啊。”

  ??云心一进来就笑了。转头看到申后身边的太子宜臼。

  ??“太子殿下也在啊。奴婢向王后和太子殿下请安了。”

  ??“云妹妹不要这样折杀了我们母子。你也是王上的妃子。尊我一声姐姐就是。宜儿毕竟是后辈,也就算了。”

  ??云心的脸上满是笑意,可她的眼里一点儿笑意也没有。她知道申后和梅妃不一样。她可是稳重多了。不能用对付梅妃的方法对付申后,应该换一个法子。

  ??“哼。”

  ??太子宜臼毕竟少爷人气盛。他早就看不怪这个一脸是笑的奴才,她再是做了父王的妃子,在他的眼里,她还是奴才。更何况她和梅姐姐的死也是脱不了关系的。到了他登上大宝的那一天,她也是逃不了他的报复的。

  ??“哟,太子这是不欢迎奴才呢?”

  ??云心的眼一直盯着太子宜臼。心里讥讽着,这个小白眼狼。玩了父王的妃子不说,还敢看不起她。哼,总有一天,她云心得势了,他才知道,他什么也不是。

  ??“宜儿,你下去吧。我要和云妃坐一会。”

  ??申后看出宜儿对云心的敌意。

  ??现在,她不明白云心的来意。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的底细到底知道了多少。所以对她还是客气的。

  ??“是,母后,孩儿告辞。”

  ??宜臼离开了。云心转头笑望着申后,

  ??“我知道王后姐姐这是不欢迎我呢?我也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云心眯了申后一眼,她发现她说中了申后的心事。哼,她不信,她不上她的路。

  ??“妹妹说哪里话。都是自家姐妹。”

  ??“王后姐姐这句话说的可是对了。我们是多年的姐妹。就是不亲,也知根知底不是?”

  ??云心的这句知根知底,让申后的心里狂跳了一下。

  ??“云妹妹,你真是说笑了。我是后宫之主。自会照顾宫内嫔妃。”

  ??“王后姐姐啊。你说哪里话。云心哪有不知王后姐姐的心意的。是那些妃子福薄,岂能怪得了王后姐姐。”

  ??云心笑了。她知道了她多年来的猜测是对的。

  ??那些妃子的孩子流了,果然与王后有关。

  ??当然也一定跟那些补品有关。“王后姐姐,你可要为妹妹做主啊。”

  ??“哪个宫人惹了妹妹吗?”

  ??“要是宫人,妹妹还用得着请王后姐姐吗?”

  ??“那是?”

  ??“还不是大王的宠妃,那个褒娘娘。”

  ??“你?”

  ??申后看了云心一眼,她看不出云心是何居心。她早知道大王的命令。她怎么会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

  ??云心看着申后的脸笑了。

  ??“王后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给你找麻烦。实在是那小贱人太让人恨了。不就是怀了一个孩子吗?把谁也不放在眼里了。看不到我也罢了。居然连王后姐姐也看不眼里去了。以后别说是让她来给王后姐姐请安了。怕是以后王后姐姐都要去给她请安了。”

  ??云心的话,让申后心里一阵气闷。她的脸色变了几变,终于忍住,没有发作。

  ??“启亶娘娘,大王传口喻。”

  ??“躬请圣喻。”

  ??云心和申后忙跪地接旨。

  ??“王上口喻,褒娘娘身子不便。自即日起,不再到德庆宫请安。望王后为大周江山着想。深体圣心。”

  ??“谢王恩。”

  ??传旨宫走了。申后仍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她的心在颤抖。这成何体统。她是大周的王后,那个小贱人居然作为一个妃子,不来宫中请安。这是何等的行为。这视祖宗之法何在。

  ??“王后姐姐,妹妹扶你起来吧。别跪着了。大王不心疼咱们姐妹,咱们姐妹还不会心疼自己吗?”

  ??云心扶起了申后,申后的脸一片惨白,终于没有忍住,变了脸。

  ??“这该死的小蹄子,踏到姐姐的脸上来了。姐姐放心,妹妹不会放着不管的。”

  ??云心扶申后坐下。

  ??“王后姐姐。想当年太后在时,你受太后亲封王后,那是何等的恩宠与荣耀,岂能容这小贱人作威作福。”

  ??云心的话捅到了申后的心坎里。

  ??想当年,她怀了宜儿,在这大周的后宫里。受尽了恩宠,岂能想到会有今日。

  ??“王后姐姐。不是我说你。你也太老实了。你也知道。当年,我伺候在太后身边。太后她老人家对我的大恩,你是知道的。太后她老人家归天之际,吩咐我一定尽心服侍大王和王后姐姐。云心是日夜不敢忘。怎想到今日王后姐姐会受此大辱。”

  ??“妹妹,不要说了。”

  ??申后的眼泪终于下来了。

  ??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没有算得过天啊。她杀死了多少不见天日的孩子。如今,那些孩子来找她索命了吗?

  ??“王后姐姐,你不伤心。莫要长他人志气,来自己威风。”

  ??云心看了一眼哭泣的申后,嘴角浮上一层笑意。

  ??“你想,你可是太后亲封的王后。哪个敢给你脸色看。就是大王,也会顾忌太后三分。你要让那小贱人难看。还不容易吗?”

  ??申后抬起脸来,看了云心一眼。一脸的泪。全没了往日里的高傲。

  ??“王后姐姐。我倒听说了一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妹妹还和姐姐藏着吗?”

  ??“不是,王后姐姐。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冷宫里的雪管事也到了冷月宫。”

  ??“是,那又何如?”

  ??申后一脸的惊讶。对于雪管事到冷月宫的事,她也有耳闻,只是奇怪,并没有多想。

  ??“据宫人说。雪管事到了冷月宫,对那小贱人是疼爱有加。还听宫人说,有一次,两人相对流泪。这岂不奇怪。”

  ??“你是说?”

  ??“还有,王后姐姐,你有没有听过大王叫那小贱人什么。”

  ??“那贱人的名字。”

  ??“对,王后姐姐。就是那小贱人的名字。你没听到大王叫她我的小萁儿。”

  ??“你是说,那小贱人名字叫萁儿?”

  ??“是,王后姐姐,你不觉得这名字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好像是一个很低贱的名字吧?这有何事?”

  ??“哎呀,我的王后姐姐。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不记得了吗?十六年前,宫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你是说?”

  ??申后不由的睁大了眼睛。

  ??难道云心是说的十六年前的宫里的那件事吗?

  ??那件事,她知道,在宫里闹的很厉害。

  ??那时候,她还没入宫。是后来入宫听人说的。

  ??“是的,王后姐姐。那时,我还没入宫。后来,在太后身边多年,故知晓此事。”

  ??“这和那个小贱人有什么相干?”

  ??“哎呀,我的王后姐姐,你是真糊涂,还是装傻啊。”

  ??云心急了。

  ??“你忘了当年的流传的流言了吗?亡国之姬啊。”

  ??“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箙,几忘周国。”

  ??“你是说?”

  ??申后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云心这是说的何事啊,难道云心是说褒妃就是那个亡国之姬吗?会吗?这可能吗?这也太可怕了?

  ??“王后姐姐,你忘了吗?当年太后对我所说。当年先王问大臣小孩子们传说的歌谣是何意?召公说:“‘檿’是山桑木的名称,可以用来做弓。‘萁’是草的名称,可用来做箭袋。据臣的愚见,国家日后将有弓矢之祸!”先王听了召公的话就要杀尽京师所有做弓箭的匠人,毁掉库内的弓矢,可是,太史令伯阳父说他夜观天象,弓矢之祸将出现在宫中,与弓矢无关,后世必有女子乱国!”

  ??“这事我也听宫里的老人们说过。太后在世时,也常在我耳边说。让我务必注意宫里,不要出现女子乱国之相。”

  ??“是啊,王后姐姐,这你还不明白吗?”

  ??“你是说褒妃就是那乱国的女子。”

  ??“王后姐姐,我想有一事,你可能没有注意到,那小贱人的名字就叫萁儿啊。”

  ??“啊,萁儿,檿弧箕箙。那箕就是这个萁,是萁草的意思。不是做箭袋的萁草,原来是指叫萁儿的女子。是吗?”

  ??“王后姐姐,你这一回算是说对了。”

  ??“天啊。”

  ??“王后姐姐,你此卦是伯阳父在人所说。和我们有何关系?”

  ??

  “你是说?”

  ??“王后姐姐,我没有说过,我也没有来过。你要知道,这是宫外的大臣们说的。是太卜伯阳父说的。我们这些宫里的妃子,又怎会干涉朝政呢?”

  ??“妹妹,是的,你说的对。我们只是听朝里的大臣说的。”

  ??“王后姐姐,你不忘了。你是后宫之主,你是有权去执行太后老人家的先旨的。你这是在维护大周的江山。”

  ??“是的,妹妹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姐姐,妹妹告辞了。有用得到妹妹的地方,姐姐,你只管吩咐。”

  ??云心走了,就像她从来也没有来过德庆宫一样。

  ??可是,她来过了,她又走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你不要怪我。怪就怪你不该来到王宫里,怪就怪你不该怀了大王的孩子。”

  ??申后望着窗外,一脸的沉静。

  ??花园里的花开了,落了,在风中飘飞着……

  ??宫殿万千,华丽非凡,早晨的钟声已经响过三遍,大臣们静列两边。望着主位上的周幽王姬宫涅。

  ??“有本就奏,无本退朝。”

  ??“臣有本。”

  ??赵叔带上来跪下,称三川守臣上表言称三川地震。

  ??幽王笑说:“山川地震是常事,何必动表告诉寡人?

  ??大夫尹球上来,笑道,

  ??“大王所言皆是,山川地震是常事,何必如此劳人。赵大夫多虑了。“

  ??“大王,”

  ??伯阳父上前说:

  ??“以前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现在出此征兆,实为我大周之祸啊。不可不谨慎处之。”

  ??赵叔带上前说,

  ??“山崩地震,是国家不祥之兆,望大王抚恤下民,广开贤路,以弭天变,以使社稷无危。”

  ??幽王宠臣虢石父说:

  ??“山崩地震,大王所谓天道之常,有什么不祥?叔带是迂腐的读书人,不知天道,望陛下详之!”

  ??赵叔带望着这两个小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大王原来也还是一个英明的大王。自从亲近了这群小人。已经日渐寡情了。真是大周的不幸啊。

  ??幽王听信虢石父之言要罢免了赵叔带。太卜伯阳父劝谏,

  ??“不可罢赵叔带的官职,否则会阻塞谏诤之路。”

  ??幽王大怒,起身回朝。

  ??在下朝的路上,伯阳父对赵叔带说,

  ??“以前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现在实为亡国之征兆啊。”

  ??赵叔带骇然问;“何以见之?”

  ??伯阳父说:“源塞必然川竭,川竭必然山崩,山崩是预兆,周室天下不出二十年当亡!”

  ??“太卜是说?”

  ??伯阳父望着赵叔带的脸叹了一口气,

  ??“老臣昨夜,夜观天象,大周出现了亡国之象啊。”

  ??“太卜你是说?”

  ??赵叔带大惊,

  ??“亡国之相,出于后宫。必是女祸啊。”

  ??赵叔带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难道真的像传言中的一样吗?先王在世时,就有此征兆。那亡国的女祸不是除了吗?怎会又回来了。

  ??“太卜?”

  ??“唉,走过去再看吧。你没有看到大王的态度吗?他就是宠信这些小人。”

  ??提到幽王身边的尹球、虢石父、祭公三个奸佞小人。两个老臣禁不住叹息。大周的天下啊,要亡也是亡在这些人之手啊。

  ??他们相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决绝,他们就是拼了这一条命,他们也要上表大王,除小人,远妖邪,守住这大周的江山啊。

  ??赵叔带回到府里,心情还很沉重。

  ??他刚一进府,还没坐好,就有人进来禀报。

  ??“老爷,王后姐姐派人有要事相商。“

  ??“要事,请。“

  ??赵叔带很是惊讶,王后娘娘怎会派人到他府上来。按规矩,王后娘娘是不会和大臣有联系的。这是为了何事。

  ??进来的是一个宫里的年老的宫内女官。

  ??她进来,并没说什么,只是给赵叔带一封书信。

  ??赵叔带打开一看,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真的是不可思议。王后娘娘所言,宫中出了妖孽,将会危及大周的江山。让他们这些老臣们以江山社稷为重。务必劝诫大王亲君子,远小人。书信中特意提到了宫里的怪事。说是一个刚入宫的妃子有着祸乱后宫之相,还说到那妃子的名字,居然带了一个萁字。这可是先王最忌讳的。

  ??难道真的有亡国之女祸吗?

  ??赵叔带想到了刚才路上,伯阳父给他说过的话。

  ??大周的天下真的要亡于一个女子之手吗?

  ??这世间居然真的会有一个女子取名为萁吗?

  ??赵叔带愣住了。

  ??等到他回过神来,他大声的叫下人,

  ??“与我备轿,我要去太卜府。”

  ??那一夜,赵叔带和伯阳父两个忠心的老臣,一夜也没有睡。伯阳父仔细观察天象,反复卜卦,结果让两人大吃一惊,

  ??周王室紫微星弱,日光淡,月光强,阴冲阳,命犯女煞。实乃亡国之相啊。

  ??女祸,果然是女祸,先王时候的童谣应验了。

  ??赵叔带和伯阳父相对而望,无言以对。

  ??天亡大周,女祸啊。

  ??“赵大夫,明天早朝我会上殿面君,请王上以国事为重。”

  ??伯阳父看着赵叔带,一脸沉重的说。

  ??“太卜,你可要三思啊,这是王上的家事啊。据宫里传说,这个新来的娘娘是褒国进贡的贡奴,深得王上宠爱。你这样做,实在是太险了,万一,那些小人利用此事,太卜,三思啊。”

  ??赵叔带一脸悲伤的看着年老的伯阳父,这是一代忠臣啊。他不能看着忠臣有难不管。

  ??“赵大夫,此言差矣,国之有难,我们作臣子的岂有不管之理。就是王上要了老臣的命,老臣也是为国了。”

  ??“太卜所言极是。明日早朝,我与太卜一起上殿面圣,有难,让我们一起顶着。我们都是深受先王知遇之恩。不能,眼看着这大周的天下有难,不管啊。”

  ??“赵大夫。”

  ??伯阳父和赵叔带两个国之重臣,面对面的看着双方,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坚决。

  ??明天,他们一定会面圣。

  ??明天,朝里又会揭起一场怎样的轩然大波呢?

  ??他们的一片忠心,不想被奸人所用,为他们,也为那个他们并不曾谋面的可怜的女子造成了怎样的灾难,这真的不是他们现在,所能意料到的。

  萁儿,你快点躺下。”

  ??雪芽一看到萁和在花园里走着,就快走过去,扶住她。

  ??“雪姨,你紧张啥,才三个月呢?”

  ??“你小孩子懂啥,这三个月才是当紧的时候。这三个月伺候的好不好,直接关系到龙子是聪明还是笨拙。看我这张嘴,我们的龙子怎会不聪明呢?我真是老糊涂了。”

  ??“雪姨,你又来了,你就知道一定是个龙子。说不定是个公主呢?”

  ??“可不许这样说。是个龙子。一定是个龙子,我们娘娘这样有福气的人,怎会不生龙子呢?”

  ??“雪姨,你不要这样说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叫我萁儿,不要叫我娘娘。”

  ??“好,你最大。你只要开心。叫我做啥我都快活。”

  ??雪姨笑了,她自进入这大周的王宫,这么多年来,从来也没有现在这么开心过。看着她的女儿,这样幸福的生活在她的身边。她的女儿啊。她在冷宫里,多少个日夜思念着的女儿。她多想把她捧在手心里,抱在怀里,永远的疼着她。

  ??她眼看着大周的天子,那个伟岸的男子,是怎样珍惜着她的女儿,疼着她的女儿。

  ??她想就这样吧。

  ??她虽然不能亲耳听女儿叫她一声娘,可是,女儿毕竟生活在她的身边。现在,她又要有小外孙了。天,这对她,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雪芽是梦里也会笑醒啊。

  ??她在心里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她是多么美丽。”

  ??雪芽的幸福是宫里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得到的。

  ??她的笑声是冷月宫最动听的音乐。

  ??一个如此稳重,如此冷漠的人,她居然笑的像一个孩子。

  ??雪芽最感谢周王,是他,把萁儿交到了她的手里。让她能理所当然的照顾她的女儿。

  ??可是,让雪芽担忧的是,萁儿不笑,她从来也不笑,就是开心的事,她也不会笑。

  ??有时候,有一瞬间,雪芽也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一闪而逝的快乐。可是,那快乐太短暂,就像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一样。

  ??她不会笑,她的女儿不会笑。

  ??雪芽心里真是说不出的痛苦。

  ??她的女儿一定经历了她所不能想象的痛苦。她居然失去了笑的能力。

  ??“萁儿,你慢点。”

  ??雪芽不由又叮嘱萁儿,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真的很啰嗦。

  ??可是,这是多么幸福的啰嗦啊。

  ??她下决心,不管萁儿以前经历了什么。她一定要让女儿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受到一点儿委屈。她要给她所有的爱。

  ??“娘娘,药膳来了。”

  ??一个宫女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个托盘。盘上放着一碗药膳。

  ??“雪姨,”

  ??萁儿回头看了雪姨一眼,她能不能不吃这些东西啊。

  ??太难吃了,这要她吃到把孩子生下来为止,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啊。

  ??“萁儿,”

  ??雪芽看了一眼萁儿眼里的哀求,她也真是不忍心。她也知道天天喝这些是痛苦的事。可是,不喝不行啊。萁儿的身体不好。御医都说了,娘娘的身子不宜受孕。她要天天给萁儿熬制药膳。天天还要逼着她喝下去。看着萁儿一脸的委屈。她的心里也难受。可是,不这样不行啊。

  ??“来,听话。”

  ??在雪姨的笑脸上,萁儿只能认命的端起了药膳。

  ??“大王。”

  ??宫女的一声喊,让萁儿回过头来。

  ??在初升的阳光里,她看到了一身金光的姬宫涅正向她走来。但是,一身阳光的姬宫涅却一脸的阴森。

  ??“王上。”

  ??雪芽忙跪下。

  ??萁儿来不及做什么,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萁儿,”

  ??姬宫涅紧紧的拥住萁儿,

  ??“涅,”

  ??“不要说话。”

  ??姬宫涅更紧的抱住萁儿,他看着怀里的这个娇小的人儿。他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刚才早朝上,伯阳父和赵叔带两个重臣的话仍在耳边回响。

  ??“大王,三思啊,女亡周国啊。”

  ??是吗?这样一个小人儿,真的就是要亡了他大周的天下的人吗?

  ??他的父王这样说,他的母后也这样说,现在,朝里的大臣也这样说了。

  ??他早就知道,可是,他就是不愿相信。他一直都小心的保护着这个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萁儿就是当年的那个父王追杀的亡国女婴,这件事,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两上人知道。一个是他,一个就是雪芽。

  ??这两个人都是最爱萁儿的人,这两个人是可不可能泄露这个秘密的。是绝对不会的。

  ??那么,朝里的大臣是怎么知道的呢?

  ??姬宫涅的眼睛眯了起来。

  ??伯阳父知道此事不错,不但他伯阳父知道,就是朝里的老臣们,没有一个不知道当年之事的。可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个亡国之人就是萁儿的呢?

  ??伯阳父是国内第一神算,他当年也只是算出亡国之人是一个女婴,他并不能算出是何人。不然,他的父王也就不会杀光了当时出生的王城周围百里之内的女婴了。

  ??可是,今天,就在刚才的早朝,他们那样肯定的让他废了萁儿,说萁儿就是亡国之人。

  ??不可能啊,这到底出了何事?

  ??伯阳父居然还说,他昨夜卜的一卦,女祸就在宫里,还说什么“血色残阳,国破家亡。”

  ??姬宫涅的目光落在萁儿耳垂上的那颗如泪的红痔,难道这就是伯阳父所说的“血色残阳,国破家亡”吗?

  ??不会,谁说的他都不会信。萁儿是他的,谁也带不走她。

  ??当年,他少年时,就不相信一个年轻的女子就能亡了他大周的天下。那是无稽之谈。大周别说不亡,就是亡了,那也是大周气数已尽,才不会是因为一个小女子呢?

  ??他自幼读史,早就明白一个王朝更替是历史的使然,是人心的向背,何关乎一人之力。又何况只是一个弱女子。

  ??这些大臣,忠是忠,就是太迂了一点。

  ??就是国亡也亡于他治国不当,何来与这小女子何干。

  ??“萁儿,”

  ??姬宫涅更紧的抱住了萁儿。 “萁儿,你这是怎么了?”

  ??姬宫涅无意看到萁儿脸色苍白,不知出了何事。

  ??“大王,娘娘只是身子弱。刚才太医说了,要娘娘保胎养身。”

  ??“萁儿,这就是这样任性。来,坐下。”

  ??姬宫涅不顾萁儿的反对,硬是把她抱在了怀里。

  ??“王后娘娘驾到。”

  ??宫人一声高传,

  ??“涅,快点放我起来。”

  ??萁儿挣扎着要起来去迎接申后。

  ??“不必了,你身子不适。不必跪迎了。申后是贤淑明理之人,不会介意这些小事。”

  ??“涅,你放开我,王后娘娘贤淑,不介意这些小事。可是宫里规矩不能废啊。”

  ??姬宫涅还来不及回答。

  ??申后就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臣妾叩见大王。”

  ??申后看到萁儿坐在大王的腿上,脸对着脸的坐着,她来了,她连起也不起。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申后在心里骂着,脸上却充满了笑。

  ??“王后有何事,来到这冷月宫里。”

  ??“大王,姬妾也没事,就是到妹妹这里,看看妹妹的身子。大王和太后把这后宫交到了臣妾的手里,臣妾日夜不安,立志要把后宫管理好。把众姐妹照顾好。不让大王为后宫担忧。大王只要专心忙于国事就可。”

  ??“王后贤淑,所言极是。我有一事正要与王后相商。”

  ??“大王但请吩咐,臣妾尽力照办。”

  ??“王后啊,你看褒妃身子极弱,又怀了寡人的子嗣。想我大周江山万里,幅员辽阔,物宝天华。只是我大周王室子嗣不旺。这十几年来,宫里未添一子。褒妃怀有龙子,实为我大周之兴。王后看是不是把翠华宫拔与褒妃。寡人想翠华宫日光充裕,适与休养。”

  ??“大王所言甚是。是臣妾失礼了。这事本该臣妾来做。大王放心,臣妾一定照顾好褒妹妹和她腹中的龙子。”

  ??申后低着头,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

  ??说完她抬起头,向着萁儿和幽王一笑。那笑无比的灿烂,但她一低下头,就是一脸的阴云了。

  ??这个小贱人真的像云心所说,是一个妖孽,她使的甚妖法,把大王迷成这样。

  ??要知道这翠华宫,是最近幽王寝宫的一座宫殿,在后宫内位子极尊。原来是太后的寝宫,太后仙逝后,就一直空着。现在,大王居然把翠华宫拔给了这个小贱人。

  ??这真是应了云心的话了。这大王真是宠爱她之极。

  ??“谢过王后娘娘。”

  ??萁儿在幽王的怀里挣扎着扭头向申后点头。

  ??太无礼了。

  ??申后的脸一下子变了。但很快又变了回来。

  ??她依然一脸笑意的对着幽王。

  ??“大王,臣妾给妹妹送来些补品,妹妹身子虚,大王要让妹妹多当心点身子,多补一点。”

  ??“王后所说极是。太医也说了。萁儿的身子弱,不宜怀子。王后,这事就交与你了。要多多照顾。”

  ??“大王,臣妾领命。”

  ??“萁儿爱妃,你的心情一直都不好。没事也到王后和其它妃子的宫里走一走,散散心。”

  ??“大王放心。臣妾会一直照顾妹妹的。没事,臣妾就到这宫里来看一看。等到妹妹产下龙子,这实在是大周之兴,我主之福啊。”

  ??“王后,你派人去收拾翠华宫吧。明日择期就要萁儿搬过去。”

  ??“是,王上,臣妾告退。”

  ??申后转身,她一步,一步的走出冷月宫。

  ??她没有回头,她只听到了身后幽王的笑声。

  ??那个小贱人,她连起来送她也没有。

  ??这让申后的心里像针扎的一样难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