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5章 恨悠悠佳人难再(一)

妖倾天下 梵茀 2498 2009-11-06 10:10:01

    宜臼惊恐的发现,血,不是从梅妃的伤口里流出,而是从她的胸前流出。

  宜臼张大的眼睛里,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一把精致的匕首正刺在梅妃的胸口上。

  衣衫散了,匕首落地,血在梅妃雪白的胸前玉山上,开了一朵美艳妖异的红花。

  同样,一朵美丽的笑花也出现在梅妃的脸上。

  这一刻,梅妃的脸上再也没有一丝的淫荡,有的只是平静,和一脸的端庄。

  “梅儿?”梅儿。“

  这个十四岁的的少年,他的脸上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成熟,这一刻,他不再是一个孩子,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

  在他的爱人的鲜血里,他深刻的认识到了宫里的阴谋权势的具大力量。

  “宜,抱着我。”

  血从梅妃的胸口流,流,慢慢的流到地上,她用她的血刺绣了一朵又一朵艳丽的梅花。

  在这个不该开梅花的季节,她用她的生命书写了最美丽,最凄惨的梅花图。

  “梅儿。”

  泪流下来。

  从梅妃的脸上,一滴滴的落到宜臼的脸上,烫痛了宜臼的心。

  “宜,我高兴,我终于从这后宫的阴谋里走出来了。我后悔,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的傻事。我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梅儿,我们走,我带着你走。”

  宜臼抱着梅妃一步,一步的走出宫殿,身边的传旨宫人,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拦他。这样的太子是他们陌生的。

  他们只是呆愣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少爷抱着这个艳丽的,将死的女人,从他们的身边走开。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雨,雨很细,如毛,如烟,如雾,在花园的上空飘荡着。

  细密的雨丝落到宜臼的脸上,落到梅妃的身上,梅妃已经感觉不到雨儿的柔情了。她的眼慢慢的闭上了。

  “梅儿,我知道你在这个宫里一点儿也不开心。我知道,你走错了路。梅儿,你是我的。你为什么要早生十年啊。梅儿。”

  梅妃的手慢慢滑落,生命从她的身上彻底消失了。

  雨像不知愁,从天上顾自的飘落。

  花园里的花在这样的愁雨里,也消尽了最艳丽的颜色。

  世界在这个少年的眼里,第一次以残忍的样子出现。

  “梅儿,你走吧。”

  “梅儿,我放心的走吧。”

  “梅儿,你再也不会伤心了。”

  “梅儿,我知道你最喜欢当王后了。”

  “梅儿,你一定会当上王后的。”

  “梅儿,你是大周的王后。大周的唯一的王后。”

  泪不再流,脸上的泪没有了。泪流在了心里。

  宜臼抱着慢慢变冷的梅妃的身体。呆呆的坐在花丛里。花开了,花落了,一地残红。心痛了,心伤了,又会有碎成什么样子呢?

  这个少年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就在他的怀里这样的死去。

  从这一刻开始,宜臼的心里开始出现了变化。

  冷冽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发出。

  他在心里暗暗许下了爱的诺言。

  他要当大周的天子,他一定是大周的天子。而梅儿,是他永远的王后。她死了,她却活在了他的心里。他将为她永远保留王后之位。

  “梅儿,你等着。”

  雨大了,花被雨打着,发出悲怆的声音。

  雨来了,雨去了,夜来了,夜去了。

  当第二天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依然一片繁荣,就像从来也没有发生过昨天的悲惨的事一样的。

  梅苑在雨夜里送走了旧主人,梅苑在阳光里又迎来了新主人。

  而平静的冷月宫也不再平静,这一天,一片阳光明媚里,冷月宫却迎来了王后。

  这是申后第二次来到这个宫里了。

  比上一次不同。

  这一次,她来的不再那么匆忙,她来的从容,而华贵。

  她走在前面,满月般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笑容。

  她的身后,跟着成群的宫女。她们的手里都捧着各样的精美物品。

  她是大周的王后。

  她来看望一个怀了大周龙子的妃子。

  这是她应该做的。

  想来,他的夫君,那个大周的天子,他也不会说什么吧。他能说什么,他只能夸赞她是如此的知礼。

  而那个不愿收她好心的妃子,该是多么的不知好歹。

  美丽的朝霞在初升的太阳下,散发出最美丽的色彩。阳光下的申后,大周的王后,一身华贵的流衫,宛若乌云般的头发,黛眉轻展,仪态万千,一身的金钗银珰,摇落一地的瑶池清华。

  这样端庄的申后,她理当是天下的共主。

  申后就在这样的心情下,一步,一步的向冷月宫走来。

  “褒娘娘,王后娘娘看你来了。”

  一个宫女快步跑进宫里。

  此时,萁儿正在床上躺着,她的身上依然疼痛。她的心里比身上更痛。

  昨天梅苑里的事,她也听说到了。

  她的心里充满了悲伤。

  梅妃,她并不熟悉,只是见过几面。她是找过自己的事。她还杀死了小美。她还打了她。

  可是,她却并不恨她。

  她没来之前,的确是梅妃是最受宠爱的妃子。

  梅妃认为是她夺走了大王,才会找她的事。

  梅妃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子。这大周的王宫里,又有哪个女子不是可怜的呢?

  现在,你得宠了。明天呢?下个月呢?明年呢?

  试问天下又怎么有永远都开的花,这世间又怎么会有美丽的容颜永远不老呢?

  涅能爱梅妃,涅能爱上她,涅也能爱上别人。

  等到有一天,她就像那些曾经受宠的女子一样年华老去,涅还会再爱她吗?

  男人的爱,萁儿苦笑了一下。

  她为梅妃伤心。

  她也为梅妃不值。

  梅妃总归是傻的。

  为了这个男人的爱,死了值得的吗?

  萁儿不知道的是,梅妃最后是含着笑,死在宜臼的怀里的。萁儿也不知道,最后在宜臼的心里浮起的那个念头。

  如果,她知道,也许这个时候,她不会再为梅妃伤心。

  如果她知道梅妃的死,将会最后危及到她的孩儿,造成她后半生的痛苦的话,也许她的心里也不会再为梅妃伤心。

  她还不知道的是,外面,申后正向她走来……“褒娘娘呢?王后来了。”

  宫人来报。

  萁儿听到了,就让身边的宫女扶她起来。

  “王后到。”

  “奴才迎接王后。”

  萁儿来不及走出宫殿的门,申后就走了进来。

  她只得在门边就势跪下了。

  “起来吧。”

  申后一脸是笑的伸手扶起萁儿。

  “谢王后。”

  “妹妹不要这么多礼节。我们是姐妹,何必外气呢。听说妹妹身子不适。姐姐特地送了补品来。”

  申后笑的灿烂极了。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

  “姐姐盛情,萁儿谢过了。”

  “看,这些,妹妹可喜欢。这都是宫里最好的东西。”

  申后回头,指了一下身后的礼品。

  “谢王后。”

  “褒娘娘,你又何必这么客气呢?这可是王后姐姐偏心呢?是吧。姐姐。”

  声到,人到,是一身盛装的云心。

  穿着妃子衣饰的云心,让萁儿和申后都心惊了一下。萁儿心惊云心的变化。而申后则心惊于云心的甜美。这可真是没有看出来啊。

  原来云心还这么美丽。

  “我又不请自来了。”

  云心一脸笑容的走到萁儿面前。

  “娘娘,我心里可是想着你呢?你看,不仅是我,连王后也想着你呢?”

  云心的脸一直凑到萁儿的脸上面。

  “看,褒娘娘就是和我们不一样。这脸儿的皮肤啊,那可真是。别说大王了,就是咱们自家姐妹见了,心里都爱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