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4章 情天恨海玉玲珑(七)

妖倾天下 梵茀 2284 2009-11-06 08:10:02

    “要死,你就不能轻一点啊,你想我早死。”

  “娘娘,我。”

  “滚,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奴才。看我这样,心里不知道会怎么乐呢?”

  “娘娘。”

  “滚。”

  太子宜臼一进来就看到梅妮躺在床上发怒。

  “梅姐姐。”

  这个十四岁的太子,一坐到床边就流下了眼泪。

  “你哭个啥,有用吗?”

  梅妃发狠的说。

  想她在这宫里,伺候了两个男人。可是,一个男人却为了别的女人想要了她的命,另一个男人呢?他也能叫男人吗?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梅姐姐,你宽心。总有一天,我登上大宝。我会为你讨回来的。”

  梅妃冷冷的看着这个哭泣的少年太子。等到他当了大王,她都不知道老成什么样了。还能指望什么。

  他的老子,是一个多么无情的人。

  这个小的,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一会,看他这样对你用心用情,等到大了,还不是一个样,反脸不认人了。这大周的王宫里,就是少不了年青容貌美丽的女人。

  如果女人能相信男人的话,更甚相信一个身为王者的男人的情话,那这个女人一定是天下最大的傻瓜。

  梅妃心里暗恨着,但她不能说。

  她说什么呢?

  就是这个少年太子,去为她求了情啊。

  要不然,她才不会傻到相信,王后会真心为她求情呢。

  这个傻瓜,他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只会让王后更恨她。让大王更烦她。以后在这个大周的王宫里,再也不会有她梅妃的出头之日了。

  梅妃也不能说什么。“梅姐姐,你不要伤心了。”

  “你呀,还是一个孩子。”

  梅妃终于伸出手,摸了一下宜臼的头。这个孩子毕竟对她还是有着一腔真情的。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冷漠的宫里,这个孩子对她的爱也许是唯一的真心了。

  “宜臼,你真的喜欢姐姐吗?”

  “姐姐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宜臼。你这个傻孩子。”

  梅妃把宜臼的头抱在了怀里。宜臼的脸紧紧贴在她丰满的胸脯上。脸不由的红了。

  梅妃当然不会看不出这个孩子在想什么。

  她苦笑了一下。在这个宫里。她从来都是争名夺利。就是这个孩子,她也是为了利用他,她对他,又何来的一点儿情爱。

  现在,她落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她要想办法。她要走出去。

  这个孩子,就是申后啊。抓住了他,就等到抓住了申后。

  想到这。

  她更紧的抱住了他,好像抱住了他,心里就不这么冷了一样。就抱住了她的希望一样。

  “宜,你可知道,姐姐也爱你。在这个宫里,姐姐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梅妃的嘴角含了一抹笑。

  她不相信,她堂堂梅妃,摆布不了这么一个怯懦太子。

  在这宫里,抓住一个就是一个。

  当然,大王这阵子是稀罕那个小贱人,过来了多久,大王还是会想起她的。在床上,哪个妃子能比的过她呢?

  “王上有旨,梅妃接旨。”

  一声令下,一行人鱼贯而入。

  梅妃一下子站了起来。宜臼没有准备,一下子跌下了床。

  梅妃连头也没有回。她现在可管不了这个。她急着去接旨。她就知道大王还是放不下她的。大王一定是后悔对她责罚太重了。大王会赏赐她什么东西补偿的。大王会赐她什么呢?

  “梅妃接旨。”

  “王上有令。梅妃之恶,罪不可恕。贬为宫人,打入冷宫。”

  “啊。”

  梅妃一下子愣住了。

  她愣了一会。然后如梦初醒一样,一下子跳起来,抓住传旨宫人的手。

  “你传错了。你一定传错了。大王不会,大王怎会打我入冷宫呢?我是梅妃,大王最宠爱的妃子啊。你们弄错了。我要去见大王。”

  “梅娘娘,错不错奴才是不知道。可是,现在,你就得跟着奴才走。梅娘娘,走吧。”

  传旨的宫人冷冷的说,回头一摆手,几个内宫侍卫就走了上来。

  抓住梅妃就要剥脱她的妃子服饰。

  “不要,不要啊。我是梅娘娘,我是娘娘啊。你们这些狗奴才。你们眼睛瞎了啊。”

  “捆住她双手。”

  粗硬的绳索捆上了梅妃细嫩的胳膊。

  “啊。”

  梅妃犹如被针刺一样尖声叫起来。

  叫声悲凉而凄惨。

  “住手,你们住手。”

  太子宜臼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他走上前,大声的喝斥宫人。

  “太子。”

  传旨宫人看到太子,大惊,他们没有想到,太子会在这里。太子怎么会在梅妃的宫里呢?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问不着这事了。他们的任务是送梅妃到冷宫,交差了事。

  “住手,我让你们放开她。”

  “太子,这是大王的旨意。请恕我们无礼。”

  “放开她,我让你们放开她。”

  宜臼的脸上流下了眼泪。

  他大声的对传旨的宫人们吼叫着,全然不顾太子的身份威仪。

  他冲上去,几下抓下梅妃身上的绳子。

  “你们这帮狗奴才,你们不能这么对她。她是梅妃,她是娘娘啊。”

  “宜。”

  梅妃终于停止了疯狂的尖叫,她不再挣扎,她静静的看着宜臼,第一次,用深情的,认真的目光看着宜臼。

  这个男孩,不,他才是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

  他为了他爱的女人,他敢于做他想做的事。

  他才是天下最可爱的男人。

  可惜,她错了。

  她根本就不懂得爱,她从来也没有爱过人,她也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人的爱。

  现在,她要走了。她失去一切了。她方才明白,什么是爱。

  “宜,我爱你。”

  梅妃的手抚上了宜臼流泪的脸。

  “宜,不要哭。男人不应该流泪。”

  “梅姐姐。”

  宜臼的眼泪止也止不住。流的越发疯狂了。

  “宜,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用心爱过我的男人。宜,下一世,我做你的女人,宜,行吗?”

  “梅姐姐。”

  宜臼紧紧的抱住了一身是伤,同样泪流满面的梅妃。

  “不要叫我梅姐姐。叫我梅儿。我是你的梅儿。宜,你知道吗?我娘说她生我的时候,秋风初起,可是我们院子里的一株老梅树却开了一树的花。我娘就给我起了这个梅儿的名字。我娘说,我生下就带着吉兆。当是娘娘之命。我也一直以为,我是命是注定的大周王后。谁知道我的命中人却不是姬宫涅,而是你。是你啊。宜儿,可惜,你晚生了十年。而我却早生了十年。我错过了你。”

  “梅儿。”

  宜臼深情的拥紧了梅妃。

  这个比他大十岁的女人。

  他深爱着的女人。

  她却不是他的妃子。

  “宜,下一生,我做你的妻。你是我的夫。下一生,再一生,我永远都是你的妻。你等我。等我啊。”

  梅妃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有血,温热的血从梅妃的身体里流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