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111章 情天恨海玉玲珑(四)

妖倾天下 梵茀 3357 2009-11-01 09:17:40

    一棍子落下,小美雪白的皮毛上浮起一道可怕的紫红的印子。

  又一棍落下,小美的身上暴起一蓬血雨。

  梅妃的行为,让冷月宫里的宫女目瞪口呆。她们呆呆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敢再说话。倒是有一个机灵一点的宫女,她偷偷的跑了出去。她要去找大王来。这个样子,大王不来,褒娘娘一定会吃亏的。

  “不要打了,你们不要打了。”

  萁儿急了,她一下子扑到小美身上。

  执棍的宫女收手不及,一棍闷闷的落在了萁儿的身上。

  “好了,梅娘娘,你不觉得你做的有点太过火了吗?褒娘娘是大王亲封的娘娘,如果有什么不是,也应该有大王和后宫之主王后责罚。你这样做,是想代替大王和王后吗?”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梅妃一回头。看到了,她在这个宫里,最不可能看到的人。

  那居然是冷宫里的雪管事。

  那可是先王的阴妃啊。连大王也要礼遇她三分。她什么时候,到这冷月宫里来了。看来,真的像云心所说的。这冷月宫可真的是有问题了。那她更不能饶了这个小贱人了。这以后要是让她当了红,后宫里哪里还会有她梅妃的一席之地啊。

  不过,雪管事的话,也让她惊起一身冷汗。

  雪管事说的不错。这小贱人不管怎么说,也是大王的妃子。她们同样是身为妃的人。她是没有资格去教训她的。只有大王和后宫之主的王后才有教训妃子的权利。

  她今天这样做,是有点逾越了。这要是让大王知道了,大王也是不会轻易饶了她。还有王后,现在她和王后的关系正不好。相信王后也不会饶了她的。

  她真的不该存不住气。

  “雪管事。都是本娘娘处理事情不对。也是一个误会。这狗儿不识主人,咬了我,我也是一时急了。雪管事。我哪里会想到妹妹会这么在乎一个狗儿。扑上来呢?误会,我这就向妹妹赔不是。”“梅妃,谁允许你到这冷月宫里来的?”

  “啊,大王,我,我。”

  梅妃不用转头,就知道此时大王的脸一定很难看。完了。她怎么就不经大脑想一想呢?以前她身边有个贴身的宫女就劝过她。可是,她就是听不进去啊。现在,完了。

  “妃子不经允许,擅自进入它宫无礼者,该如何论处?”

  “大王,当行后宫之刑。可是,大王,念在?”

  是云心的声音。

  梅妃猛回头,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王身后的云心。

  她居然一脸的笑容,就是她,要不是她,她又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呢?她现在就是和大王说情又怎么样。

  “云心,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不要忘了,你也是后宫之人。这规矩,你也是要守的。你一向让寡人深为放心。这梅妃进入冷月宫,你也是有失职之罪的。”

  “大王英明,奴婢知罪。”

  “好了,知罪就好,念在你一直跟在寡人身边,并不知情,罪已饶过。梅妃罪不可恕。罚俸半年,庭杖十。”

  “大王,饶命啊。念在妾身服侍你多年的份上,就饶了妾身的一时糊涂吧。”

  “情可原,但法不可费。宫中执事,行刑。”

  随着周王的一声令下,四个身材高大的宫人过来,按住梅妃,有人拿过执行棍,高高举起,重重落下,三棍以过,梅妃此时钗横发乱。衣衫破烂,血染衣襟。

  全无了往日的风采。

  冷月宫里,风云四起。

  德庆宫里,也是一片落花悲声。

  “母后,求你了。”

  太子宜臼跪在地上,双手抱着申后的双腿。

  “我儿不要如此,母后继不会为那贱人求情。你说,你做下之事,那真是大周不兴,天下之罪啊。冤孽啊。”

  “母后,求你了。你要孩儿做什么都行。可是,求你救一下梅姐姐吧。梅姐姐不能死啊。她死了,孩儿也不活了啊。母后啊。”

  “住嘴,宜儿。你如此不懂圣人之道。真是大周之难。你怎么可以如此糊涂,叫那贱人姐姐,姐姐是你叫的吗?那实在不是你该做的事,你可是一国的太子啊,大周的希望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自毁前程。”

  “母后,你怎么骂我都行。可是,请你快救梅姐姐。求你了。母后。”

  宜臼的头在地上磕的直响。

  “冤孽。”

  “母后?”

  “起来吧。随我去冷月宫。母后也想看一下,那个褒娘娘是何许人也,能让大王这么上心。不管怎么说,梅妃在宫中日久,大王会如此不念往日之情,可见那个褒娘娘这手段。也罢,就让本宫去会一会她吧。”

  “母后,我。”

  “傻儿,走吧。你的事以后再说。”

  不说路上来的快。

  就说冷月宫里人声悲。

  “大王,饶命啊。”

  梅妃的声音嘶哑了。

  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啊。

  在家时,是娇滴滴的小姐,十五岁入宫,受宠这么多年,一向娇生惯养,享受惯了,哪里受过样的罪呢?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风情。叫的声音都哑了。

  其实杖才不过五下,还有五下呢?

  也是这些行刑的宫人实在是烦这个梅妃,她在宫里的这么多年,没少给这些宫人受气。哪个不烦她啊。原来,她是受宠的妃子。被风吹了一下,都够她们这些宫人忙的晕头转向的。

  现在有了这个出气的机会,谁会放过,所以杖下的也就重了,五杖之重,远胜过十杖之痛。

  打的梅妃皮开肉绽。呼天抢地。

  “饶了我吧。”

  看的云心胆战心惊。

  云心没有想过,大王会如此生气,居然会庭杖梅妃。她在心里一直认为,大王就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宠梅妃,也不会一点儿情份不念吧。责罚一定会有的。可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重。

  这王后怎么还不来呢?

  云心焦灼的看着冷月宫的宫门,她不是悄悄叫人去传信给太子宜臼了吗?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时候,只能那个痴情,又傻瓜的太子能搬来王后了。而王后是唯一能救得了梅妃的人。

  “王后,太子到。”

  总算是来了。

  云心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大王,今天这冷月宫里可真是热闹啊。我是不是来晚了。”

  申后的话里有话,可是脸上却一片的平静。

  周王就怕申后的这个样子,那么多年了,他就怕看到申后的这张脸,她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这让她想到,当年,就是在他的怀里,她也能收敛得当,让他老没意思的。

  不过,就这一点,也是太后最欣赏的。太后就常说,王后就要这样子的。这样的王后才支撑得了后宫。

  母后喜欢的,他也没什么说的。再说了,这申后的确也没有什么过失。王后之位,坐的稳稳的。

  这些年来,他越来越少的到申后的德庆宫去了。尤其是梅妃得宠的这几年,他几乎都是在梅妃的梅苑度过。这梅妃的风情可是这宫里独一无二的。可是这脾气,这作风也是宫里独一无二的。他教训一下她,也是想杀一下她的风头。女人还是不能太宠的。

  “王后,来了。”

  “大王不也来了吗?”

  “王后一向很少到这里来啊。”

  “大王,此言差矣,大王是前庭之王,管着天下大事。妾身是后宫之主,管着这一家子的琐事。太后老人家在时,就常教导妾身。要管好后宫,为大王分忧。这冷月宫里出了这样的事,都惊动了大王了,想来是妾身管理不得。是妾身之罪啊。”“王后言重了。”

  周王淡淡的说。他知道申后是话里有话的。

  她一定是嫌他责罚梅妃重了。说起来,这后宫是她的天下。这妃子的事,原也该由她管着。

  可是这次梅妃真的是做的太过了。他一进来,看到萁儿身上的血痕的时候,心里就上火了。

  没想到这么多。此时王后一说,他也明白王后的来意。她是嫌他管她的后宫了。

  “父王,你就饶了梅娘娘吧。想来她也是无心之过。”

  太子宜臼在一边急了。他看着母后和父王你一句,我一句的,一点儿也不关痛痒。而那边,梅妃还在一血泊里倒着。

  他的心里急啊。

  少年人毕竟心急。就出声了。

  “宜儿也为梅妃求情。”

  周王的目光一下子凌厉起来。

  “啊,不,大王,并非宜儿为梅妃求情。而是宜儿天性仁慈,见不得半点血腥之气。不说梅妃,今天就是换了任何一个姐妹,宜儿也会开口给她求情的。你说,是不是大王?”

  申后的话滴水不露,让周王挑不出一点刺来。

  他也不是想找太子的错。他只想薄惩一下梅妃。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站在她的那一边。想来,以后,这后宫还真的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简单。

  这样一来,这梅妃更不能饶了。

  “王后,所言及是。寡人也是替王后出气。这后宫之主是王后,岂容得一个妃子做主。寡人只是主张一下后宫纲纪,想必王后不会怪寡人多事吧。”

  申后没有想到,周王会把问题回到她的身上。

  她一时没有话说。

  “执行。打完最后五下。”

  “父王?”

  宜臼的话被申后的凌厉的眼神止住了。

  他也知道,此时,他的话已经不能再说了。多说无益,说不定更会害了梅妃。宜臼闭上了嘴。

  他仇恨的看着这冷月宫里的一干宫人。他的目光掠过众人,他在寻找那个挑起这件事端的罪魁祸首。那个传说美的倾国倾城的褒娘娘。

  可是,他没有看到。

  他不知道,就在他和申后到来之前,萁儿就被扶到了宫里。周王不想让她看到梅妃受罚的情形。

  宜臼的目光又重新回到地上受刑的梅妃身上,杖声血光,少年的心似乎在一瞬间长大了。他要成为这天下的王。这太子当了何用。他是男人,他就要成为这全天下的王。只有那样,他才能保护得了他的女人,是的,梅姐姐是他的女人。“

  她早就不是父王的了。

  她不爱父王了。

  父王也从来没有爱过她。

  他爱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