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96章 往事如风情如海(二)

妖倾天下 梵茀 3487 2009-10-01 22:16:01

    啪,耳环掉到了地上。

  雪芽愣住了。

  天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

  白嫩嫩的耳垂上,那一颗血红的小泪滴,她就趴在那里等着她,似乎已经等了她几千年一样。天底下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比她更知道这个红色的血泪滴形的胎记了。这是她的女儿啊。

  十六年前,她的刚出生的女儿啊。她的耳朵上就有这么一颗血色小泪滴形的胎记。这是她的女儿啊。

  天啊,这们新娘娘是她的女儿啊。

  “女儿,我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想死娘了。”

  她的心里呐喊着,她伸出手,她想把这个可爱的,可怜的,她的心头肉的女儿,一下子,紧紧的抱在怀里。

  可是,她的手伸到半路,她的话咽在了喉咙里。

  她疆住了。

  她又想到了那些可怕的流言。

  天生妖孽,十六年前,那一幕幕血腥的情景又浮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女儿,被全天下的人传说成了一个亡国妖孽。

  十六年前,她有命逃出王宫。十六年后,她居然又回来了。这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注定吗?难道真的是天亡大周吗?难道萁儿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妖孽吗?

  她不能,她不能认啊。

  她是一个不祥之人。她已经完了。她不能再让她的女儿重新回到十六年前的那个噩梦里。如果是那样,她这十六年的苦不得白受了吗?萁儿的身子疆硬,她没有转身,她已经感觉到了身后雪姨的变化。她果然是她的娘啊。如果不是她,她不会是那个样子。她的颤抖让没有回头的她,都能感觉得到。可是,她为什么不抱住她呢?她不认她?为什么?

  “你?”

  “我,娘娘,这个是很漂亮。”

  雪芽心酸的闭上了眼睛。她把所有的眼泪都吞进了心里。这个世界上,如果要有一个人要为这份情债买单的话。那就让她一个人受了吧。只要她们父女两个在这个世界上都活的好,她还想什么呢?

  雪芽的心里一阵抽痛。她的心头浮现出一张大胡子的脸,刀刻的五官,粗犷的性格。那如霜似剑的浓眉。他知道吗?他知道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吗?也许在他的世界里,她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罢了。

  可是,她却不悔,一生,爱他不悔。

  只是可怜,连累了女儿。

  这一生,她最对不起的,最愧疚的就是她的女儿了。

  萁儿,她叫萁儿,她的女儿叫萁儿。多么卑贱的一个名字啊。她的女儿啊。她和他的女儿啊。居然有这么卑贱的一个名字。她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啊。

  “你能叫我一声萁儿吗?”

  萁儿知道,她不能了。娘不会认她了。也许娘有她的苦衷,可是,她什么也不想,她只要娘啊。

  现在,她只有让她抱一下她了。娘不认她,可是,她还是渴望娘的怀抱,渴望娘能叫她一声萁儿。

  “萁儿。”

  雪芽叫了,颤抖着叫了。叫出了两个人心里的一片泪意。

  萁儿倒在了雪芽的怀里。这一刻,没有主子和奴才之分。只有一对可怜的母女,两个人相对无语,泪没有流在脸上,却流在了心里。

  室内的两个人伤心着。她们却不知道。窗子的外面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们。那个人就是云心。

  云心清楚的看到了新娘娘倒在了雪芽的怀里。两个人的表情都摆明了有问题。

  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难道是?

  那个可怕的念头一涌上云心的心头,倒把云心自己吓了一跳。

  不会吧。新娘娘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妖孽吧?萁儿的身子疆硬,她没有转身,她已经感觉到了身后雪姨的变化。她果然是她的娘啊。如果不是她,她不会是那个样子。她的颤抖让没有回头的她,都能感觉得到。可是,她为什么不抱住她呢?她不认她?为什么?

  “你?”

  “我,娘娘,这个是很漂亮。”

  雪芽心酸的闭上了眼睛。她把所有的眼泪都吞进了心里。这个世界上,如果要有一个人要为这份情债买单的话。那就让她一个人受了吧。只要她们父女两个在这个世界上都活的好,她还想什么呢?

  雪芽的心里一阵抽痛。她的心头浮现出一张大胡子的脸,刀刻的五官,粗犷的性格。那如霜似剑的浓眉。他知道吗?他知道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吗?也许在他的世界里,她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罢了。

  可是,她却不悔,一生,爱他不悔。

  只是可怜,连累了女儿。

  这一生,她最对不起的,最愧疚的就是她的女儿了。

  萁儿,她叫萁儿,她的女儿叫萁儿。多么卑贱的一个名字啊。她的女儿啊。她和他的女儿啊。居然有这么卑贱的一个名字。她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啊。

  “你能叫我一声萁儿吗?”

  萁儿知道,她不能了。娘不会认她了。也许娘有她的苦衷,可是,她什么也不想,她只要娘啊。

  现在,她只有让她抱一下她了。娘不认她,可是,她还是渴望娘的怀抱,渴望娘能叫她一声萁儿。

  “萁儿。”

  雪芽叫了,颤抖着叫了。叫出了两个人心里的一片泪意。

  萁儿倒在了雪芽的怀里。这一刻,没有主子和奴才之分。只有一对可怜的母女,两个人相对无语,泪没有流在脸上,却流在了心里。

  室内的两个人伤心着。她们却不知道。窗子的外面正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们。那个人就是云心。

  云心清楚的看到了新娘娘倒在了雪芽的怀里。两个人的表情都摆明了有问题。

  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难道是?

  那个可怕的念头一涌上云心的心头,倒把云心自己吓了一跳。

  不会吧。新娘娘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妖孽吧?

  “大王到。”

  小黄门官的传令声惊醒了这屋里屋外的三个人。

  云心调整一下脸上的表情,一脸笑容的向屋里走去。

  “娘娘,快点更衣。大王来了。”

  雪芽听到声响立马松开了抱着萁儿的手。她快速的站起来。退后几步,站在一边侍立着。

  “不用了。”

  萁儿淡淡的说,她的心里有一种浓浓的失落。

  “你们都下去吧。”

  萁儿看了一眼雪芽,雪芽读懂了她的眼神。什么也没有说。迅速的转过身,朝后殿走去。云心不甘的看了一眼萁儿,也向后殿走去了。

  “我的小萁儿,今天开心吗?”

  姬宫涅一进门就哈哈笑了起来。

  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娘娘了。他一下了朝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冷月宫来,看一眼他的小萁儿。然后才是到后宫申后那里看一下太子。

  “怎么,我的小萁儿哭了。怎么又哭了呢?谁惹了你?”

  “没有,大王,是妾身自己心里想起往事,禁不住伤悲。”

  “我的小萁儿,以后有事给本王说。我不许我的小萁儿再哭了。”

  姬宫涅走过来,把萁儿抱在怀里,用手指擦去了她脸上的泪。

  “怎么又哭了,以后不冷哭了。听到吗?你这个小傻瓜。”

  他的手抚过她的脸,而后柔情的放在了萁儿的脖子处。

  他的脸伏过来,他的吻轻轻的落在了萁儿的脸上,唇上……

  “我的萁儿,你不要笑本王。这么大年纪了,居然又有了像少年人一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这心里满满的都是你。”

  “大王。”

  “我说过,叫我宫涅。”

  “涅。”

  “萁儿,我送你一样东西。你一定喜欢。”

  姬宫涅回头一招手,一个小宫女走了进来。她的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狮子狗,一身的白手,娇憨可爱。

  “好可爱。”

  姬宫涅一看到萁儿脸上舒展开的眉心,就知道,她喜欢这个小狗。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爱妃喜欢的,他就会给她弄来。就是她要这个世界,要他的江山,他也在所不惜。有人说,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

  喜欢,云心说过她喜欢他,那还是孩子的时候。

  爱,梅妃说过她爱他,那是在他和她欢爱的时候,情,申后说过她对他一生有情。那是她还是他的申姐姐的时候。

  现在,好几年过去了。

  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了爱,什么是爱,什么是情,他不知道。他的心里只有欲。只有对女人的欲望。女人是什么?只不过是他身下的一个会呻吟娇叫的东西罢了。只不过是一个能让他发泄欲望的肉体罢了。

  就是梅妃,他曾经一度喜欢她的放浪,可是,后来也就淡了。

  有时候,他也怀疑自己的心,是不是真的就像那些女人所说的,是个没心无情的人。

  可是,自从萁儿来了以后,就不一样了。萁儿的冷漠,萁儿的眼泪,萁儿的伤心,怎么就这样能打动他的心。

  如果他说,今年,他二十九岁了。他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么,也许不会有人信。可是,他知道,他完了。他爱这个比他小了十三岁的小娘娘,也许早在十三年前,他们相遇的第一眼,就注定了这一生的缘。“好可爱啊。我喜欢。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小狗。以后咱们就叫小美好吗?”

  “小美。”

  姬宫涅听到萁儿这么叫小狗的时候,心里觉得很好笑。什么小美,一个小狗吗?不过,看到萁儿这么高兴,他也快乐了。找这个小狗来,就是看萁儿太孤独了。

  “你才是我的小美。”

  姬宫涅捏了一下萁儿的小脸。萁儿的小脸细白柔滑。捏起来,感觉真是好啊。

  本来这一捏也没有什么。可是,就是这一捏却让姬宫涅有了一种别样的冲动。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的一个部位变了。

  不会吧。天,就这样他也会。他不由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小萁儿啊,看来,命中注定就是他的克星啊。

  为了她。他都一个多月没有去梅妃那儿了。

  “萁儿。”

  “嗯。”

  姬宫涅把脸贴在了萁儿的脸上。

  “涅。”

  “嗯。”

  “不要,涅。”

  萁儿惊喘着。这个大王,怎么一见了她,就是这个样子呢?她可不想啊。这样大白天的,要是让人看到了。又不知道会说什么了?

  “不要什么,萁儿,我。”

  姬宫涅体内膨胀的情欲让他好难受的。他吻着怀里的这个娇小甜美的小人儿。他想把她吃到肚子里去。可是,她一点儿也不配合。她动什么啊。他可受不了,他要她,现在就要她。

  “不要,涅,今天,我身子不洁。”

  萁儿红着脸说。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