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88章 落叶一片向晚晴(一)

妖倾天下 梵茀 1919 2009-09-30 08:50:01

    “王后,梅娘娘求见。”

  一个宫女来回禀。

  申后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她来干什么。这几天,她来的可真勤了。自从她进宫这三年了。她也没有和她说过几回话。凭着她是天子的宠妃。有时候连她也不放在眼里。这几天倒变性了。

  来她宫里好几回了。对她也热情的不得了。真是怪事。不过,申后是不喜欢这个梅妃的,她总觉得她太妖,太艳了。一看就是一个狐狸精。一个缠死人的小妖精。姬宫涅都是让这些女人带坏了。想来,当年,她刚嫁入宫中的时候,十四岁的姬宫涅追在她的屁股后面,叫她申姐姐。

  一夜,一夜的,她把他抱在怀里。那时候的他多么好啊。他是很皮,是很不关心国家大事,他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练功,就知道要出去云游,做一个侠客。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啊。

  那时候的姬宫涅,虽说皮吧。可是他一点儿也不花。他对她,也是真心的好的。

  现在不一样了,他身边有很多女人了。他是近三十的男人了。他越走越远,他早就走出她的视线了。他不再听她说什么。他甚至懒的到她的德庆宫来了。要不是,今天宜儿说他有法子,让他父王来。她可能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见上他一面呢?

  可是,见了又如何呢?

  这个男人,这个伤她心的男人。她见他做什么呢?

  “参见大王,参见王后。参见太子。”

  梅妃走了进来,她在姬宫涅面前弯下腰去。

  姬宫涅笑了笑,他没有说什么。他不知道,这个梅妃,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总不会是想听王后唠叨的吧。

  申后在心里冷哼一声,狐狸精,到这里来干什么,总不会是来向她请安的吧。

  “梅,梅娘娘请起。”

  宜臼差一点儿叫成了梅姐姐。他再怎么样。梅妃毕竟是父王的妃子。就是父王不在乎,他的母后可是会在乎的。要是他的母后知道了,他和梅妃的关系,而且还是父王知道的。他的母后非得气晕了不可。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可不想让他的梅姐姐,一个人跪在地上。他会心疼的。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他的母后会怎么想。可是,他就是不能看着他的梅姐姐跪着。

  好小子。知道心疼女人了。真的是长大了呢。

  姬宫涅怎么能看不出来宜臼的意思呢?

  不过,他懒的去计较这些。本来,把梅妃推给儿子,这是他自己做的事。他有什么想法呢?这个女人太烦人。爱还是不能爱的。但做个床伴却再好不过了。他希望他的儿子能早日明白这个道理。早日成为一个男人。早日能支撑起这大周的天下。他这个大周天子当的真是累人,一点儿劲也没有。

  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做这个什么大周的天子。他只是想做一个游侠。可是,无奈生在帝王家。没有法子的事。

  “妹妹,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申后没有好气的问。她真的想不通。这个女人来到她的宫中有什么事。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和大王相处的时间,她还来凑热闹,真是不长眼的东西。

  梅妃哪里有不知道申后的想法的道理。不过,她不在意这些。她来,就是想看看她的男人们。是的,是她们男人们。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他们都在干什么。为什么,都好几天了,这大的不去,小的也不去。她要看看,怎么回事。

  梅妃妩媚的眼神一扫,就知道,这小的有戏。大的看样子是没戏了。大的一脸的不耐烦。一定是嫌王后搅了他的洞房花烛夜。哈哈。谁不知道大王新纳了一个新娘娘。今天是他的大喜的日子吧。

  怎么来了这里呢?梅妃看向宜臼,这个刚成熟的少爷也正在看她。两个人看了个正着。宜臼红了脸。倒是梅妃,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向他抛了一个媚眼儿,抿着嘴唇笑了。

  几个人各怀心事的坐了一会。申后是最不高兴的一个。她有几次都把目光递向了梅妃。梅妃倒是识趣。坐了一会。就站起身来,向三人告退。

  梅妃走了。宜臼也坐不住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也该走了。他起身向他的父王,母后告退。

  他的母后此时眼里只有他的父子。对他的告退,没有什么表示。倒是他的父王大手一挥,让他好好歇着。

  他走出了母后的德庆宫。他没有走回他的太子宫。他走向的是梅妃的梅苑。他知道,今晚,梅姐姐注定是他的。因为,他的父王今天夜里不在他的新娘娘那儿,就一定会在母后的宫中。今夜是属于他和梅姐姐两个人的。

  宜臼来到梅苑,果然梅苑里没有熄灯。烛光摇曳,美人生香。梅姐姐在烛光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他一走进那片红纱账中,就有一双雪白的胳膊缠住了他。

  他和梅妃一起倒在了地上。地上是厚厚的绒线毯子……萁儿一个人坐在这座华丽的,没有人情味的宫殿里。这座宫殿有个好听的名字,冷月宫。冷月,冷心,冷人。这样的时候,该是她和那个周王的大婚之夜。

  可是,那个男人呢?他走了。他不见了。

  红烛燃尽烛泪,一室清静无人语,唯有泪千行。

  萁儿睡着了,在梦里,她梦见了那个叫她丫头的男人。那个男人,他叫她丫头。她却没有看见他的长相。在梦里,那个男人的脸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脸,笔直的鼻子,上翘鼻翼,粗黑浓密的眉毛,邪气的微笑。那是谁?那分明是大周的天子啊。

  从梦里醒来,她问自己,怎么会做一个这样的梦呢?难道她对那个男人,也有一分感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