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87章 花落如雨梅如仙(二)

妖倾天下 梵茀 2462 2009-09-29 08:48:01

    天,又来了。姬宫涅皱起了眉头。他最讨厌来王后的德庆宫,就是最不想听她的唠叨。这个女人。她在他的耳朵边唠叨了十几年了。她还不嫌烦吗?

  宜臼也看了一眼他的母后,他这个时候,知道父王烦他的母后的原因了。他的母后太正经了。一点儿也没有女人的可爱。她总是这样唠叨父王,别说父王对她没有爱。就是真的有爱,也早就叫给唠叨没了。

  “王后,梅娘娘求见。”

  一个宫女来回禀。天,又来了。姬宫涅皱起了眉头。他最讨厌来王后的德庆宫,就是最不想听她的唠叨。这个女人。她在他的耳朵边唠叨了十几年了。她还不嫌烦吗?

  宜臼也看了一眼他的母后,他这个时候,知道父王烦他的母后的原因了。他的母后太正经了。一点儿也没有女人的可爱。她总是这样唠叨父王,别说父王对她没有爱。就是真的有爱,也早就叫给唠叨没了。

  “王后,梅娘娘求见。”

  一个宫女来回禀。

  申后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她来干什么。这几天,她来的可真勤了。自从她进宫这三年了。她也没有和她说过几回话。凭着她是天子的宠妃。有时候连她也不放在眼里。这几天倒变性了。

  来她宫里好几回了。对她也热情的不得了。真是怪事。不过,申后是不喜欢这个梅妃的,她总觉得她太妖,太艳了。一看就是一个狐狸精。一个缠死人的小妖精。姬宫涅都是让这些女人带坏了。想来,当年,她刚嫁入宫中的时候,十四岁的姬宫涅追在她的屁股后面,叫她申姐姐。

  一夜,一夜的,她把他抱在怀里。那时候的他多么好啊。他是很皮,是很不关心国家大事,他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练功,就知道要出去云游,做一个侠客。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啊。

  那时候的姬宫涅,虽说皮吧。可是他一点儿也不花。他对她,也是真心的好的。

  现在不一样了,他身边有很多女人了。他是近三十的男人了。他越走越远,他早就走出她的视线了。他不再听她说什么。他甚至懒的到她的德庆宫来了。要不是,今天宜儿说他有法子,让他父王来。她可能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见上他一面呢?

  可是,见了又如何呢?

  这个男人,这个伤她心的男人。她见他做什么呢?这就是她的夫君,大周的天子。他只是大周的天子啊。他也是许多女人的男人。她算什么,她只不过比别的女人多了一个身份而已。那就是,她是他孩子的娘。

  “父王。孩儿参见父王。”

  “快快请起。孩儿,不知你的身体如何。好点了吗?”

  姬宫涅如此慈爱的望着他的儿子宜臼。在宜臼的眼里,此时,他是天下最好的父王。可是,他却不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他让他所爱的两个女人都为他伤心。一个是他的母后,一个就是他的梅姐姐。

  “回父王,孩儿好了。”

  “刚才宫女传信,把父王吓了一跳。宜儿,你的身体不好。不要太过操劳。多开心一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给父王说。”

  “没有,父王。宜儿很好。就是,刚才晕了一下。御医检查过了,没有大事。还是老毛病。歇一下就好了。”

  “你这个做母亲的,就不知道多看着点孩子。以后,你要多用心,照顾好宜臼。”

  姬宫涅又回过头来,责怪申后,真不知道申后这个母亲怎么做的。连一个这么大的孩子都照顾不好。真是一个太过贤淑的女人啊。

  “大王,那是臣妾的错。请大王责罚。大王,你也要注重你的言行。你是一国的大王。不能不……”

  天,又来了。姬宫涅皱起了眉头。他最讨厌来王后的德庆宫,就是最不想听她的唠叨。这个女人。她在他的耳朵边唠叨了十几年了。她还不嫌烦吗?

  宜臼也看了一眼他的母后,他这个时候,知道父王烦他的母后的原因了。他的母后太正经了。一点儿也没有女人的可爱。她总是这样唠叨父王,别说父王对她没有爱。就是真的有爱,也早就叫给唠叨没了。

  申后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她来干什么。这几天,她来的可真勤了。自从她进宫这三年了。她也没有和她说过几回话。凭着她是天子的宠妃。有时候连她也不放在眼里。这几天倒变性了。

  来她宫里好几回了。对她也热情的不得了。真是怪事。不过,申后是不喜欢这个梅妃的,她总觉得她太妖,太艳了。一看就是一个狐狸精。一个缠死人的小妖精。姬宫涅都是让这些女人带坏了。想来,当年,她刚嫁入宫中的时候,十四岁的姬宫涅追在她的屁股后面,叫她申姐姐。

  一夜,一夜的,她把他抱在怀里。那时候的他多么好啊。他是很皮,是很不关心国家大事,他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练功,就知道要出去云游,做一个侠客。真是让她操碎了心啊。

  那时候的姬宫涅,虽说皮吧。可是他一点儿也不花。他对她,也是真心的好的。

  现在不一样了,他身边有很多女人了。他是近三十的男人了。他越走越远,他早就走出她的视线了。他不再听她说什么。他甚至懒的到她的德庆宫来了。要不是,今天宜儿说他有法子,让他父王来。她可能不知道要多少时间才能见上他一面呢?

  可是,见了又如何呢?

  这个男人,这个伤她心的男人。她见他做什么呢?这就是她的夫君,大周的天子。他只是大周的天子啊。他也是许多女人的男人。她算什么,她只不过比别的女人多了一个身份而已。那就是,她是他孩子的娘。

  “父王。孩儿参见父王。”

  “快快请起。孩儿,不知你的身体如何。好点了吗?”

  姬宫涅如此慈爱的望着他的儿子宜臼。在宜臼的眼里,此时,他是天下最好的父王。可是,他却不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他让他所爱的两个女人都为他伤心。一个是他的母后,一个就是他的梅姐姐。

  “回父王,孩儿好了。”

  “刚才宫女传信,把父王吓了一跳。宜儿,你的身体不好。不要太过操劳。多开心一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给父王说。”

  “没有,父王。宜儿很好。就是,刚才晕了一下。御医检查过了,没有大事。还是老毛病。歇一下就好了。”

  “你这个做母亲的,就不知道多看着点孩子。以后,你要多用心,照顾好宜臼。”

  姬宫涅又回过头来,责怪申后,真不知道申后这个母亲怎么做的。连一个这么大的孩子都照顾不好。真是一个太过贤淑的女人啊。

  “大王,那是臣妾的错。请大王责罚。大王,你也要注重你的言行。你是一国的大王。不能不……”

  天,又来了。姬宫涅皱起了眉头。他最讨厌来王后的德庆宫,就是最不想听她的唠叨。这个女人。她在他的耳朵边唠叨了十几年了。她还不嫌烦吗?

  宜臼也看了一眼他的母后,他这个时候,知道父王烦他的母后的原因了。他的母后太正经了。一点儿也没有女人的可爱。她总是这样唠叨父王,别说父王对她没有爱。就是真的有爱,也早就叫给唠叨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