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49章 天子狎客销魂曲(三)

妖倾天下 梵茀 1666 2008-10-11 00:48:31

    “对,说的好。”

  “不管我们在阳光下是什么人。今夜在黑暗里,我们是一对新婚的夫妻。”

  萁儿说着这些话。这些都是她做为**早就学会了的。她做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就像有另一个人在说这些话一样。

  “对,丫头。既然你说今夜是我们的良宵。那我也就应该有点诚意才是。丫头,你可以揭开盖头,看我一眼。如果你不乐意。我转头就走。绝不惹你伤心。”

  丫头,这两个字,一入萁儿的心,萁儿的心里不由的一动。丫头,叫的多好。这一生,就只有两个人用这样亲呢,宠爱的语气叫过她丫头。一个是她的父亲姒刚,一个就是三年前,那个月下舞剑的不知名的男人。

  今天,这个男人也叫她丫头。她的眼眶不由湿润了。

  “是的,丫头,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不高兴。我们就这样坐着喝口茶,谈谈话也行。要不然,你弹一首曲子给我听。当然,如果你不想弹,我也不勉强你。”

  就是这一声丫头。让萁儿改变了心意。本来,她的任务也是不能让她心真面目示人的。自明儿出任务起,她的脸再也不能被人看到了。

  这一生,注定她要在面巾下度过。所以,她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今夜。她唯一一次能以真面目示人的机会。本来,她也是打算揭掉面纱,检查一下她的媚态对男人的杀死力如何?

  可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不会让这个男人看到她的真面目。无论怎么说,这个男人能这样说,也算的上是一个好男人了。她不想害了他。让他看了她的脸以后,对她魂牵梦萦,念念不忘。

  没有一个比她更清楚自己的媚功和容颜的了。她不能,她不想害了他。这个叫她丫头的男人。

  “你不介意我蒙面而对吗?”

  “这有什么。你要不想让我看到你。我也不会强求的。你高兴就好。”

  这句话又让萁儿心里一酸,这个男人,怎么见了他,就让自己这么爱哭了呢。是的,这一生,她总是被人逼着,强求着。什么时候,他们也会这么对她说,我不会逼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那我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好吧。”

  夜色更深了。更深雨寒。室内是温暖的红烛,室外是冰冷的雨水。入夜了,到处都静极了。只听见雨儿打在窗棂上的声音。

  雨儿也知人心呢?它打在窗上,树上,花上……

  犹如情人的轻昵,又如销魂中的低吟。她的声音如果在这样的雨夜下响起,那,该是怎么样的……

  姬宫涅不由的痴了。这一生,他第一次,做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产生了想好好爱她的冲动。人家都说,自古以来,帝王少恩意。可是,有谁知道,一个男人,天天面对着那么多的女子渴望的脸,那也是一种无上的折磨啊。哪里还会有心情想和女人那个啊。

  可是,今天,就是今夜,不一样了。他,姬宫涅,堂堂的大周天子。他居然想跳过去,狠狠的搂住她。亲她。亲她的额头,亲她的脸颊,亲她的香甜的小嘴儿,亲她的……一路这么亲下去。

  他还想疯狂的撕破她的衣裳,把她这个娇柔的小人儿像剥鸡蛋一样剥开,把她小巧玲珑的,娇嫩的小身子压在自己身下。让她用她那媚人的声音销魂的呻吟着,对,就是那样……

  嗡,

  一阵琴鸣的声音惊醒了他的迷梦。姬宫涅汗颜的发现,他居然一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那,看着对面琴案前弹琴的小女子,做了一个如此荒唐的梦。老天,不会吧。他不由的抹了一下脸。太朽了吧。

  他居然会做一个这样的梦。

  可是,那是梦吗?它为什么如此的真实。

  这是他活了二十九年,后宫佳丽无数从来也没有感觉到的美妙。居然在这个小楼里,在这个女子的琴声里做到了。

  萁儿没有抬头,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一眼这个为他一掷千金的男人。她知道她做到了。是的。姬宫涅不知道,他之所以这样,全是因为萁儿的琴声。

  这是萁儿作为绝杀**的绝招之一。那就是《销魂曲》

  这曲子听了可让人产生性幻想,和性快感。是绝杀**的一个绝杀。作为一个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她们唯一能靠的住的就是这个性字。可是,男人,有的靠身体去征服行。有的根本就不会有性。

  就这样的男人,对绝杀**来说,她们也会成功。绝招之一就是这《销魂曲》,它能让人在意境里达到那种肉体的极致快感。

  从对面传出的粗重的呼吸声中,萁儿知道,她成功了。

  可是,她没有想过。她这样做,会对她产生怎么样的后果。这个时候的男人通常都是很疯狂的。他们会没有理智的摧残,蹂躏他们面前的女人。直到他们的这种狂劲消失。

  现在,她面前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