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48章 天子狎客销魂曲(二)

妖倾天下 梵茀 1782 2008-10-11 00:48:31

    在这样的雨夜里,这里一点儿也不像是一座妓院,倒像一个大家户的后园。

  媚娘在前,周王在后,尹球跟在周王的后面。四处探看着周围的情况。天啊,今天跟着王出来,真的是失策啊。

  要不然,这个时候,在他府里,喝着小酒,搂着小妾,多么快意。可是,现在还要在这样的雨夜里在这个鬼花园子里走来走去的。王真不知道怎么想的。今天是犯了哪门子的神经啊。天,下一回,再出来,他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再出来了。

  他们慢慢的走着,媚娘执灯在前面引路。

  姬宫涅的心里快活极了。不是为了什么。而是这种情景,让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这可比宫中的妃子有趣多了。

  “来了。”

  媚娘走到一个门前有一片空地,还开着一池荷花的小楼前。停下,自有人出来,接了去。

  “明子,准备好了吗?”

  “是,在里屋坐着。衣服也换了。”

  明子拿眼瞟了一下后面的男人。这两个男人长的都挺好的。萁儿小姐这回算有福了。要是真遇见个长的不像个人的。你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一辈子都烦心。不知是哪一个。蓝衣的看起来文雅一点。黑衣人看起来,天,这个黑衣人看起来要,怎么样呢。明儿说不出来了。说他冷酷吧,他笑的可邪气了。说他,可是,他一身的气度竟然是霸气。不会是这个男人吧。

  “公子,我去听雨阁吃茶。你进去坐。有事叫下人传我。”

  尹球躬身向周王说。说完笑了笑,就转身和媚娘一起走了。

  看着尹球消失的方向,明儿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公子。不会吧。那个文雅的蓝衣人是这个黑衣人的下人。有这样英俊有气度的下人吗?

  那这个黑衣人是?

  明儿不敢想了。她低头引灯在前面走。姬宫涅就一声不响的在后面跟。

  进了外室,穿过一个珠玉帘子。里室就出现在眼前。进了屋,明儿把门在后面关上了。她倒退着出去。一时间,屋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一个是站在屋中间的姬宫涅,一个就是坐在床上的萁儿。

  室里高燃一对红烛,烛光摇曳下,萁儿居然是一身的红衣,连头上都是盖着红头巾。这倒有一种民间办喜事的样子。看来这红牌姑娘就是不一样。头夜都是这样讲究的。姬宫涅本来是想笑谑两句。可是,进了这屋,看到这红色包裹的,那个厅中舞动的白衣精灵,他反倒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既然妓女一生都要在这笑来迎往中度过。她们的初夜这样布置也就不足为怪了。是人,是女子,谁的心里没有想过这一刻,想到为人妇,为人妻的这一刻,那是一个女子一生的最重。烟花女子,这个福份是没有的。她们也只有在这初夜的时候,给自己的一个梦想罢了。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红巾下的女子怎样的心痛,怎么样的无奈的等待着自已生命中这一刻的到来。他的心就没来的由的痛了一下。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很远的时候,也许是在他少年时期吧,好像是有过,但,为什么现在,他会这样呢?而且对象还是一个烟花女子。不会吧。

  萁儿静静的坐着,她在等吗?不,她在等什么呢?等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强暴她吗?可是,她还是想了。她在想,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不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那个男人都会在今夜掠夺走她的贞操。

  可是,这有什么重要呢?她是一个**。早晚还不是一样要做男人的身下之物。从一个男人身上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上,一生都无法逃开的命运。这次给谁又何必在意呢?

  “你来了?”

  冰冷而柔媚的声音。没办法。这是**训练的结果,想不这样都不行。是那种让男人听了就酥骨的声音。

  “是。”

  “坐。”

  “不问我是谁?”

  姬宫涅望着红袖中露出的一双纤巧素手。这女子,他只见了双手和舞姿就看的出来,一定是个绝色。在他宫中,美女如云,也鲜有这样美的双手和这样媚人的声音。听了这声音,你就想把她抱到怀里,一口,一口的吃了她。是那种恨不得把她揉碎了,压进血液里的一种心动。

  姬宫涅咽了一下唾沫,不由深吸一口气。这要是被人知道了。真是吓人。他怎么会有这样色的想法啊。在宫里,哪个妃子不是,上赶着要他去宠幸,什么时候轮到他这样啊。

  他真是脑子有问题了。要不也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等到他听到自己说出的这一句话时,他自己都晕了。

  “何必问呢?今日真龙,明日假凤。来去匆匆,过客而已。问了又何用呢?”

  还是那个媚人的声音,说出这般的话来。要在往日,姬宫涅哪里能过的去。可是,今天,也真是了。他心里一点儿难堪的意思也没有。

  他还认为,她说的对。这个小女子。年纪不大。说的话可是老练。是啊。来去匆匆,过客而已。在她心里,他只不过是她的众多的恩客里面的一个而已。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那也就是,他是她的第一个入幕之宾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里就不舒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