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妖倾天下

第018章 雏仙阁里蛹成蝶(二)

妖倾天下 梵茀 2171 2008-10-11 00:48:31

    “快点,你这个不长眼的奴隶。”

  歪嘴厉声的叫骂着,嘴更歪了。真是的,这几个女奴真他妈难管。走个路磨磨蹭蹭的。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真是烦死人了。要不是他老婆非要让他不要对这几个女奴动粗,说是禹大人要的,要好皮相的送过去。

  不然,不知他早打过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好几回了。什么东西,不就是奴隶吗?是奴隶早晚得有这一天的,也不知道哭个什么劲。等到了禹府才有她们哭的呢?说不定,叫她们哭她们也不会哭了。

  他和牙婆两口子和禹大人打交道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还能不知道禹大人的手段。那什么样的奴隶到了禹大人的手里,还不乖乖的象个小猫一样老实啊。

  再说了现在可是在王城的大街上啊。象个什么样子。

  “哎呀,”

  一个圆脸儿的女奴走的慌张,一下子撞到了一个路人。

  “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歪嘴走上去,啪甩了女奴一个嘴巴,又忙着给过路的大人道歉。

  “啊。”

  那女奴被打了一个不防,整个人向后倒去。倒在了后面的萁儿身上。瘦小的萁儿扛不住一个后仰,倒在路边的一个摊上。摊上是卖鸡蛋的。一下子蛋黄蛋清糊满了萁儿一身。小摊主惊的睁大了眼睛。半天回过神来,抓住歪嘴就不让走。非要歪嘴赔他不可。

  歪嘴也急了。这些丫头怎么那么不长眼呢?非给他找个事不可吗?

  他情急之下,扬起大手,就给了萁儿一个大嘴巴。把刚挣扎着站起来的萁儿又给打的飞了出去。倒在街道中心。嘴角流血。

  可是还没等到萁儿爬起来,她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眼睁睁的看着一匹健壮的黑马飞驰而来。眼看着就要踏在了萁儿的身上。

  “萁儿。”

  圆脸的女孩叫小蝶,她吓的叫了起来。完了,萁儿完了。这都怪她啊。要不是她,萁儿也不会这样。天,萁儿要死了,都是她害了萁儿啊。

  吁……

  黑马张嘴喷鼻,前蹄高扬,就在奔驰到萁儿的身边时,险险的被马上的披着黑披风的男人拉住了。马上的男人没有说话。既没有喝斥萁儿的挡道,也没有下马对自己的闹市策马狂奔的行为表示歉意。他就这样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高傲的望着趴在路上冷冷的看着他的衣衫褴褛的小女奴。

  有一刻,姬宫涅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奇怪的感觉。

  这个小女奴。他见过吗?

  怎么会给他不一样的感觉呢?

  也许他并不认识她,只是她与众不同的表情让他惊讶吧。

  相同的情况。如果是别的女孩。怕不是惊吓的尖叫了吧。要不也是要晕过去了吧。最起码也要表示一下惊恐吧。

  可是这个小女奴并不是,她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他的黑马急驰而来。这使他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个女孩子似乎并不在乎他的马是否会从她的身上踏过去。甚至让他觉得这个小女奴似乎很希望这匹马从她的身上踏过去似的。

  会吗?怎么可能呢?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一个人呢?

  她还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呢?

  怎么会呢?

  姬宫涅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他失去了他一向的冷静。今天看来真的不是一个好日子。他刚才在宫里和王后言语不和,心情不快的出来,到了街上,心一烦就不由放开了马奔跑起来。没想到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显然这是个很麻烦的事了。

  他看着对面那群女孩里面有一个圆脸的女孩跑过来。她扶起地上瘦弱的女孩。

  “萁儿,你疼吗?都怪我。”

  小蝶心疼的擦着萁儿嘴角的血迹。她后悔的要命。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萁儿也不会惹下这么大的祸来。也不知道主人会怎样的惩罚她们呢?想起主人的皮鞭,小蝶不禁身子颤抖了一下。

  萁儿,她叫萁儿。好耳熟的名字啊。萁儿,他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吗?

  姬宫涅困惑的摇了一下头。想不起来。

  他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姬宫涅啊,你不是在宫被管的太窝囊了吧。连脑子也坏掉了。他堂堂一个大王,怎么会认识一个小女奴呢?

  “你们这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我打死你们。”

  歪嘴气坏了。今天的事大了。赔几个鸡蛋事小。可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这个黑马上的男人不是凡人。那冲撞了贵族,他们有几个脑袋啊。真是找死的奴才。

  他一鞭子挥过去。这一下,带着风声,要是抽在萁儿和小蝶的身上,看样子一定会抽出血来。

  小蝶吓的惊叫一声,闭上了眼睛,紧紧的抱住了萁儿。萁儿还是那个样子,仿佛没有看见鞭子一样的,漠然的看着前方。一点儿也不在意鞭子,似乎是抽到别人身上的一样。

  真是个奇怪的小女奴。

  姬宫涅一手挥出马鞭,两鞭相撞,声音响的很大。

  别说歪嘴,就是姬宫涅自己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他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挥出手中的马鞭。他真的是很在乎那个小女奴吗?

  “王,大人。”

  身后四骑飞驰而来,身材高大的于阳下马跪地。他真是该死。居然听从王上的命令,没有跟的太紧。没想到王上居然出了事。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真不知道他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他叫出一个王字的同时,看到王上冷的杀死人的眼光,就停住了,忙改口叫了一声大人。

  姬宫涅见于阳等人赶到。就知道这不是他再能呆下去的地方了。他可不想让王城里的人都知道他这个堂堂的大周天子被他的王后和舅父气的在大街上跑马。

  他冷冷的看了于阳一眼,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瘦小的女奴。他冲于阳点了点头。转身打马而去。两骑随在他的身后也飞驰而去。

  原地只留下了于阳和另一个随从。他们是奉了王命留下来善后的。

  如果姬宫涅再晚一点走,他一定能认出来这个地上让他有点眼熟的小女奴是谁了。

  因为小蝶心疼的擦掉萁儿嘴角的血迹的之后,又撩起她的头发查看她脸上,头上的擦伤。就在小蝶撩起萁儿耳后的发丝的时候,萁儿右耳垂上还长着的一颗如血般殷红的泪珠儿形的小胎记露了出来。

  可是,姬宫涅走了。他没有看到这颗如泪珠儿一样的血红的胎记。

  这也就注定了,他以后要用更多的心血和努力去拯救萁儿如冰一样寒冷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